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阴阳师]酒吞不要崩人设在线阅读难题

作者:一个小萌点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云姐你说的富贵险中求】

虽然座右铭确实是富贵险中求了,但现在明显不是那么回事吧,云芽心思活络地拒绝了弹幕的魔鬼意见。这简直就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要是真挂了,哪里有命花钱。

看起来视财如命,也不能真的没命,云芽让弹幕告诉她多罗罗这部剧的大概剧情,有多少是多少。

篝火还在燃烧,百鬼丸这会儿不坐着了,改为平躺,毫无声息的样子像是一具精致的尸体。面具脸上的眼睛一眨不眨,深夜寂静,颇有一种鬼片氛围。

【啊,儿子睡了】

【眼睛都没闭张飞似的】

【芽芽给儿子盖毯子】

【他啥感觉都没有盖个屁】

【至少有一条真腿,给腿盖吧】

【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他妈笑死我】

【我倒是更喜欢傀儡样子的他,会动的漂亮洋娃娃谁不爱】

【癖好暴露了】

【可是我更喜欢热乎乎有体温有知觉触觉嗅觉味觉的健全百鬼丸,这样可以开发的项目也多】

【打住,你们又要往鸡笼发展了是吧】

【这不是鸡精短篇吗?】

【不是!】

云芽还在脑子里整理着剧情,这会儿百鬼丸可能就十四五岁,剧情远远还未开始。弹幕提的建议不是不行,但风险对于自己来说太大了。

如果她一直陪着百鬼丸,等他遇上美绪,那一样会收集到S级愤怒。可要是陪他一两年,怎么可能会没有感情,她又不是魔鬼,还能眼睁睁看着他初恋挂了?

云芽有种骑虎难下的忧愁,这一百万诱惑太大了,轻易放弃她这贪财的心不答应,可这任务要做就得互相伤害。

【芽芽居然烦恼了】

【毕竟这一百万可能要命】

【我们等她再挣扎几天吧,反正我想看百鬼丸】

【天天看云姐和丸弟其实很开心我可以一直看下去】

【这都七天了】

【说起来你们还记得吗,前几天的时候云姐去洗头,然后百鬼丸自己走了2333333333】

【对,芽芽一个脑壳洗完,一百万没了】

【她当时慌得,一边擦头发一边去追】

【笑的我打鸣三小时】

【百鬼丸真的很无情2333333】

这也是一个难题,现在的百鬼丸对云芽根本没什么多余的感情,只能从日积月累中一点点积攒,人嘛,都是要相处看看的。

在这里忽然佩服多罗罗。

云芽当时洗完头一看,一百万没影了,吓得澡都没敢洗,急匆匆地就去追了。追了两个多小时,她的头发都在初冬的太阳下干了,然后才在一片草丛里抓到一百万。

那时一百万正在摘灌木丛里的野果子吃,云芽又是气又是无奈,于是开始了定时定点投喂他,真就养一儿子呗。

已经一周没洗澡了,经过长时间的长途跋涉,洗了几天的头发又油得能炒菜了。不光炒菜,她觉得自己身上的汗能挫泥丸。百鬼丸没关系,反正都是傀儡,就她散发着芬芳。

想到这里,云芽抬起手肘嗅了下自己,这酸爽好劲道,怕是自己都腌入味了。

【云姐别怕】

【就算是狐臭也没关系反正丸子弟弟闻不到】

【你就算把胳肢窝凑到他假鼻子下都没关系】

【臭姐姐23333333333】

【贪财臭姐姐与漂亮傀儡弟弟的旅行日记】

【我给大佬递笔,麻烦搞快点】

云芽:你们太坏了。

【我们不坏你不爱】

贪财与理性还在做斗争,云芽望向躺尸的百鬼丸,火光映照在他的面具脸上,忽明忽暗的。

她索性走到百鬼丸身旁,伸手戳了戳硬邦邦的木头人,根本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睡觉。只有他在动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这是个活人。

