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饥荒年代[末世]之先谈笔生意(3)

作者:四季果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浪拍空,碧空万里如洗,小小的身躯,干净的白布衫,安平生从林子里缓缓走了出来。

远远的一座黑色的城门就出现在了眼前,官道上三三两两的人缓缓向城门走去,好不萧条。

走的近了,只见气势磅礴的城门下两三个城卫在进行盘查,在太阳的烘烤下一个早已睡去,一个仰天发呆,一个如机械般登记收钱走人,眼中毫无生气。

安平生看在眼里,默不作声交了一锭金元就直径往海钰城中走去,入眼却是和城外一般的萧条,人们的穿着层次也非常明显,富人靓丽,穷人简陋,就好像是用补丁织成的。贫富差距十分巨大,而这些穷苦之人一般都是从祖辈开始就生活在海域城的,如今繁华消逝,他们无路可走,只能留在城中艰苦渡日。

淡淡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安平生找了个小馆儿,点了些茶水和一碟小菜,慢慢悠悠的品查了起来。

听着,小官内嘈杂的声音,分析各种消息。

“你听说没有,早些时候据说城主之位已经选定下来了,可到如今别说人了,鸟毛都没见着。”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咱海钰城的情况,没准那些人只是打放出风声安慰我们的。还好这段时间几次海怒规模不算大,又有护城大阵自动激活,否则海钰城早就被淹了!”

“可不是嘛,这破地方年年都不太平,就算来了一个城主也没有什么转色,还不如投靠周家,最起码吃饱不成问题。唉,据说城主府的老管家这段时日也跟周家走的十分亲近,看来就连城主府自己都自身难保了!”

“就是,再过几天我就和我一家老小出城某生活去,谁想在这破地方待着。”

……

看来海钰城已经是大半支脚踏入深渊了,也难怪明明披着巨头宗门的皮,却依旧如此萧条,无人想来。

“周家么?”

安平生轻声自语,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摇头笑了笑。静坐半响后才将一锭金元扔在了桌面上,起身在城东和城西之间,晃悠了起来。

目光微冷,嘈声逐渐停,这种黄色的亮光似乎比茶水还解渴,让人忍不住吞咽。有人追了出去,却早已不见安平生的人影,又折了回来。一锭金元就这样静静的躺着,店家小二双手颤抖,去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当然这些已经不是安平生要考虑的了,他在城中晃悠,城东的富丽堂皇,和城西的贫苦萧条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很大的伤痕。

但这些都是有原因的,城东地势较高,在海墙的保护下还算安稳。城西地势较低,一大片沿海沙滩,且海墙早已破破烂烂,天灾一出必当首先其冲,也就导致的了富有人的往东边挤去,更加加大了彼此的差异化。

这些都是肉眼可见的原因之一,可真正让这座几百年前繁华无比的城市落寞至此的还是因为海怒所带来的天灾。

狂风暴雨集显,雷鸣巨浪震动大地,延绵万里的海域都遭受到波及。而海钰城不过是在风暴外围年年却能有高达几百上千人的伤亡,各种妻离子散,哀声遍野。其建筑设施毁坏,农作物、家畜之类的损失更是不计取数,更别说当海怒来临时整个海域城阵法的消耗,每一次开启所产生的消耗对海钰城来说可谓是天价。

不过纵然知道原因出在那,可安平生也只能是望洋兴叹,改变不了任何现状。

当初便是看上了此处天然的地理环境条件,高度发达的海路交通。向东北方向能辐射数十个沿海城市,向西北则能直接走水路饶过海枯林直达另一个大域,此等贸易条件得天独厚,令人羡慕不。当时建立不过百年的海钰城就能与济世城平起平坐,其模样和辉煌可想而知。

靠城东而走,一栋高大的建筑出现在了安平生眼前,楼前瑞兽雕像成双,门梁有流光闪烁,阵文隐现,出入之人非富及贵,上有牌匾金文烫烙“天宝商行”大字闪耀,贵气扑面而来,让人不禁下意识的摸了摸钱袋。

安平生打量了一会,拔腿往前走去。

“哎哎哎!小兄弟,你是哪家的小子?不知道这是天宝商行吗?怎就随便就走进来?”刚一入门,安平生还未细看内部装饰,便有侍者身着布衣,上面印有天宝商行的标志,一脸嫌弃的走过来对安平生说道。

