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山枕檀痕涴络子

作者:沐霖雪霁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爷。”

着火的富春楼对面是一座三层的小茶楼,此时最后一层被人包下来,只有两人对坐饮茶。观壁凑过来小声在相衍耳边说:“沈家少爷不知得了谁的指引,闯楼里去了。”

相衍侧头:“沈渡濂?”

“是。”

虞旸坐在相衍对面,望着火烧正旺的富春楼笑:“坏了你一番计划。”

相衍手指一动,观壁便退下去了,他把玩着手里的茶盏,眼底闪过一丝狠戾:“算他命不该绝。”

“胆敢刺杀大皇子,相衍,你的胆子愈来愈大了。”

“意外罢了,大将军不必急着给某扣上这帽子。”

虞旸嗤笑:“你很奇怪,老明里暗里针对大皇子,他也没做什么啊。”

相衍不答他的话,继续看着火舌舔舐那座小楼,仿佛想起橙红火焰舔在他身上的感觉,很痛,痛到心口都抽疼。

“爷,沈少爷救了那位主子,用马车拉回内城了。”观壁又上来回禀着。

意料之中的事,相衍点点头,观壁犹豫着说:“还有个事,属下不知当不当讲......”

“沈少爷今日应该是同辅国公家的贵人出来的,方才看他就是用连家的马车将人拉走的。”

“咔哒!”一声,相衍手中的白玉杯应声而碎:“辅国公连家?”

观壁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辅国公一旦和大皇子牵扯上关系,那您所有的部署......爷!您去哪啊?”

观壁急忙给虞旸行了个礼追过去了,虞旸坐在椅子上摸了摸下巴:“急什么,跟火烧屁股似的。”

火是没烧着相衍的屁股,但也差不离了,他翻身上马前才想起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内阁‘批事’的,手轻轻捏了捏马缰。

观壁凑过来:“爷?”

“去,带人把大皇子接走。”

“那您......”观壁小心翼翼打量他的神色,见他眉间一蹙,连忙说:“属下这就去!”

*

连海深头上带着帷帽,盯着面前那个躺在马车里半死不活的人,手里用力捏着一枚络子出气。

那话怎么说来着,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赶一块堆了!

她本就打定主意今生抱稳大公主大腿,那就要远离与大公主为敌的大皇子李至,所以为什么李至会半死不活地躺在这儿啊!?

沈渡濂都快急死了,马车跑得飞快,观壁带着人追了好一会才见到连家的马车,连忙高声唤道:“沈少爷!沈少爷!”

沈渡濂拉了拉马缰:“吁——观壁大人?”

观壁气喘吁吁地上前:“总算追上您了,爷说了,未免沈少爷麻烦,那位主子还是我们送回去吧!”

“卓相大人怎么会知道?”

沈渡濂大惊,那主子今日是微服出城,身边只带了零星几人,右相怎么会知道他的行踪?

观壁一噎,硬着头皮解释道:“属下奉命出城来寻这位主子,刚好遇上您出手相救。”

“原来是这样。”沈渡濂恍然大悟,连忙拱手:“还是卓相想得周到,方才是我一时情急,这才怠慢了这位主子。”

沈渡濂如今还是白身,连海深更是没出阁的闺女,拉着受伤的大皇子回内城,不到一刻钟全家都得去大理寺喝茶,他知其中厉害,半点犹豫都没有地准备将李至托付给观壁。

说着后面的马车也到了,相衍一脸冷漠地从车里钻出来,跳下了车。

观壁:“???”您不是不来吗?

沈渡濂一惊:“卓相?”

“咚!”马车里的连海深脑袋狠狠磕在车壁上,疼得她连忙捂住后脑勺。

谁?

相衍看了一眼发出声响的马车,冷淡地点头,观壁惊疑不定地看着他,连忙指挥手下人将李至从连家的马车里搬出来。

马车实在狭小,赠芍大叫了一声:“等等!让我们主子先下车你们再搬。”

这个世道重男女大防,女子就是出个门都得戴顶遮到足面的帷帽,她被两婢扶下车,站在路旁,对面就是背着手一脸死了爹样的相衍。

相衍生得比他所有兄弟都好,单从她这头看去,能看见他干净的鬓角和线条凌厉的下颌,鼻梁高挺,白皙的脖颈被雪白领子压得严严实实的,偏他一脸冷淡,从里到外透着诱人的......

禁欲。

就这一张脸,不知迷惑了多少长安人家的闺女。

她不屑地撇了撇嘴。

死人脸!

仿佛知道有人跺着脚骂他似的,相衍回过头,看着站在沈渡濂身边的人。

连家这个大小姐很是高挑,在沈渡濂身边都不显娇小,偏她生得纤细,让人只觉得窈窕动人,巴掌大的小脸艳若桃李,若是笑起来,可就真能与明媚的骄阳媲美了。

啧,好物。

相衍偏过头不再看。

观壁他们动作很快,李至安顿在相家的马车后,他冲沈渡濂笑了笑:“那我们便先走了,多谢沈少爷仗义相救!”