要不是有弹幕解闷儿,心里想着一百万,云芽觉得跟百鬼丸相处这些天怕是要疯。

云芽胡乱戳戳的手指被握住了,百鬼丸呆滞且精致的面具脸转向了她,木关节手掌将她的食指虚握住,要是用力她得断。

【!!!!!!!!!!!!!】

【好了你们开始百花齐鸣吧】

【黄河大合唱鸡鸣到天亮】

【我都没想提醒的,就是想看云芽乱戳,戳到关键部位】

【然而主人截胡了】

【木头人的关节部位有什么值得你们期待的】

【不会软超长待机的快乐谢谢】

【…………???】

“对不起,你继续睡,我也睡了,晚安。”

云芽惊得后背一凉,干笑两下,她将自己的手指从百鬼丸虚握的掌中慢慢撤出,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地继续躺尸了。

把睡袋这种必需品整理好缩进去睡,云芽觉得自己臭的感人,睡袋都仿佛成了咸菜缸。明天去河边洗洗吧,但如何让百鬼丸等她,是个难题。

带着这个疑问,她忧伤地入睡了。

早上朦胧地睁开眼,暖和的睡袋让云芽不想动,可一想到一百万,她立即连人带睡袋地弹起。篝火已熄,本该躺着百鬼丸的地方空无一物,她的睡意顿时驱散。

“一百……不对,百鬼丸!”赶紧收拾了东西,云芽油头脏脸地呼喊起来。

【臭姐姐个人卫生极差建议隔离】

【别闹23333】

【刚刚云芽想叫一百万对吧贪财鬼!】

【好好叫名字啊!百——鬼——丸——】

【别瞎叫了,反正我老公也听不到】

【会不会尿尿去了】

【你说了一个很可怕的问题,他有这功能吗】

【没功能他还吃???只进不出你老公是貔貅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肠子都笑痛了】

【人家云姐钱不见多着急,你们快别闹】

云芽让弹幕开上帝视角帮她一起找,人多力量大,果然发现了对方的身影。百鬼丸找到了一条溪流,抓到了很多鱼,但没有生火意识的他正在表演生吃活鱼的戏码。

【……谁老公谁拎走】

【我想看库洛洛生吃活鱼】

【我团长生吃你马,干嘛一直迫害他!】

【团蜜别激动嘛你洛洛哥早就跌下神坛了】

【云芽快别让他生吃了,烤熟烤熟烤熟!】

【隔离】

【一人野味全家升天】

云芽跑过去连忙从百鬼丸的嘴里扯鱼,滑不溜秋的鱼一头在百鬼丸嘴里,尾巴在她手里,而且还活蹦乱跳的,这场面滑稽得很。

【想起了我从我家哈士奇嘴里争夺垃圾的场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吃鱼受到阻力的百鬼丸咔哒把嘴巴张开了,云芽没防备,扯着鱼倒退几步一下栽进了溪水里,鱼儿趁机溜了,而她湿了个大半。

