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噬修行之阴谋(1)

作者:看花海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刚破晓,问道宗内各殿各峰俱已开始早课修炼,繁忙起来。

问道宗幅员辽阔,而此刻位处腹地的治空山、栖阳宫中,众位修者、仆从,正在侍奉宗主用早膳。

旭日东升,几缕光芒照在栖阳宫最高的琉璃屋顶上,反射出璀璨的七彩霞光,映在山下百姓眼中,几如另一轮骄阳。

那骄阳却转瞬被一道刺目血光遮掩。

那血红强光冲天而起,遮天蔽日,引得山上山下、无数人放下手□□课,愕然朝光起处张望,心情或是嘲讽冷笑、或是苦叹伤怀,想法却都如出一辙:这是谁家子弟被逼得走投无路,竟在宗主门前祭出了涅槃光?

正用膳的宗主沈月檀自然也瞧见了那血光,他放下盛着清盈酸甜樱桃汁的白玉盏,好奇朝窗外张望:“那是涅槃法的血光,是什么人要见我?”

一直恭恭敬敬立在沈月檀身后的管事对侍女使了个眼色,这才笑道:“乡野刁民,只恐污了少爷的眼……”

沈月檀微微皱眉,他生得颜色极好,又地位尊贵,眉目端严俊丽,不过十八岁年纪,就显现出了宛若神佛转世的威仪,只不过轻轻一皱眉,便令得满堂侍从屏住了呼吸,“杨伯,自幼爹娘对我耳提面命,若见涅槃光,宗主必亲临……”

他正要慷慨陈词,为他斟茶的红衣侍女不动声色倾斜壶身,水面越过杯盏,哗啦啦溢了出来,不等沈月檀开口,那侍女慌张跪倒在地,战战兢兢磕头道:“少……宗主、宗主饶命!”她连连告饶,竟已带了几分哭音。

沈月檀见了,原本几丝不悦也烟消云散,只得叹道:“白姐姐这是何必,你侍奉我三年有余,尽心尽力,我还为这点小事罚你不成?”

那侍女方才抬起头来,含着眼泪破涕为笑,盈盈福了福身,娇声道:“多谢少爷宽宏大量。”

被连番打断用膳,沈月檀也没了兴致,挥手命人撤去。绿衣的侍女捧着个朱漆的食盒,那食盒先前放在满桌珍馐的正中央,却连揭也未曾揭开就要撤下了。那绿衣侍女犹豫道:“少爷,这是至深海中的成年雷蛇做的肉羹,少爷多少尝一口?”

沈月檀尚未开口,杨管事已经沉下脸斥责道:“多事!少爷叫你撤就撤,哪来这许多废话,速速撤了席,再传令到山门,将祭涅槃光之人领进来。”

那绿衣侍女委屈咬了咬嘴唇,沈月檀笑道:“绿缇,你这丫头,不过一碗肉羹也要念几句,还不快去。”

雷蛇法力高强,牺牲数十人性命才得以捕获一条,是以沈月檀口中的“不过一碗肉羹”,背后却藏着数十条人命。升斗小民打生打死,拼尽了性命,竟也换不来上位者漫不经心一顾。这许多死死伤伤,到头来全无价值。

绿缇垂下头,掩饰着眼中泪意,应了一句喏,匆匆捧着食盒离了栖阳宫。

沈月檀已经回了侧殿,任几个侍从为他更换祭拜的礼服。今日是他去世父母的九年忌日,有众多宾客前来祭奠,是以他衣着简素,却仍是衬得整个人清逸出尘、人中龙凤。

杨管事则在一旁念宾客名单,待念到“离难宗,沈雁州”时,沈月檀脸色倏然一沉,冷道:“沈雁州?一年前他叛宗离山,如今回来做什么?赶他出去!”

