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漫威:我能捡属性初见

作者:天榜常客六学家 来源:飞卢小说网

明帝即位后,加封门下省侍中温言为太师。

温氏族长温言正在府中挑选他要送给太皇太后的生辰贺礼,这时,加封他为太师的圣旨就被送到了温府。

秦祁安特地派新任的大内总管去温府宣旨,以表示她对温氏的重视。

待送圣旨的人走后,温言拿着那道加封他为太师的圣旨感叹道;“这个小皇帝可是比他爹和他祖父会做人。”

太皇太后生辰前几日,尚还住在长信宫的小皇帝便以邀太师赏梅的名义,召温言携亲属家眷入长信宫赴宴。

自德宗起温氏族人不得入后宫探望的这个暗例,被小皇帝邀温太师入长信宫赴宴打破。

对于小皇帝刚登基就打破先帝时期暗例的这一行为,朝臣们就连一些事多的御史也没对此发表什么意见。

原因有二:其一是新帝刚登基,他们不值当的为了这个不合常理的规定和新帝死磕,在迟早要执政的新帝心里留下坏印象。其二是隐帝临终前可是指明了让当时的太后,如今的太皇太后辅助小皇帝处理政务的,他们这些朝臣何必为了此事,招太皇太后不喜,让她老人家厌烦自己。

其实还有个原因,那就是这件事对于各朝臣来说,本就和他们无关,而且小皇帝这样做,并没损害到他们的利益。

赴赏梅宴前,温太师可是为了带谁一同赴宴,发愁到掉了好几根头发,可怜他到了这个岁数,头发本来就不多。

虽说陛下允他带亲属家眷一同前往长信宫赴宴,但他也不能把整个温府的人带过去呀,他总要挑几个合眼的带过去。

可是在满堂子孙里,想要选出温太师他认为最讨人喜爱、最懂事孝顺,最聪明伶俐的孩子,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只有带着这样的孩子去赴宴,太皇太后才会感觉到温氏后继有人,才会少些对温氏前程的担忧。

看着一屋子的人,温言陷入了纠结之中。

唉,为什么,我觉得眼前的孩子都很好,都不错,随便挑出来一个,都能笑傲都城。

这可真的不好选。

唉,都怪你们太好了。

温夫人一看温言站在那里不停地揪自己的头发,就知道温言为不知道该带哪几个孩子入宫而烦恼,谁让她家老头子对自己的儿孙有种迷之自信,认为自家小孩没有一个不好的,不过她们温家的孩子还的确是每个都拿得出手。

温夫人在温言耳边小声提醒道:“长信宫里现在不仅住着太皇太后,还有一个十岁大的小皇帝,总该带些与他年龄相差不大的孩子进宫,一般大的孩子能更好地相处,更聊得来。”

听温夫人说完后,温言就迈着大步走到那堆孙辈面前。他看了看,也就十娘和十一郎的年龄和小皇帝差不多,其他的不是大太多,就是小太多。

被祖父盯着看了许久的十一郎怯怯地、偷偷地拉了一下站在他身旁的十娘,呜,今天的祖父怎么看起来这么奇怪,像是挑大白菜一样盯着他和十姐看。

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身旁的人拉了一下后,温瑾便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一旁的十一郎,示意他不要紧张,祖父这样子只是看起来很渗人,其实还好啦。

看了好一会,温言就突然抬手捋起了自己那早已花白的胡子,他大笑道:“不愧是我温家的孩子,与晋时王谢家的孩子相比,也不差嘛。”

