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傅少的贴心娇妻之第十章

作者:濑濑 来源:17K小说网

罚跪一夜,我没病,继续生龙活虎,只可惜再一次被陶清濯圈禁,除了出恭,连房门都不可出。

好几个护院在门外守着,只是没了陈疏安。

我让岑儿悄悄打听,据说他是真病了,病得还不轻。

看来,陶清濯对他这一顿罚,可真真儿是下了毒手。

我对他有歉疚,但毕竟我与他男女有别、身份有别,加之如今我出不了门,探望无方,只能嘱咐岑儿给他送些人参雪莲之类的补品去。

……

小弟弟陶淳每日按时来陪我聊天解闷。

其实我也没那么闷,我嘱岑儿给我找了些京都风貌人文的书卷,悄悄地绘着洛溪河在城内各支流的水文地图。

图绘好了,但还需人佐证正误。

陶淳虽聪慧,但毕竟年幼,见识不多,我只能在其他两兄弟身上打主意。

陶启的心思城府跟陶清濯一样深不见底,我是万万不敢跟他多来少往的,便只能问陶淳道:“陶言最近在做什么?”

陶淳嚼着牛乳糕,含糊不清道:“大哥他看上了尚书家二姑娘,但人家不搭理他,可让他头疼难过了。”

我笑:“这是他太不了解姑娘家的心思了,你叫他来,我开导他,保证旗开得胜。”

不出几个时辰,陶启果真拎着一堆礼物来看望我了。

我摆出人师的架子,道:“古人云,男子不孝有三,无才为大。”

陶启:“哪个古人胡说的?”

“所以女子倾慕的男子,首先便应才德兼具,学识渊博。”

“这些我都有!”陶启红着脸。

“口说无凭,”我窃笑,摊开绘制的那副京都水文图,“这是我偶得的洛溪河图,你来瞧瞧,可有错漏?”

果不出我所料,陶启作为一个浪荡公子哥儿,的确也担得起学识渊博的名号,认真观摩下,指出了几处绘制有误之处,又再指着图上太子太傅府道:“家中那池塘的水的确是引自洛溪河支流,但那暗渠其实也流经了前院假山石下,只是被人用石板盖上了,平日里没人留意。对了,我听说那暗渠是直接通海的呢。”

我心内大喜,但表面上一片风平浪静,咳嗽一声:“不错,大哥果然有见识。”

我取出一封老早就写好的信,交到他手里:“这便是妹妹给你的锦囊妙计,你认真揣摩学习,定能马到成功。”

陶启狐疑地看着我,取出信笺,随意念了其中一条:“给她取一个可爱的专属昵称,如小宝贝、小亲亲、哈尼,会让她产生一种专属于你的感觉。”

“小宝贝、小亲亲、哈尼?什么意思?”陶启露出疑惑,“昵称又是什么?”

我费了很大的劲儿跟他解释。

他一脸解惑却还是困惑不已的表情:“这些……真的管用?”

我哪里知道管不管用,这不都是我凭记忆默写的网络上的追女段子嘛。

我说:“实践出真知,你先试试,没辙的话我们再议。”

陶启颔首:“实践出真知,仔细揣味一下,此话甚是在理。”

自然在理,这可是革命先辈说的话。

……

接下来,便是要让陶清濯早些解除我的出入禁令,我不用出府,只需能在府内自由行走便可。

我躺床上思量着。

岑儿进屋,放下一个空篮子,嘟嘴道:“都给他了。可我觉得大小姐您多是操心了,那陈疏安屋里各式补品可多了,我见那些东西可比您给的还要好呢。”

我愣了愣,从床上爬起来。

他一个府上的普通护院,哪里能搞来那么多补品?

若说比我给的还要好,难不成是陶清濯赏的?

但陶清濯怎会对他那么上心?要知我让岑儿给他的东西,可都是我前阵子装病不起时,聂氏精挑细选送来的,竟然不如他陈疏安的?

我踱步,才又起了另一疑惑,问:“他不是练武之人吗?就算被鞭打了,也不至于伤到不起吧?”

我被罚跪那夜,他才受完刑,虽显孱弱,但还能上树跳墙,怎么想都不会突然间就倒床不起了。

岑儿道:“我听老管家说,他非是因鞭刑而病倒的,而是伤口被水长时浸过,因而引得溃疡。”

溃疡?那就是伤口被细菌感染了。

因为河水不干净?

