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列表
古代言情
  • 清晨,第一声鸡叫的时候,客栈里的小二就开始去学子们的房间敲门。这个客栈的服务挺好,竟然有早叫服务。徐少勋已经洗漱,不久后,客栈里的人气儿旺了起来。其他的房客,也都一一醒来。有学子迷迷糊糊的从桌子上爬起来,疑惑道:“奇怪,我昨晚明明是打算彻夜读书,怎么睡着了。还好有小二敲门,得赶紧复习,不然今年秋闱就
  • 初恋这件小事这个名字来源于曾经感动过苏夏的一部电影,现在偶然想起并且用作自己第一部书的书名,是因为苏夏觉得。虽然这部书内容多是杜撰的,但是也真实考究了自己几年后的高中经历,当然了,自己的人生中是没有那个如同流浪艺术家般的男子出现的,他的形象在苏夏心中,是美好希望以及理想的一个代名词。用自己的回忆写出
  • 上城。秋日的夜晚微凉,一辆低调的豪车从城市最繁华的穿梭着。一个小时后,低调的豪车入了富人别墅区,车缓缓停在一座大别墅的院子里。嘟——陆时昇扯了扯领带刷卡进屋。在厨房和管家忙碌的沈女士听到刷卡的声音,她三两下清洗了手,穿过客厅直达玄关:“儿子,回来啦。”陆时昇浅‘嗯’了一声,弯腰拉出玄关柜里的鞋子,慢
  • 戚岁气喘吁吁跑到林梦家里时,林梦还没回来。林梦忙惯了,也压根不会把周五当做什么特殊的日子。戚岁没有钥匙,就在小区保安的凉亭那里等着。晚上九点半,林梦姗姗来迟。戚岁忍着,进了林梦家里才说起这件事情来,而且她怕伤害到林梦,说的不敢太过直白。“就是,我在下班的时候,看到陈西洲开车接了一个我们公司的女孩子离
  • 强烈的一击带来的不止是高额的要害暴击伤害,还有附带的巨大力量,本来身体就已经后仰的丧尸经过这一下劈斩以后身体几乎就要躺了下去。“天真!”夏凡喃喃的念叨了一声,冷淡的声音仿佛不带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刺下去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再次刺下。-60!-60!接连的攻击,夏凡没有任何的留手,直接进行着最为狂暴的攻击,
  • 连续施针两天,无念感觉好累,这刺穴必须专注,不能分神,容易消耗精力,必须养足精神再进行下次施针。北宫沐青体内的毒虽然没有全部清除,可是他能感觉到比以前好了很多,至少在练功的时候没有疼痛的感觉出现,而且不会时不时发生身体无力的现象。“真没想到,她的医术如此高明,真是太令人惊讶和高兴了。”秦少风对无念的
  • 邓璐也不知道自己是抽了哪门子的风,别说瞎子了,平时连打野位都很少打。几个赛季前,路人局还流行皎月打野的时候她还打过几次,但现在野区有些小改动,比如多了三种果实呀,红蓝buff的儿子不见了呀,F4变成了F6呀,石像会分裂之类的,多多少少还是改变了野区的规则。但是此刻,她一点都不心虚。没玩过盲僧,难不成
  • “再见,参赛者请加油。”机械音落下,银翻身从飞船上跳下来,轻盈地落在大厅,在一群高大的参赛者中,她显得异常瘦弱,不怎么引人注意,当然,是在无视掉她那张脸。血红色的眸子最为凸出,血眸无星无月,但却暗流涌动,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没人知道她下一秒眸中会变得怎样,不过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多亏了这双血眸,使得
  • 佟云西把一切逃跑的计划在脑海里过了几十遍,此刻正是晚上,他越想越着急,最后拍板决定天一亮就动身,不能再拖了,先找叶洪借口请假然后拿上行李就走再也不回来,或者说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扔掉行李反正也没什么太重要的东西,人能够脱身就行。他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脑袋里反复想着事情,就等着天明,不自觉得有些许困意,
  • “嗯咛”陶冲一阵舒爽的**声。“好舒服啊,从来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浑身充满了力气。”陶冲醒来后伸了个懒腰,挥舞了几下拳头。陶冲现在除了浑身的力气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感觉,更不知道双月交替时的那一瞬间了。“咦,月亮成血色的了,我睡了这么久啊?幸好没有遇见什么野兽,要不然我现在指不定变成什么形状呢。”
  • 这一觉睡得踏实又舒服。醒来时,已是早上七点。身旁已经没有人,温筱妍穿上拖鞋打开房门,听见厨房有响动。傅辰南正在做土豆卷饼,黄澄澄的土豆丝根根晶莹,嫩黄色的鸡蛋饼松软有弹性。东西已出锅,他正在卷饼。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有魅力,她却觉得做饭的男人更胜一筹。浅色的家居服勾勒出健美的身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睡
  • 听着脚步声,何悠然明白对面要使用人海战术包了自己。只见何悠然一边快速的移动位置,一边探出脑袋观察又迅速缩回。根本不给对面狙击手有反应的时间。韦神这边却苦不堪言,何悠然每次露头的位置都不一样,等自己把镜头拉过去的时候,何悠然已经缩了回去。来回的移动中,何悠然已经摸清的对方的位置。“那名女队员先放着,左
  • “近日拍到浩宇集团当家花旦卫凌菲,与林氏集团小公子林君浩在街边举止亲密,之前也曾拍到两人出入酒店,据悉这位小公子应该已有妻室……”“嘀”慕青关了电视,把手中的遥控器甩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每天看着自己的丈夫出现在花边新闻上,顺带还要加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用恶心的语气可怜自己,慕青忽然觉得,结婚三年,除了让
  • 静修室的角落里铺着竹席,上面堆着一摊老棉花被,远远就能闻到一股异味。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待久了,嗅觉仿佛失灵,汤仪已经闻不出什么气味了。她坐在周峤身边,两人之间隔着一小段距离,她上次被关小黑屋时是一个人,这次有人陪她,不知为何,她心里竟然有点小小的轻松。夜色渐浓,月光淡淡的倾下。她瞥了眼周峤,他正抬头望
  • 安涵涵见顾山芙似是神游天外,战斗力明显不及萧千瑰,于是隔开了她们两个,挑起了话头说道:“我准备息影一年。”前几日,安涵涵的父亲抛给她了一个大项目,必须要她亲力亲为不出差错才行。当初她踏入影视圈应承道,绝不会因为自己的兴趣而耽误家里的生意。虽然她父母亲依旧不满,却没有再阻挠她去拍戏。但是这个项目起码需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