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恩怨情仇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孤星远火 来源:17K小说网

贺西景就那样站在课桌旁,他趁人走的时候就卡在那个走廊道上,楚时喻不注意都难。

听着这不要脸的话楚时喻都惊了,有人能这么自恋吗?

是个正常人能觉察别人在看自己,但也不会如此□□*的说:“你一节课看了我三次。”

先不说绝对不绝对的问题了,楚时喻自己知道那是不小心就转到他位置上。贺西景坐的是中间三排,班主任讲话的时候,自己能不注意?

总而言之,楚时喻有些火大:“大哥,你哪来的自信我一定是在看你?”

“那个角度,与我四目相对,绝对不是看黑板。”巧了,贺西景他就是有一份这样的自信,甚至语气有些轻快,话语不免调戏的意思:“一次不小心,两次巧合,这第三次嘛……”

他居然还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我当你是情不自禁。”

“我为什么要情不自禁?”楚时喻不轻不重在桌底底下踹了他一脚,没有很大力,被贺西景躲过去了。周围就三三两两的人,他起身拿起自己的水瓶,“你少放屁了,我新来的什么也不知道,我在走神。”

身后的贺西景若有所思嗯了一声,然后突然跟着他走了出来。

学生都勤快的跑去了食堂,贺西景就那样毫不见外的将胳膊搭在了楚时喻的肩上,熟络道:“一起呗,哥知道哪个窗口的饭最好吃,最香。”

楚时喻被他搭肩一个激灵差点没跳出去,赶紧迈开脚步去追自己俩沙雕舍友,身后贺西景还有些不服气:“唉别走啊,哥真是想带你吃好吃的!”

隔着遥远的人群,楚时喻被好多人给注视着,只得含糊应了他一句:“我不挑食,不吃香的。”

已经快跑进饭堂的楚时喻第一印象给了那群女生一个“吃货”的眼神,原因为何自然不用多说。一个长相可爱身高很萌的小正太以饿虎扑食的速度奔向厨房,显然是饿坏了。

而被远远抛在身后的贺西景只觉得有些懵,纳闷的说:“不吃香的,难道喜欢吃臭的?也罢,唉老刘,小店有卖榴莲吗?”

被叫做老刘的男生推了推眼镜,“没榴莲,校方都不敢弄这个,这要是学生经常来买,宿舍走廊那味都不能呆了。”

回答完之后他顿了顿,似乎觉得有些奇怪:“贺哥,你问榴莲做什么?你想吃啊?”

“不是,可能新认识的一个小男生喜欢。”他扬了扬嘴角,似乎是觉得什么有趣的事情。

*

“靓仔,跑那么快干嘛?”江阔刚打完饭,端着饭去桌上的路上正好看见走过来的谢锦书和楚时喻。

没有喘气,楚时喻扫了眼他碗里的饭菜,番茄炒蛋和一些辣椒炒鸡肉。谢锦书搭了江阔的话,哈哈两声:“你跑的才快好吗,我们才刚来你饭都吃上了。”

江阔不置可否,得意的说道:“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楚时喻:“……”

快走到窗口那里时谢锦书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回头问:“唉我忘记带你去财务登记银行卡了,你应该没有我们学校的银行卡。”

“嗯?对。”楚时喻应了声。

银行卡他当然有,只是每个学校有每个学校的规定和制度,二中的食堂就是需要银行卡和饭卡一起绑定的。谢锦书将自己的递给了楚时喻,“你先刷下我的,晚上你跟老师说让她批假,我跟你一块去补办吧。”

“行。”

最后中午就是他们三个舍友坐了一桌,那边贺西景和五六个男生坐在了一块。从楚时喻这个角度看过去那群人都高的很,似乎是经常打篮球所以才玩得好的,有些男生面相甚至有些不好惹。

但里面看着最亲民的贺西景居然是最恐怖的那一个。

顺着他目光看过去,江阔又知道他在想什么了,补充道:“是不是觉得他们不像学生会的,像是黑帮的?”