不对,他跳河救我是在鞭刑之前。

人受伤后,也多会护着伤口,哪能没事儿下河游泳去?

我百思不得其解,这夜在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又有了些出恭之意,借着天光黯淡,岑儿打着呼噜,我偷偷晃出了房间。

门外两个护院拦住我。

我说:“我要出恭,你俩要陪我去?”

“大小姐,大人有令,可让岑儿陪同前往。”

我望向房内,道:“岑儿辛苦了一日,又何必叫醒她。再说,这府上如今到处都是我爹安排的巡夜人,我就算避开你们,也避不开其他人。若你们还是不放心,自可随我去茅房,我不介意你们在门外候着。”

两位护院大哥尴尬地互视,败下阵来。

我愉快地跑去茅房,又一身轻松爽快地回程。

到房门外,却发现这两人竟靠坐在墙角,似是昏了过去。

我刚要尖叫,有人从檐上落下,站于我面前。

陈疏安。

……

他的确是病重的模样。

脸色发白,显得孱弱,而目中浅淡幽蓝的光亮此时却格外清晰,如似落入雪地中一颗璀璨宝石星光。

此时他突然来此,我足下踟蹰,不知何往,人一紧张,脸上就又泛起滚烫。

“有事吗?”我佯作轻松,“对了,你伤势如何?”

“正是来感谢大小姐关怀,”他说,“今日岑儿送了些补品来,虽她未说什么,但相信是大小姐安排的。”

他语气中本是惯有风轻云淡与疏离,可许是我夜半睡意还十分浓烈,恍而觉得他眼角眉梢中添杂了几许温柔。

温柔得如月下海棠。

“鞭刑,”我说,“你病重是因为被陶……被我父亲责罚?”

他抬起眼角看我。

“可我听说伤口被水长时泡过,所以引发溃疡,你怎会沾到水了?”

“这个……”他后退了两步。

屋内传来岑儿唤我的声音。

我蓦然警觉,紧一步跟在陈疏安背后,在他抽身要跑之时,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腰带,险些便扯落,惊得他浑身一抖,像是脚下发软地没站稳,歪斜着朝我身前靠来。

我眼疾手快,下意识双手撑住了他。

顺利保全了我与他的清白。

而此时房门应声而开,我一把将陈疏安推开,在慌乱地转身朝向房门处。

岑儿揉着眼睛、掌着烛火走了出来。

“大小姐,我就说怎么没见您。”

“我内急。”

我答着,目光悄悄向后,背后已没了陈疏安。

思绪在忽然间,就像被带走了。

“哦,”岑儿没心思地应着,突然一脚踢在那晕倒的护院身上,吓得她弹跳起半米,人也清醒了,“这两人怎么回事啊!”

“他们不让我去茅房,我只能把他们打晕了。”我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胡说八道。

岑儿不信。

而我懒得再解释什么,回首而望着某处。

仔细想来,其实这几日少了陈疏安身前身后时时跟随,我好似偶尔也萌生出一丝空落。

就如同现时,眼前虽有烛光明亮,身后却是夜深黑暗。

我突然间,想要有一个人,在我身后,有如灯火辉煌,在这个孤单单的世界里,照亮我的来路去所。

……

我心中念念着对肖琸的愧疚,主动找红叶再教我刺绣。

当然,更重要的目的是减少陶清濯对我的提防。

陶清濯与聂氏一道来瞧我的几次,我都是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连来为我量体做嫁衣的宫中绣娘,都啧啧赞我举止娴雅,德才兼备,特有将来母仪天下的风范。

陶清濯听此,赏了绣娘好几块金。

而我也言必称太子,还托陶清濯进宫面圣时替我问候肖琸。

我知陶清濯这人没那么好哄骗,只不过在权衡利弊时,他清楚知道我如何表现对他是有利的,便也因势利导顺水推舟,直接将肖琸请到了府中做客。

我因而受到了一日赦免,可以在厅堂用膳。

肖琸坐于上座,陶清濯陪在旁,而我与肖琸正隔桌相对,低头不见抬眼见。

未免尴尬,我一直埋头苦吃,耳听着肖琸与陶清濯谈及一些无关紧要的政事和学问。

忽而间听到脚步声接近,有人立在了离我不远处。

我讶异抬眼,正好对上了陈疏安的双眸。

自上次夜半时见过后,已有好些日子没见他,他的伤看起来似乎已痊愈,笔直如松,挺拔矗立,像尊精致雕刻的塑像。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更何况我根本不知他是否浑身带刺,一旦接近,便必死无疑。