也是,安平生面十二三岁,及其面生,一身白布衣衫,除了腰间白翠花玉能够稍微承托一下外,哪有半分贵气。

安平生看了一眼这个侍者不曾理会,周身气息悄然释放,便开始打量四周。

楼内一步一莲池,三步一小桥,将几个区域隔开,如丹药区、宝器区、材料区等等,明了简洁。粗大的万年古木直入高楼,其上龙盘凤走,好不壮观,膳香被安置在角落,缓缓燃起,充斥整个大厅,让人每呼吸一口都觉得神清气爽。

只是如此精良的环境下,来此地选购的人并不算多,而其穿着打扮层次也相当之高。

“不愧是遍布天下的商行,在这小小的地方都能有如此手笔确实无人能比。”安平生内心感叹道。

与此同时,商行高层,一个华贵锦袍的中年男子正在悠闲的喝着小茶,手中的算盘打得脆响,微胖的体态,双眼细长,玉戒套指,金饰缠脖,这身行头一个贵字怎么了得。

“有贵客上门,你去迎接吧!”中年男子手中算盘突停,一脸惊奇的看着顶楼,内心暗道:“乖乖这长老自从坐镇海钰城以来就不曾发过声,今天这是太阳升反了方向?”

虽说心有疑问,可中年男子却不敢怠慢,能让坐镇此处的长老称为贵客的人,可是破天荒头一回。整了整华服便往楼下走去。

见眼前的少年站此地一句话不坑,侍者不耐,心想这小娃娃好大的架子,便要出声赶人。

“你……”

“鄙人钱振,贵客远道而来,钱某还能及时相迎还望小兄弟勿怪。”

侍者话才说一个字,便听到身后传来自家掌柜的声音,连忙住嘴往后看去,只见钱振细长的双眼狠狠瞪了自己一眼,侍者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在望一脸平静的安平生看去时,内心微微发苦“能让掌柜亲身迎接的那个是自己惹得起的?你早点亮身份不好么?”

只是,这句话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说出口的,只得将笑脸堆起,一脸恭敬的站到一旁。

钱振拱手来回看了一眼安平生,除了颇有气势外,此人弱冠之龄并无特殊之处,若非海钰城这个极其荒芜,这大白天的也没几个人进出,而安平生又站在门口边上他也不会向安平生看来。

“钱管事客气。”安平生还手一礼,从藏戒之中取出一块半个巴掌大的九星玉卡,向钱振抛了过去。

“嗯?”看到安平生使用藏戒,钱振双眼一眯,立刻高看了安平生几分,待到小心接住安平生抛来的九星玉卡,更是不动声色的将笑容堆起亲切友善,做出个请的姿势将安平生恭恭敬敬的请上了高楼包厢。

门前的侍者一脸不可思议,心中愈发苦楚。

“敢问小兄弟这张九星贵宾卡从何来?”将安平生请入包厢后,钱振一脸笑眯眯的把手中的九星玉卡还给了安平生并问道。

安平生入门后便很自觉的坐在了宾位上,品了口早已准备好的香茗,一副年少老成的说道:“这不过是最下级的贵宾卡,随便交易点东西就能得到,钱管事何必多问,不妨先坐下把生意谈一谈不更好?”

“倒是钱某多嘴了,敢问小兄弟如何称呼?”言罢钱振就坐到了安平生对面,也捧起瓷杯笑着品了起来。

安平生笑了笑说道:“我叫什么不重要,今后我们的合作多得是,你先看看这张单子你接还是不接?”说着安平生将一张写满字的纸张,递给了钱振。

钱振接过纸张看了,脸色一变苦笑道:“这……小兄弟,你这单子虽然很有诱惑力,但是其中的价值之高,单凭你手中的贵宾卡不足以担保,而且我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利,调动其它分行。”

安平生并不意外钱振的答复,淡淡道:“你不可以,但是楼上不是还有一个人吗?他的消息可比你灵通多了,你去问问他就是了,我在这等你。”

安平生这话让钱振的小心脏一抽,在仔细感知一下安平生,发现以他的修为根本查探不出安平生的境界,当下立马收起了轻视的念头,告了声失陪,匆匆往楼上走去。

半盏茶后钱振带着一脸笑容走了回来,连带热情度都被他升高了好几十度,嘴里说道:“安城主,如此低调,倒是钱某眼戳了,还望安城主勿怪。”

“无事,闲来随意逛逛,钱管事不必放在心上,你觉得这单子你们海钰分行能吃得下么?”安平生问道。

钱振咬了咬牙回道:“安城主作为一名一品丹药师,想来也不会与钱某开这等玩笑,这个单子钱某顶着压力也会吃下,安城主就放心吧!”