只是随便看了眼的楚时喻转回了目光,没有认同这个问题,“那倒不是,经常有人觉得我很软弱的人大有人在,表面当然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一直在旁边安静吃饭的谢锦书心里中了一枪。

他嘀咕道,“只有我毫无追求,只想快快乐乐的看小说吃饭睡觉,然后当个安静的咸鱼……”

饭菜吃的倒快,中午有四十分钟的午休时间,高中部一般是直接在班级里面趴着休息的。楚时喻跟着谢锦书回了课室,发现还是有几个人不在。

坐一旁的江阔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然后在一众人的目光走上讲台字正腔圆的说道:“咱会长去跟班主任商量座位的事情了,大家都安静点啊,中午有我来巡查一下。”

咱会长=贺西景。

自从知道在这个班亲切的对他称呼,楚时喻就知道这群学生深受组织压迫许久了。他遗憾的叹了口气,跟一旁谢锦书琢磨道:“贺西景他应该不会公报私仇吧?”

“什么仇?”谢锦书趁着这个空隙将手机拿出来了,看样子不打算中午睡觉。他一边回答楚时喻的问题,一边打开了手机应用里某个绿油油的APP页面,熟练的点开了两个字体为‘纯爱’栏目的板块。

他整个人很随心所欲,楚时喻按这些熟练情况来说看来应该是那种成绩一般般很佛系的学生。而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楚时喻突然觉得那界面有些眼熟。

他好奇问了句,“这是什么App,我好像在我表妹手机上看见过。”

谢锦书紧张一笑,又将那页面给退了出去:“小说app,刚才你说贺西景什么来着?如果是他换位置那还好说,会根据实际情况来的,很公平公正,你放心。”

被他话题转过去,楚时喻也忘了自己问了什么,了解的嗯了一声。

下午,孟枝来的时候用电脑将制定的位置表给放了出来,楚时喻一眼看到自己三个大名出现在中间第三排的位置上。而自己身后第四排的位置,正当写着“贺西景”三个大名。

楚时喻:“……”

江阔坐了右边第四排的位置,谢锦书在左边第三排的位置,第一眼看过去首先是根据身高来排的。班里五十多个人,长得高的男生大部分在左右两排,剩下几个最高的在中间四五排的位置。

楚时喻强烈咽了一口气,瞥了一眼谢锦书:“这真的公平吗?”

谢锦书看了眼讲台,“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算了,楚时喻没继续搭话下去。估计所有人都不了解自己跟他的情况,所以便没多嘴。班主任让所有人起立,然后自主换位置。

不需要挪桌子,班里的桌椅几乎都是本学期新进的,所有人只需要搬书就行。

等楚时喻坐稳,身后的贺西景已经戳了戳他的手:“嗨,我们又见面了。”

楚时喻看着他笑起来时那露出的洁白牙齿,也不冷不淡的嗯了一声。

贺西景的同桌倒是热情的跟他打了个招呼,楚时喻总算没惜字如金:“嗯,你好。”

紧接着前面的女生也发现了学校新来的同学,先是震惊了一下,心里都有些害怕。虽然楚时喻的面容看上去很友好,但只要一想到对方同时干趴下那一群人,她们无比害怕!

见这些人没有要来加好友的意思,楚时喻也就没吭声。

学校第一天没管手机带到课室里的情况,孟枝看见了也没阻止,只是语气和缓的说道:“晚自习以后手机就不要带到教室里了,放宿舍里偶尔跟家人联系可以。既然是第一天分班,允许你们建个班级群互相加好友,给了这个机会以后就别带过来了,懂?”

听这话楚时喻还是挺高高兴的,看样子班主任人还不错。

下午时发了新书,各科老师都来认领了一下自己的课代表,然后班主任安排了晚修的作业是预习新课。差不多到了放学时期,楚时喻正想去找谢锦书跟班主任请假来着,谁知道那厮却突然不知道跑哪去了。

正当他在原地想走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

楚时喻回头,贺西景又扬起了那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一字一句说道:“老班说了,让我陪你去办银行卡。”

楚时喻:“???”

贺西景将手踹进了兜里,整个人有些酷:“愣什么呢前桌,走啊?”

得,现在称呼从小同学变成了前桌。

他没动作,仍不死心的问道:“我舍友呢?不是他陪我一起么?”

贺西景吹了声口哨:“他跟江阔去搬水桶了,这个光荣伟大的任务自然由我这个为人民服务的好会长来做,当然是我陪着你了。”

光荣伟大……

为人民服务……

好会长……

这货真的是太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他不知道从哪吐槽,忍了忍,还是将那股冲动给压了下去。

两人只能一前一后出了校门,校门口大爷看着贺西景特别高兴,亲切的喊道:“小景这是在干什么?”