沈渡濂一拱手:“卓相慢走,大人慢走!”

观壁一回头,正好撞见凉飕飕飘过来一眼的相衍,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家主子是坐马车过来的,现在马车里安了大皇子,他们下人又是一人一骑,那么问题来了。

相衍要怎么回内城?

当时观壁就想下马,将马给他家爷,可沈渡濂已经发现了他们的窘状,善意地开口道:“不如卓相乘我们的马车回内城如何?”

连海深上车的脚步一滑,一膝盖跪在了车辙上,发出一声闷响,赠芍惊呼:“小姐没事吧!”

相衍背着手瞥过来一眼,抿唇道:“多谢。”

然后就着还没撤走的脚踏,就这么上车了......

上车了......

车......

连海深的脸藏在帷帽下,几乎要扭曲变形!

连家的马车还算宽敞,可钻进来一个大男人登时显得十分拥挤,偏他还是跺跺脚朝中就震三颤的阎罗人物,赠芍小心翼翼挪出去同车夫老杨坐在一块,采兰半个身子也都露在外头。

连海深更不得了,在门边冻得牙齿咯咯直响。

“很冷?”

相衍一开口她就要抖一下的毛病也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连海深捏紧手里的络子,摇摇头。

于是右相贴心地往前探探身子,拉了一把车帘,直接把采兰拦在了外面。

采兰:“......”

连海深:“......”

“你怕我?”

相衍的视线扫过她,透过影影绰绰的薄纱,隐约能看见小巧的肩头、纤细的腰肢和一双柔荑,指间不知在把玩什么,勾勾缠缠的,惹得那点影儿都不甚清晰。

连海深又掐了掐手里的络子,她不是怕,只是有点不想见到相衍!

原因?

......她知道就好了!

相衍也不纠缠,唇边勾了一点弧度,闭目养神。

他眼睛一阖上,连海深就从帷帽下毫不犹豫甩了个眼刀过去!

人面兽心的禽兽!

不多会儿,采兰将身子从外头探进来,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右相低声说:“小姐,咱们快到家了。”

进了内城不远就是章台街,沈渡濂可能还得跟相衍去趟衙门,便决定将她们先送回去,连海深松了口气,低声应:“好。”

那声音压得极低,相衍眼睛动了动,没有睁开。

沈渡濂送她主仆回去,相衍直到人下车才睁开眼,从车帘的缝隙看她由两个侍女扶着走进那朱漆大门,收回眼神。

一低头,瞧见方才她坐的地方掉落了一只精致的如意络子。

原来方才一直在把玩的是这个东西。

相衍俯身去看,一拂袖,那枚如意络子已落入袖袋,他坐直身子,又重新合上眼。

嗯,还挺好看的。

延伸阅读

今天也在尬撩九千岁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santory.cn/navx.shtml
看不见闫书铭的车了,徐昂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玉符贴着肌肤带好。这可是宝贝,不能被人偷

女皇风华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santory.cn/p5s7.shtml
栾溪在小院中平复了半天,听着屋中没了动静,猜想他约摸已经入定。稍做了一番心里建设:“

玄幻:都拜我为大师兄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ntory.cn/am0x.shtml
“什么!”冥神道:“不用那么惊讶,慢慢的不急。”“什么叫不急,又不是你去送死!”阿泽

魔战历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ntory.cn/d0m9.shtml
小学生们站在田边如丧考妣,都不想下地耕种,往年年纪尚小时,父母耕种,他们在一旁帮忙,

远亲近朋皆妖魔在线阅读震惊!少年视力退化后竟然做出这种事……  http://www.santory.cn/x6ft.shtml
看到这个场景,我连**也顾不上了,立刻抱起了三把重伤的短刀,至于为什么是三把短刀,说

我和反派男主抱错了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santory.cn/sy57.shtml
距离上一次端木灏毅与毒岛伢子比拼已经一个星期了。而端木灏毅已经答应加入学生会,这不,

五灵根的逆袭之路之老师  http://www.santory.cn/hj7.shtml
单衣褪去,校服换成了厚重的秋冬款。已是天寒露重的深秋,亦是霍从容重生的两个月后。霍从

一个半吊子侦探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santory.cn/dey9.shtml
青鸾祥云嵌宝珠的车架中,身着华贵妃子朝服的女子端坐于铺陈了五蝠葡萄籽纹的喜锻的座位上

弑神者之武神王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antory.cn/yapp.shtml
除了星期六和星期天,肖小笑最盼望的一天就是星期二。因为这一天上午第四节课是一周内惟一

重生之我是大明星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ntory.cn/p556.shtml
第二章:末世浩劫公元2081年9月3日,伴随着太阳的升起,沉寂了一夜的城市又变得热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开局进化系统第九章

