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不败武神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开心侯爷府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两年后,北城。

段落把车开到北城精神疗养院门口停下,从后视镜小心打量着顾南竹。

“老大到了!需要我一起进去吗?”

顾南竹静了许久,看着车窗外北城的繁华不语。

这是阿离生前待了四年的城市。

这个城市把历史的古朴味硬生生揉进钢筋水泥中,透着肃立的庄严,却有浓厚的割断感。

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好到这个小馋鬼放弃粤城菜,魂牵梦绕地要来,最后命都留在这里。

“我自己进去。”顾南竹拄着拐杖下了车。

老大的心魔什么时候才能消啊。本来就不是个爱笑的人,之前在林离离面前还能笑一笑。林离离一死,老大更恐怖了。

外人看来没什么不同,还是清疏俊朗佳公子,但他这种心腹却深有体会。

老大不仅处事手段更加雷霆,还喜欢盯着空气恍神,旁人更难走进他心里,情绪也少有外露。

林离离在老大面前是禁忌,还是少提及林离离吧。不然就要像之前接到她最后一通电话的李叔一样,被迫提前退休,再不出现在老大眼前了。

开玩笑,李叔退休是提前享福,他这个大好年纪还等着跟老大闯荡攒老婆本呢!

段落浑身抖了一下,摇了摇头

护士把房门打开,脸上娇羞,悄悄看着眼前这个人。

她细心提醒,“他们两个病情稳定,没有坏也没有好。您进去小心,免得他们发病伤人。”

关于顾南竹的传奇事迹北城人多多少少有听闻,加上颜值在一众大腹便便的老总堆里极其亮眼,所以备受财经新闻的喜爱。

他出生孤苦,左腿天生残疾,幸得贵人林氏老爷子青眼,不仅把他从孤儿院带出来治疗,还资助他上学和创业,更以接班人的标准来培养他。

当年院长在孤儿院南边的竹丛边捡到他,给他取名南竹,随了院长姓顾。进了林家老爷子也没有强迫他改掉顾姓。

世人不知道的是,顾南竹能进林家,一步步做到今天的成就,并不是林老爷子慧眼识珠选中的,而是多亏了林老爷子的孙女林离离。

林离离6岁那年,林老爷子林友昌带她到了粤城孤儿院门口。

“阿离,等会进去,你留意一下喜欢哪个小娃子,选好了告诉阿公,我们带这个小娃子一起回家。”

“阿公,为什么要带其他人回家呀?”

“怕阿离太寂寞了,寻个可以和你一起玩的同伴不好吗?”林友昌笑着说。

“太好了阿公!我会认真选的!”林离离小脸上满是期待。

林友昌摸着阿离的头,抬头时心绪沉重。

一旁的管家林伯听闻垂眸叹了口气。

林家太庞大了,离离小姐没有能力负担,老爷是想乘着身子骨还硬朗,要培养一个能帮离离小姐守家业的人啊。

两年前顾南竹突然以自创的新兴科技公司杀进北城金融圈,成为瞩目的新贵。

后来林老爷子退位,顾南竹一改之前林氏保守的风格,把所有资产和粤城林氏整合,成立了新的顾林集团,从粤城进军北城。

对家在顾林集团刚成立时,放出风言风语。

顾南竹不过是头白眼狼罢了,用见不得人的手段逼死了林老爷子的亲孙女,转头吞下林氏集团。不然为什么合并仪式那天,林老爷子面都不露,怕是被威胁着控制了人身自由吧。

毕竟谁会把辛苦打下的家产拱手他人啊。真是上位的好手段,当家那位手上怕是不少人命吧。

这出身卑微不怕,心狠手辣要什么没有啊啧啧啧。

在某次顾南竹为数不多的采访中,某位大胆又八卦的主持人在节目最后借机抛出问题,

“顾总怎么看社会上疯传的,关于您合并林氏集团的举动是忘恩负义的言论?您是否在今天正面回应呢?”

他沉默许久,在主持人正打算以“这种谣言确实不必浪费顾总时间回答哈哈哈”来救场结束。时。

他开口了。

语气一如既往地没有波澜却字字惊人,眼底情绪翻涌。

“顾林集团是帮别人守的,不管她在不在,我都甘愿是条看门狗。”

可惜她不在了。

顾南竹在这个新集团中唯一的私心,就是把顾放在了林的前面。

是以我的姓冠你的名。

也是顾念成林,一直在想你,也忘不了你。

忘不了当年孤儿院,小女孩不嫌他一身泥泞,伸出手温柔问他,

“哥哥,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家?”