温夫人对于某人的自恋,她的嘴角依旧是含着笑,可在心里已经忍不住翻了好几个大白眼。

十一郎的小身板颤抖了一下,祖父啊,下次在您笑之前能不能先给孙儿一个提示,突然就发笑,真的很吓人的。

长信殿内,秦祁安正大口大口的努力地把今日份的药喝下去。

她的一张小脸都快被这苦得要命的汤药折磨的皱成一团了,秦祁安饮完最后一口药后,就连忙把药碗放下,从太皇太后的手里拿过蜜饯,然后一把塞进嘴里,用力的咬。

不待嘴里的蜜饯咽下,秦祁安便又从太皇太后手中取出一枚蜜饯,塞到嘴里,像一只小松鼠一样鼓着腮帮子,用力地嚼蜜饯。

能让一向颇为注意自己形象的秦祁安,如此不拘小节,估计也只有在喝完药的时候了。

等嘴里的苦味彻底地被蜜饯的甜味覆盖后,秦祁安这才拿着蜜饯小口小口地咬着吃。

对于秦祁安嘴里的苦味这么快散去,太皇太后还是隐隐有些失望的,因为她觉得秦祁安像个小松鼠一样鼓着腮帮子吃蜜饯的样子,很可爱。

可爱的让人想捏几下。

等秦祁安把今日份的蜜饯吃完,宫人们已经把秦祁安今日要看的书摆在了书案上。

由于秦祁安现在还不懂得如何批阅奏章,所以奏章都是先由太皇太后批阅,然后她会挑出有代表性的奏章,让秦祁安看,等她认真思考后,再告诉秦祁安这类事为什么要这样处理,还有在这类奏章上一般需要写些什么。

长信殿里,太皇太后和秦祁安各占一个书案,一个埋头看史书,一个提笔批阅奏章。

偶尔太皇太后会拿奏章上的内容考问秦祁安,然后等秦祁安说出自己的想法后,再将自己认为的最佳方案告诉秦祁安。

当秦祁安在看书时遇到了想不明白的地方,她就会掂着书,跑到太皇太后的书案前,问她问题。

温雨看着这两个相处得很和谐的人,一边为她们祖孙之间的情谊越来越深厚而感到开心,一边为自己在长信宫里越发得像个没存在感的人,而深深地感到悲伤。

呜,自己就像个被遗弃的人一样,没了存在感。

你们就这样地把人家忘了,好吗?

眼看快到温言带着亲属家眷来赴宴的时辰了,温雨抬头看了一眼正在交谈的太皇太后和秦祁安,突然她笑得很开心地挤到太后跟前,告诉她温家人快到了。

果然太皇太后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再也静不下心看奏章和给秦祁安解惑了,温雨见状,就让长信殿里的宫人把奏章收起来,然后亲自把太后的书案收拾干净。

秦祁安也因此偷得半日闲,不用再趴在书案上埋头苦读。

果真一会后,就有宦官进来通报,温太师一行人已经到了皇宫门口,长信宫派去在皇宫门口等着的人正带着温太师一行人来长信宫。

太皇太后一边按耐着心里的激动与紧张,一边慢慢地饮茶。

秦祁安看起来也有些紧张,她从没见过温家人,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们相处。

纠结了好一会后,秦祁安拉了一下太皇太后的袖子,问道:“我能不能先回侧殿待着,等宴会开始了我再过来。”

温雨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家内向、怕生的小皇帝,真怕她的病好了以后,因为怕生而赖在自己的寝宫里,不肯上朝。

如果真的这样,那可该如何是好。

唉,她们家小皇帝哪哪都好,就是不怎么喜欢和陌生人接触,估计和她幼时经常一个人在掖庭的那个小屋子里待着有关。

秦祁安幼时身边也没什么玩伴,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内向的性格,不习惯和陌生人接触。

想当年,秦祁安的母妃去世以后,她刚被接到长信宫的那段日子,太后和她可是花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让她说出自来到长信宫后的第一句话。

虽说这不喜欢和外人接触的习惯,在这几年里秦祁安已经改了不少,可还离活泼外向差很多呢,再这样下去,她们家小皇帝岂不是注定要孤独终老了。

本来因为多年和家人未见面,有点近乡情怯的太皇太后,在听到秦祁安这样说后,她忍不住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捏了捏秦祁安的小脸,笑着打趣道:“我们阿绵还没看到人呢,这就不好意思了,放心,你舅祖父是个很好相处的老头,定不会为难你的。”

秦祁安白嫩的小脸一点一点地变红,她很是不好意思地小声说:“可是,可是阿绵若是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就会被他们笑话,就会给祖母丢脸了。”

