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重生后我嫁了前任他叔庙会

作者:十一檀 来源:言情小说吧

到了夜晚,整个街道上都响起来阵阵爆竹声,节庆的气氛围绕着整个小镇,这镇子不大不小,过得很是热闹。今夜各坊都高高悬挂着灯笼,除夕夜免宵禁三日,举城欢庆,百姓倾巢而出,游街看灯,彻夜玩乐。街上的人流熙熙攘攘,几乎人人都带着面具,这庙会除了花灯最特别以外还要属面具最稀奇。穷人家通常就买个便宜的面具应景,而富庶一些的人则要花上一些心思了,常常一个面具便要花重金请丹青圣手描画面具图案,再镶金嵌玉,力求精美华丽,与众不同。

莫冉很少会看见如此盛大的庆典,本以为昨日就已经开了眼界,却没想到夜晚的庙会也会如此独特,比起昨日的除夕夜也不差分毫。

她倒是见的多了,在这世间活了多年,该知晓的也都明白的一清二楚了,所以对于这些她也只是瞧了瞧,心下却并未多在意。只是一旁的莫冉和三娘却像两个小孩子一样,小声的叽叽喳喳,讨论着庙会上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旁人看不见莫冉,所以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在青衣耳边吵吵闹闹的,反观三娘就需要维持自己的形象,虽然她很是高兴能够跟青衣一起出来,但是也不好在外面毁坏自己的形象,这要是传出去,她狐族三殿下的脸面就怕是丢尽了。

“青衣,我想去看看那边的杂耍。”

她抬头看了一眼莫冉指的方向,发现并不是很远,就点头叮嘱,“去吧,别跑太远。”

瞧着莫冉高高兴兴的跑到了杂耍那里,三娘便感慨一声,“年轻人就是不一样,有活力。”

她瞧了三娘一眼,“你这话说的好像自己已经老了一样。”

“老跟岁数无关,有时候心沧桑人就老了。”三娘状似无意的盯着她瞧了好一会儿,又偏过头叹了口气,“就好比现在,青衣你有事从来都不会跟我说,就藏在心里。”

她笑笑,好像不太理解三娘的意思,就问道,“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什么秘密?”

“...你这次回来,整个人都虚弱了很多,以前我做了什么事情,你都可以一眼看透。就像当时我安排的那道菜一样,那菜里有人血,我虽是故意的,但是以你的本领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的吃了下去。青衣,这三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每隔一个月便会给你修书一封,但你却半年才回一次,甚至一年都收不到一次。那个时候我一直都很担心你出了事情,还托我阿姐寻找你的踪迹,但是...”三娘叹了一声,转瞬便冷了面容,看着青衣,异常严肃的继续说道:“这整个千原大陆丝毫找不到你的踪迹,哪怕是四海八荒我也是托人翻了个遍,却依旧不曾有半分消息。后来,阿姐告诉我,这世上只有一种人你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的,便是故意藏起来,不想让任何人发现的人。青衣...我不是怪你骗我或是如何,但至少你还有我尤三娘这个朋友在,便想着依靠我一分又如何?”

看着三娘失望伤心的样子,似乎是有些不知如何面对,她转过脸看向别的方向,她的眼里明明瞧着这凡尘,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进入她的心底。

“三娘,我并不是有意想要欺瞒你,只是当初受了伤,一直在暗处躲着修养。”

“严重吗?!是谁做的!?”三娘震怒的卷了卷袖子,好似要去打倒那个人一样。

“不过是损了半条命,毁了大半修为而已。”她并不是很在意这些,但是在看到三娘的举动的时候,眼里便带了笑,“你不用担心,那个人已经不会出现了。”

“..哦,那就好。”她尴尬的放下了卷起的袖口,清清嗓子。

“现在我们都差不多了,来一个厉害一点的我们估计也只能被人收尸的份了。”

“谁说的,现在我虽然弱了,但是我身后好歹还有整个狐族撑腰,大概吧...但是若是旁人想要动你分毫,也得先问问我。”

她叹了一声,“三娘,你现在的样子还真像当初我们刚遇见的时候,不是现在伪装的女子形象,更像是现在的莫冉,虽然当初被人背叛却依旧不忍心动手杀了那些人。”

“...那是以前的我,虽然十年很短的样子,这期间所看过的所了解的却依旧让我清醒了很多。”

“...三娘,难得一次庙会,与其谈论这些,我们不如去放河灯祈福如何?”

