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爱你的荧光棒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甜柚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吃完晚饭,众人挨个坐在草铺上,围着凤琰,紧紧盯着他拿出来的储物袋,期盼着里面有各种神兵仙器,灵丹妙药,以助他们顺利度过难关,成功到达琼仙宗。

凤琰首先拿出的是引路牌,上百个引路牌堆在一块,一时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不过每个引路牌上都有特地的标志,上面有仙人用灵气刻制的姓名,只要找到自己的姓名就行了。

凤琰一个个看过来,找到谁的名字,就分给谁,覃明坐在一旁,心里发慌,背后汗湿。

他居然把引路牌给完全忽略了,更没想到引路牌上还有灵根苗子的姓名,狗儿当初记录时,不知报了啥名,如果是狗儿二字,也算蒙混过关,如果是其它名字呢?

覃明暗叫不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弄巧成拙!

他缩在一旁不吱声,看着其他少年一个个过来认领,等其他人都领完了,就剩他了,他紧张地望着凤琰,欲言又止。

凤琰手里捏着一块引路牌,手指在上面的纹路上来回磨了磨,半晌,当覃明快吓出心脏病时,他把引路牌递给他。

“你的。”

覃明咽了咽口水,小手冰冷地接过,迅速地查看上面的字,当看到背面奇怪的图案时,他一愣。

这图案像字又不像字,他完全不认识。

他偷瞄了眼凤琰,只见他神色正常,并无异样,他暗松了口气。看来没什么问题,还好,还好,差点吓尿。

他若无其事地打算把牌子塞进衣服兜里,往腰间摸了两圈,才想起身上穿的是古装,没有兜,古人好像喜欢把东西往怀里塞。拉开衣襟一看,发现并无内兜,他犹豫了下,还是把牌子塞进去。

“怎么?”凤琰侧首问覃明。

“呃?”覃明动作一顿,尴尬地把手从衣襟里抽出。

看到覃明手里的引路牌,凤琰摊开手,但见空空的掌心突然多了个牌子,过了一会,又消失了。

覃明瞪大眼睛。

这是怎么办到的?

在大家领到引路牌时,他因担心被揭穿,又慌又急,好像忽略了什么。

“……殿下……这个……”覃明捏着引路牌,眨巴着眼睛看凤琰。

“念诀。”

凤琰说了四个字,不是大陆通语,覃明跟着念了一遍,惊奇地发现引路牌隐入掌心,消失了。再念一次,又出现了。

原来如此!

他按了按自己的手心,兴奋不已。终于亲身体验到修真界的法术了,太神奇了。

凤琰收起其它引路牌,放回储物袋,严肃地对众人道:“此引路牌是我等入宗门前,仙人发放用于验身之用。如今前途未卦,各位切记不可丢失。”

其他人点头称是。这是他们的身份证明,自然丢不得。

凤琰取出储物袋中的其它物件:一瓶辟谷丹、三件下品宝物、五件衣物。

小孩子不懂掩饰,有几人发出惊叹声,凑过去想摸摸,旁边年纪大的少年猛地一拍,将那小嫩手拍回去了。

卞离吃了痛,憋红了脸,瞪着张超。

凤琰把辟谷丹数目,宝物以及法衣摆在众人面前,道:“如今我们仍在林子里,尚能寻到食物,辟谷丹数目不足,暂不食用。其它物件,按需分配。”

按需分配?

覃明疑惑地望着一脸淡定的皇子殿下。他难道没有发现其他人眼里的渴望吗?

一群孩子,身陷阽危之域,随时要面对凶猛的野兽,令人胆丧魂惊的巨鬼,以及未知的妖魔鬼怪,没有武器,没有防具只有等死的份儿。

如今倒好,十三个人,八件器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平均分配。可是若按需分配,更不合适,每个人都有需求,还不得抢起来?

“我已有剑。”林凛忽然开口。他的视线一直粘在那把绝非凡品的法剑上,却努力克制自己,毅然选择退出。

他背上的长剑名唤惊鸿,乃是其父寻人精心打造磨砺而出的青锋利器。林凛对惊鸿视若珍宝,容不得它受一点委屈,今日为了生计,不得不用它杀鸡宰兔,宰完之后,他来回清洗了数次,更是撕了衣袍的一角,不断地擦拭剑身,一脸痛惜。

覃明不禁佩服地看着林凛,不愧是武林盟主的儿子,意志坚定,品性正直。

“我会剑术,我要剑。”容聂封第二个开口,他怕慢了,皇子殿下会抢先。

一旦有人开了头,其他人便按捺不住,七嘴八舌地说出各自的需求。

“我要衣服!”

