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君有疾否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如似我闻 来源:晋江文学城

莫诺云最近变得很忙,时常来看我的时候手里还不停地接着电话。有一天,他说:“短发的丫头,你腿上的伤口还没好全,一定要记得坚持擦祛疤药。我最近有些事,就不常来了。”

我笑着说哦,然后摆摆手说:“好走不送!你看你!把我的饺子都吃光了!”

他听了呵呵一笑,背对着我毫不介意地摇摇手,转头朝我抛了个媚眼说:“我不是买了醋吗?”我摇摇头闷笑,看着桌角那些已经吃完了的空醋瓶子,又朝他招了招手说再见。

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这段时间他给我的温暖太多,叫我突然就害怕,等我的伤口好了,莫诺云会再不联系我。

也因此,鬼迷心窍的我做了件非常不光明磊落的事。我那几天吃了很多能让伤口发炎的发物,还一个劲地吃鸡蛋,然后又用不干净的针挑破了膝盖上那个好不容易结好的痂。很疼,然后我也得到了应得的报应,伤口真的发炎流脓了,我还发了几天的高烧。

而我病的这几天,莫诺云并没有来。

后来的几天我开始自己包饺子,醋用完了我也没有再去买。

莫诺云是一个星期以后再来的,他来的时候带了两瓶保宁醋,一身亮黄站在门前,勾着唇就对我笑,拿着醋瓶子献宝一样扬起来在我面前晃,还是懒懒的口吻问我:“有饺子没?”

我点点头,转身去冰箱拿饺子。这时他也笑呵呵地往房里走,却突然走上前蹲在我面前提起了我的裤腿,只一眼,他如艳阳般的笑意就突然浅淡了下去,只剩下凉薄地冷意。那时的他,冰冷的手指还附在我的膝盖上,却仰起脸愠怒地对我说:“舒爽,你太不听话了。”

然后,莫诺云再没有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我忘不了他回头深深望我一眼的眼神,我也是这时才想起,十几岁开始就纵横商场的莫诺云,怎么会识不破我的这点小心思?而我又到底在做些什么?

于是我把所有的饺子都倒进了垃圾桶里,我再次给伤口消了毒,上了药,我对经纪人疯乔说:“疯乔姐,请多给我布置一些工作,赚不赚钱都没有关系。”最后,我把那两瓶保宁醋锁进了柜子里。

我依稀记得顾宝贝说过:“我表哥啊,最见不得耍心机的女人了,那些女的他看不上的。”

那时我们拿着咖啡杯坐在花园里晒太阳,顾宝贝哄着摇篮里睡着的两个孩子,顾小安趴在他的大白狗小启身上呼呼大睡。我看着那一切也觉得慵懒,就顺口问:“那你表哥喜欢怎样的女人?”

我记得那时顾宝贝眯着笑眼想了想,然后说:“该是像他母亲那样温良的女人吧。”

而我舒爽,帅性有余,温良不足。

我又开始拍杂志画报,骑士的造型,夸张的蓝绿色妆面。我只需要冷着脸摆出不同的姿势,然后,工作结束。

比起拍画报,我想自己还是更喜欢演戏。因为画报没有语言,所以缺少灵魂。

《对对碰》的编导终于又打电话给我,让我周三去重录节目。这次再录,上回的那两位都没有来,节目组重请了另外一对男女演员来参加拍摄。而那男演员我认识,是我曾经的老搭档,我的好友,房町越。

见到本该在横店拍片的他我很是惊诧,我说:“房町越,你怎么在这?”

他笑了笑,笑容还是惯常的冷,他说:“你也知道小爱家那两位都是神通。我才下飞机,小爱就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档期参加这个节目,说是你受欺负了,让我来助阵帮忙。不过我就奇怪了,谁敢欺负你啊?你可是个女汉子!”

小爱是顾宝贝的小名,我挑挑眉,只含含糊糊道:“**圈受点气不是正常的吗?不过有你在,我底气还真足了很多!大树底下好乘凉呐!房影帝!”

房町越闻言笑笑,默默地拍了拍我的肩。

这次节目取消了摔跤的环节,我虽诧异但也没有吭声,一顿嬉笑打诨之后,我的脑袋里除了莫诺云,还是莫诺云。

谁会知道我受了所谓的“欺负”?谁有本事让顾宝贝传话?又有谁能轻轻松松删改节目内容?除了他,根本不做它想。

可是,他是为什么?

