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小小王妃驯王爷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淼仔 来源:言情小说吧

黑云压城,电闪雷鸣,不一会就下起了滂沱大雨。

雨滴发了狠地砸在唐寒秋的脸上,刺骨的寒风掠过肌肤,带起一粒粒的鸡皮疙瘩,却冷不过她眼底的寒意。

她的手正掐着另一个女人细长的脖颈,凶狠地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背对着那令人胆战心惊的十八层楼高的高空。

狂风怒号,她能清晰地感知到游走在脊梁骨上的阵阵凉意,心也渐渐凉了下去。

被她掐在手里的女人叫俞如冰,是国际巨星,是这个世界的宠儿,按电视剧的说法,俞如冰就是头顶女主角光环的人。

漂亮、善良、好运并且被身边所有的男人迷恋。

其中自然也包括着唐寒秋和其他女人的倾慕对象,男主裘云立。

唐寒秋和裘云立青梅竹马,她对他可谓爱入骨髓,可偏偏天公不作美,让裘云立爱上了俞如冰。

这份爱很顽强,哪怕他和唐寒秋结婚了也不曾放下,婚后还时常顶着个“已婚人士”的身份和以爱情的名义去招惹俞如冰。

唐寒秋的嫉妒怨恨因此达到了顶峰,黑化进度百分之百,开始处处为难俞如冰,甚至把她绑上十八层高楼,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毁了她。

简直就是在用生命表达对裘云立的爱,为他失智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现在还准备为他违法乱纪泪对监狱的高墙。

如果能给她一次机会,让她自己选择,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裘云立踹开,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永远都别靠近自己。

——他这个男主算个屁!

她好好一个商业巨鳄之女,家世好相貌好,脑子也很正常,会看上裘云立这个婚后出轨,毫无担当,除了脸以外一无是处的蠢男人?!

——是的,她会。

她的确看上了,他那张该死的脸!

但准确来说,是她的身体看上了,她的灵魂并没有。

她也想不明白这是什么逆科学的事情,她的身体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操控着,整个人就是一具傀儡躯壳,而她的灵魂就是被塞在这个躯壳里的观众。并且只有她,整个世界只有她被控制着。

因为只有她的头顶有一个象征束缚的银色锁链符号,这还是在她照镜子的时候发现的。

她每天都头顶银色锁链,冷静又被逼无奈地旁观着一切,看自己“喜欢”上一个蠢男人,每天都上演着丧心病狂的失智现场。

唐寒秋:我真的受不了了,放过我谢谢。

对她来说,搞裘云立,还他妈不如搞女人,搞女主俞如冰!

然而她的手现在正非常老实地掐在俞如冰的脖子上,生生将她掐得面色通红,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

她自小就练过一些防身健体的东西,体质和力量都不是俞如冰这个娇弱女主能比的,所以她真的可能会活生生地把俞如冰的脖子掐断,然后上社会新闻头条,再然后铁窗泪。

唐寒秋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教养全被这个傀儡躯壳击碎,只能暗暗骂一句:妈的!

她真的不想为了一个蠢男人去杀人!!!

唐寒秋的灵魂激烈地挣扎起来,发出无声的呐喊,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咔”地一下裂开了,她手上的力道缓缓一松,人也跟着一愣。

俞如冰趁势脱身,裘云立见状连忙上前,警惕地推了唐寒秋一把,把俞如冰拥进怀里,护着她退回安全区。

唐寒秋踩着高跟鞋,发愣时被突然一推,一时没站稳加上狂风扑面,不小心跌跪在边缘,突然直面十八层高的高空,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四肢都不受控制地发寒。

她只要稍稍往前,就是死,就是结束——结束这该死又无助的傀儡人生。

一阵奇异的撕扯感乍然凶猛地翻涌上来,一半想让她退回去,一半想让她往前跳下去。

那股力量,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想要控制她,只是不知道刚刚为什么失灵了,让她这个“观众”钻了个空子。

俞如冰在身后劝她:“唐小姐,危险,快回来......”