“那在下就先谢过钱管事了,下个月初我们开始正式合作,到时候钱管事通知一声便可。”

定下交易,安平生婉言拒绝了钱振的接风洗尘,并让他不要声张出去,这才走出了天宝商行,倒是钱管事一路相送,让不少客人侧目,纷纷猜测这个白衫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

看着安平生消失于人群中钱振双眼精光闪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回过头来冷冷地看了一眼之前那个侍者便转身向顶楼走去。

出了天宝商行,安平生一路向城主府走去。

安平生心里打着盘算,海钰城想要发展起来脱不开巨额的投资和海怒的治理,这些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所以他向天宝商行提出了两个合作方向,一为由天宝商行提供大量的炼丹材料,安平生自己炼制丹药,之后利润四六开。丹药师作为一种供不应求的职业,天宝商行自然肯下老本拉拢安平生,加之海钰城的天宝商行原本就无太多油水,安平生的到来无疑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渠道。而天宝商行的庞大交易网,却也是安平生需要的,这一个合作算得上是共赢。

二为镇海,海钰城地理优势如此之好,历代城主怎会没有人想治理好海怒,从而让海钰城从新焕发生机,但是,毫无疑问他们努力了许久,并没有成功解决这个问题。加之后续支出与收获越来越不成比例,不得已全部以失败告终,独留遗憾。

可天宝商行不一样,他们遍布天下,拿钱做事,只要你出的起价格,他们就能做任何你看起来无法完成的事。而安平生的想法也简单,只需要将海怒抵挡在海钰城百里开外,开辟出航道、不影响海钰城即可,天宝商行不过先发布信息,有人愿做在慢慢谈。且安平生相信接下来的长期合作双方共赢多次后他的九星玉卡就会升为八星,到时候他所发布的信息就会达到更高一个层面,天下能人异士何其之多,就不信没人接。

想要治好城,就得先谈笔生意,有了钱什么都好做!

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安平生低调的前行,可是事愿人为,在他离开天宝商行不远后,一个贼眉鼠眼的青年一把拉住了他,将他引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

只见这人青衫粗布,体型瘦小,皮肤偏黄,一双眼睛眼睛咕噜噜的转,小小的龅牙甚是滑稽,却又透露出一股精干之气。

“嘿嘿,小兄弟,在下黄精,乃海钰城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上到官厅大事,小到民间琐闻整个海钰城就没我不知道的事。我见小兄弟天资不凡,一身气度如若谪仙,却在海钰城乱转,失了您的风度,不如雇个向导也好增增您的威风。”黄精一脸笑容,极为诚恳地说道,只是那两颗龅牙着实将他的形象破坏的干干净净。

安平生平静的看着黄精,心中却是十分些诧异,他从小馆出来之后就知道有人会跟踪他所以他早就调动起了身法,将身后的人甩了个干净,包括天宝商行出来后跟踪的那群人,只是这个黄精竟能拉住他,这确实在他意料之外。

“比起向导我更好奇你是怎么跟住我的。”安平生双目一冷,对黄精说道。

小小的一个海钰城竟然有人能掌握自己的行踪,这可不是安平生想要的,只要能够掌握行踪,就能够设计出种种谋划,所以安平生瞬间将黄精锁定,并将身上的气势放出向黄精压迫而去。

气势笼罩在黄精一丈之内,安平生对自身实力把控的极为准确,但是黄精就不这么认为了,他在海钰城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敢发誓从来都没有感受到如安平生一般的恐怖气势。当下不由得冷汗直冒,内心连连叫苦,本以为一个外来的公子哥准备糊弄一下,骗个小钱,谁知道竟然是只小老虎。

“大、大人息怒,我这是家传的小望气之术,大人步子玄妙无人能跟得上,但是大人气息却是没有隐藏。纵然平常人没法在人群中找到您的气息,但是我这小望气之术还是能够分辨一二的。”黄精连忙说道。

“哦?小望气之术?”安平生思索了一会,他那庞大的知识库立马有了回应,确实有着这门术法,但是却极为鸡肋,流传广大但是没有多少人修炼。无他一门专门用来追踪的术法,无任何杀伤力,也只有那些大的宗门和某些组织会培养这些人外,谁又愿意把时间放在这个没有多大效用的术法上呢。

“原来如此。”安平生挥了挥手,将气势尽数收回。

黄精突然觉得身子一轻,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在抬头看下眼前的这个少年时他小脸带笑,如邻家小友,前面一切仿佛错觉一般。

看着眼前的青年,安平生突然来了兴趣,对他看口问道:“你说只要海钰城的事你都略知一二?那么你可知道海钰城的局势如何?周家你又了解多少?”