这天录完节目我一路胡思乱想,回到家却被吓了个结实!因为我家的铁门被人撬了!我房间里的东西竟然也都被人翻找搬动过了!还有很多东西都不见了!这简直就是要了我半条命,这的家当虽然少虽然不值钱,但也是我回国三年来好不容易凑起来的啊!又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连女人的内衣内裤也不放过全部都给偷走了?

变装癖吗?我勒个去!我真的火了!这年头内衣也很贵的知不知道啊?我靠!

可就在我掏出手机准备报警的时候,莫诺云的电话打了过来,他说:“你人呢?”

我这时候一肚子气,半点不温和,气鼓鼓地说:“干吗?在家!忙着呢!真是扯毛线了!他妈的王八蛋,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做贼做到我家来了!我勒个去连我的内衣都偷!变态啊这是!我要报警,我绝对要报警!有偷东西偷得这么干净的吗?我要报警!我一定要报警!气死姑奶奶了。”

“盐没偷吧?”

“没有。”

“你家那些乱七八糟的被单没偷吧?”

“没有.”

“你再说句爷爷我杀千刀试试!你才变态呢!爷费了一天才把你房里那些见得了人的东西拖走!你还有理了!”

“啊!”

“啊什么啊!快下楼,把该喂我的饺子全喂了垃圾桶,你还好意思了你!快下来,跟我回家。”

“什么意思?”我有点犯晕,跟不上他的节奏。

“舒爽,你怎么这么笨呢!都这样了你还不明白么?我叫你来跟我住呢!我家房子大,我一个人住着空。你一个人住,住的地方又不安全。既然这样,看在你做的饺子好吃,我家的房子太空的份上,我们孤家寡人凑个伴,不是挺好的么?”

“什么?”

“吓傻了?我知道这样挺难为你的,但我就是这样,想做什么就从不犹豫。舒爽,你就说好不好吧,不要别别扭扭的。”

“你这是入室盗窃你知道么?你都把我家搬空了,还问我好不好有什么意思?”

“对啊,我就是要这样。你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由不得你了,舒爽。”他这话说得无赖又明快,一副你那点破烂东西你就说我偷了也没人信的架势。

而这时,他已经出现在我身后拉起了我的手,毫无顾忌的拉着我关上门就往楼下走。

他说:“这个家我继续帮你租着,有一天你想回来就回来,但今天,你得跟我走。”果决没有一点余地,也没有半点玩笑。

我懵了,也急躁了,我说:“莫诺云,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你又凭什么啊?你不觉得你对我的好太莫名其妙了吗?你有病啊你?你他妈就蹭了我一下至于以身相许吗?”

“那你他妈至于我说了一句几天不来就自残吗?你以为谁又是傻子吗舒爽?你就是个别扭货!胆小鬼!又到底从哪来那么多理由,凭什么干吗都有理由?人就为了个理由而活累不累?就不能为了自己活?跟着自己的心活会死吗?”

莫诺云骂着骂着就突然不骂了,然后他停下来转过身捂住我的眼睛,他放慢语气对我说:“你听着,这话我只说一遍。看事情太明白,往往就失了做事的勇气。舒爽,我现在想对你好,不要问我为什么。而你,要不要也试着对我好?”

然后他又松开手,扬起嘴角对我笑,眼底的怒气也消失殆尽,他就突然像个没事的人似的,眉眼弯弯地说:“以后,你包饺子,我买醋,能走多远是多远。”

当他再次握着我的手继续向前走的时候,他用大拇指抚了抚我的手背说:“不要害怕。”

而我望着脚边我们被阳光拉得老长的背影,再仰头望着那徐徐落下的夕阳,闭着眼睛听见他再一次无比认真地对我说:“舒爽,我们都不知道明天到底会怎样,但,请不要害怕。”人生也许真的,不需要那么多狗屁的理由……

莫诺云的家很大,我曾想过他的家可能会被装潢得夸张又华丽,华丽得像他的人一样。结果一进门我就傻眼了,他的家简单温馨又淡雅,以白色和原木色为主色,地上几乎铺满了浅咖色的长毛毯,赤脚走上去软软的。房里的家具边角也都被密实地包了起来。

更夸张的是,他一个单身汉,家里竟然还有儿童**屋,婴儿房,小马桶。

我看着就笑,他却说:“这是给我表弟和外甥外甥女准备的。”

我点点头,心底有一股暖流流过,突然就有感而发地说:“进了你家,我才越发确定,我继父就是个传统暴发户。”

“你继父家金碧辉煌?”他了然地转头问我。

“差不多。”我点头,再想起继父吃饭的铜鎏金碗就笑,“我妈改嫁那几年,我继父生意刚火起来,那时候家里什么都喜欢买黄金的,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后来吧,他又怕别人笑话他土包子,就又找人把那些黄金的表面给涂了漆,真是不伦不类!”