冬天的溪水刺激的她一个哆嗦,连忙跳起来,都不知道是屁股摔得痛,还是冷的痛。

【233333333】

【HHHHHHHHHHHHHHHHHHH】

【母慈子孝局】

【别有一番**】

【他让她湿了】

【你家调.情这么活泼啊!】

【谢谢有被笑到】

【一早起来就欢乐多,这边建议把百鬼丸拆了泄愤哦】

【魔鬼建议】

【正好洗个澡吧云芽,感觉隔着屏幕都闻到了味道】

【你是第一个让我催促洗澡的女人】

【???你们???】

云芽拧着衣服上的水,从溪水中走上草坡,百鬼丸蹲身去捡之前的鱼,云芽默默地将那些鱼全部丢进了水里。百鬼丸愣愣地望着,没有反应。

【别欺负他!】

【不准欺负他!把鱼给他!】

【把鱼烤熟了给他!】

【姐妹儿别气,来盘清蒸鱼给弟弟就行了】

【你云姐最不缺的就是食物,还怕饿着儿子啊】

没错,云芽拿出一堆吃的摆放在了百鬼丸面前,差不多是用食物将他包围,爱意汹涌得很。

【这爱有点窒息】

【趁着百鬼丸吃东西,云姐可以洗个澡】

【养狗既视感】

云芽就是打得这个主意,等百鬼丸摸索着吃东西时,她就能快点洗个澡,拿出了换洗衣物摆放在石头上,她脱了衣服。

忍着寒冷重新踏入溪水中,云芽一顿揉搓。

【云姐怕是要毒死溪水里的鱼】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妈的闭嘴】

【这是活水不会的】

【那下游的人喝洗澡水咯!】

【一人一勺谁要】

【我今天就不要了】

【我发现一个问题,云姐在水里洗澡,百鬼丸就在岸上】

【算了吧,鹅子撑死看到白色灵魂在搓搓搓】

【百芽CP甚至提不起兴致说鸡言鸡语】

【其实把百鬼丸的一条胳膊一条腿藏着,他就不会一个人走远,毕竟他要手脚】

【不如把他脸拿了,没脸也不会招蜂引蝶了】

【???病娇又活动了?】

没心思去注意弹幕,只想赶紧哆嗦地洗完澡,云芽总算把打结的头发顺好。如此洗完后,她艰难地踩着溪水里的石头上岸,对岸的草丛发出细细碎碎的响动声。

这异响被溪流的声音遮盖,云芽没注意到,弹幕先炸了。

【有东西!!!】

【云姐你背后有东西!!!!!】

【上帝视角吓得螺蛳粉撒了】

【你早饭螺蛳粉????】

【芽芽是巨蟒妖啊!快跑!!!!!】

【云——芽——】

【!!!!!!!!!!!!】

暗处草丛里的黑影突袭,云芽一颗心蹦出嗓子眼,下意识手里拿出一条烟熏猪腿往那血盆大口里一塞!

【请你吃猪腿!】

【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卧槽】

就像一粒米丢进碗中一样没个声响,巨蟒弹簧似的扑来。猛地,云芽脑袋一沉,是百鬼丸一手压低她的头,一手的肘刀亮出,斜劈过去。

被这大力直接按进了溪水里,云芽头朝下摔爬,像个白皮乌龟似的。呛了好几口水,她爬起来想穿衣服,百鬼丸的一条胳膊还丢在溪水中。

怕被溪水冲走胳膊,她就返身涉水过去捡胳膊。结果,又是一条胳膊飞过来。

【儿子乱丢胳膊害我云姐衣服没穿到处捡】

【为了一百万真是拼了】

【福利满满好凶器】

【可惜我儿看不见】

【信不信云姐鲨了你们】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骚,小心云芽屏蔽了!】

【还有!还有一条啊!!!!】

【两条!卧槽!】

【我屮艸芔茻!芽芽水里还有一条蛇!】

溪水没过云芽的小腿,不算深,但藏在里面的一条蛇潜行而来,她根本没注意到。冲出水面的蛇比刚才那条小一点,但也足够生吞她了。

要是在上一个世界,云芽早就一脚送蛇上路了。拿着两条百鬼丸的胳膊权当做武器,云芽视死如归地打算拼一把。

猛地,蛇的獠牙在她脸前停住,她瞥见百鬼丸在后面用肘刀将蛇的尾巴给钉在了水里。另一条蛇还没解决完,他就赶过来救她了?

紫色的血晕染开,妖怪的血变成了毒液渗入水中,云芽浸在水中小腿以下的部分火烧火燎的疼,像是踩在碳火上。

【快跑啊云芽!趁现在!】

【脚痛比没命好啊!】

哪里还用弹幕提醒,她早就向着岸上跑了,这是活水,不一会儿就能冲淡蛇妖的血毒,她只要在上岸前不摔倒就行。

【要是摔倒了会被腐蚀!】

【我芽不会的!她快上岸了!】

【这flag立的我有点怕,芽芽快点!】

【还差一点!】

【虽然是这种要命时刻,但我还是流鼻血了,对不起云姐】

【前面弹幕被掰弯了是吧】

【弯成蚊香】

身后缠斗的场面她都没敢回头望一眼,只想着赶紧上岸躲起来。天不遂人愿,迈出的一条腿刚踩上岸,蛇妖的尾巴缠卷而来。

平衡被打破,云芽惊慌中摔水里去了,千钧一发之际她将百鬼丸的两条胳膊丢上了岸,然后在入水时顽强地用双臂和膝盖撑住了,没有完全摔进去。腐蚀的痛楚让她的手掌皮肤发出刺痛,咬紧牙关,她连忙爬起来。

