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能看到熟练度月明心晰人未知

作者:六号 来源:飞卢小说网

刚上楼道快踏上时分。赵耀见着了人,心中憋闷烟消云散。后侧身面望着丰河,点缀的丝制小洋裙,发上青光玉石添彩。

手端起茶,赏那秀丽,细细嗅来那是碧螺春的清香。整个看上去如画般,驻足颇久只是舍不得打破这份心旷神怡。

“小姐,你看有人来了,是那你口中的烦人。”

微点了下头继续坐着。“以吴,糕点命人上来吧,菜都先撤了。”

“离秋姑娘。”恭恭敬敬见着她还会俯下身子行见面礼。“姑娘今日可好,像是数月不见,不知有没有遗忘在下。”

“遗忘?你是说我脖子上首不够用处了。”

“不敢,上次码头遇见,姑娘见面不识。在下是苦闷与不解,不瞒姑娘那种心痛长这般大还是头回。”

“我不信那就是没有。为何大婚不告知我叔父,不唤我也就作罢了。”

“宁和老爷不知也在常理中,羞愧难当。我没有大婚,前时有事,未能举行。”

一直侧身坐向赵耀的宁毓刚开口。冲来女子对其大骂“你这不要皮脸的坯子,与我夫君在此私会。门外都听不下去了,这样狐媚子做什么,好好嫁个人不得吗!”

“我说这位小姐怎得如此恶言相向。”

“恶言?你都要贴他身上去了,还不能辱你几句吗!”

“贴他身上没有,眼前倒有个泼皮无赖,污蔑他人有个好本事。”

赵耀见着场面,像是两个女人争执因他而起,木楞楞在旁愧疚了好一番。不知道帮谁,可在这样下去终不成事的。

在那下意识吐露了心里向着谁的。“王小姐,你怎在此还对宁姑娘口出恶言。”

“你我就要结为夫妻了,怎么背弃我在外与这狐媚子苟且。”

“简直是污人清白,谁知他要来啊,我本来着观景品茶。你口中的夫君就在阶梯上观望我好一会,荒谬可笑!”

“离秋姑娘莫会错意,我与王家还未行大婚。不知王小姐,跟着我来这。”

“够了!你们夫妇二人去搭台唱戏吧,王家小姐今日还有事,再下丰城就侯着吧!”

王小姐耐不住自己的实性子了,破口大骂不止,从小娇生惯养被人这般威胁。宁毓也是受不惯着委屈,离开了丰城。

心中又多恨了赵耀几分。

还在酒楼里的赵耀恶眼相向盯着王杞贞,眼神充斥不解无耐。倒不是责怪她像在跟着他的行踪,口中的优善良女,如今对陌路女子侮辱不堪,这离秋姑娘着实无辜。

原本答应赵葛氏好好的,想着与其大婚便罢了,闹这么一出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眼前的王三小姐变得他不认识了。

目送宁毓马车离开了丰城去往码头方向,嘴上心里满兜子的话竟没说出来,痛恨着自己的懦弱无能。骂不出口的,越过王杞贞离开了酒楼。

“作罢!”背对踏着后步,两个字重重打在了王三小姐的心尖。

“什么就作罢了,大爷。”追出去片刻,多余的拉扯也无济于事。楼下已围满的人,害羞着不好意思着也离开了这地。

“你们先下来啊,就算是老夫人叫的,也等大爷回来顶多。”耀府进去的庭院里,站了个女人捉急的快哭了。

“怎么了!文竹,这是怎么了。”秦氏见着大爷回来了,诉苦了起来。“大爷,这些婆子说你要娶亲了,老夫人叫来装灯结彩的。”

“母亲想着娶位正房,你也知道这么多年了。就不知晓,还未定下来张灯的事。”

呼拥着叫那置办的人都到院子里来。有个不长眼的上前“大爷,您也别为难我们,老夫人吩咐了,您要与王家小姐大婚。”

“我与孰大婚干你们何事啊,都出去,驳了老夫人的面子我自会去请罪,出去!”

