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漫威之老子是哨兵在线阅读第1节

作者:东方小熊 来源:飞卢小说网

清晨,沈秋怡和往常一样在半梦半醒中,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和自己作着激烈的斗争。“六点钟必须起床,今天还有通告……”

她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下意识地抬起左手腕去看手表,然后眼睛一闭又想睡。

哎,等一下,老娘新买的江诗丹顿呢?!

家里进贼了?

沈秋怡终于把眼睛睁开了,一屁股坐起来,刚想喊女佣的名字,却忽然愣住了。

卧槽,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二小姐,您醒了。”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长得极为标致,恭敬地站在床边,头压得很低,好像不敢看她。

沈秋怡警觉地看了她一眼,往床里面坐了一点,然后坐在床榻上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看不出是哪个朝代,房间的陈设看起来像是间闺房。

沈秋怡懵了一下,我是在拍戏还是在做梦?

“王爷吩咐过,今日要跟他进京面圣。小姐快些把衣服换上。”

那丫鬟又低着头说,仓促地俯身行了礼,然后急着快步出去了。

沈秋怡一脸迷惑地看着她把门关上,才从床上跳起来。

她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穿着一件丝绸的裙子,像是睡衣。床边还放着一套更加繁琐的服装,她拎起来翻看了一下,却不知道应该怎么穿进去。不过布料的质量倒是比剧组里拍戏用的好多了。

“这他妈什么情况。”沈秋怡咧着嘴角,把衣服丢在一边,抓狂的说,“老娘还要赶通告呢!”

“您好,欢迎来到DK-703世界。”

耳边忽然响起的电子音吓了她一跳。准确的说,这声音是从两边同时响起,所以听起来更像是从她脑内传出的,听得人头皮发麻。

沈秋怡连忙回头,可是没有看到任何人。

“你,你谁啊?”

沈秋怡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我是DK-703世界的任务助手,编号为3301。很高兴为您服务。”

“什么?”沈秋怡皱眉。

“本项任务的启动者杨姝雅女士想要转告您:让你也尝尝长得丑没人爱的滋味,哈!哈!哈!哈!”

电子音毫无感情的断断续续“哈”了四下。

“……”

沈秋怡知道杨姝雅,一个老辈的女艺人,走的演技派路线,颜值稍微差了点,如今年纪大了更是不行了,这两年,曾经的一代影后,她连戏都快接不到了。

前段时间她们俩还一起上热搜了,原因是她们一起参加了某电影节的活动,刚刚斩获了该电影节影后的沈秋怡和前辈杨姝雅同框合影。

就是这张合影引发了争议。四十五岁的杨姝雅和二十四岁的沈秋怡同框,网上一边倒地嘲讽杨姝雅老,丑,皱纹多。

本来要是杨姝雅充耳不闻,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偏偏她非要去下水掺和一脚,发微博怒怼网友,矛头直指沈秋怡的粉丝,并暗讽沈秋怡整容和靠脸上位。

当红影后沈秋怡的粉丝可不是好惹的,立即攻陷了杨姝雅的微博,甚至还有人蹲点到她家门外叫骂。这件事最后以杨姝雅扛不住,发长文道歉而告终。沈秋怡得知后也表示了谅解。

没想到,杨姝雅还是要把这笔账算在她头上,不依不饶,居然动了这种歪脑筋报复她。

沈秋怡确实打小就长得漂亮,说没有因为这份漂亮得过便宜,那是不可能的。从小到大,遇见的所有老师,家长,领导,导演都不由自主地向着她。

不过沈秋怡扪心自问,也从没有没有恃宠而骄。

她母亲当年也是一代美人,年老色衰,被丈夫抛弃,最终只落得个红颜薄命的下场。沈秋怡知道,色相这些都是靠不住的,于是她平时勤学好问,苦练演技,最终斩获了影后的头衔。

沈秋怡在这房间里转了一圈,没有看见镜子。于是她端起了桌上的茶碗,掀开盖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影子。还是那张最熟悉的脸。