大蛇搅乱溪水,毒液乱喷,百鬼丸闪躲之间,双臂十字一斩,肘刀削去其中一条蛇头。

飞出去的蛇头竟是径直冲向了爬上岸的云芽,蛇妖的生命何其顽强,蛇头上的眼睛凶光毕露,张嘴作势要咬。

【艹!好不容易上岸!】

【坑娘啊百鬼丸】

【???】

【要不是怕他胳膊被冲走,云芽早上岸了!】

【快跑啊!!!!!】

【云姐太难了】

【能不能让芽芽把衣服先穿上死也死的风光点】

【喂!】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百鬼丸看见白色的灵魂聚散飘忽,而红色的蛇头冲向了那团柔软纯洁的魂。

生死当前哪里顾得上是不是*.奔的云芽手脚乱爬地躲避,她感到一阵疾风扫来,腰间一紧,刀背钳住她肚子,差点把她胃给勒爆。天旋地转间,她被百鬼丸护在了怀里。

只是百鬼丸的胳膊从手肘开始就没,徒留一截锋利的刀,即使是在保护她时,还是不可避免地将她划伤。

精雕细刻的身体关节没有任何舒适度可言,云芽的胸、腰和背划出血痕。

百鬼丸几乎是将她夹在咯吱窝下,匆忙退远后,立即将她丢下。再抱一会儿,指不定自己的刀就戳到她了。

冷光如弦划开视线,蛇头被大切八块,如腐肉掉入了溪水中,一片紫色晕染开,然后被水流冲走稀释。

瞬息之间的变化快如闪电,云芽懵逼几秒,反应过来赶紧拿出衣服往身上套,手和脚上的腐蚀伤刺痛至极,腰背上的刀伤也隐隐作痛。

这一百万太难了。

【姐妹们刚刚看到了吗】

【我的灵魂已经升华了姐妹我最喜欢这种凶险刺激的糖】

【想抱又不能用力抱,不然会伤到云姐】

【已经伤到了兄die】

【丸子弟弟没什么不懂的,谁说他木头我砍谁】

【好好的恋爱你们觉得腻歪,就想自己畏畏缩缩地扣糖】

【就是贱!】

【呜呜呜,百鬼丸要是一个完整的人,一定能感受到云姐的温度!】

【何止感受温度】

【叉出去!】

【太严格了我都还没发表鸡言鸡语】

湿漉漉的短发还在滴答掉水,云芽检查自己以后发现她身上的伤,最重的不是腐蚀,而是百鬼丸为了保护她而不小心带来的。

腰侧的伤口皮肉翻开,血流不止,弹幕一片叫着拿药的。

出现在眼前的是止血药棉绷带消炎药一类的,她一边忍着疼给自己清理创口,一边吐槽。

“我的澡白洗了。”