前前后后四五十人来置办,弄得只剩几间房没好。“大爷,张灯结彩,好不热闹,未与文竹说声。我也好好准备迎接大太太啊,景儿也得知晓。”

“迎接什么,我觉得王家不适宜与耀府结亲,那好人家的小姐也并非好。”搂着秦氏的肩,回去了正厅。

端上来了茶水,大爷的脸色与神情似乎是无娶正妻之意。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下来了“大爷,我无妒忌心,就将来有什么事告知一声,文竹心里也不至于憋闷至此了。”

摸了摸秦氏娇怜的脸蛋,这对主家与妾室的“夫妻情分”维持了十五年有余了。

没有遇着宁毓前,他们的感情是极好的,那时赵耀还没有自立门户,和赵葛氏住一起。秦氏是盐商之女,可这么久都是个妾室,不管是哪个人都有自己的考量。

在妾室位置久了,有念着与赵耀独有的情分,生下长子。隐忍至今,生怕娶个正妻回来抵了自己的位分。“大爷是了今儿文竹做了您爱吃的花鲢顿腐羹,再给您舒舒服服沐浴,服侍您歇息下。”

“不了,我歇书房吧。陪你用完饭,就不睡你那了。”

新鲜感都不知道是什么,不谈情爱。娶回来就是相敬如宾,能忠她重她,却只能做到这份上了。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空中挂的是弯残月,月亮也有阴晴圆缺,何况凡人。光亮照进了赵耀眼间,提笔写了好些东西。望着望着便念叨了那位时常“不成体统”的女子,还憨痴傻笑她活泼模样。

“思苏香怡百芳停,宁觉物流见疏影,离挨沉临楼宇间,秋后只汝就倾心。”纸上扬洒作下这首诗,他也思念起了人,想知在作甚,在与何人,在何地界。

愧疚不已的是,因为自己未有定下的大婚而遭此罪,连累了人,是自己思念的人。残月上都好似映了宁毓坐在琼金阁赏远方的端丽文像,真是岁月静好。

延伸阅读

凯翔化妆品加盟  http://www.cours-composition.com/n82a.shtml
凯翔化妆品,位于中国福建泉州,泉州凯翔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美容化妆品,美颜保健品等产品

金邦得3D彩粒漆加盟  http://www.cours-composition.com/s7po.shtml
在国内外谈“色”而变的时候,“金邦得”就是不羁的潮流风向标!金邦得3D彩粒漆充满“色

瞬间凉快速降热宝加盟  http://www.cours-composition.com/ssdr.shtml
瞬间凉快速降热宝似亦识公颜的海南瑞邦车用气雾制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系科、工、贸为一体

浙江宁波哈迈仪器加盟  http://www.cours-composition.com/n71g.shtml
浙江宁波哈迈仪器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实验室仪器,色谱耗材的科研、设计、生产、销售和

黄金外汇加盟  http://www.cours-composition.com/axev.shtml
外汇黄金行情咨询或者开户温州华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创办于2002年,致力于发展国内特别

淘嘀嗒加盟  http://www.cours-composition.com/g3tt.shtml
淘嘀嗒连锁便利店是由“百年耐普诚信为本”的广州耐普集团全资控股的广东汉牛信息科技有限

金钟罩加盟  http://www.cours-composition.com/xe19.shtml
国内调查显示,现有机动车辆中,95%以上未进行安全升级,危险隐患普遍存在,改善汽车安

单县自立羊肉汤加盟  http://www.cours-composition.com/s3tl.shtml
济南小欢妮餐饮服务限公司前身系创于单县始于1965年的“单县牌坊羊汤”,1999年实

领跑者早教联盟加盟  http://www.cours-composition.com/pb1d.shtml
北京领跑者早教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是国内先吃螃蟹一家专门帮助幼儿园做快速提升的管理咨询公

乾轩加盟  http://www.cours-composition.com/n7cq.shtml
乾轩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韩国发饰、发带、发箍、发夹配饰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诺温之歌在线阅读第十节

    此次战役阿基坦大获全胜,以诺曼底公国被迫割让领土结尾。纳西莎和卢修斯在阿基坦的城堡中订婚,周围大大小小的领主都来了。订婚典礼结束后,他们就要准备前往英格兰了。临行前,他们同塞穆尔和格蕾丝告别。“塞穆尔,你一定要照顾好格蕾丝”纳西莎朝他眨了眨眼。“当然了,不过,你确定她需要我照顾?”塞穆尔看着格蕾丝,

  • 如果逃跑没有用在线阅读你必须爱上我(6)