“我要那个漂亮的扇子。”

“我也要衣服。”

“我身子弱,更需要衣服。”

“我要铃铛,可以挂在腰间当装饰。”

“衣服只有五件,可不够分。”

“这些衣服都好大,像大人的衣服。子葵穿不上。”

覃明一脸无奈,他就说嘛,小孩子性子直率,为自己争取利益,毫不含糊。凤琰所谓的按需分配,完全行不通,不但行不通,还容易伤了和气。

“不要争了,不要争了。”覃明忍不住高声呼喊。

他这一喊,孩子们都愣了,十几双眼睛冷飕飕地盯视他,覃明冷汗一冒,顶着压力,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猜拳定胜负,胜者得之。”他道。

“何为猜拳?”凤琰问。对于刚刚的混乱,他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依然云淡风清。

被那双墨黑的丹凤眼一看,覃明差点怂了,但话都说出口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石头、剪刀、布,会吗?”

其他人一脸困惑。

覃明破罐子破摔,无视凤琰探究的眼神,伸出右手,变幻着手势。“石头砸剪刀,剪刀剪布,布包石头。胜出者,可先挑宝物。”

众人一听覃明的讲解,面面相觑,合计一下,竟觉得此法非常了得。

除去林凛,正好十二人,两两对猜,胜出六人,再两两对猜,胜出三人,三人一起出手心或手背,有一人不同,便出局,剩下两人再石头剪刀布,胜出者为第一名,输者为第二,前一二名可优先挑选法宝,剩余的人再按此步骤重来一次,直到胜出八人。

所以每个人,都有数次机会,即使输了出局什么都没有拿到,也不得怨言,只能怪自己运气差。

覃明讲解完后,众小孩子一致赞同,没有异议。

一开始行动,其他孩子立即找人进行猜拳。他们都找到伴儿了,覃明只得面对身边的皇子殿下。

皇子殿下的眼睛清亮,覃明硬着头皮,伸出手,道:“……来吧!石头剪刀——布——”

“……”

覃明食指中食动了两下,剪刀撞上石头,输了。他讪讪地收回手。

尼玛,完全看不清他的动作,这个皇子是闷骚!

很快,第一轮出现了第一个胜利者。

毫无意外,第一名是尊贵的皇子殿下凤琰,第二名是面色阴郁的世家弟子容聂封。

选宝物时,容聂封紧盯着凤琰的动作,生怕他抢了宝剑,当凤琰的手悬在宝剑上空时,他呼吸都急促了,若不是身边的龙沐拉了他一把,只怕要扑上去了。

凤琰瞥他一眼,手在宝剑上滑过,取了一件具有防御性的衣服,月牙色,手工精致,布质柔滑,面料上隐约绣有符纹。正是这符纹使得衣服拥有了防御功能。凤琰并未急着穿上衣服,只是交给覃明,坐回原位,便不动了。

覃明拿着衣服莫名其妙,以为凤琰是想让他侍候着穿衣,便抖开衣服,打算侍候这小皇子,岂料小皇子手一摆,一副拒绝的态度,又不开口明示,覃明拿着衣服,一头雾水地坐在一旁。

容聂封眼疾手快地拿了宝剑,捧在怀里,生怕被他人抢去了。

李飘渺冷嗤一声,颇为不齿。

容聂封得了宝剑,心里乐开了花,便不与李飘渺计较了。

第二轮很快结束,胜者居然是黄子葵和金小池。黄子葵欢喜地选了漂亮的仙衣,金小池选了扇子。

只剩下一件宝物和三件衣服,其他人神色凝重,第三轮的猜拳就有□□味了。

覃明连输两轮,有些着急。说实话,没有一点防身之物,他这小身子恐怕很难在野外活下来。

第三轮与唐笑对决,有过两次经验的唐笑完全不给覃明机会,布赢了石头,轻松胜出。

覃明纳闷了,明明他才是猜拳老手,为什么运气这么差,连连失手?在第二轮输给了龙沐那小姑娘,第三轮输给了唐笑这小屁娃,运气太背了。

见他低着头,凤琰忽然拍了拍他。

被安抚的覃明坐他身边,打算在最后一轮扳回来。

第三轮的胜者:龙沐和李飘渺。

两位少女很有默契地选了衣服,完全无视了那对看似无用的铃铛。

第四轮的竞争异常激烈,剩下六人,两两对杀,再三人杀一局就能决出胜负了。

覃明的运气真的被狗吃了,面对只有九岁的卞离,他居然还是输了!