“唉爷爷,陪同学出去办卡呢,您继续坐。”贺西景拉着楚时喻的手闪身出了校门。

楚时喻火速将他手甩了下来,听见后面大爷还在赞美道:“真是个好孩子啊。”

他?楚时喻瞅了眼浑身都有点不正经的贺西景,终于是吐槽了出来:“你到底搞什么名堂?”

二高门口不是街道,需要往外再走走才能走到马路上,这也是许多学校避免在校区路段发生意外所选的地理位置。

楚时喻当然不跟着贺西景走太近,一个人顶着有些烈的太阳在后面落后了两步,眼神打量着四周。环境倒是比三高附近的好多了,三高附近有个治安管辖不太好的小街道,许多打架斗殴在那里都没人管。

不过自从李子徽那事过去之后,学校对那片地区重视了起来,专门设立了保安和监控在那里,反正环境在一步一步变好。

他心想,这里的环境和人确实都有保障,难怪二高在外的名声比一高还好。

一高是市内最好的高中,但校风和学生口述远不及二高给人的感觉。

以往还令人疑惑,楚时喻暗自想道:“可能真的是托了贺西景的福。”

但他人好是好,对自己的那态度还是不置可否的,这事绝不能混为一谈。

正当他走神想着这些的时候,贺西景已经停下了脚步,在前面等他。

看着楚时喻终于回神,贺西景笑了:“你晚上吃点什么?既然出都出来了,出去下馆子开心一下吧。”

“?”楚时喻想了会儿,觉得这提议还算不错,头一次没否定,点了头表示同意。只是他不熟悉周围的饭馆餐厅,跟贺西景说道:“你定吧。”

贺西景立刻回道,“好。”

两人去了学校附近的银行。

差不多办理完毕后,已经是五点多出头。贺西景带着他去了一家装修还算精致的小餐厅里,那老板估计也跟这小伙子眼熟了,立刻笑脸迎了上来。

看到楚时喻是个陌生面孔,笑道:“是带的新生啊?这孩子,长得怪讨人喜欢的。”

没人能逃得过可爱的吸引力,中老年人也是。

但这终究是一句‘喜欢’,楚时喻头一次没有感觉到不开心,也礼貌的回了阿姨一个笑脸。阿姨看到乖孩子冲自己笑,脸颊的肉更加饱满了些,边笑着边去洗菜。

看他终于没跟小刺猬那样似的,贺西景将长腿搭了起来:“怎么就对我没笑脸。”

“这个要分人。”楚时喻不冷不淡的回了句。

贺西景被他一噎也没生气,整个人依旧笑容满面,说白了就叫做厚脸皮和没心没肺。菜上得快,两人有一搭没一搭互呛的对话还没谈个十分钟,第一道菜已经上来了。

是道辣菜,楚时喻面不改色的夹了一块吃。

上面蒜蓉和葱花铺的倒满,这样的菜一般都用料很多很咸,贺西景又拿了瓶饮料递给他。看着对面这人皮肤白白嫩嫩的吃辣还不带喘的,他一惊:“哇,是我小瞧了你。”

听到他的话,楚时喻含糊了句:“我说了,我不挑食。”

贺西景也坐了下来,给自己满上一杯:“那还挺好养活的,第一眼看过去真的以为你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辣菜下肚,楚时喻微微垂了下眼睫。

小少爷倒是真的,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头一次贺西景没用调侃的语气,楚时喻觉得他这样就挺好,起码不气自己。

而一旁的贺西景心里在想,自己约莫是知道他的逆鳞了。

不喜欢被人说可爱是吧?