而我也实在不是故意想起好几次与他在水中相互碰触到的感觉,被口中食物呛得猛咳嗽。

聂氏连忙叫岑儿送茶水给我。

岑儿的水还没送到我手上,肖琸已快步走到我身旁,轻轻拍着我的后背,为我顺气。

若说我对肖琸的确没有感情,但也经不住他如此的体贴温柔,何况他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储君,未来的天子。

而他也是男子。

我面红起来,咳也不咳了,只轻声道:“多谢殿下关怀,我无碍了。”

大约聂氏瞧出了这一室中流淌的某种暧昧气息,要让陶清濯与她一同去看看让厨子炖的燕窝粥如何了。

肖琸笑,客气道:“劳烦夫人了。”

语气里有清场的意思。

陶清濯虽不想陪聂氏,但太子都已暗示了,他也只能跟着聂氏出门。

临出门前,他自然也不忘剐我一眼以示警告,再嘱咐岑儿与陈疏安:“照顾好殿下与大小姐。”

肖琸想与我独处的算盘落空。

失落之余,他还是坐到了我一旁,谦谦握起我的手,说:“阿月,要不你与我到院子里走走?就我们俩,好吗?”

他的小心思我看得一清二楚。

这提议对我来说其实很不错,没有陈疏安前后跟着,我还能借肖琸的太子光环在府中到处走动,视察一下前院那假山石下是否真有暗渠。

我看着肖琸,笑靥如花:“好。”

话刚说完,却似乎感到背脊上突然透上了一股凉凉寒意。

我回头,看到陈疏安刚好垂下的双眼。

延伸阅读

美国柯林斯洗衣加盟  http://www.wartawanita.com/68o5.shtml
美国柯林斯洗衣是美国柯林斯洗衣国际连锁公司旗下的品牌。美国柯林斯洗衣国际连锁公司是一

酷音办公盒加盟  http://www.wartawanita.com/gfza.shtml
是否还在为年底送礼发愁?尾牙活动买什么奖品发愁?不用愁,小枣树酷音办公盒来啦!配备有

永发加盟  http://www.wartawanita.com/d32x.shtml
本公司是一家从事服装模特道具生产有近二十年经验的老厂家,生产儿童人体模特半身、全身,

归德益加盟  http://www.wartawanita.com/p6yy.shtml
归德益陶瓷打造各种陶瓷礼品、商务礼品、馈赠礼品、会议庆典礼品、广告促销礼品、办公用品

MORDIMER加盟  http://www.wartawanita.com/y3ds.shtml
MORDIMER男装自丹麦。设计师以其简洁纯粹的风格努力的汲取着欧洲每一季的流行元素

辈辈康加盟  http://www.wartawanita.com/gyp3.shtml
天津市金诺康科技有限公司立足纳米磁疗正骨宝鞋垫的等重量级高新技术的研发应用,我们以诚

圣恒妠珠宝加盟  http://www.wartawanita.com/gaw9.shtml
圣恒妠珠宝公司:琥珀,蕴含千万年不同灵性的活化宝石,是自然界奇幻珠宝之一。琥珀是时光

金六福尚美加盟  http://www.wartawanita.com/6hws.shtml
女人心中都有一个浪漫而美好的公主梦,也许是从色彩斑斓的童话故事书开始,也许是从电影里

法蝶化妆品加盟  http://www.wartawanita.com/yvrj.shtml
法蝶化妆品於九十年初开始制造行销面膜至今年生产量很过一千万片不只直接行销至消费者另帮

爱唯家纺加盟  http://www.wartawanita.com/ax9x.shtml
爱唯家纺是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家用纺织品制造公司。现已通过ISO9001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等你那五年在线阅读第五章

    “桃深!”“你看看他打的,我这脸都毁了啊!”霍桃深低头摆弄着手机,压根懒得看他:“你要是不招惹他,他会打你?”江如衍顿时像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凑过去:“不是我真没招惹他!我就是看他一个人喝醉了在你们小区乱走,你不是告诉我他就住你们家楼下嘛,就好心想要……”送他回去——他没说完。“他昨天喝醉了?!”霍桃深

  • 重生成佛修掌中宝之夜城夜城(1)