“我们阿绵长得那么好看,怎么就这么怕见人,你这么聪明懂事,你舅祖父羡慕我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笑话你,而且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笑话我养大的孩子。”说完后,太皇太后又捏了捏秦祁安的脸。

这傻孩子。

秦祁安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阿绵会让舅祖父羡慕祖母的。”

太皇太后听后,又捏了捏秦祁安的小脸,这个乖孩子,怎么会这般老实,这么会说好话哄人开心。

很快,温言和他的家人就被人领进了长信宫。

在他们往长信殿走时,秦祁安偷偷地趴在长信殿的窗户上往外面看。

一阵不知从哪里来的风吹过院子,携着飘落的梅花在空中飞舞。

秦祁安把飘落在自己眼睛上的梅花拿开,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穿着一袭青衣的少女跟在人群后往长信殿走来。

在秦祁安身旁站着的萧洛,也就是一直跟在秦祁安身边伺候的宫人,她见秦祁安一直盯着人家小姑娘看,不由小声地打趣道:“陛下,你怎么一直盯着人家小姑娘看,这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感情尚未开窍的秦祁安没听懂萧洛的打趣,她摇了摇头,很是认真地回答:“朕只是觉得温家小姐姐穿的衣裙很漂亮,朕很喜欢。”

秦祁安在心里想:“要是这个穿着漂亮衣裙的小姐姐能经常来长信宫,那该都好啊。”

延伸阅读

肖勒汽车漆面养护中心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sg21.shtml
德国肖勒(SCHOLLCONCEPTS)公司是一家拥有50十多年历史,世界上独一无二

乐以礼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dl6a.shtml
乐以礼礼品总部是节日礼品、定制礼品、礼品设计、工业产品设计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宝芝化妆品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xie2.shtml
宝芝化妆品——法国2011蘭妮芳进驻中国市场,为东方女性的美丽事业做出贡献,经过三年

卡米卡玛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66s1.shtml
现在童装行业发展势头很猛,这是一个济南产业,未来前景无量,现在这个行业里也出现了很多

战地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u5nt.shtml
战地服饰品牌是美林(香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知名品牌之一。公司致力于集设计、生产和

卓尔珠宝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sk49.shtml
广州市卓尔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制造、营销、传播为一体,以现代市场观念为经营理念

喜也乐洗衣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6zm2.shtml
喜也乐洗衣是上海喜也乐洗衣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台湾正章“喜也乐”,是台湾Zui早的洗

西域美农干果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gdwt.shtml
招募经销商,产品你们负责销售,售后我们负责,可以提供一些宣传方面的支持,有意者细说

安琪尔家纺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gx24.shtml
●必须具备强烈的品牌意识及创新的营销经营理念●必须具备一定的社会关系及分销网络●必须

青膳煌火锅食材超市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nds.shtml
火锅满足了人们对于美味的追求,青膳煌火锅食材超市出现,则不仅仅满足了人们对美味的追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足球:边路尖刀!之胡炮儿死里脱生,怪兽大闹野猪群(9)

    原来我们还活着,真是福大命大。野猪们也一股脑儿的都被埋到了雪里。雪崩过后整个世界都沉寂了下来,静的让人恐惧。胡炮儿第一个把自己从雪里拽了出来,转过身来再来帮我们,他用把铲子一铲一铲挖,刚从雪窝子里爬出来时我几乎虚脱了,爬到一棵被冲下来的老皮椴树上大口喘着气。白贼七也喘着气爬到我边上,胡诌道“爷爷今儿

  • 百里蒹葭在线阅读第九节

    自凯斯维克夺冠以来,普莱瑞思陆续收到些邀请,但普莱瑞思的确未曾想到自己会收到BBC的邀约。BBC发来一段剧本,叫普莱瑞思根据剧本画出分镜,在下一轮的审阅决定是否录用后,才会把全部剧本发过来。即使如此普莱瑞思依然十分激动。这可是BBC啊!欧洲电视界的派拉蒙!在今天!竟然向她,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发出了