    日头越渐越烈,容悦领着玖思朝院子里回去。听着玖思说起这两日府里的事情,说到少爷院子里的时候,她顿了一下,声音低了下来,带着些许愤愤不平:“这两日表少爷在府内,直接住在了少爷的院子里。”这种情况往日也不是没有过,但是当时玖思并不知两人关系,自然也无甚感觉,只认为两人兄弟情深罢了。说到底,她还是在为容悦

  • 师兄总是在打脸在线阅读第1章

    “呃!”“头好疼啊!”“我这是在哪里?”于飞扬睁开眼,看着眼前这陌生的家具,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窗帘,心中充满了不安。嗡!也就在着时候,一段记忆涌入到他的脑海之中。顿时,他就对现在的处境,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他魂穿了。穿越到平行世界,一个名叫水蓝星的星球之上。这个星球实行的是联邦贵族制度。虽然消除了

  • 殿下,请自重!在线阅读木叶三忍

    佐西二郎?波风水门微微皱眉,总觉得好像听过,又记不清。只怪这个名字太普通。他抬眼看向陆离,面露阳光而温柔的笑容,道:“既然如此,你愿意与我回木叶村吗?”去木叶?陆离浑身每一个毛孔都表示抗拒。以木叶的尿性,对于他这样的身份,肯定会监督。另外,他不想被洗脑。只有在隐村之外,他才能野蛮生长。况且,他怎能知

  • 月琳狼第六章

    银灰色机甲被牵引光束暂停在了空中,很快就被收了回去,一小队人朝着后院花园跑来。顾泽看着十几米远的地方,少爷站了起来,左边脸颊上的青痕已经没有了。之前在机甲里的时候,就看到花园里的这个小Beta,似乎是在挖土玩,看着脸上身上都带着泥土的小顾泽,亚诺表情跟平时一样,有些冷淡,朝地上看了一眼,那堆泥土只有

  • 第二稿在线阅读伤痕

    风和日丽,大门外樱花盛开,一枝枝一层层花簇似锦。慧颖挎着包袱从育新班走了出来,她感到浑身轻松,不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于是穿街越巷急急忙忙向火车站奔去。五年没回家了,她想回家看看。火车上她急瞅着窗外,一片片田野,一排排树林,一丛丛野草,一晃而过心里乱糟糟的思绪万千……。五年前遇上了荒年(19

  • 重生之嫡女凶猛在线阅读第七章

    随之一阵低沉的音乐,慕宇整个人消失在了虚空,眼前出现了一片大陆,慕宇不知道这是哪,也没办法操控。“华夏圣地,千古一人;云台王庭,龙帝独尊。”洪亮的声音忽然响起,慕宇感觉自己似乎在随风飘荡着飞向某个地方。话音甫落,一座宏伟的城池出现在慕宇的眼前,城池四周围绕着数十丈高的城墙,城内各式高大的建筑鳞次栉比

  • 差生夏朵在线阅读第三节

    解决傅家宝后,林善舞便盘膝坐好,开始调息。过了半晌后,她睁开眼睛,面上露出几分遗憾来。她已经完全掌控了这具身体,但这具身体的资质极差,而且体质偏弱,就算她一辈子苦练,也达不到前世十几年的水准。但转念一想,还能活着就已经上天眷顾了。而且这个世界并没有武侠,手上功夫最厉害的人也就比常人更健壮、耐力更高、

  • 网游之隐藏技能树第3章在线阅读

    简意出了女生寝室,拿着钱包径直往校医室走。中午休息,校医室里的两位医生只有一个在值班,简意敲了敲门,走进去。老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停下手中的笔,上下看一眼虞简意,问道:“哪里不舒服?”简意摇头,“不是我生病,我同桌病了,好像在发烧,身体温度非常高。”老医生点点头,“我给你开点退烧药,再加两盒感冒

  • 容少他又无理取闹了在线阅读第5节

    死亡,这个词语对于不同的人也许会存在着不同的答案。但对于绝大多数的人而言,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不想死。不想死,这是生物的本能,但也并非所有人都会因此而畏惧死亡。“你很想活着?”玩味的笑容中带着一丝的危险,卫庄的心境在不经意间好像产生了什么变化。“是,但也不是。”“哦!”“我有些事情想要去做,

  • 空间老汉种田记在线阅读第3章

    自从那次匆匆别过,一晃已是数月。他依然醉心于他的高台之上,痴迷于裁剪戏服,撰写戏文,她依旧每每逢他登台都会远远的听着,只是比往常更沉于其中,脸上时而黯然神伤时而又会心一笑。如今已到了烈日当头酷暑难耐的盛夏。白日里到是炎热异常,这入了夜还是有一丝凉意的。西京城并不宵禁,常日里也是华彩辉映,火树银花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