怪不得,他的动作一切都与第一印象格格不入。

因为楚时喻在强势改变自己所有的初印象。

贺西景学精了,打马虎眼道:“等会儿还有别的好吃的菜。”

两个男生点了三道菜,没一会儿就吃完。

从饭馆出来的时候天微微有了暮色,几朵云都泛着点金色,看起来蛮好看。

只可惜楚时喻和贺西景都无暇欣赏,前者着急回学校,后者在琢磨着怎么拉近亲切的同学关系。

楚时喻双手插兜的走在前面,他当然学不来贺西景那等人的姿势,十分无情的脚步飞快。然而目光模糊间突然看到街角处来了一行人,目测是浩浩荡荡的,但楚时喻已经有了数。

当初那次欺凌李子徽的那群混混。

大多数都辍了学,有几个已经去了场里上班,然而组织没散依旧一群一群的出动。

搁初中生看着倒怪社会的,但稍微成熟点的人看这阵仗只觉得有些弱智。

就像玩**那样,透露着傻气和中二气息,把没素质和臭脾气当威风的武器到处宣扬。

楚时喻突然那样插着兜站在了原地,眼神微眯。

冤家路窄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时间虽过去已久,但两帮人马那都是仇人见了分外眼红的那种。

那群人似乎也发现了他,为首的浩浩荡荡插着腰往这边走了过来,隔着条路就骂道:“楚时喻?马勒戈壁的,你害哥几个进警察局,你倒好好的去上学?我操,都过来!我就不信这次人那么多你还能打得过……”

走一旁的贺西景见阵势不对,皱眉道:“这些人是谁?”

脑海里回想起当初贺西景对自己信誓旦旦说的那句话。

“你绝对不是会打架的人!”

楚时喻心想,自己马上就要颠覆他的认知了。他轻声哼了一下,拍了下掌,先回了贺西景:“哦,一群欠揍的人罢了。可能我要耽误会时间了,你可以先回学校,我稍后就来。”

他做了擦掌的手势,然而贺西景没动,轻笑了声。

他似乎撇了撇嘴角,遗憾道:“幸好有我在,否则今天你凶多吉少了。”

楚时喻:“?”

他还想说什么,却见贺西景这厮已经拖了自己的校服,随手往楚时喻身上一丢,回头说道:“你别怕,这事交给我。”

延伸阅读

和记加盟  http://www.hm-datentechnik.com/phdo.shtml
和记机械是一家生产胶盒包装机械的现代制造企业.和记机械自成立以来,始终把客户的利益放

启功花辊机械加盟  http://www.hm-datentechnik.com/pnnp.shtml
郑州启功花辊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位于中国交通枢纽---郑州,公司从事设计、研制、开发、

施柏丽干洗加盟  http://www.hm-datentechnik.com/6b82.shtml
施柏丽干洗隶属于北京市施柏丽干洗技术有限公司,专业从事各种新型环保洗涤设备的研制、销

久莎家纺加盟  http://www.hm-datentechnik.com/p4d5.shtml
暂无

亘硕加盟  http://www.hm-datentechnik.com/yat8.shtml
上海亘硕机电科技有限公司--------------SIEMENS指定系统集成商上海

摩缇斯加盟  http://www.hm-datentechnik.com/p1as.shtml
摩缇斯女装解析女人,很复杂时而千娇百媚;时而坚定果敢;有时清如一盆水;有时朦胧如隔轻

卡昂软装布艺加盟  http://www.hm-datentechnik.com/uu0i.shtml
品牌简介:Carl’carl卡昂是佛山市顺德区杰盟家具制造有限公司旗下的软体布艺品牌

华瑞迪加盟  http://www.hm-datentechnik.com/a8m4.shtml
深圳市华瑞迪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的致力于UPS电源,电力UPS,EPS电源,逆变电源,

蒂梵尼软包加盟  http://www.hm-datentechnik.com/gjzq.shtml
“以质量求生存,以效率求发展”是蒂梵尼软包一直遵循的创业宗旨,“追求卓越、精益求精”

龙达传动加盟  http://www.hm-datentechnik.com/p8s8.shtml
龙达传动是一个从事研究、生产各类轴承座、紧定衬套的性公司,已有四十多年的历史。具有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逐侠传在线阅读第8节

    啪。李信不留丝毫余力,劲力都打了出来,这一刻叶风的眼睛才是微亮了一下。可也就是这样了,叶风的血已经冷了,在李信动手后,他才发现李信的实力比他想象的低,就算李信全力一击,也很低。然而其他人可不知道他心中所想。都觉得叶风在李信这一掌下必死。“不好。”严立脸色大变,他现在就是想救叶风也来不及了,他神色的一