她以为系统应该会把自己变得很丑,可她的相貌居然还是和以前一样。

真奇怪。她合上杯盖,把茶杯放下。

“有人吗?”她朝着门的方向问道。

没有回应。她再问了一遍,还是没有回应。那个丫鬟可能已经走远了。

于是沈秋怡穿着睡衣,自己打开了门。

门外是一个小小的院子,好像很冷清,也没人打扫。两边的走廊也很狭窄。

刚刚那丫头说什么王爷,她还以为这里是什么王府,现在看看,想来应该不是了——除非这王爷是个廉洁模范。

沿着走廊一直走,都没有看到人。沈秋怡走到走廊的拐角,正要转过弯去,却听见了有人切切私语。

走廊转角的另一侧,有个房间的门开着,里面两个丫鬟正在聊天。

“青青,你真命苦,要给那么个丑八怪当丫鬟。”一个红衣服的丫头说。

“要不是王爷给我三倍的工资,我才不干呢。”

沈秋怡听出这声音是刚才房间里那丫鬟的。

“也真是奇怪,我们夫人那般倾国倾城的美貌,当年可是能与当今第一美人金夫人相提并论的,怎么会生出这么个丑八怪来。”红衣丫头又说。

“你听说了吗?她呀,一出生,当时就把夫人活活吓死了!”青青说。

“吓,有这种事?”

“我听那产婆说的。夫人根本不是害产病死的,她把孩子抱过去给夫人看,夫人登时就两腿一蹬……”

“嘶——好吓人。我不想再看到她了。她堂堂王府二小姐,怎么长得比我们这些下人还不堪入目。要我说呀,这小姐不如让给我当……”

“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秋怡听得云里雾里。自己的长相不是没变吗?难道有这么丑吗?

那青青忽然神神秘秘地又说:“我听说啊,她不是王爷亲生的。”

“啊?会有这等事?”

“是啊。柳妈说,夫人当年去石靖山参加祭天仪式,在山脚歇息了一下,忽然就没影了。大家分头找了很久,最后在一个野人的洞穴里找到了。夫人的衣服全都破了。从石靖山回来,夫人便有了身孕……”

“吓,我说她怎么长得那么骇人,这么说她根本不是王爷的血脉,是劣等野人的后代!”

“嘘,这话可千万不能让别人听见了,要掉脑袋的。”

“……”

沈秋怡听到这儿,终于忍不了想走了。我活了二十四年,别人就算不说我闭月羞花,但连黑粉都承认我正常颜值还是有的。如今就被这两个丫头这样污蔑。

沈秋怡哼了一声,也不想跟她们问话了,转身回房去。还没走几步,远远的就看见自己房门外,有个老妈子小心翼翼地在探头探脑。

“你找谁?”忽然有人从她身后出现,老妈子好像吓了一跳,等她回头看清楚来人是沈秋怡,好像吓了更大的一跳,手都哆嗦了起来。

“我我我——小姐王爷在找你。”那老妈子痛苦地别过脸去不看她。

“你叫什么名字?”

“柳妈。”老妈子还是尽力低着头。

“干什么一个个都不看我,老娘就这么丑吗?啊?!”

她们一个个这态度,可把沈秋怡气坏了。

“……没没没有,小姐。”老妈子说。

“切。”沈秋怡翻了个白眼,真没诚意,“那你帮我把衣服换了。”

“诺。”

柳妈跟她进了房间哆哆嗦嗦地帮她换了衣服,几乎是用两个手指掂着衣角,好像她有什么传染病,生怕碰到她。

好不容易把繁琐的衣物都穿好,柳妈又拿出一块面纱。

“小姐,王爷吩咐了必须要带上。”柳妈哆哆嗦嗦地说。

沈秋怡接过了看了一眼,这不是一般那种轻薄的面纱,而是比加厚棉口罩还厚的面纱,把脸捂得严严实实,一点都看不见。

沈秋怡叹了口气,乖乖带上了口罩。

沈王府正厅,一个穿金戴银的老男人正愁眉苦脸的坐着,用手里的折扇不停的敲着膝盖。二夫人款款走过来,坐在他身边劝解。

“圣上说的在理,与其让她受这罪,倒不如……”

王爷把手里的扇子往桌上一扔,沉沉地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今日带潇儿面圣,向他再求求情。”

二夫人无奈地摇摇头。

“圣上心意已决,恐怕……”