主持人下意识还想追问是谁,顾南竹已经敛起情绪起身离开。

主持人一边整理采访材料一边问同事,

“你说这顾总说的是谁啊?能让这么一牛人自降身份说要当看门狗?”

“肯定是林老爷子呗,生恩不如养恩。他这是隐晦地给老爷子表忠心呢,也安那些股东的心,说自己可不是白眼狼,是老爷子没精力管公司了才让贤的,不然再大本事也就只会老实当个看门的。”

“是嘛…可我感觉他提到这个人时,有种很深的懊悔和伤感,似乎又比之前语气温柔,就像…就像人已经没有了,但林老爷子不还健在吗…”

“哎呀你想那么多干啥呢,资本永不眠,豪门无真情。我告诉你,这期收视包稳了,我们奖金妥妥的啦!”

“对嘛,走走走,下班搓一顿去!”

如今顾林集团产业从以互联网应用为主渗透到衣食住行方方面面,可以说如果离了顾林集团的产品,生活真的会脱离轨迹。

二十八岁的顾南竹私生活极其干净,没有任何红袖添香的花边新闻,也从未被媒体拍到出入夜店的照片,禁欲地像苦行僧。

当然外界也有传,其实林老爷子早帮他订好了同族的未婚妻。

也有人说他的**与他相识于儿时,是个普通人,只是被保护的很好,不为外人知道。

猜测纷纷,却无人印证。

——————————

顾南竹几乎每个月都会来院看望。

护士不知道这个房间里治疗的一男一女是顾先生的什么人,但能那么惦念,又用高昂的药物费和护理费来疗养,还在这京城一位难求的疗养院长期占了床位,大概是重要的亲属吧。

开了门,护士便离开忙其他事情了,留下顾南竹一人。

他进去后把门反锁,而房间里软禁的正是逼得林离离跳楼的褚格之和刘雅。

林离离在跳楼之前,把收集好的褚格之逃税的证据和刘雅的黑料寄给了警局和媒体,在他们俩最风光的时候,打入深渊。

但她做的还不够绝,褚刘二人打算花钱消灾,准备跑到国外避难。

在计划跑路那天,俩人被打晕带到了这家京城精神疗养院,一睁眼就是顾南竹。

刘雅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顾南竹双眼充血,面容憔悴,仿佛许久未眠。

一来他就狠戾地掐着褚格之的脖子按到墙上。

“你为什么骗林离离?你知道她死了吗?她是跳楼死的啊!”

没等到回答,他就狠狠地按着褚格之的头往地上撞。

只有一声声的撞击和刘雅的尖叫声混杂。

褚格之反抗不及,只能像提线木偶般被拉扯着,疼到说不出话来,满头鲜血,甚是恐怖。

顾南竹厉声喊道,“她死了!她才二十三岁啊!她跳楼的时候多痛啊!比你现在痛百倍千倍!她最怕痛了!”

刘雅怕极了,冲上前抓着顾南竹的手,“求求你住手,他会死的,求求你了!”

“这种人渣死了又如何。”他一把甩开刘雅,冷声说,“就算你们都死了又如何,你们的命,比得上阿离的命吗?”

“不关我的事!都是褚格之骗她!我也不知道她会死!真的不关我的事!”刘雅吓得躲到角落,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用看死人的眼神扫过自己,一阵哆嗦。

她信他的话,他是真的,想让她和褚格之死。

顾南竹把褚格之撞到像死鱼般昏过去才收手。

“处理好,别死了。”

“是!”

任刘雅怎么叫唤讨饶,顾南竹都没有回头地离开了。

自那天起,她和褚格之就以被害妄想症的理由,被软禁在这家疗养院中,活动空间只有这间房间,阳光都是奢侈。

以治疗的名义每天被按时灌入控制精神方面的药,轻则浑身疼痛,重则产生幻觉,惶惶度日。

两人还时常狗咬狗地互骂,都称是对方连累自己才沦落到这个地步。

褚氏集团迅速被家族其他人瓜分,**圈的小花也迅速更新了一代又一代。

外界都以为褚格之带着刘雅躲到国外潇洒,两人渐少被提及。

——————————

“顾总顾总!求求你放过我吧!我错了!”将近两年时间,已经让刘雅失了往日影后的风采。身形枯瘦,面色蜡黄。

她向顾南竹扑过去,跪地求饶,每次都说着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

顾南竹像对脏东西般一脚踹开她,走到坐在床边的褚格之面前。

褚格之拼命控制自己不要表现出害怕,但身体还是控制不住的战栗。

“林离离已经死两年了,你怎么还念着她呢!你这孤儿院的野种不会是觊觎她吧,才在她死后为她抱不平。我告诉你啊,她爱我爱的死去活来…”褚格之话还没说完,顾南竹丢开拐杖,一拳挥在他脸上。

褚格之长期待在疗养院,身体已经非常虚弱,毫无反抗之力。

而顾南竹尽管左腿残疾,却注重上肢的锻炼,拳拳到肉。

褚格之一直激怒顾南竹,他早就想结束这种折磨人的日子了,每次顾南竹来都会打他一顿,然后请医生治疗,等伤养的差不多快好时,又等来下一顿,反反复复没有尽头。

“我可还是她的初恋呢!”褚格之摇晃着擦了嘴角,“来啊,把我打死啊!”