【你的重点是这个吗!快点止血!妈妈好担心!】

【妈见打】

【我给芽芽吹吹,痛痛飞走】

【你们关注下杀妖的百鬼丸好吧】

【丸子弟弟没问题的,他超勇的】

【千算万算没算到,芽芽身上最重的伤是他给的】

【心情复杂】

【我get到虐点了!】

【闭嘴】

【一会儿我要教育百鬼丸!怎么救人的!一点经验都没有!】

【丸子并不会理你并且一刀削开你盆骨】

【他又盲又聋又哑还残破不全,你要怎么教育他】

【……】

【想开点,好歹他还会救云姐】

沾染血迹的药棉红红一团丢了好几个,清创止血后,云芽开始给自己缠绷带,卫生条件差,她要仔细点,万一感染可不是闹着玩的。

百鬼丸斩杀两条蛇妖,从水中走上岸,脸上刀上都是紫色的血迹。云芽赶紧挥手阻止他靠近,毕竟他身上都是毒液,他没问题,可她靠近了会炸。

但她不需要担心,百鬼丸在她几步之遥停住了,几秒停顿后,百鬼丸又返回溪水,像是在用水清洗自己的躯体表面,想把毒液洗掉。

还没把胳膊安装回去,他的刀划过木质的躯体,发出声响。再这么搞下去,他怕是要把自己戳烂了。

【云姐我求你】

【他好惨】

【我心疼】

【抱大腿求求云芽大仙女】

叹口气,云芽忍着疼走到溪水边,她握住百鬼丸笨拙的上臂,尽量避开了有毒液的地方。将少年身上的衣服褪到腰间,她推着人走到溪水中,然后将毛巾打湿给他擦。

百鬼丸安静地站着不动,又变成雕像一样。

“好歹救了我,礼尚往来。”这么念叨着,云芽认认真真地帮他清洗。

【鸳鸯浴PLAY达成】

【你滤镜太厚了】

【这不就是母子局吗】

【是爱情谢谢】

【是金钱谢谢】

【你丸不值一百万,看云姐理不理】

【就算换成多宝丸,云姐也一样对待的】

【这个时候就要来一碗兄弟盖饭了】

【啧,云芽真渣】

云芽:???虽然姐妹们没说错。

背负着渣女的骂名,云芽给百鬼丸擦拭干净,推着他上岸,又用干毛巾给他擦好。等忙活完,云雾中露出半颗太阳,不太炙热的光芒正适合晒晒木头,以防潮湿发霉。

被摆弄的百鬼丸躺在草地上,云芽将他的胳膊安装上,刀锋敛去寒芒,取而代之是精巧的关节手腕。

手一回来,百鬼丸活动了片刻,抬手抓住了云芽的衣角。

云芽一顿,没有避开,类似于一种奇妙的怜爱情绪在作祟,都是可怜人。

【爱情的萌芽从抓衣角开始】

【可能是亲情】

【丸子弟弟怕是要有三个妈妈了】

【三妈开泰三妈聚顶】

【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去你们的】

【管她是老婆还是妈,能完成任务就好】

暂时懒得思考了,云芽很累了,干脆也躺下来晒太阳,洗澡差点把命洗没了,也是够惊悚的。

【还洗不洗澡?】

【脏着吧,丸子弟弟不嫌弃臭姐姐的】

【你们真的太坏了2333333】

延伸阅读

京宇轩足浴加盟  http://www.ipekmetal.com/f4y.shtml
京宇轩足浴是专业的足疗机构,能够为大众消费者提供优质的养生保健服务,让消费者能够全身

尚璟加盟  http://www.ipekmetal.com/n5ym.shtml
本公司是国内门窗行业率先采用高强度复合铝型材的专职“隐框窗”生产厂家。专注“阳台门窗

锦莱居加盟  http://www.ipekmetal.com/atc1.shtml
锦莱居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上点心加盟  http://www.ipekmetal.com/guua.shtml
暂无

军基厨加盟  http://www.ipekmetal.com/tey.shtml
军基厨作为一个大名鼎鼎的餐饮品牌,它主要为消费者提供各种鸡排、炸鸡、饮品、小吃等等,

天心·道加盟  http://www.ipekmetal.com/anxr.shtml
北京晟龙吉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一家各省市连锁型企业。公司集吉祥物产品设计、生产、加工

航星衣机加盟  http://www.ipekmetal.com/n42l.shtml
航星洗涤机械(泰州)有限公司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位于长江三角洲地区,开发城市京剧艺术

兴亚瑞绝缘制品加盟  http://www.ipekmetal.com/phqo.shtml
广州市誉博(YUBO)缘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与2005年,主要是生产缘套管,是国内企业率

悦儿宝加盟  http://www.ipekmetal.com/p87s.shtml
悦儿宝尿片不断改进生产技术,提高产品质量,创新服务,加强品牌建设,已获得广大消费者认

逸仟家超市加盟  http://www.ipekmetal.com/rcp.shtml
逸仟家超市,只为你定制更好的,这里衣食住行,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打破零售业销售僵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关于穿书和反穿书在线阅读第一章

    微博热搜爆出来的时候,陶心远正在图书馆里做泛函分析的计算。手机放在桌子右上角,已经调成了静音模式,但屏幕却像中风了般一闪一闪起来。陶心远拿下眼镜,一手捏着鼻梁放松,一手伸过去把手机拿到面前。有未接来电,也有短信轰炸,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有,好像全世界都在找他。陶心远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这自习是上不成了。他