裘云立心疼又不满地道:“如冰我知道你一向心善,但对于这样的女人,你没必要关心她。”

俞如冰轻咳两声,继续道:“唐小姐,你的人生还可以更美好,不要毁在今天,快下来吧。”

唐寒秋看着那令人恐惧的高空,忽然扯动唇角,露出一个笑容。

对,她的人生还可以更美好。

不过......是从今天开始。

她闭上眼,在那股力量卷土重来彻底控制她之前,不带一丝犹豫地纵身一跃。

狂风呼呼大作,从她的身边擦过,但她的心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直到她听见那一声——

【你真是个不听话的娃娃。】

她猛然睁开了眼。

风雨俱定,额角乍然传来一阵莫名的疼痛,让唐寒秋深感不适地皱了皱眉头。

一道关切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小姐你有没有事?要不要我叫医生?!”

唐寒秋眨动眼睛,脑袋僵硬地循声看去,就看见一个身量高大,儒雅随和的中年男人正一脸愁色地看着自己——唐家的管家东伯。

一个完整的、会呼吸的、有血有肉有温度的东伯就站在她的面前。

唐寒秋惊愕地看了他一会,转而去扫量周遭的环境。她的动作好像被放慢了,做什么都慢吞吞的,带着一股不敢相信的迟滞感。

天色湛蓝干净得连一片云朵都没有,清风从远处徐徐吹来,脆嫩的柳叶不住地摇曳,日光从那交错的叶间穿落而下,照在她的眼皮子上,刺得她眼睛发疼,不得已收回了视线。

周围稀稀拉拉地站着些人,怀里抱里装着书,脸上都带着涉世不深的青涩感,或困惑或好奇或鄙夷地投来目光,有的还拿着手机在偷偷地拍他们。

没有狂风也没有暴雨,更没有奇怪的、冰冷的女音——“你真是个不听话的娃娃。”

一时间,她的问题多如海中波涛,一个接着一个地奔涌而来,就快要将她淹没下去。

不听话的娃娃?

那是什么?

那个声音又是谁?

我真的在被人操控着吗?

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是我已经死了还是我在做梦?

唐寒秋顿时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中,然后抬起手放在发疼的额角处,用力往下一按!

“嘶——”

真的疼,不是梦!

她如梦初醒地翻开手掌来回细看,不敢相信地微微抬起,再轻轻放下,随心所欲地挑动十指。

她居然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她飞快地反应过来,立马从小巧精致的手提包里掏出手机往自己头顶上一照——

没了!

银色锁链没有了!

东伯见她一副傻愣愣的模样,心里头更加担忧了。

小姐不会是撞傻了吧?!

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小姐?”

唐寒秋唰的一下抬起眼看他,目光里带着遮掩不住的狂喜,而后才慢慢平静下去,冲他微微一笑:“东伯放心,我没事,不要担心。”

东伯犹犹豫豫地指着她发红的额角:“可您的......”

老爷夫人知道了是要担心的......

意识到自己大概、也许、可能是重生了,并且还夺回了身体的掌控权的唐寒秋心情十分好,被神秘力量控制了大半辈子的她,对于重生这种乱力怪神的事的接受度已经高出了一座珠穆朗玛峰。

她正要摆摆手说没事,就看见东伯猛然扭头看向另一边,面上维系着礼仪风度,但口气里多有不善:“裘少爷,您这样推人实在是太失礼了!”

熟悉的声音随之响起:“东伯,请你搞清楚,是她打人在先!”又转脸来厉声质问她,“唐寒秋,你说清楚,为什么动手打人!”