沈秋怡跟着柳妈在王府里绕了一大圈,才走到正室。

柳妈在门外站定,沈秋怡走进去,看见一个驼背的中年男人,穿金戴银,坐在主座。她感受到了原主的记忆,知道那就是唯一对她还算不错的沈王爷,于是干脆喊了一声。

“父亲。”

“潇儿。”

男人蓦然抬起头,一旁坐着的太太打扮的女子却用手巾捂着脸转到一边,不愿意看她。那是她二娘,王爷的二夫人。原主记忆里她是个典型的恶毒后妈。

“……”

和那男人对视了一样,沈秋怡不禁在心里流泪。这位王爷长得其貌不扬。不过既然亲爹不嫌弃自己的长相,礼尚往来,她也不想嫌弃她爹。

可是过了两秒钟,王爷居然也把头别开了,咳了一声。

“潇儿,上车吧,我带你去京城。”

“……”

王爷好像很迫切,当即就起身。沈秋怡跟着王爷穿过王府,身后跟着一众丫鬟小厮。

沈秋怡这才发现这王爷也不怎么廉洁。王府里其他地方都建的穷奢极华,就她住的院子跟个廉租房似的。

王府面积很大,走了有一会儿,才看见大门。小厮拉开大门,王爷从正门出去了,沈秋怡正要跟着走,忽然被管家拦住。

“小姐,这边请。”

这是要她走偏门。沈秋怡叹了口气,怎么这么多规矩。

门外停着一队马车,丫鬟们给她掀起了车帘,沈秋怡上了车。王爷走到了她车外,对她说:“潇儿,见了圣上,你一定不要把面纱摘下来。你的终身大事一定要好好把握。”

什么?难得这是要把她嫁给皇帝吗?

沈秋怡想起自己以前演过的宫斗剧,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她此刻只希望皇上不要长得太吓人才好。

延伸阅读

陶太郎加盟  http://www.lushistanbul.com/pgex.shtml
[img=1]http://ims.jmw.com.cn/83173027997.j

杰达加盟  http://www.lushistanbul.com/awxb.shtml
杰达电子(深圳)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各种LED闪灯(发光)礼饰品开发、设计、生产的专营

精诚伟业加盟  http://www.lushistanbul.com/pomn.shtml
精诚伟业礼品盒总部是彩盒、包装盒、木盒皮盒、精品盒、礼品盒、手提袋、珠宝盒、玩家盒,

千叶加盟  http://www.lushistanbul.com/n2k5.shtml
千叶眼镜店于2002年由重庆千叶眼镜连锁有限公司出资创建。是一家从事眼镜特许加盟、企

氧菜源智能蔬菜种植机加盟  http://www.lushistanbul.com/gmxl.shtml
暂无

艾尼斯加盟  http://www.lushistanbul.com/gf1a.shtml
一九八五年,左清松女士成立了艾清美容有限公司,二○○一年成功收购了威尼斯美容美发有限

萝卜娃作文加盟  http://www.lushistanbul.com/ub5g.shtml
作文能力对少儿阶段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从小让孩子养成作文的好习惯,提升孩子的表达能力和

通江洗涤加盟  http://www.lushistanbul.com/prjz.shtml
泰州市通江洗涤机械厂是生产纺织洗涤机械专职厂家。本厂地处中国东部发达的“长三角”地区

冠成加盟  http://www.lushistanbul.com/xr9f.shtml
冠成装饰板材占地面积达15万多平方米员工近千名,拥有完善的厂房设施、办公大楼及员工宿

尚典加盟  http://www.lushistanbul.com/xvq2.shtml
尚典窗帘经销批发的电动窗帘、电动天棚帘、窗帘配件、电动配件及电机、罗马杆销量节节高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末日之次元入侵在线阅读第9节

    第9世界听到这个熟悉的男声,沈安素的心跳顿时漏了半拍,心尖微微震颤。男人身上清冽的剃须水味道混着淡淡的烟草味儿几乎令她恍惚。不过恍惚也只维持了数秒,她定了定神,忙从男人怀里退开,和他拉开距离,言语歉意,“抱歉盛先生,没惊扰到您吧?”“没有。”盛延熙的一双手垂在两侧,微微拧眉,“沈经理这么匆忙是要去哪