杨管事叹道:“老爷、夫人于离难宗主曾有救命之恩、养育之恩,忌日来上柱香,报恩之心拳拳可嘉。如今天下魔兽猖獗、魔门蠢动,我正道宗门应当不计前嫌、彼此守望相助,才能固守修罗界平安。少爷……”

沈月檀不为所动,仍是怒道:“爹娘当初收养沈雁州,是要为宗门添个左臂右膀。然而爹娘尸骨未寒,他就弃我……弃问道宗而去,何曾有过半分知恩图报的念头?这人倒是好本事,不过一年的功夫,竟从宗门弃徒变成了离难宗的宗主。善恶不分、使竖子掌权,想来这离难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通通赶出去!”

杨管事垂下头,掩饰满面不耐与杀机,口中却惶恐道:“少爷、少爷,万万使不得啊。”

他正要力劝,门外突然传来一名侍从的嗓音,高声道:“启禀宗主!七位长老齐集照昆殿,恭请宗主移驾,有要事相商。”

杨管事面上闪过喜色,却仍是露出紧张神色道:“七位长老齐集?不知是什么要事?”

沈月檀却胸有成竹,只摆了摆手道:“杨伯不必担忧,不过是些许误会,说清楚便是。我去去就回,不耽误祭礼。”

他说完便带着随身侍从往外走去了。

杨管事躬身相送,见宗主一行人上了飞舟,往照昆殿飞去,嘿嘿笑了两声,一甩衣袖,叹道:“只怕你有命出去,无命回来——广德,将那盒雷蛇羹取回来,老爷我要享用。”

一名随从低头应了,一溜小跑去取蛇羹,杨管事又想了想,吩咐道:“乡野之民不知天高地厚,在山门外擅自祭出涅槃光,将他捉来打一顿,赶走了事。”

随从一一应了,各去忙碌不提。

问道宗宗主之下,设有八长老之位,其中一位四个月前修炼时不慎走火入魔而仙逝,长老位至今空悬,只剩七位长老辅佐年轻宗主。

沈月檀带着一众随从步入照昆殿正殿之内,殿中四座阿修罗王雕像森严肃杀,更衬得七位长老神色格外凝重。

地上战战兢兢跪着一人,正是沈月檀的堂弟沈梦河,跪在地上泪流满面,仓惶抬头看了沈月檀一眼,又慌忙低头哀泣不已。

沈月檀先同众位长老们见了礼,这才道:“梦河,起来吧。”

沈梦河果然对他言听计从,抽泣着就要起身,为首的长老却一拍座椅的刚玉扶手,厉声道:“跪下!你这孽子,铸下大错,还有脸起身说话!”

沈梦河不过十六岁年纪,生得比寻常女子更秀美,闻言又立时扑通跪在了坚硬青石地砖上,面无人色,哭得红通通的一双眼瞪得跟兔子一般,颤抖哭道:“是、是我犯下了大错,同堂兄……同宗主无关!”

沈月檀道:“列位叔伯公、伯父、叔叔,容晚辈为各位解释。”

为首长老阖眼道:“请宗主分说。”

沈月檀道:“两日前,肖辽见色起意,企图逼迫梦河就范,梦河反抗之际,错手将他杀了。原本算不得大事,只是那肖辽却是离难宗肖护法的孙子,身份非同一般,是以梦河慌了手脚,遂向我求助。因先父先母祭礼在即,我便将肖辽的尸首暂且放置在后山寒冰殿中,原是想祭礼之后再作处置。梦河,你说是不是?”

沈梦河受惊一般瞪大眼,竟不敢看沈月檀,全身如筛糠般抖起来,死死抓着自己衣袖,颤声道:“是……正是……如此……”

肖辽意图不轨在先,被杀也是自作孽,沈梦河本就罪不至死,更何况有宗主撑腰,他原不应惧怕若斯才是。

沈月檀自幼众星拱月地长大,心思固然单纯,此时也察觉到了异样,喃喃道:“梦河,你在怕什么?”

座上有位长老冷哼一声,怒道:“怕什么?自然是怕宗主猊下含血喷人、栽赃嫁祸。”

沈月檀仍在怔愣中,沈梦河突然跌跌撞撞膝行到一名蓝衣的长老跟前,抱着腿哭喊道:“爹!爹!救救我!堂哥说我若不认罪,就要我家破人亡!”