莫诺云一听就笑了,他家是复式楼,他拉着我往楼上走,带着我进了左边的一间房,边走边问我:“你知道王园箓吗?”

我摇摇头,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然后我就听他说:“这家伙是个臭道士,不学无术,浑浑噩噩。有一天忽然就成了敦煌的当家人,他的审美有很大的问题,曾经将一整个敦煌洞窟的壁画都用石灰涂成了白色,还把几尊雕像锤掉搞成了天师,简直是暴殄天物。你说在某种程度上,他和你继父是不是有点像?”

我听了没节操地笑,我说:“挺像的,不过还好他涂的是自己的金子。”

“那有什么区别?”莫诺云朝我眨眨眼,指了指白色为主调的卧房说:“这是我住的。”

我说:“你不是喜欢粉红色?房间怎么是白的?”

“原本是粉色的,因为顾小安我换了墙纸。那小狐狸说粉色只能是顾小小那小丫头的。”

“你还抢不过一个孩子?”

“是我让着他!”他笑,又指指里面的套间说:“这是我的书房,里头有很多公司机密文件,所以我习惯锁门,并不是针对你。”

我心里一突又回归原点,听他又继续上一个话题道:“人原本就是世上最凶猛的动物,所以人需要有信仰。你那个继父以钱为信仰,这本不是坏事,但他遮遮掩掩就显得猥琐了。喜欢钱有什么不好的?我就喜欢钱,钱可以让我的家人过上好日子,我很喜欢。”

说着他又问我:“小舒爽,你继父是不是对你不好?”

我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我只是坦然地反问莫诺云:“叫也叫继父,他为什么要对我好?”

他叹了口气摸摸我的头,轻蔑地说:“是啊,他对你不好就算了。”

然后,我们对视一笑。

多少年后,我再回头想起才知道,原来爱情就是他突如其来地出现,默默无言地只伸出双手要带我走。而我,也就这样义无反顾地跟着他,忽然就走了很远,走了一生。

而最真挚的爱情,有时候真的不需要太多的言语,甚至连执手相看的理由都不需要。只是纵身一跃,或许便相伴了海角天涯。

延伸阅读

乐善亭便利店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lhw.shtml
乐善亭便利店隶属于广东乐善亭便利店连锁有限公司,商品结构上会运用大数据准确把握消费者

合用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p657.shtml
合用抽油烟机座落于美丽的珠三角腹地——广东省中山市南头镇。合用抽油烟机是一家生产燃气

喜尔康游乐玩具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glkn.shtml
喜尔康玩具有限公司座落在顺德大良客运总站对面(大门牌坊进入米)本公司吸外集内于一体之

莱特美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yl1m.shtml
莱特美化妆品创立于1985年7月,工厂地址位于台湾省台南县新营市府西路。莱特美系列产

阿兵鸭品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y6p1.shtml
美味这里有,美味看这里,阿兵鸭品,带去源源不断的美味,阿兵鸭品加盟餐饮连锁店,是您抱

奥林森连接器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aady.shtml
奥林森连接器主营布线连接器、建筑连接器、照明灯具连接器等。在电子元器件-连接器件行业

晗美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nbai.shtml
暂无

蓝店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udlt.shtml
蓝店,为你保管每一份期许共享经济模式的轻连锁便利店品牌。蓝店供应链,为你省心卖他们没

西马诺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do79.shtml
西马诺渔具是鱼竿、阀杆、30长节杆、台钓竿、海竿、抄网、渔具配件、鱼网、鱼漂等产品生

玉美翠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xruh.shtml
玉美翠主要经营:翡翠饰品、翡翠挂件、翡翠摆件、翡翠手镯、玉器饰品、玉器挂件、玉器牌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机械[西幻]之等你凯旋(6)

    苏煜晚上和他们几个人简单的吃了几口饭,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昨天就是自己单独霸占一张床,现在多少还有点不好意思了,大概凌晨的时候,苏煜都已经睡得很沉了,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苏煜打着哈欠,好不容易从残破的沙发上面爬了起来,骂骂囔囔的把门打开,这一开苏煜就看到张炜和一男一女站在门口,张炜和那个女的先不说