“也好。”

这个小镇有一条河流,是活水,从很远的地方流经这里,即使是在最为寒冷的冬天,也不会被冻住,岸边上已经站满了人群,乌泱泱的一片。每个人都穿着厚厚的衣裳来这里凑个热闹,但更多的是一些年轻未出阁的姑娘们,天昭国对于女子并不是十分的约束,所以经常会看到一些姑娘小姐们在街道上挑选着水粉胭脂。那些年轻的姑娘站在这边,放着河灯,河岸的那边便站满了年轻男子准备去用特殊的工具钓上心仪姑娘的河灯,从而缔结一番美好姻缘。

站在河岸,她们一行三‘人’却沉默了很久,那些都是年轻姑娘的事情,她们加起来都快五六百岁的人好像也没这个脸却凑这个热闹。

三娘有些尴尬,“要不...我们还是去上香吧?”

青衣道:“我觉得可以。”

倒是莫冉挺积极地反对了,若是她现在是个人,估计早就站好了位置,放了河灯,只可惜她现在不是,便只能少数服从多数失落的跟在两人身后飘着走了。

镇上的庙有些小,但是常年香火鼎盛,有很多的善男信女,所以也不是很破旧,但还有点古旧的韵味。可是到了庙门口,她们又有些犯难了,三娘看着红色的匾额,小声问着,“你说这大过年的,我们去上香,佛祖应该不会计较什么吧?”

莫冉没说话,想来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一个鬼能进去庙门就已经不错了,要是再要进去上个香什么的,怕是也只有明年的今天她们给她上香的份了。

“你不是仙家吗?”青衣问道。

“我们狐族虽有仙根,但都是经过修炼的,没个千八百年是不可能被称为仙家的。我虽然有仙根,但是到底是狐狸,要是我进去了,没准没多久就会被劈回原形。”三娘感叹一声,随后又瞧了瞧青衣,上下打量了一眼,“你不是人吗,你进去说不定没什么事。”

“但也只能算半个人...”她无奈的叹口气,然后转过身说道:“算了,回去吧。”

“等等,好不容易来次庙会,不能放河灯,上不了香,总要挂个红布条祈福吧。”莫冉有些不甘心的转过脸指了指身后的那棵大树。

那是一颗非常巨大的姻缘树,但是也有很多的人在上面挂了祈福的红布条,下面够得着的地方都已经拥挤的挂不下了,只有上面还有一些空位子。这布条高处的只能甩上去,很多人都认为这样才能够祈福成功,当然也有很多人投机取巧直接在下面将布条栓得紧紧的。

这些对于她们便显得简单了许多,拿了红布条,三娘第一个先扔,她非常有信心的没有动用自己的法术,就像凡人那样单手扔了出去。那布条在空中用着非常优美的弧度与一根粗壮的树枝擦肩而过,拴在布条下的小石头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三娘咬咬牙,看着莫冉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表情觉得有些丢脸,但到底她也活了几百年,便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又重新扔了一次,这次她悄悄用了法术,自然挂的稳稳当当。

莫冉在一边很是质疑,她吵着让她重新再扔一次,表示她一定用了狐族的法术。三娘冷‘哼’一声,没说话。

青衣拿了两根布条,一根是帮莫冉扔的,一根是自己的。她瞄了瞄树上的空余位置,再轻轻一使劲,一根布条便已稳当当地挂好了,再一动手,另外一根也挂上去了。这快速的一系列步骤让其他两人看的半是惊讶半是质疑,

“青衣,你是不是作弊了?”