唐寒秋听这对话,依稀产生了些熟悉感,好像在哪里听过,但她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也没有深想,因为她一听见这个声音就浑身不舒服,眼中的狂喜也都消散得一干二净,一股冰霜之意攀附而上。

她扭脸看去,果然看见了裘云立那张熟悉的脸,以及瑟缩在他身后两眼泪汪汪,清艳娇弱得犹如风中小白花的人——俞如冰。

越过裘云立宽厚的肩膀,唐寒秋能清晰地看见俞如冰脸上火辣辣的红印,再对上她惊惧不安又茫然的大眼睛,唐寒秋不由一怔,额角又开始隐隐作痛,记忆如潮水般汹涌而至。

她想起来了,这是她和俞如冰初次见面的情景。

前几天她刚从国外回来,就得知过几天要和自己订婚的“心爱的男人”和戏剧学院的大四生俞如冰走得很近。

被迫醋意大发的她立马气冲冲地来到这里粗暴地打了她一巴掌,然后质问她为什么要横刀夺爱,又骂她不学好要当小三。

裘云立为爱袒护俞如冰,还毫不留情,丝毫没有绅士风度地用力推了她一把,导致她一时不慎一头撞在柳树上,头疼了好几天,也让她嫉妒心起,从此怎么看这朵小白花怎么不顺眼。

这里说是一切荒唐事情发生的开始也不过。

唐寒秋眉头皱得更紧了,没有回答裘云立的话,甚至可以说理都没理他,一心一意地思考怎么向无辜的俞如冰道歉才好。

少见地被对自己热情洋溢的唐寒秋当空气看,裘云立略感不习惯和不舒服,从小众星捧月的他不喜欢被人忽视的感觉,英朗的面容上浮起一缕不快,沉声又喊了一遍她的名字:“唐寒秋!”

唐寒秋冷声道:“麻烦裘先生安静点。”

裘先生?!

裘云立微微一愣。他能清晰地从这三个字里感知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疏离和陌生,完全不像是从前那个对他爱到狂热、把他奉为天神的女人会说出来的话。

她莫不是在换个方式吸引他的注意力?

呵没用的,他现在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

裘云立面色慢慢地黑了下去:“唐寒秋,哪怕你这样,我也不会喜欢你。”

唐寒秋突然不高兴地啧了一声,缓缓抬起眼皮,眼神阴沉冰冷地盯着他,气场瞬间强大起来,配上她艳丽的面庞,仿佛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女王。

她哪样了?

谁要他喜欢了?

她冷漠地看着他:“裘先生请不要误会,我已经不喜欢你了,请你以后都离我远点。”

“否则......后果自负。”

裘云立和俞如冰默契地愣了一下,就连东伯都多看了她几眼,觉得自家小姐好像变了不少——变清醒了。

而在裘云立眼里,这只是她会越来越疯狂的征兆。他对她半点信任都没有,在他心里,她只是万千疯狂爱着他的女人当中家世最为显赫的那一个罢了。

裘云立坚定地认为,她不会放弃爱他,只会用尽方法来夺得他的欢心,夺得他的注意力。

就像现在这样,不过是口头说说罢了,过几天的订婚宴会她还是会乖乖出席,并一定会为了取悦他而盛装打扮。

无聊又无用的招数。

裘云立仿佛看穿她所有那般高傲:“不用刻意说这些话来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再依靠订婚困住我。我不会喜欢你的,订婚我也一定会说服我爸妈取消的。”

他虽然和她是青梅竹马,但一点也不喜欢她,答应订婚也是迫于父母的压力,因为她身后有那条凶狠精明的商业巨鳄以及那令人垂涎三尺的人脉与资源。

没有任何一个商人会拒绝资本的到来,包括他的父亲,能在**圈里呼风唤雨的风霆**的创始人裘海宁。

唐寒秋自然也懂这层关系,但要让裘云立去说服裘海宁?

唐寒秋在心里呵了一声。

他但凡有这个能耐能说服裘海宁取消订婚,上辈子就不会和她结婚,也不用在没离婚的情况下打着爱情的名号去招惹俞如冰了!