那蓝衣长老满脸震惊,一把抓住了沈梦河的手臂,厉声道:“果真如此?”

沈梦河一味哀哭,反复喊道:“爹爹救我!爹爹救我!”他年幼且貌美,如今一哭愈发显得楚楚可怜,令人动了怜惜之心,那蓝衣长老渐渐也红了眼圈,悲痛之色,全然不似作伪。

他颤巍巍站起身来,手指指着沈月檀,哽咽道:“沈月檀啊沈月檀,你往日里飞扬跋扈、欺压良善也就罢了,为何连血亲也不放过?我到底是你四叔,你——好狠的心哪!”

沈月檀仍是一脸茫然立在原地,更不懂如今情势突变,为何就成了这番无法收场的局面,只连连摆手道:“四叔、四叔,我与梦河情同亲兄弟一般,何曾威胁过他?飞扬跋扈、欺压良善又从何说起……”

一名灰袍长老作壁上观,品着茶呵呵笑出了声来:“连情同手足的义兄也能说赶走就赶走,凉薄若斯,不知沈梦河私下里受了多少欺负。”

沈月檀又怒又急,百口莫辩,那蓝衣长老怒道:“梦河,有爹为你做主,你尽管将真相说出来!”

沈月檀说的句句属实,然则在座诸老,竟无人信他,齐齐转头看向了沈梦河。

延伸阅读

金尊伟业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xilp.shtml
武汉金尊伟业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精于模塑玻璃钢格栅、拉挤格栅和拉挤型材生产制造

欧澳巾衣宝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se7u.shtml
毛巾、家纺消毒作为新兴产业,国内至今还未形成有影响力的品牌,这就为“欧澳巾衣宝”品牌

可观黄金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uepx.shtml
福建可观黄金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建于2011年,总部位于中国福地福州。成立5年以

银叶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d3oh.shtml
银叶工艺品坚持“以诚信打造银叶以质量支持产品”宗旨;奉行“科技为本,服务为先”的理念

奥锦丽莱护肤品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x70u.shtml
奥锦丽莱护肤品自2003年成立以来,以代理国内外SPA护肤品牌为核心业务,通过培训、

科利雅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ad10.shtml
广州市越秀区科利雅汽车用品商行是汽车拉花、汽车改色膜、汽车保护膜、汽车个性贴花、汽车

梦杰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xluj.shtml
梦杰饰品品牌介绍梦杰饰品厂是一家集饰品开发、生厂、销售为一体的生厂厂家,厂房座落于有

天一车饰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gvms.shtml
关于“天一”杭州天一汽车有限公司是一家创办自1995年,业务范围涵盖汽车美容、汽车装

阿迪王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sruz.shtml
阿迪王体育用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阿迪王体育用品(中国)有限公司是泉州鞋业行业中第一个

糯米图植物涂料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sqd9.shtml
广州香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专业研发、生产糯米植物涂料的高科技内墙植物涂料制造商。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星际就我一个地球人在线阅读第二章

    在椿南城,有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家族就是洛家。早年洛家以伐木为生计,而在乱世那年。洛家的三男去支持昌成王的军队平定乱世。在围堵西北荒地的大将时。大部队后方遇到敌方的突袭,企图分散他们的主力部队的兵力。给大将一个突破的机会。三兄弟受昌成王的命令一人一小部队的人马牵制敌方。结果三人把敌军突袭部队打得落

  • 小太监作者他瑟瑟发抖之枪声响起(5)

    再朝前面走了一段距离,天便完全黑了下来,为了隐藏行迹,莫十九他们也不敢使用手电筒,所以干脆找了棵大树,爬到上面的枝干上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两人便收拾好东西,朝着东南方向继续赶过去,按照莫十九计算的路程,大约还需要半天的时间就能到达。不过身在这片茂密的原始雨林中,危险无时不在,就算不会遇到同在山谷

  • 第十二名幸运者之第一卷 周虽旧邦 第一章 捕猎(2)