莫冉睁着大大的眼睛直愣愣的瞧着她看,仿佛要在她的身上看出一朵花来,她瞧着烦,往后退了一步,但是三娘也带着质疑的神色凑了过来,她额间青筋直冒,嘴角一抽,一根指头抵上三娘的额头将她推了开。

“三娘,你最近是不是太疏于修炼了,这种简单的事情你竟然还要...”

被人拆穿了伎俩,三娘有些不自在的单手握拳抵在嘴角轻咳几声,示意青衣在莫冉面前给她留点面子,她好歹也是个活了几百岁的妖怪了。

“什么?青衣,你刚才要说三娘什么?”莫冉只听得前半句,后半句青衣还未说出口便被三娘给打断了,自然很是好奇。

“...没什么。”她瞧见三娘对她眨了眨眼,心下好笑,眉间轻挑,“莫冉,那布条我可是帮你扔的,你却还要怀疑我。”

“没怀疑,只是觉得青衣真厉害!”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你脸皮倒是挺厚...”三娘轻‘啧’一声。

“比不上你的皮毛厚。”莫冉吐吐舌头,反讽了回去。

“你...”

她在一旁有些无奈的看着宛如小孩子一般的争吵,只觉头疼,却又心下一软,想难得的盛典,吵闹些也没什么,便任由她们去了。

这或许是她一生中难有的几个温馨时刻,日后再回想起来,心中便时常感慨怀念,却也到底心酸几分。

延伸阅读

miyio加盟  http://www.thekatlady.com/dbpf.shtml
miyio婴儿用品愿意分享12年生产出口日本婴幼儿贴身纺织产品的技术和经验,为更多的

姹虹加盟  http://www.thekatlady.com/d7ti.shtml
姹虹箱包总部是女包、双肩包、斜挎包、学生背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艾莉丝加盟  http://www.thekatlady.com/dw7l.shtml
艾莉丝品护理连锁机构是一家专职从事品清洗、修复、翻新、产品研发、技能培训、加盟连锁、

凯伦沃克加盟  http://www.thekatlady.com/dbge.shtml
凯伦沃克眼镜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义乌市麦顺电子商务商行经销

新世纪高考加盟  http://www.thekatlady.com/gwdf.shtml
新世纪全日制艺术高考培训项目加盟鸿基教育集团郑州新世纪高考补习学校是经郑州市教育局批

金贵鸟加盟  http://www.thekatlady.com/yzwb.shtml
金贵鸟鞋业是一家开发、制造、销售和服务的皮质女鞋公司,公司始2000年成立以来,本着

喜满慧佳便利店加盟  http://www.thekatlady.com/6o6l.shtml
喜满慧佳便利店招商加盟。东莞市喜满慧佳便利店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8月。是一家专业

雷玛加盟  http://www.thekatlady.com/ap44.shtml
雷玛自行车总部是自行车、自行车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幸运石饰品加盟  http://www.thekatlady.com/yffn.shtml
幸运石饰品经销批发玛瑙﹑水晶﹑玉髓﹑珊瑚等各类半宝石珠子杂件及DIY配饰。供应的产品

台庆牌加盟  http://www.thekatlady.com/gkvj.shtml
上海台庆交通设施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交通设施、道路安全设施、停车场设施、安全防护产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柏拉图的罪行之逃离莫家(9)

    夜深人静时,一名白袍少年透过窗户举目眺望那轮高挂在天空的弦月,神色中流露出悲戚的伤感,而这一名少年赫然便是由于擅闯禁地而被拘禁的莫殇。这一夜,注定是一个辗转难眠之夜。大长老和二长老依旧在为莫殇的事奔波劳碌,他们在长老院发动投票的决议,意图推翻家主的决定,可其他长老却怕因此得罪了家主,都是持保留的态度

  • 我是异形体在线阅读第十节

    311可没有闲工夫像321那样卧谈。他们忙活了一晚上把四五六楼的空寝物资搬运下来,不过依然食物居多,没什么称手的武器。哥几个进入状态挺快,把物资归类存放便匆匆洗漱睡觉,直到第二天被老佛的闹钟吵醒。李概看了一眼时间,确定是七点之后,怒不可遏的用枕头砸了过去:“小胖子你是不是有病?你定什么闹钟啊你!”杨