输了!

覃明举着拳头,欲哭无泪,看着小屁孩高高兴兴地与另外两人进行三人对决。

最后一轮气氛异常紧张,卞离、唐笑、韩婷三人对决,手心手背一起来,韩婷手心,卞离和唐笑皆是手背,韩婷出局。

小姑娘出局后,当下便默默地哭了,但谁都没有上前安慰。

卞离和唐笑即已胜出,便毫无悬念,最后一次石头剪刀布,卞离赢,挑了铃铛,把衣服留给了唐笑。

唐笑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拿了衣服。

覃明郁闷地想画圈圈,四个没争取到宝物的竟然都是土娃子,这概率,真不好说。

拿了衣服的人,当场穿上,那衣服却也古怪,明明是大人尺寸,孩子穿身上后,居然缩小了,贴身适中。

覃明暗暗称奇,忙将手上的衣服递给凤琰。

“殿下,这衣服你快穿上吧。”

凤琰接过衣服,没有急着穿上,拉过覃明,将衣服披在他身上,引得覃明一脸震惊。

“这……这使不得!”

现在他正按着狗儿的身份,扮演一个仆人,哪有“仆人”抢主人的“战利品”?愿*服输,他再不济也不会跟个少年抢衣服。

覃明拒绝,坚决不要,凤琰动作难得的强硬,只说了一句话,便让覃明不敢再动。

“你若早死了,谁来侍候本王。”

我勒个去!

会说话吗?谁爱侍候皇子的谁去,本大爷不干了总行吧?

覃明有些火了,脾气上来,脸色就不好看了,眼睛更大胆地直视凤琰。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凤琰轻飘飘地又说了一句。

覃明呆若木鸡,身体僵硬地任凤琰摆布,穿上了这件神奇的仙衣。

从宝船上掉下来,是皇子殿下抱着他,才免于巨鬼吞噬,但是,凤琰救的人是狗儿,不是他呀。

“莫害怕。”凤琰摸了摸他的脑袋,温和地道。

害怕?不!他只是有点被惊到了。

以身相许?

他又不是小姑娘,许个毛的身啊?

覃明在心里吐槽,暗忖这皇子殿下脑回路不正常。

修真者的衣服,不但有防御作用,还保暖御寒,穿在身上,舒服极了。摸着身上柔滑的布料,覃明低下头,微皱眉头。

这皇子少年的心思,完全令人猜不透。

延伸阅读

利晟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xjqv.shtml
利晟茶具总部是陶瓷杯子马克杯、陶瓷花盆、多肉植物花盆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雅瑞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po7l.shtml
我们是国外高品质工业产品代理商有着一支具有设计及系统服务能力的技术人员及高素质、化、

鑫凯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nuw9.shtml
鑫凯毛绒公仔总部致力于生产毛绒公仔、主题公仔,动漫影视游戏周边公仔、企业吉祥物、公仔

普林尼钻石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s8bl.shtml
PULINY普林尼,始于1918,源于意大利。14世纪初,从盖乌斯·普林尼·塞孔都斯

邂逅遇见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ykr0.shtml
邂逅遇见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服装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Rastaclat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pstr.shtml
Rastaclat小饰品是东莞市长安浩征五金制品厂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织带啤咀、合金

赫伯婚礼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gc0b.shtml
关于赫柏姑苏区沧浪喜赫柏礼仪用品服务商行是目前国内的婚礼一站式服务连锁机构。赫柏婚礼

歌莉亚家纺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x97e.shtml
“歌莉亚”凭借梦莎寝饰时装有限公司十几年高品质管理的自信,在国内市场销售业绩创造非凡

香港佳珀隆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besr.shtml
香港佳珀隆加盟详情香港佳珀隆珠宝(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有着百年历史,最早源于18世纪

驰博仕富氧节油器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sd68.shtml
驰博仕富氧节油器招商连锁_驰博仕富氧节油器代理_公司简介北京北工联合力邦科技发展有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汉无疆之“借”衣

    村子里,鸡鸣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喔呜喔~”。太阳老爷听到鸡鸣后终于褪去粉红色的睡衣,换上金色的工作装,开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草叶上的晨露也随着阳光的照射化为水汽消散在空气中。清气上升,化作天上的白云。浊气下降,融入地下的河流。二憨子驮着少年,边走边吃青草十分满足。就是有几只不懂事儿的小蚊子找事儿。