    万象大陆,落星国南部。夜晚,被月色笼罩的双山村显得分外宁静。砰…砰…砰…在一间破旧的房屋前一个身体单薄的少年正用自己的双拳奋力的击打着面前的大树。少年的双手已经红肿,关节处早已渗出丝丝鲜血,但是少年并没有因为手上的疼痛而减弱丝毫出拳的力道。他目光如炬双眉紧锁,每一次出拳大树都会被其打的轻微摇晃,树上

  • 一年又一年在线阅读第3章

    墨家:墨氏,尚羽集团董事长墨仲天,穿着一身西装,长相非常帅气,只是看上去有点颓废,“还没找到吗?”,在问一个像是下属的男人。男人回应道:“我们派出去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小姐的消息,警方那里也没有小姐的消息。”墨仲天听了下属的汇回报险些栽倒。“董事长,当心啊!”被下属快速扶住没有载下去,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

  • 史上最纯粹爱情在线阅读第1节

    光绪年间因慈禧干政,国家处于混乱状态,更因慈禧对内强硬对外软弱,致使清朝一步一步走向灭亡。在远离京城的河南省境内有那么个小镇子,镇子地处偏僻与外界相处较远倒是有点山高皇帝远的意思,镇子很小笼统也没有多少人,故事就是从这个小镇开始的。老三家的你家那小子快十二岁了吧!一妇人在河边洗着衣服一边对另外在河边

  • [综英美]没有黎明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初见第二天水云烟一进内门,就感觉各处的目光又是聚到了自己的身上,不善者居多。“这又是怎么了?”水云烟觉的自己应该又错过了什么。等她带着自己的东西,直接往自己住的房间去,这还没进去就听到屋内的交谈声。“水云烟她又走后门了!”水云烟一听就知道是素雅的声音,听她这么编排自己心里还觉得奇怪,心想:“

  • 你似遥远的星河在线阅读第10章

    “就是吧,”幼嫩的小男孩好象是回忆地实事求是道:“我们一块儿买东西吃得时候,他准保吃得最快,而且吃完了自己的,还净爱抢别的小朋友的。所以我们都不爱理他,人都叫他狼王。”“啊……”还显的得意洋洋的王制顿时张口结舌,并且面色改变了。“小孩子家,大人说话别乱插嘴。”生怕对方下不来台的永美跟着对爱子训斥道。

  • 被三个男神独宠的日子第三章在线阅读

    晚上,苏糖到了寝室的第一件事,打开手机给季白打电话。“喂?”季白的声音有点沙哑,苏糖才想起来十点多,人家早睡了。“季白,那个,我是苏糖。”“嗯。”“季白,我还没给你表白你就拒绝我了,我,那个……”苏糖委屈极了,声音软软的跟哭了一样。“我……”季白有点头疼,这姑娘怎么这么脆弱啊。“季白,我,我现在跟你

  • 大唐之宠妹狂魔第五章在线阅读

    乌云当空,大风呼啸,气氛压抑。一辆翻云车疾驰在通往归云宗的大道之上。白晓醒来已是清晨拂晓,理了理思绪,白晓坐直身子,挑开窗帘,只见外面,是大片大片的原野,一望无际,绿意盎然,令人心xiong舒畅。而再若往下看,便发觉这马车,虽有车轮,却悬浮在半空中,离地三尺。前面那六匹额生独角的踏云马,也是踏空而行

  • 冷魅老公小娇妻之离开(9)

    终于,黎明到来,天渐放亮,有些人感觉这一晚是如此的短暂。“咦?小枫,难得看你起这么早啊!走,村前集合了。”一个大叔走过,看见蓝枫,笑呵呵的说道。“您先去,我等会儿过来。”显然,这个人并不知道,这次集合是为了他。蓝枫回到屋里,随便收拾一下,朝村前走去,事实上他也没有什么可收拾,就带了一些衣物。“族长叫

  • 雄霸战国在线阅读第三节

    萨库山贼团——在帝国边境,农业城镇“西利亚”周边的区域,是恶名昭著的集团。就流窜作案的山贼团而言,他们显得颇有规模。成员的总数超过了五十,其中不仅有人类,还包括了栖息在附近的哥布林、兽人等异族。受到袭击的镇民或是旅商,男人会不由分说地遭到杀害,年轻的女性则会和财物被一起劫走。当然,山贼们不会自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