  • 我靠带崽走向巅峰暴躁的利亚姆

    利亚姆的暴躁脾气和秦雪馨的不作为,渐渐使得整个大厅里的火药味越来越浓。而恰在此刻,李也和叶梦影从楼上走了下来。刚一接近大厅门口,李也便已经感受到了空气中那紧张至极的气氛,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便微微向大厅里环视了一圈。李也的视线第一个扫到的,是坐在大厅正中央长桌主位上的一名面容冷峻的中年男子。一丝不苟

  • 我不是恶毒女配在线阅读第五章

    医馆书房中,赵布祝和庄田田两人看着朱一品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弄醒他。“你都按了老半天啦,到底行不行啊?”庄田田看着给朱一品做心脏按压的赵布祝问道。“应该可以,不过我没力气了。”赵布祝满头大汗的说道,他已经没有力气继续按了。“要不换我来按吧。”庄田田挽了下袖子,准备替换赵布祝继续按压。“拉倒吧,就你,两

  • 无怨天下在线阅读第1章

    泽田纲吉继承彭格列首领之位的那一日,他逃了。没有通知任何人,就连自己都不知晓会这般行动,反应过来的一刻,他已经不再处于那个名叫彭格列鸟笼的门口了。——他觉得自己疯了。打晕彭格列的司机,关掉手机没有方向地不停开车,转眼过来时,继承仪式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现在连他在哪里也不知道。“回去后,里包恩绝对会崩

  • 人间绝色在线阅读第三章

    花厅内的氛围一时有些诡异。之前还都有说有笑的男人们,此刻全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每人从桌上自取了笔墨,开始写签。所谓写签,不过是将自己看中的女人名字写在上面。换言之,写个名字还需要很久吗?在座诸人又都是显赫身份,还能不会写个字么?但,磨磨蹭蹭,竟没有一个人率先写签完毕。各位王孙公子们心中有些犯嘀咕,一

  • 总裁的契约娇妻在线阅读第八节

    这世上,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够得到红发香克斯的邀请。对于其他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个莫大的荣耀,能够加入四皇之一的红发海贼团。然而,流云却是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他有自己的野望和宏愿,渴望真正的自由和逍遥。他不会效力于任何人,四皇也好,海军也罢,他只遵从自己的意愿。“不好意思,我现在才九岁而已,并不打算这么早就

  • 龙吟巫山之无巧不成婚书(7)

    精雕细刻,刻画入微,专心致志,一丝不苟——狐小漓连修炼都未曾如此认真过,如今却是要替烨瑾“挑鱼刺”,这哪里是挑鱼刺?分明就是“挑刺儿”!啪——狐小漓扔掉手上的筷子,终于忍不住起身来到烨瑾跟前,指着靠着床头悠哉喝茶的某人骂道“你这混蛋是不是存心消遣我?一条鱼的刺这么多,你居然让本小姐给你挑刺!我看你不

  • 清欢渡之未亡人逃亡路(四)(8)

    一处幽簧环绕,山坡耸立之处,清风拂过便有婆娑之音凑响。其间两名黑袍人缓缓负手而立,左边一人手持玉笛,嘴挑竹芯。用轻佻的话语道哟,道人疯,把李狂那家伙救了。原本锁星追魂贴差点就烙上他命魂,可惜被那老变态发现了。一拳把他‘请’出魂贴范围了。不过话说回来,居然没想到魂殿主灵居然让他来了。值得玩味啊。旁边身

  • 古堡千寻在线阅读所谓孽缘,就是这样?!

    宁静的时光总是又悠远又匆忙,如同守候山林的蓝鸟在无人知晓的空集中行踪渺渺。佐伊守在这片漫天大雪的窗前试图回忆起一些不太遥远的记忆却发现自己离那些纷繁的光彩岁月越来越远。终究有一天她会渐渐淡忘,那些稀薄的记忆远远抵不过着浩瀚的时空无法牢牢抓住每一段时光的细枝末节容自己在无限未知的未来里研磨品尝,酸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