  • 傲慢与偏见同人之班纳特家的六姑娘第八章在线阅读

    直到南诸走了,明珠也还没有回过神来。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脑海里一直回想着刚才的那个吻,手指就情不自禁抚上她的唇线,脑海里也跟着浮现南诸那张俊美的脸庞。明珠的脸一红,感觉特别的烫。她捧着自己的脸颊,越发感觉整个人都要不行了……她只能将烫人的脸颊埋进被子里,企图降温,可是明珠感觉一点用没有,而且心头仿佛

  • 我做王妃我贤惠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三章扩军用了一天时间总算是教会了他们如何制造马镫和马鞍,制造马镫时由于没有铁,无法制造金属马镫,只能制造用木芯长直柄包铜皮的挂式马镫。罗子詹先吩咐让匠人们先制造马镫和马鞍各两百个,便回去了。等了六七天诸庆等人总算回来了,带回来士兵让罗子詹吃了一惊竟然有四千多人,原本他设想最多也就一千多人,没想到这

  • 日常系的AD公社在线阅读第六节

    “伊森、史塔克......”几个前来查探的****一边开着锁,一边叫骂道。托尼好奇的问道,“伊森,他们在说什么呢?我只听懂了他们在喊我和你的名字!”伊森摇头,“他们说的是匈牙利语,我也不懂!”利姆露道,“那个匈牙利人在喊,史塔克去哪儿了,还有我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威胁我们老实点,不然宰了我们。

  • 北陵大帝在线阅读第七节

    从小牧手里接过毛毯,叶星河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穿越到这个世界也就大半天,虎哥的帮助就不说了,这个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胖子,更是像至交好友般的细致和体贴。在一个完全陌生无助的世界里,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也许对小牧他们只是举手之劳,但对他来说意义完全不同。这份恩情是谢谢二字报答不了的!小牧,我会永远

  • 我老婆是实体娃娃慕容雪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沿着小溪流向上而行。王轩和夏天赐走在队伍的最后,王轩手上拿着两块林浩他们昨天打捞上来的碎片。“怎样?看出什么吗?”夏天赐好奇的问。经过那么长时间的研究,王轩可以确定一件事,这些碎片绝对和那个神秘的三角祭坛有关。但这些事不能和夏天赐说,所以他只能扯了。“你们猜对了,这些碎片的确有

  • 阎王医妃第七章在线阅读

    他试探性地问道:“昨日被冤枉的小公子下官马上叫人去放。”说着,给了不远处的师爷一个眼神。向来与城守“狼狈为奸”的师爷瞬间明白了城守的意思,只是他和这些衙役都跟着城守跪了下来,只有得到允许后他才能起来。夜玄挥了挥手。师爷顿时领命而去。城守此刻还感觉自己像做梦一般,殿下竟然真的是为了昨日那位小公子。想了

  • HP穿越之小团子第3章在线阅读

    小灵兴冲冲地拿了酒壶进来,“公主,棕斑鸠部呈上了新酿的葡萄酒,族长知道你爱喝,就叫人全部送到璇玑宫来了。”我闻言立马精神起来。世间珍馐可爱者甚蕃,唯有葡萄酒是我此生最爱,那酒红的像血,却香的醉人。我对它的喜爱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记得两百岁时初尝便无法自拔,可当时太过年幼,父王和娘亲不许我喝,我就想办

  • 横行星海夜带刀[穿越] [参赛作品]之大河南去,奔流到海不复还(三)

    水上的日子要比岸上无趣得多,戚左使终日站在地图桌前,时而用手指规划着入海之后的航线,时而托住额头、陷入无人知晓的沉思;东子有一对文玩核桃日夜不离手,上头有奇谲的纹路,无论如何看、如何摸,都从不欠缺兴致,两枚原本黑不溜秋的小东西被他盘出厚厚的包浆,就算只是在微弱的烛光下,也散发着红珊瑚般的光泽。一行人

  • 穿越一千零一次回到地球第四章在线阅读

    用完午餐,下午依旧是清洗厨具的培训时间。快打烊的时候,清洗间的主管过来检查实习人员的培训成果。主管转了一圈,挨个检验了每人负责的橱柜里的厨具,额外表扬了鱼莜和陈燊。很多实习员工没有一次性清洗那么多碗筷的经验,在比较难清洗的器具如咖啡杯、汤盅的边边角角上,很容易留下小水珠,小水珠干了后便形成了不易被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