  • 我的邻居是神仙在线阅读杀人

    此时的劫匪还不知足,他伸手想要拔出王命身上的刀,可竟也难以拔出。可见得这刀插的有多深。而劫匪每动一次王命身上的刀,都会伴随着王命的一声惨叫。劫匪脸上露出了报复的笑意,接着又用脚在王命身上踢了几脚,每一脚都是踢在他最薄弱的地方。他的身子在不断颤抖,剧烈的疼痛使他说不出一句话。他咬着牙,忍耐着,眼球中已

  • 守护甜心之血色玫瑰在线阅读第10章

    温姑娘看着大大咧咧的发小,“看来你现在对人家还真不留恋了?”“那可不,我现在喜欢的人嘛,长相要阳光点的,性子得机灵点儿,做人当然还是要实诚,还要能宠着我,时不时陪我找点乐子……”温绵听后,一脸情不自禁地笑,“怎么我记得见过这个男人?”“有吗?谁啊?”被她问得差点喷出一口血,温绵真受不了这妞,这说得不

  • 温长林是我老爸第6章在线阅读

    阿黛拉有些心疼:“五百金币?天哪我亲爱的首领,你为什么不去抢劫!”伊格纳兹呵呵一笑——在他口里,呵呵俩字几乎就等于骂人的脏话了:“我亲爱的少君侯,你现在领着皇族发给你的年金,庄园收益一路攀升,年收入数万金币都不成问题,还要跟我一个可悲的、身份低下的小刺客讲究区区五百金币的事儿?”阿黛拉倒是十分想讨价

  • 诸天从九叔开始之第十章

    郎景林对莫小可的追求远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即便她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了他。说起来,郎景林这个人也是个特别能坚持的人,同时他的嘴也特别甜,是个特别能哄女孩子的人。加上郎家从来都不缺钱,这个公子哥儿砸起钱来也是毫不手软,什么浪漫都能用钱砸出来。莫小可以前也没谈过恋爱,郎景林多搞几次浪漫的表白,她就彻底沦陷

  • 喂,小姐我是T第二章

    4.午休的时候,何垣听到简思齐在那边“哇咔咔”个没完。“你是吃鱼卡到了吗?咔咔咔的。”何垣随口说道,抬起头却对上了简思齐惊讶的双眼。“你……你怎么知道的?哇咔咔啊!咔……呕……咔……”扶额,何垣一天都不想跟他说话了。简思齐:“你说我喝醋有用吗?”何垣:“你能连续不断的喝半个小时吗?”简思齐:“不能。

  • 超级县令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第三章勇杀剑齿虎张海顾不得疼痛,立马起身爬了起来,急忙向孙远那边看去。可是令他无法接受的是,他看到孙远的脖子上已经停止了流血,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珠一动不动,胸膛也停止了起伏,显然已经死去,张海看到这一幕,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但是看到这一幕,张海却冷静了下来,心想:“我不能跟这个畜生硬拼,我一定要确保

  • 下雪的垦丁在线阅读第1节

    别人结婚,那都是花前月下你侬我侬,最后洞房花烛一夜千金,可我们今天的新郎官袁策呢。这刚从民政局里领完证出来,就发生了让他气急败坏的一幕。“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没门!”语罢,他那刚过门的媳妇一把将他推开,咬着嘴唇,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哼了一声,然后坐上路边的豪华轿车,扬长而去。“喂,美女,我才是受害

  • [刀剑乱舞]假黑丸日常之第八章(8)

    司马行云回到太子府时,已过子时,太子府里一片寂静。他绕到他和行风所住的院子,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从墙外飞身进入。他回到自己在太子府时的房间,刚把烛火点亮不久,就听到了敲门声:“进来。”“大哥,你总算回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虽然司马行风平时没大没小的,很多时候都以能惹怒司马

  • 悠远敦煌之骨琴(二)

    左手一挥,一大片破瓦砾就飞到了一边,跟着是右手一挥,又是一大片飞走了,就这样,我“跟着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那团黑烟很快就露出了真实面目。弯下腰去,我从这一堆黑糊糊的碎片里轻松拎出了一柄通体全黑的琴,提在手里借着路灯的微光,才看清楚,这柄琴实在很小,一只手便可握住了,那琴身黑得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