顾南竹双眼鲜红,接连出拳,愤怒到青筋直蹦。

褚格之昏倒在地,奄奄一息,如蛆虫般扭曲,没了当初迷倒少女的温柔书生气。

“想死,你还不配!”

他离开房间,自有人打理好这一切。

一身白大褂、手拿病历本,正准备去开会的黎琅峥在院门口和顾南竹碰上。

了解内情的他看着自己这位好友精神状态似乎不太稳定,皱着眉出言提醒说,

“南竹,最近睡眠质量怎么样?上次开给你吃的药还有吗?快吃完时记得来开,别没了才补。还有你离上次心理检查挺久了,下次抽空过来做一下,知道吗?”

他还真是一遇到顾南竹就变婆妈。

他拿病历本敲了下顾南竹的肩,语重心长地说,“别不把身体当回事!身体是本钱呢!”

“我心里有数,”顾南竹敛了下心神,整理好刚刚弄皱的衣服,吐出一口气,又恢复成冷漠脸,把佛珠串拿到手中转着。

“况且你也知道,药对我已经没多大作用了。”

“心结还需心药,南竹…别把自己陷死胡同里了。”

“院长,会议快开始了,人都到齐了,就等你了!”

“就来了!叫大家再等我五分钟!”

“南竹…那我先去忙了。有时间一定来找我再做下心理疏导。”黎琅峥锤了下他的胸,踏出两步后又回头劝到。

“两年了,离离在天上也不希望看到你是这样的。”

顾南竹听到这个名字,楞了一下,语气凉薄地说,“她这人没有心,怎么会心疼。”

如果真的在乎他,怎么两年了,没有入梦一次。

延伸阅读

彭之道足疗加盟  http://www.jagautos.com/5q0.shtml
彭之道足疗是重庆彭之道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旗下的知名品牌,成立于2010年,主要致力于为

雅丽轩加盟  http://www.jagautos.com/pcdv.shtml
雅丽轩钥匙扣总部是钥匙配饰、饰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南森汽车贴膜加盟  http://www.jagautos.com/bg8u.shtml
南森汽车改色贴膜,是广州彩酷汽车配件有限公司旗下子品牌,定位于高端专业的汽车改色膜服

蜀味三国火锅加盟  http://www.jagautos.com/6ksv.shtml
相传,刘备、关羽、张飞叁人自结拜后便常常相伴出行。某冬日,叁人赏梅归来,行至小村落,

久久巫加盟  http://www.jagautos.com/p4xj.shtml
久久巫手机壳是手机配件、硅胶、PC外壳、TPU外壳、素材、蓝牙、手机皮套、贴膜、防尘

日月红加盟  http://www.jagautos.com/nko3.shtml
日月红调味品,得到广大消费者的青睐,产品现已远销湖北、陕西、河北、河南、山东、湖南,

佰怡家加盟  http://www.jagautos.com/dlo4.shtml
订制家居以家居使用者为中心,以欧美的流行趋势、日本的收纳理念、和更适应中国人生活方式

淘宝无货源运营培训加盟  http://www.jagautos.com/gqtv.shtml
暂无

绿野加盟  http://www.jagautos.com/xsgz.shtml
绿野拥有“绿力”“绿力康肤”“威尔圣”“奥玫亭”“小兔哥”“雪莉”等多个品牌,公司自

品缔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jagautos.com/a0vk.shtml
东莞市品缔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室内外装修设计与施工的专职装饰公司,主营室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冬时暮雪在线阅读第7章

    我清点了一下装备,登山绳,蜡烛,牛肉罐头,压缩饼干,大瓶的纯净水,几十支冷光棒,电池,手电筒,军用匕首,登山镐,洛阳铲,一个小型防毒面具,一些急救药品和生活物品,几乎面面俱到,尤其是那把美国产的神火电筒跟精钢工兵铲,实为倒斗必备器物中的极品。另外还有一些黑驴蹄子,糯米和生菜油。听祖父说过,糯米跟黑驴