    第一章捕猎彼茁者蓬,壹发五豵,于嗟呼驺虞。—《诗经·召南·驺虞》第一节高山之上有豪杰猎猎西风,狂暴着从陕西南部的高原上吹过。三千三百年前的这片土地上,并没有完整的国家或者政权,只有一个个以氏族为主体的部落,在这片大地上依靠当时丰茂的草木和充沛的水脉过着半农半牧的生活。这里北有高山,南有大河,北边的高

  • 捕获你的心第二章

    孟璟书醒来的时候,酒店的房间里只剩他自己。室外日光被厚重的遮光帘阻隔,室内昏黑不辩时间。他第一反应是去摸手机,没摸到。只能撑着手肘,去看床头座机的显示屏。十一点十七分。孟璟书倒回床上。双眼对着天花板,放空。他好久没睡这么长时间的觉了,身体有些懒散,回不过神。床褥的味道隐约钻入鼻腔,有他的酒气,也有女

  • 跟大佬谈钱不说爱第5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再次觉醒下不到一个呼吸,两人便各自拿着两株植物回来了。独孤博左手上拿着的是一个似虫又似草的生物,它外表灰白色,上有环纹;全身有足八对,以中部四对最明显,表面非常光滑,断面略平坦,白色微带黄。子体细长,深棕色至棕褐色,呈圆柱开,像虫却比一般的虫体长,顶部有稍膨大的孢子。外色黄亮,内色白,丰满肥大

  • 大将军与娇养妻在线阅读第2节

    清晨。爬山虎在墙壁上懒洋洋的贴着,被太阳光打成金色。还算和煦的阳光,穿过秋夜萤那薄薄的窗帘,透着熹微的光。秋夜萤起床,拉开了窗帘。整个房间瞬间被阳光填满,黑猫也被这阳光叫醒了。他用爪子揉着眼镜,模模糊糊看到正在梳头的主人。“你起那么早干嘛。”他变**形坐在秋夜萤的床上。秋夜萤回过头,脸一下子红了:“

  • 大陆赞歌之房东王寡妇(5)

    “碰!碰!碰!”关键时候,一大串敲门声把蒙毅从睡梦中拉醒过来,随即大喊道:“操,大清早的您慢点拆门成不!”蒙毅不满的骂了一声,撒起托板鞋开了门一看竟然是房东王寡妇!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知道王寡妇是来催房费的,都欠了两个月了,这考古队的工资还没有发,幸好有三餐补助,要不然肯定会饿死到街头,“呦!原来是

  • TFBOYS之还来得及吗在线阅读天童寺老太君遇险

    话说吴世平和黄章被刘继风放了一马之后也不敢马上就回学堂,就在街上闲逛,两人边逛边想着今天该找个什么借口应付先生,而这些年为了上城墙看热闹,当然了照吴世平的说法是侦察敌情,吴世平和黄章可以说几乎是把所有可以用的借口都用了一遍,所以现在想找一个借口也是非常难的。于是这两个小子,就这么一遍遍的在街上来回走

  • 白发王爷宠妻记在线阅读第五章

    我目送着周棋洛出保姆车,我也趁着保姆车开到隐蔽的地方停下的时候下了车。看了看手表发现还没到晚饭的点,又想起许墨约我一起吃饭的事情。【许教授,还在吗?】【在,一起去吃饭吗?我在你家门口等你。】回家的路上暴雨的攻势超出了我的想象,只是从公交车站走回家的短短路上我的伞就被大风大雨摧残得不成样子。快到家门口

  • 十年如一初在线阅读第6节

    “二爷您可真是能忍。”柳明珠见戚意棠从新房里出来,诧异的调侃道。戚意棠眉眼清淡的扫了她一眼,“多嘴。”“二爷,您不和夫人一起睡觉吗?”扎着双马尾的少女好奇的凑到他面前问道。“你们俩又穿裙子。”戚意棠摇摇头,颇有几分无奈。“嘻嘻嘻,二爷,好看吗?”双胞胎牵着手围着戚意棠追问道。戚意棠实在欣赏不来这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