  • 千里搭长棚之我是她男朋友

    颜卿赢了:“呵,我赢了。”季雪妮和岳婷急得都快哭出来,他么的,连运气都向着颜卿。季雪妮特别不服气。“诶,叫爸爸啊。”观众在看台吼道。“对啊,叫爸爸啊!”其他人跟着应和。季雪妮脸都憋红了,眼里的泪水在打转转:“颜卿,你给我等着!”说完就不知是羞红还是气红的脸跑了,岳婷追在后头。颜卿见她跑开,其实心里不

  • 高手不应该高冷吗之挖太子墓引起的尸变【求收藏】(9)

    “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你说你看我一眼我就会死?哈哈,这是我人生中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听到林飞扬的话,韩飞似乎听到了天下最大的笑话,顿时放声狂笑起来。然后,很快笑容凝住了,因为在笑声中,他的喉咙突然破开了一道裂口,血液直接就从裂口出流淌下来,断了他的狂笑!“啊……”下一刻,韩飞发出的却是痛苦的嚎叫

  • 雌雄之不和你好了

    这边,和赵明玉一样,周雪薇料定了苏绵小孩子脾气装硬气,多饿上两顿就再也不敢闹绝食了,甚至已经想好等到苏绵饿回来怎么收拾她了。而另一边,苏绵带着苏楠楠一出门,新出的日头就晒在了胳膊上,阳光狠毒,照的人皮肤火辣辣的疼。两个人直奔山头就去了。她们也没走远,就在村子的前山头,也不敢往深处走,怕遇见熊瞎子。这

  • 鸳鸯神探之第五章(5)

    一边在李秋水身上动作着,看着她脸上痛苦又欢愉的表情,让巫行云更是爱不释手。让李秋水泄了好几次,见她没了力气才放过她,将人抱在怀里睡了起来。“秋水,你是我一个人的,只能是我的,你敢跟别人在一起,我就杀死她,打断你的腿,将你囚禁起来。”巫行云贴在李秋水耳边说道。闻言李秋水转过身子抱住巫行云的腰,将头埋在

  • 我真的会武功之事危而绝

    “你一个女奴,也敢威胁徵王妃。”李乾徵凉薄的唇,缓缓启,眼中似有漫不经心的杀意外泄,“本王手上不知沾了多少你这种人的命。”不过一句话罢了,却让在场的人,都起了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包括何迹也隐隐不安,知晓他家主子,动怒了。世人都知李乾徵性情最难以琢磨,上一秒和你谈笑风生,下一秒便能杀你不见血,可如此

  • 无极剑道之勇闯仙界在线阅读第3章

    “哦!回去吧!”心里面虽然震撼,但徐诗雅还算是比较矜持,没有太过于暴露什么。但是下方的学生就有些炸锅了,通过老师和林东这么一打岔,好多同学都反应过来了,加减乘除法这玩意是最简单的,是个人都会,但是能像赵光这样不用计算器只用心算而且还是这么短时间就能算到小数点后八位的能有几个?一瞬间,同学们议论纷纷。

  • 无疆魔药与钢琴

    对大部分霍格沃茨的学生而言,校长室是个神秘的地方,但对某些堪称“常客”学生而言,这里就只是霍格沃茨让他们怀念的一部分了。夜幕降临,邓布利多闲适地靠着高高的椅背,面前是五花八门的糖果和小点心。“我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间来霍格沃茨,”年长的巫师说话间银白色的胡须不停地抖动,上面的糖霜扑簌簌落在了他紫罗兰色

  • 同是世间寻仙人是谁在敲打我窗

    就算没有系统任务,沈游也得想办法解决眼前这个麻烦,要是被丧尸冲进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系统提供了两个解决方案。一个是招募新的保安,让保安来对付丧尸。一个是沈游自己上。遇到这种选择题,当然是……我全都要.JPG!招募小弟很重要,自身实力更重要。沈游点开两个界面,一个是招募界面,一个是强化界面。由于保安

  • 龙血邪神在线阅读第9章

    天还没亮,林尘就已经醒了过来,并且和以往一样,只不过失去了木剑的林尘已经无法再去练习剑法了,只能在楼下的草木之间修炼和领悟道。吸收着地球中有着淡淡香味的灵气,林尘感觉浑身轻松。在传承之中有一本关于修炼的心经,讲述的是各种不同境界时吸收灵气的不同方法,而这些方法正好让现在的林尘用上了,修炼的速度也比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