  • 异界修仙奇迹在线阅读第3节

    色急的赵二狗一下子扑到了炕上黑影身上,心下狐疑,啥时候小娘们身子这么壮了?莫不是小娘们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老子这下可有福了。赵二狗直接钻进了被窝,嘻嘻笑道:“小娘们,冻死俺咧,快给暖暖。”急不可耐的将手伸向那身体的胸口,没有想象中的绵软滑腻、盈掌一握,只觉得那物甚是庞大,表面滑腻腻、凉冰

  • 飞花挽月录是是是,非是非!

    不管是骆氏族人还是骆家的亲戚,甚至是骆辰逸的同窗师友,对于这样的消息并不当成那么一回事儿。这不明显扯淡呢么,骆辰逸是谁?那是个有状元之才的江南才子啊,怎么可能会入赘?而且人选还是姑苏林氏那样人丁飘零,支庶不盛的家族,哪怕林如海如今是巡盐御史呢!读书人自有风骨,媚权那是要被人鄙视的。可惜的是,不管外面

  • 世尊周无敌第二章在线阅读

    “你说什么?”赵弼臣皱起眉头,事态似乎出乎他的意料,“叶宁,别狡辩了,侯府的下人明明看见意欢楼的云亭公子进了你的屋子。”此话一出,周围的夫人小姐们都窃窃私语起来,意欢楼云亭公子的大名她们都略有耳闻,若说长公主垂涎云亭公子的男色,她们也是相信的。而且,长公主发髻微乱,衣衫也有些褶皱,面色微红,若往歪处

  • 经年雪在线阅读布衣长青

    三天后,宋梁带着小枣回到了江都,从孤村野店回到烟柳繁华的闹市,两人都说不出的兴奋。宋梁和小枣一人拿着一串糖葫芦,行走在江都最繁华的朱雀大道上。街上行人众多,摩肩接踵,好不热闹。宋梁说:“小枣,你的糖醋鲤鱼越做越美味了,这趟去邻水村,我赚了五两银子,你回去可不能告诉师父,我留着咱们以后买糖葫芦吃。”小

  • [综英美]他们都是方的见血

    自王家人从千业镇撤出几天后,陆陆续续有几家在镇上生意做得较大的生意人家,拖家带口地离开了千业镇。镇上开始笼罩一股不安的气氛。对于这样的气氛显然是大人们关注的事情,陈德和他的玩伴们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他们仍然过得很开心。张之良几乎每天都跟着陈德,他们一起逛了许多平时不敢进去的店铺,品尝了一些平时不敢买

  • 星河焰火第2章在线阅读

    黎知夏是被疼醒的。右胸口疼得要命,她哼哼唧唧的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香槟色的天花板,在周围天光的映照下,能看见上面有深深浅浅的金色流纹。黎知夏略一扭头看向窗外,只见暖色的光从欧式的落地窗外照进来,一个玻璃瓶吊在她床边的位置,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透明的药液。这是……什么地方?医院么?好大的病房,好漂亮

  • 与我同行在线阅读第9节

    这一声吓得魏何说话都结巴了:“大大大人,您,您看啊,您这不是第一次接到皇上这种任务嘛,如果您不但把赈灾的银两分毫不差地送到灾民手中,而且还亲自安排好所有的相关事宜,这样的话,皇上不就会觉得大人很有能力吗?”魏何突然觉得头顶一凉,“额,当然,大人本来就很有能力。”“嗯,继续讲。”云俭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 都市:地煞七十二术在线阅读第三节

    南域算是四季如春,时值春季,更是季雨绵绵。“轰隆……啪”梅州城下起了雷暴雨,看样子一时半会停不了。“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林梵无聊的看着门外,静静的哼着张宇的歌。“系统,我现在没有自保的能力,如果有人抢夺电脑的话怎么办?”林梵突然问道,电脑的功能他很清楚,就算对高阶修炼者都有好处,会有不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