  • 我们的帝国第一部第8章在线阅读

    小道士眼里只有乌鸦面如冠玉的美貌,心里只想着十八摸和七十二招姿势,对街上的风言风语全不在意,乌鸦火速赶回客栈正遂了他的意。重返战场,小道士深刻反省了自己的失误,此次再入房门先是个驴打滚滚到床下,再来个猴子捞月从包袱里抽出捆仙绳,大喝一声“唰”地向乌鸦抽去。捆仙绳在乌鸦的腰上足足绕了五圈,小道士得意地

  • 一别经年在线阅读第2节

    魔族少女坐在高高的魔王座上,微笑中带着傲然的俯视着殿前的魔族们,殷红色的眼眸中仿佛有淡淡的光华流转。简绵觉得自己的笑容要绷不住了。她这一路在一群奇怪生物的注视下前行,不由自主的挺胸抬头收腹,争取让自己看起来跟高大威武强势的魔王靠点边,不要崩了魔王的人设。可是这超累的啊!要知道,她是一个能躺着就绝不坐

  • 指腹为婚,总裁的隐婚新娘兵棋推演

    景天和玄坐定,泰富开始宣布规则:“老爷,玄小子,你们二人各有五个卒,一对石砲,一对车,一对马,一主将,一对谋士,一对宰相。。。”“没关系的,泰管家,我们都知道兵棋的规则。”景天善意提醒泰富道。“那好的,那老爷您二人可以开始了。”泰富宣布道。“为显公平,玄小子你先手,免得说我以大欺小。”景天对兵棋的胜

  • 奴家是狐不是祸在线阅读第三章

    晚上,裴歆因赵弘谨的话失眠了一整夜。要到天亮时她迷迷糊糊地快睡着了,一阵脚步声又将她的睡意驱散。是周雁琳,她的合租室友。周雁琳今早要搬去和男朋友章振同住。裴歆和她一起合租了两年,两人还算谈得来,所以她艰难地爬起床,去帮着周雁琳一起收拾东西。周雁琳抬头,“你怎么起那么早?是不是我吵到你了?”裴歆笑:“

  • 幸运系统走上巅峰第六章(下)

    没力身上有铠甲护卫,伤的不重,只是胳膊中了一箭,医官上了金疮药,包扎了一下,嘱咐多休息。这样的伤痛,没力从军多年已有多次了,并没放在心上,但令他心中不忿的是自己的大意,这么轻易就败了,而且是败在一个刚出道的毛头小子身上,尤其又是在金军擅长的野战对攻上。营帐中,手下将军也劝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咱们损失

  • 腹黑相公很傲娇在线阅读第一个找到我

    蓝湛?我没有眼花吧?魏无羡闭上眼,再睁开眼,眼前的人还是那么清晰。啊,他终于找来了。这一刻,魏无羡先涌上心头的是无法名状的欣喜和尘埃落定的踏实感。随后,他才开始担心起来,他的好日子到头了……他的目光有些游移,整个人也犹豫着是走是留,似乎怎样都不妥当。蓝湛却是走近了魏无羡:“你已在云梦玩了几日了,和我

  • 大象无形曾国藩找麻烦的

    门开了,两个风度翩翩的俏公子,走了进来。“是你。”看清来人,牟星月的眼神中,忽地闪过一丝狠意。聪明反被聪明误。说了半天的话,极力邀请的人,竟是自己刚刚还在想要对付的敌人的儿子。不仅人没有相邀得到,而且还让对方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逾想,心中之火,逾是澎湃;逾想,胸中之气,逾是强烈。丢大了。而房间

  • 罗宾拒绝超能力之豆腐三郎

    听说罗三郎醒了,这两天陆陆续续就有一些乡邻过来探望,但凡上门的,就没有空手的,多多少少都拿了一些米面鸡蛋过来。一时间罗家就有些热闹起来,伙食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每天早上二娘还给三郎蒸鸡蛋,不过大都进了六郎和七娘那两个小娃娃肚里。在乡下,邻里之间大多如此,谁家要是遭了什么天灾人祸的,多少都要上门去

  • 我一个黑粉居然变成了超英许愿池在线阅读第五章

    “分家?”王慧一边抱着闺女喂奶,一边疑惑地问。只是这疑惑中,含着一丝常人难以分辨的窃喜。钟宝儿虽然上辈子死的时候已经四十来岁了,但是毕竟是重生成了一个真婴儿,婴儿的本能还是她控制不住的,每天也是睡着的时候比醒的多。这时候听说家里要分家,钟宝儿也连忙聚精会神地听着。钟老二坐在床边,神态中颇有点得意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