    她在想着,如果席锦戎说的不是真的的话,那肖哲烁为什么会这么丢下她一个人走掉呢?既然他来了,那么就不应该无功而返啊。“你少在一边自作多情了,人家可一点也不把你放在心上呢,你还是乖乖的做我的女人吧。”他一脸的邪魅,勾起了一抹美丽的弧度。楚沫然愣怔了,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同时,也有一股莫名的怒火燃烧了起来。

  • 快住手啊!猫咪第七章在线阅读

    孟秋选了靠窗的位置,从窗户看出去是津城的古护城河,在这燥热的天气里,护城河的水位比往常低,她脑海中浮现起六年前第一次和许终玄说起她的故乡。“我家在南方的一座城市,那里——”孟秋愣了一下,在想要找个怎样的词描述故乡才更加合适。“民风淳朴。”许终玄嘴边有了小小弧度。孟秋当时想,原来冰山笑一笑也还挺可爱的

  • 异世界重生立志成为反派婉儿

    瑜隐山脉,并没有因为昊业他们的离开而平静。藏灵湖里虽然没有再涌出灵气,却是无尽的思念。水灵兽对昊业的思念。她的名字叫婉儿,昊业是这样说的。青玉观音的内丹纳在婉儿体内,真气流窜贯穿于她全身的气血筋络。昊业说,这是借别人的内丹,要还给青玉观音的,希望婉儿能早日再修成自己的内丹。他说这话时,一定忘记了,婉

  • 向往的生活:我是替身演员在线阅读第2章

    “新手礼包正在开启……”“玩家自带属性幸运增幅,物品调配中,请玩家稍等……”“新手礼包开启完毕。恭喜玩家,获得一阶武器寒铁剑,攻击50-80,攻击速度20-35,质地15,锋锐20,额外加成寒冰属性伤害30点。恭喜玩家,获得特殊服饰,七星如意功德袍一件。要求装备等级1级,防御1500,可幻化各种形状

  • 洪荒:开局吞噬落宝金钱在线阅读第八节

    人一旦忙起来,时间总是流逝的很快,就像头顶上方的那朵云,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无踪影。宫里的落日,被厚厚的城墙挡着,只能看到一半,可是那万丈的霞光还是一点不落的照在了宫里的青砖地上。十二烧了一壶热水,急匆匆的往张德住的偏房里赶去,想着让哥哥喝上点儿热水。木质的房门紧闭,屋内寂静无声,已是黄昏,却不见屋内烛

  • [综]咸鱼少女在线阅读雌奴契约

    一声雄主让慕西微愣了下。再看向雌奴时,对方已然紧咬住牙关,面上闪过懊恼,爪子深深扣进修复舱的躺垫中,仿佛那声示弱般的呼唤并非出自他之口。但,懊恼……对方在懊恼什么呢?不该弄坏修复舱?还是不该叫他雄主?慕西微眯起眼,雌奴双目紧闭,呼吸急促,看来快到极限了。真奇怪,一只虫到了濒临疯狂之际,他作为压迫者,

  • 海贼之无限翅膀第三章

    想他莫名其妙穿越到了五方世界,至今不知遇到过多少艰难险阻,何曾为此流过一滴泪?有哭的功夫却不去逃命,他怎么可能逃得出北沧妖界?有哭的功夫不去拼命,他又何谈进入中元海界,乃至成为天海宗堂堂金丹秘传!说起来,大约也正是执念主人们在性情上往往走了极端,才容易遭人或是利用或是背叛或是迷惑或是蒙蔽,最终生出贪

  • 京都百鬼在线阅读第10节

    又在云梦泽逗留了一日众人便收拾行装准备回京。回去的速度很快,较来时快了十来天,众人在城门口便散了,各自回了各自的府邸。看着依旧空荡荡的白府,白轻羽的心情终于不再压抑,他跪在祠堂里,轻声低诉着路上的见闻,邢卜离神色复杂的靠在祠堂外的树干上,而老嬷嬷则躲在门外偷偷的抹眼泪。“小姐,贺王府派人来了。”突然

  • 神级御妖师之第六章

    因为星级发生了变化,选手们的寝室也有了变动。此时选手们互相之间已经熟悉了许多,所以节目组也不强制给她们分配房间了,只要选手们搬到相应星级的房间,室友可以自己选择。顾晚和蒋怡都是四星,所以她们两个还是住在一起,只是换了一个空间更大的房间。许宁是四星,而洪珊珊只有三星,所以两人不得不分开了。许宁就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