还把她家鳄鱼老唐给气病了!

唐寒秋毫不客气地吐槽:“等你说服?我不如看猪上树,那个还靠谱点。”

裘云立的脸唰地一下就黑了。

唐寒秋云淡风轻地拿起手机,利落地按开通讯录点中某个号码,将手机放在耳边,等接通后,表情瞬间变得温柔了起来,当先开口喊了一声:“爸。”紧接着又道,“我要取消和裘云立的订婚。立刻,马上。”

她顿了一下,重复了一遍电话那头的问题:“为什么?”

她扫了一眼裘云立,复又兴致缺缺地收回视线,嘴角一勾。

“当然是为了您的身体健康。”

身体十分健康的唐父:???

延伸阅读

综白泽的旅行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68eh.cn/6a1d.shtml
似乎是感受到李修缘的疑惑,系统那机械的电子合成音慢慢响起“主线任务的生成跟宿主的思想

她有整个修仙界[末世]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68eh.cn/ded9.shtml
作业帮却总是在里面加了冰糖,渐渐的,钉哥也习惯了这种不苦的咖啡。“钉哥您喝着,小的告

洪荒之神级进化第五章  http://www.68eh.cn/n2we.shtml
“巧红,荣荣何时才回来?”听到少年在唤她,巧红倏地回神,从惊悸之中缓过神来。“小公子

余为心安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68eh.cn/dcde.shtml
“咚咚咚“进来冯三也是从修炼状态之中走了出来,眼眸湛湛神光看着进来的那人.“嘿嘿…这

焚天路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68eh.cn/gb89.shtml
时间很快的流逝,嘉煌与吹寄制理寒暄了几句就分别了....“嘛...还真是有些愉悦呢.

在推理之后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68eh.cn/yp9n.shtml
小子,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嘛?而不是选他,冥老指向秦云埋葬楚桥的那堆坟头上,带着一种疑问

天道为苟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68eh.cn/ljl.shtml
实话,三日月真的没想到自己和日后的吠舞罗三人组的见面来得这么快。十束被人揍了一顿住院

华山弃徒之有人知道他喜欢了她好久(10)  http://www.68eh.cn/6g2m.shtml
“照片下来了,留一张给我做纪念呗!”陈书看了眼姜知鱼的照片,他觉得姜知鱼很出镜,大概

皇后姐姐第四章  http://www.68eh.cn/yoxw.shtml
靖王殿下穿着朝服一路轻车熟路地了南苑,还没找着自己包下的那间院子,就在前院的青石板上

回到七零嫁倒霉男配太妃召见  http://www.68eh.cn/s79n.shtml
昨夜下了小雨,屋檐外的翠草越发有了绿意,刺骨的凉风不时在走廊里游转,晃动着挂在廊下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福尔摩斯同人)十一月伦敦之第三章

    祢豆子哼哼唧唧的抱怨道:“妈妈,勒得太紧了,松一点嘛。”葵枝笑眯眯的用力:“啊拉,要不是我可爱的女儿和她的哥哥们赛跑导致伊达结松了,我会系的这么紧吗?”祢豆子被葵枝散发的黑气吓到,立刻道歉:“是,真的非常对不起。”“没关系。”葵枝系好后细心的理了理,“好啦,我们去神社吧,爸爸和其他孩子们都在等着我们

  • 今天的教官春风满面之第十章

    翌日,天色渐明,一缕晨光清浅入屋。顾妍如往常一样早早醒来,身上还穿着昨天的套裙,隐约散出酒精味。宿醉之后依然有些昏昏沉沉,她捏了捏太阳穴,拿起干净的衣服去冲澡。昨夜之事,她记得断断续续,出了酒吧她就晕晕乎乎,最后应该是叶涵把她带回来了。又欠他一个人情。顾妍换了身舒适的家居服,湿发挽到一侧,先下楼觅食