黄精还在愣神,直到安平生把话问完他才回过神来慌忙答上:“三分天下,周家独大。”

话刚出口黄精立马捂上嘴巴,暗道:“坏了。”今天失了神,怎就将这段话说了出去。

“哦?具体说说。”安平生兴致更浓,手中一晃两锭金元在黄精面前走了一圈,在晃就被他收了回去。

黄精贼脑袋也随着金光一晃,确定四下再无他人之后,才嘿嘿开口道:“不瞒大人,这海钰城自三代城主之后,城主府势力锐减,周家和三楼分别脱离城主府掌控,独立了出去。而后历代城主修为更是不足,加之天灾所产生的天价消耗,无法再将这四股势力纳入掌中,只能任由他们自行发展,直到近代三楼联合起来与周家共分海钰城,而城主府一方还好有身虎皮在,却也是名存实亡了。”

黄精说的有板有眼,只要细心留意一下自然能够分辨其中真假。

“至于周家嘛,不好说。尤其此代家主,雄才大略暗中经营多年算的上半个城主,外人亦不可得知其中想法。”黄精看似说的玄乎,其实对安平生来说作用都不大,早在来海钰城之前就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将其了解了一个七七八八,只是黄精一介平民有如此想法,着实让安平生高看两眼。

不过也仅仅是高看两眼罢了,安平生心中自有沟壑,日后若是想要培养一下倒是可以把黄精考虑进去,将他收为班底,至于现在就留着他先吧。

打定主意,安平生对黄精说道:“你今天这番话倒是颇有见解,但是与我无用,今后好好收集一些特殊消息没准我还会来找你。”

说完,两锭金元落在黄精面前,安平生完全收敛气息走出巷子,迈入人群之中,彻底消失不见,再也无法追查。

留下一脸不知所措的黄精,但好在黄精是个乐天派,瞬速将金元收好,掂量掂量眉开眼笑的也消失在了人流中,至于安平生今后要找他,那不过是今后的事了,更何况以安平生的实力他也帮不上什么忙,需要到自己的情况就更少了,一想到这黄精的步子就更轻松了。

小龅牙间还传出了难听的小调。

延伸阅读

海岩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n4cn.shtml
海岩布帘总部位于天津市东丽区。主营天津窗帘、天津布帘、天津酒店台布、天津卷帘等。在纺

日本原装进口一米清空间除菌卡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gdw6.shtml
日本原装进口的一款空气除菌产品,随身佩戴在身上,可在一立方米范围内形成保护层,有效杀

幼稚绘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gypw.shtml
幼稚绘LOGO解读幼稚绘的LOGO由一只大象和戴着皇冠的小象,以及彩色的幼稚绘中英文

飞列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phru.shtml
飞列服装走源于法國的浪漫文化路線,突出高品味;維蜜斯宣導精緻的生活,精緻生活是孕育浪

谢瑞福钻石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1qu.shtml
谢瑞福珠宝是一家集黄金、铂金、钻石的生产加工和销售为一体的实力型企业,公司以高贵典雅

奥斯邦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dee8.shtml
美国三防漆中国(深圳)总代理是胶粘剂及气雾喷剂的国内外出众者。美国三防漆中国(深圳)

客来安干洗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gnga.shtml
在经济日益发达的中国,从90年代初起到干洗店干洗的人日渐增多,特别是纺织科技进步与服

拓新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af4e.shtml
南通拓新传送设备致力于研究、开发各种塑料链板、模块式塑料网带、输送机械配件,始终追随

俊世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y3ir.shtml
俊世饰品是一家集饰品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大型饰品厂家,现有厂房仓库面积600多平方米

花梦思饰品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b7yg.shtml
广州花梦思饰品有限公司,经营世界各地的名贵宝玉石及天然水晶饰品,包括产品:吊坠、手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快穿]为你报仇在线阅读物是人非

    听到了江河的问话,女孩的嘴角之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郁了起来,连忙用那略显艰难的声音,喊道:“江河哥,我是梦菲。”江河闻言一愣,停下手中动作看向眼前的美女,眼中满是疑惑。“你刚才喊我什么?”美女感受到江河停下了动作,心中的畏惧之意才少一些,连忙走到了江河的面前,说道:“江河哥啊。”“你认识我?”江河感到一