  • 网王之风吹无痕在线阅读第一节

    个性为[虎]的S级罪犯大山成也在被发现食用人肉抓捕的第三天,打伤狱警逃狱。恰好在附近的NO.1英雄欧尔麦特正在全力追捕中。突然插播的紧急新闻,打破了这个城镇难得平静的早晨。S级罪犯本来是极其危险的存在,不过人们对此却也并不怎么担心。因为NO.1的英雄,是会带着笑容拯救所有人的和平的象征。然而没人知道

  • 异族之黎明之幕第四章在线阅读

    三天过去了,半山这三天始终是没能成功穿过那片一望无际的菌毯。毕竟只要是玩过星际争霸的人,甚至是只看过星际争霸cg的人都明白,虫族是多么可怕的一个种族。它们嗜好杀戮,手段残忍,团结一致,拥有“主巢心智”的它们只要一个侦察兵发现了你,你就等于被整个虫群发现了。然而,虫群最为可怕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它们那庞

  • 大佬们都想当我爸[穿书]第一章在线阅读

    朱嫣是清潭镇上一家酒庄的女儿。原先那也不是个酒庄,而是个快倒闭的客栈。朱嫣的爹朱庭离家千里丢了行囊,只靠着朱嫣祖母缝进衣摆的一百两银票住进了那家客栈。之后种种不提,最后客栈老板把客栈转给了朱庭。朱庭只有门酿酒的手艺人人叫绝,而正值兵荒马乱,回味甘醇浓郁的美酒无人欣赏。人人只想要喝烈的,一口下去辣的皱

  • 轮回之符道在线阅读第5节

    第二天。“妈,你歇一会吧!”李明泽刚吃过早饭,晁敏就把碗筷收拾后拿到卫生间清洗,这些天李明泽是睡的时间够多了,但他母亲就比较辛苦。“我不赶快刷出来,你中午用什么吃饭啊!别操那么多心,赶快躺着吧。”晁敏一边手里洗刷着碗筷一边嘱咐着李明泽躺着休息。“我爸在家干什么呢?”李明泽记忆里父亲这几天都在为大伯的

  • [文炼/文野]图书馆老师的横滨游记九死一生

    这一天我还是像平常一样,白天上课,吃饭,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我的舍友们也没有看出什么。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今天晚上意味着什么,或许现在就是暴风雨的前夜。等到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我走出了教室,给远在家里的父母打个电话,心里一阵的酸痛,也许这将是我最后一通电话,明天如何谁又能说得准呢。拨通了电

  • 都市之万界黑店在线阅读第9章

    滴......手机的震动叫醒了熟睡中的我。应该岳父大人的语音吧,不过这么早应该是有什么事吧。我刚要接起视频...等等,小雪还在我旁边躺着呢,我悄悄的把手从小雪的怀里拿出来,然后飞快的跑到客厅打开视频,这一套操作简直蒂花之秀。最近过的还好么?你小子是不是把我闺女拐跑了啊。惨了,这是要让我带小雪回去的节

  • [综]暗堕懒癌戒断所在线阅读第五节

    “哦?景吾想去英国?”迹部纯寺到是相当的诧异问道。小景吾双手握成了拳,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定,看向迹部纯寺的双眼迸发出闪亮的光,“是的,景吾想跟着父亲,学习父亲,然后成为一个跟父亲一样伟岸的男子汉!”迹部纯寺听了,心情愉悦的‘哈哈’大笑,那笑的一个叫天花乱坠啊,灿烂得阿源差点把一口银牙都咬碎了。“呵呵,

  • 悲悯的月光在线阅读第四章

    “怎么突然想到要见那人的家长?不是应该先见他的吗?”司灿首先第一个发问。但很快就被印祥志制止了。这才哈哈笑了起来,“没事,反正凡旋你找谁都行,我现在在家好无聊,陪着你去。”凡旋说起来,胆子是有些胆小的。能够让她做出这种决定,说明戚衿在她心中的地位。而几个熟知她的人,则是要多加鼓励了。“不用了,我陪着

  • 九歌冬天

    这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期末考试之前,下了一场好大好大的雪,学校里断水断电,考试往后推迟了三天。这天早上,安宁离开家的时候,天还没完全亮,她踩着月色出门,在附近的包子店买好包子和豆浆,呼着热气,往学校走。她倒没什么紧张的,只是觉得失落。考完试之后就是寒假了。寒假啊,好长好长的,她要好久都不能看见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