  • 桃之夭夭,有女宜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尤娜小姐,还可以吗?”疏桐迎着海风往前喊了句,她浅碧色的眼眸轻轻眯起,刚才传过来的声音,那孩子在哭吧……仿佛为了给自己壮胆似的,前方传来的回答很大声但声线在颤抖着:“啊是的!我、我没关系的!”看了眼自己前面挡在两个妹子中间的翟鹤,疏桐挑了挑眉,真是失策,刚才怎么没想到有这么个大障碍物呢。“怎么样了

  • 抗战:开局攻打平安县城在线阅读相遇

    端王去见了太后,太后正熏着茶芜香闭目养神,而身旁侍女道:“太后娘娘,端王来了。”太后那浑身高贵威仪的气势刹那间消失,仅存一份亲子在外的忧思,她起身望向端王,声音里俱是关切:“我儿平安归来了。”她走到端王面前,打量一番,见他身上无伤,眼中终于堆了笑,“我儿真厉害,朝臣都道瑶国几十万大军已至天合关,有胆

  • 电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续写——天地无霜第八章在线阅读

    唐纯钧当时为了赔吉止文化天价违约金,房子都卖了。但这事儿不是林觉晓害的,唐纯钧当时因为特殊情况,宁愿赔违约金也要退出吉止文化,离开得很急,只能到处凑违约金。林觉晓当时黑他时,时机选得寸,刚好就在唐纯钧赔得倾家荡产的时候搞了事情。木遥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唐纯钧已经知道林觉晓害自己了,还不想着打回去,竟然好

  • 哆啦A梦之以太的召唤第五章在线阅读

    凉州城外,两个男子各骑一马向着东方而去,那青蓝长衣少年便是贺兰成都,另一赤黑色长衣中年男子便是许化成,两人并骑前行,简便轻装,没有搞得十分引人注目。两人决定从西凉过陇关道,先抵达大唐长安城,再走河道从大河抵东洲,最后依东洲大运河南下到江南。西凉至长安两百里被称为陇关,也是西凉到长安的必经之路,是为兵

  • 网游之末日天下之接受任务一

    5分钟后,技能进入冷却时间20分。我也杀了数只野兔,可是没有暴什么装备,只暴215铜币(1银币=100铜、1金币=100银币、1紫币=100金币、1金币=1人民币),经验也升到94%,还差一点升级了。我生命值是300,胆子大了点,“唰”,20,对着野兔就是一剑,暴击40,20,野兔挂了。身上金光亮起

  • 王一博:对不起,我来晚了第2章在线阅读

    秦峰站在一个3、400平方的小岛上,岛中间是一座古香古色的木楼,楼前一池锦鲤,又长着几颗青竹。岛屿周围翻腾着青灰色的气流,好似鸿蒙初开。这是秦峰设置的网络登录空间,类似个人网页主页。秦峰扫了一眼岛屿周围漂浮信息图标,有购物的、虚拟旅游的、**世界的,这些是常用的浏览地址。当然,各大商家搞活动也会有强

  • 轮回之镜时间轮回篇之社团(5)

    无力的看着物理实验室紧闭着的大门,揉了揉太阳穴,也许下一次要找一个老实可靠的人了。前面走来一位带着黑框眼镜,制服整洁,手中拿着书本的人,看样子就知道是乖乖牌的好学生,于是非常诚恳的上前问:“请问,校长办公室在哪里?”“一直往前走,有个楼梯,到三楼就可以看到了。”他推了推眼镜,好心的为我指路。到了谢之

  • 嗨,我的长腿!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一场决战,局势逆转来得也太快了些,甚至很多人还心中存疑,只是认为陈玄机有了机会而已。没想到这么快就定下了局势,以至于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有人反应过来,正要说话之时。忽然间一声大喝传来,“住手!”白影闪动,一人跃到陈玄机身前。同时,全身弥漫出一股肃杀气息,刹那间席卷全场。给人一种清晰的感觉,若

  • 极品兵王俏总裁在线阅读第3章

    黄尚闻言立刻往前冲去,原来发出尖叫声的人是林婶,林婶此刻正惊恐地看着自己田地里的大蝗虫。从林婶手中拿过锄头,黄尚对着正在啃食蔬菜的大蝗虫直接招呼了过去,他连忙把大蝗虫弄死,然后冲向自己的田地。可是已经太迟了,田地那几棵尝试种植的黄瓜,已经面目全非。这时,黄尚的爹妈赶了过来,看到这田地里只剩下残枝败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