  • [综英美]Mr.桶,听候你的吩咐在线阅读第八节

    十年之前,年号天顺,天子诏令曰:凡宗室子孙,无论男女,一律入宫,甄选储君。那时,当归还不叫当归,叫做柳姀。柳姀那时还是个八岁的小娃娃,第一次见到这样宏伟的建筑,这样豪华的庭院,这样美丽的女人们,这么多的穿着华丽衣物的同龄之人。总之,说白了就是什么都很神奇。金光灿灿的大殿之上,坐着一个怀抱着美人的龙袍

  • 大清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第8章

    这一切姑且不论,最让人郁闷的是,我们梦魇兽一族的种族天赋“死亡凝视”,居然对龙族完全没有效果,别说一下瞪死对方了,就连稍微影响一点都做不到。那一战,我几乎被那该死的红龙打得肉体灵魂一起溃散。幸运的是。最后,在生死之间的大恐怖中,传承自远祖的血脉终于来了个大爆发,冥冥中,让自己领悟到了梦魇兽终极种族技

  • 深宅驭蛊女第九章在线阅读

    两个小时后,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但首都这个国际性的大城市一点都没有受到黑夜的影响,依旧亮如白昼。机场里人来人往,一个带着墨镜带着口罩的高挑女人等在出口处,时不时抬手看看手表,一副焦急的样子。她穿着长袖长裤,外面还披了一件外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先在才刚刚九月中旬,天气也还很热,机场里还开着冷气,因此

  • DNF你只配毒奶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4章韫玉的手机是几年前的一款智能手机。她是姐姐母亲供着读书,家中还有个读高二的弟弟,平时很节省。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个座机电话,她迟疑下,接通,响起男声,“是韫玉同学吗?你好,我是昨天警局里的陈警官,昨天的事情真是谢谢你,是这么回事,孩子父母曾经下过悬赏,谁能给出孩子的线索就奖励十万块钱,他们现在把

  • 爱情公寓:从电台主持人开始签到在线阅读第7节

    “快说啊!等着留你吃饭?”周涛没有理会张雨幕,看着赵传祥这小子还想要耍滑头,一脚踹过去,“是不是还想要挨打?”赵传祥诚惶诚恐,缩成一团,面无血色道:“我的手表没有丢,是……是我栽赃周涛的,这小子在这里跟我作对,我想要找个把柄把他赶出去。”“你还真是卑鄙!”小罗都听不下去,鄙夷的扫了他一眼。周涛看着水

  • 和你的年年岁岁第10章在线阅读

    “大胆!”萧家诸位长老快要疯了,萧泞与萧妹是他萧家最为天才的弟子,有问鼎大斗师之姿,十数年后,便会成为萧家的顶梁柱,可是现在,却横尸酒楼,他们怎能不怒?其中,一位斗师级别的萧家长老浑身赤炎斗气爆发,整个人犹如一道火箭,扑向了陈凡。“萧老八,你好大的威风,居然敢对陈少出手?”陈家暗中派来保护陈凡的斗师

  • 告白之感动来的猝不及防(7)

    原本在地上滚做一团的丧尸仿佛重新找到了人生方向,艰难的爬起来,发出嘶哑的低吼紧追少年。女丧尸伸出的指甲距离少年的胸膛仅有一丝,撕拉一声,白色棉质T被抓出寸许长的裂口。许是见一抓不中,女丧尸叫声陡然提升,尖利刺耳,双手握拳愤恨的砸向四周货架,各类薯片饼干漱漱下落。这少年看到丧尸发飙,竟然还露出了一个安

  • 综漫之逢魔的时刻在线阅读第5章

    何子辰照例在这个时辰端了一碗药过来。说实话,每一次箫正释都不知道何子辰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因为当箫正释空闲的时候,他也会看一看这间石室,看一看这里通向什么地方。但是他第一次查看出口的时候,却被吓了一跳,因为这间石室竟然是密封的,没有出口。难道这个何子辰打算把自己永远困在这个地方?在又一次见到何

  • 师弟今天依旧有兽耳在线阅读第7节

    那句废物,听着有些刺耳。杜洛虽然已经人阶九段,可也清楚,如今自己也就是普通高中水平,甚至一些天资卓越的初中生都要强过自己,在场众人一个都打不过。不想在引发冲突,他笑了笑,“你们练吧,我去转转。”扭身离开演武场,发现偌大的校园自己哪都不认识,充满了陌生。走了没多远,钻进了一个被灌木遮挡,不被人主意的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