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列表
都市小说
  • 十三年的时间悄然而过。当初某个蒙蒙小屁孩,已经是长大了,长相,十分的出色,今天是他入学的时间,然而,这位长大的叶遮天……却还躺在床上,憨憨小睡。叮铃铃!吵闹的铃声响起,让叶遮天也是朦胧朦胧的睁开了双眸,哈了一口气,也是缓缓的从床上起来了,一番洗簌,也是出门了。他的房子不是很大。但是,也比起一般的房子
  • 在万劫化灵果旁边,一个小青蛙趴在旁边提心吊胆的看着,那认真的小眼神着实有些可爱O(∩_∩)o万劫化灵果已经掌握了方法要领,唐羽现在担心的就是他的意志力够不够。虽然身体上的疼痛都是虚假的幻觉,但那剧烈的疼痛却来的真真切切。如果抵不住那剧烈的疼痛,业火依旧会再次袭上心头。青莲若隐若现,时大时小。万劫化灵
  • 两位妈妈一拍即合,兴致勃勃的开始看日子,挑地方。纪言都不在意,原以为就拿希扬的玛莎拉蒂当婚车,可是范妈妈坚持要用宾利,说那样才有品味。一向爱车的她当然兴奋,也就不反对了。新房是已经装饰好了的,无非多些喜色就可以了。婚宴很麻烦,纪言很讨厌那种一帮子关系来了,交个红包然后抽烟喝酒,胡吃海塞之后就走人的婚
  • 残剑破旗,遍地尸骨,大地染成骇人的血红色。杨洁猛地睁眼,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又是那个梦,最近总是梦到那幅场景,难道身体反馈我缺血?真是搞不懂。”叠好被单,杨洁望了眼窗外。窗外太阳公公还在尽情地散发爱与热,床下有着超高频率的敲键盘声。“老洁,你醒啦!”一个戴着眼镜、体型削瘦的男子露出个头向杨洁打招呼
  • 胡明秋见张季回头以为张季是害怕了,脸色露出了讽刺的笑容,“怎么,害怕了?刚刚不是很硬气的吗?”然张季没有理会,走到胡明秋2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眼中的蓝色若隐若现,冷冷地盯着胡明秋。胡明秋正要继续开口,忽然看见张季眼中跳动的蓝色似火焰的东西,内心一惊,才察觉到周围的温度莫名的降低了不少。搓了搓手臂竟感
  • 第十章火宅佛狱“王女。”“迦陵?”寒烟翠微微有些诧异的望向来人,她已答应父亲嫁往杀戮碎岛,守护者此刻前来又是为了什么,“何事。”“有人前来佛狱,正欲带走枫岫主人,此刻正在大殿。”隔着门沉声答道,迦陵未说的是,那人修为远在公之上,现下里正踩着无法动弹的太息公和咒世主谈条件。“南风不竞现在来又有何用!枫
  • “这一刻终于到来了!”贺南风一脸苦尽甘来,炫耀着将自己的牌翻开,露出上面国王的图案,并将牌在众人眼底晃来晃去,晃得人眼花缭乱。“天啦!”林宇清非常配合地表现出惊恐,演技卖力,“南风姐姐手下留情!”“不要叫我姐姐。”贺南风风情万种地撩拨头发,轻咬下唇,朝附近的镜头来了个甜美的wink,然后用自以为帅气
  • 修为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迅速飞了过去,夺过了血灵石,飞向了魔界之门。血灵石,将会让他在瞬间魂飞魄散!转瞬间,修为的身体在血灵石幻光的照射下,慢慢蒸腾,一点点变的透明,一点点在消失……莲姬大喊了一声父亲,迅速飞向了血灵石,突然,一个虚幻的身体抓住了正在下落的修为和血灵石,那是怡然,是血灵石中的怡然,莲姬
  • 《千秋OL》这个**,之所以能在众网游中脱颖而出,运营十年还依旧火热,除去其高打击感和精密的PVP极致,还有的就是数不清的**玩法。奇缘任务,只是其中的玩法之一。这种任务触发条件苛刻,还有一定的概率,奖励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而众所周知,目前最受青睐和值钱的,就是有关于骑宠的奇缘,毕竟骑宠buff作用
  • “应该是我们参赛用的自行车吧!”陆航说,“而且我觉得这些自行车肯定大有文章,不然导演组不会遮挡的这么严实的!估计是让我们选择几号自行车什么的,选择的号码就是我们等一下比赛用的自行车!”“真的是这样吗?”张艺兴问严敏。“对!”严敏点点头说,“是小航说的这样!”“哇!”张义兴立刻用很崇拜的眼光看着陆航,
  • 杀人犯看着龙天,他舔着自己的嘴唇,如同野兽一般的眼睛定格在了龙天的身上,那一副激动的神情丝毫掩饰不住他心中的喜悦。“你是何人,为什么拥有这么强大的杀气?”龙天奇怪的看着杀人犯。而杀人犯仿佛没有听到龙天的问话一样,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高手,高手,高手,你就是个高手。”“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
  • 在大酒店工作时每年都需要办一次体检报告,林熙记得,虞清茗的体检报告就是这几天。“前阵子出了点意外,这不是今天刚好出院嘛!”对于自己今天能够出院,林熙一直都是自信满满。因为在第二次清醒后,他的身体就已经恢复如常,也伸手触摸过自己头部和眼睛,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和异样。反而觉得自己眼睛四周有一股清凉之
  • 【开始匹配...正在进入副本...】不算大的店里整齐摆着八张方桌,还有一排长长的吧台,椅子都乱七八糟的,甚至还有倒地上的,桌上吧台上也都是吃剩的残羹冷炙,还有一些脏杯子。宋益年推开餐馆门,看到的是还有点冷清的街道,自己店门口还有一些彩纸碎屑,和两个大大的花篮。新店开业的剪裁彩带还在地上落着,看来是昨
  • 孟旭知道自己不让儿子知道他娘被迫离开的事不太现实,可他现在也是满头的雾水。他看着综合了自己和高月五官的儿子,眼底闪过一丝坚定和愧疚。“现在先别问这件事,你只要知道你母亲很爱你。其它的,等时候到了,我会告诉你的。”看到自己老爹浑身的狼狈,却又坚定的想要替他顶起这个天的样子,孟旭有些担心,嘴上明智的不再
  • 各位看管,首先谢谢赏您的赏读,本书作者言若在这厢向各位看官抱拳行礼了,最近有些困惑,昨天有人说言若这书不适合在飞卢更,可言若死性不改呀,立志要在飞卢更这本书,并且又默默立志把这本书一定要写成IP级的作品,但回头一想,这大权都在握在各位看官的手里呀!所以言若在这硬板凳上求各位看官能对本书鲜鲜花,收藏啦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