  • 擒林之第十章

    没有海伦。罗娜足足呆了几分钟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背后一阵阵发寒,手不由自主摸上脖颈处的项链。昨天的经历一切难道都是梦吗?“这条项链真漂亮啊,从哪里买的?”艾玛婶婶顺着罗娜手指点的动作看向项链,认真夸道,还指着宝石内侧的符文说:“肯定很贵吧,画了这么多符文。”罗娜还处于恍惚中,含含糊糊的点头,算是回应

  • 做次反派又何妨之绯牡丹(二)(5)

    眼看小少爷要炸了,顾北淮赶紧给他顺毛:“请你,当然请你啊,不信你给星辰打电话。”话音刚落,就看到乔思远手上的动作乍然一顿。片刻后,少年敛着眉眼,硬邦邦丢过来一句:“我才没那么闲呢。”顾北淮就知道他会是这个反应。小少爷向来只会在他们面前装逼耍帅,一碰到宋星辰,狂拽炫酷的霸道人设就全崩了。顾北淮心道,果

  • 无名记之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

    送走了汪一凡那个大电灯泡,我牵起师妹的手,说道“飞霞我们去河边走走”她没出声,挽起我的胳膊向校园里的一条小池塘走去。我和师妹在一起快一年了,只是她似乎不想对外公开,我也就没有声张,生科院的研究生都各自在忙着自己的实验和论文,也没有谁关心这个。我一直记得第一次在实验室见到她,就被深深吸引了,她眉宇之间

  • 森之戏(网王同人)在线阅读第8节

    白雪别过脸,只见一个修长笔挺的身影立在她的身后。“咦!你没死?”张洛溪回过头,眼神怪异的盯着着二人,心说,这俩家伙怎么回事,我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好不好,怎么一个个的都盼着我死,“我死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吗?”张洛溪淡淡地问道,眼神里闪过一丝凄凉,就在刚才他的确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但比死更痛苦的是:你最亲

  • 重生之魔教少主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秦乐便出发霜月村。反正177支部附近的海贼早就被自己吓的胆都没了,也不用担心出什么事。不过霜月村那里离177支部倒是蛮远的,秦乐在军舰上面锻炼两天才到。村子里的人对突然到访的军舰一脸懵逼。不过秦乐的样子到位他添了不少人气。当然这个人气,也只是小孩中的人气。“您就是那个一个人灭了整个大型海

  • 快穿:男神收割机在线阅读第九章

    在身体黄金十年中,雌虫的生育能力达到巅峰,此后每个十年,生育机率随之下降。一个雌虫若能育有多子,生育期主要集中在黄金十年。过去经验告诉我,沉湎痛苦只会愈加虚弱,不如及时采取措施补救。程芸走后,我辞去工作,调理身体,提高健康检查的频率,每隔三月全身体检。但惩罚依然会来到。我的身体没有显示任何怀孕迹象。

  • 贻予以一文之周庆儒(8)

    听着马车外的动静,林正就知道来着不善,虽然对自己杀意,浩然正气也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听那人的语气就知道,那人肯定没什么好事!“没空,别挡路。”既然没安好心,林正也没跟对方客气,直接冲着马车外,随意的说了一句。“林中举,作为同上京都应式之人,在下诚恳的邀请林中举出来一叙,难道林中举这点面子都不给么,还是

  • 末日之绝境求生第六章在线阅读

    魏云扶在帝京闺秀圈里名声远播。一岁能言,二岁能吟诗,三岁便拜蜀中有名的书画大家孟嬛为师,学习诗文书画、女红,四岁便能作画,魏云扶五岁那年,亲画了一幅“万里江山图”,由其父献入宫中,圣上击掌称赞其乃不世出的才女,从此,人人皆知,会昌侯家出了一位堪比薛谢的才女。国公夫人钟意魏家,便约了会昌侯侯夫人胡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