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无敌之路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沉默是金 来源:飞卢小说网

说是“没必要去打扰他”,好像很体贴的样子,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不是“没必要去打扰”,而是“因为无利可图所以不必理会”。

虽然这样的话听起来似乎有些过于冷酷了,但这就是夏归晔。

如果是真正的——拥有完整记忆的靳明安,夏归晔当然不至于这样冷淡地对待。毕竟那是他的知己,他的挚友,他灵魂的半身,他一见如故且始终信任的人。

但出现在这个世界的青年又不是真正的靳明安,纵然如001所说是同一个灵魂又怎样呢?

他的明安,有一腔热忱的血,一颗赤子之心,在四起的硝烟中飒飒凛然。战火纷飞,白刃相交,在那灰暗的、杂乱的、晦涩的世界里,他是唯一仅剩的光。

是潘多拉盒底的希望。

而眼前的青年。

没有经历过明安所经历过的一切,甚至对那段纷乱绝望的时代毫无记忆......他是如此明快鲜活,美好得如同初绽的雏菊。夏归晔当然为他感到高兴,但也仅此而已了。

那个青年和明安是不一样的。

并不是——他的明安。

夏归晔很快收回目光,转过身,拖着行李箱想要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从他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位先生!”明快的,鲜活的,带着些微并不明显的局促,“请等一下!”

他回过头,看到一个穿过人山人海向他走来的靳明安。

不,不是明安。

理智上很清楚这一点,但不得不说夏归晔还是被影响到了。

大概他终究没有完全脱离情感的掣肘。

【哇,宿主,情缘先生朝你走来啦!】001倒是很高兴,兴奋地咪呜着,【宿主宿主,有没有很激动~】

并没有很激动,相反还有点麻烦。

已知,这个世界的明安,是一个似乎人气挺高的明星。

又已知,在机场,有一堆粉丝专门为了他来接机。

又又已知,在不远处,有许多记者携带照相机想要拍下明·大明星·安的最新动态。

试问,此时明安追出来并主动叫住夏归晔,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大概就是——被瞩目,被记者朋友关注,说不定还会增加脱身的难度。

不过他也有些好奇,没有记忆、不认识自己、完全是陌生人的这个世界的明安,为什么会突然叫住他。

夏归晔看着大步走到他身前的青年,露出一个礼貌却疏离的微笑:“请问有什么事吗?”

“那个......”青年的神色有些奇妙,像是有些羞窘又像是有些忐忑,夏归晔鲜少在明安的脸上看到类似的神情,“我是陆明安,我们是不是之前在哪里见过?”

这句话如果当做是陌生人的搭讪来看,真的是非常老套了。但很显然陆明安——或者说这具身体里的那个灵魂——和夏归晔的关系绝非普通的陌生人。

【哇!】001发出一声有些梦幻的叹息,很为自家宿主感到高兴,【宿主宿主,情缘先生还记得你诶!太好啦!】

再一次的,001作为一个系统来说实在是过于智能化了,情感也过于丰富了。

“应该没有。”不同于激动万分的001,夏归晔要冷静许多。他看着陆明安,唇角的弧度都没有改变多少:“有事吗?”

“我,那个......”陆明安磕磕巴巴地说了许多无意义的语气词,接着在夏归晔温和的注视下手忙脚乱地掏出一本巴掌大的笔记本和一支签字笔,递到夏归晔眼前,“可以和我交换一个签名吗?”

周遭一片哗然。

一开始那些记者还以为陆明安是凑巧遇上了一个熟人,结果看下去才发现并非如此。

人气爆棚的当红小生搭讪陌生人,这绝对够得上一条不小的新闻。

事实上,如果他搭讪的是一位女士——哪怕是三十岁四十岁呢——那些记者都能写出诸如《当红小生陆明安情陷年上女》、《陆明安机场一见钟情》之类的新闻来。但是男人嘛......

那些大报、正规杂志的记者可能会矜持一点,其他记者就另说了。现在可是21世纪,**恋多么平常呀,陆明安对一个帅哥动心也是很正常的对不对?

总之别相信小报记者的节操就对了。

现在再来看这个搭讪方式。

“是不是之前在哪里见过”非常普通,但“交换签名”什么的,画风就很清奇了。

“陆先生......”即使是夏归晔,此时此刻也感到有些无奈了。

“叫我明安就好。”陆明安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拿着笔记本和签字笔的手依旧前举着,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执拗。

明安。

这两个字很难断得干净清楚,念起来又软又甜,仿佛仅仅只是在心中悄无声息地翻滚一下,就带来了无边的悱恻缠绵。

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名字,但又确实不是与他相交莫逆的那个人。

夏归晔接过纸笔,在上面写下“沈归晔”三个字。

字迹清晰,少有连笔,看起来干净端正,但一笔一划却又带着筋骨,起笔收笔尽显锋锐。

拿过本子后陆明安在笔迹旁轻轻摩挲了一下。

这个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他的脸上看不出半分刻意,但夏归晔却莫名感到有些煽情。

并没有太多停留,很快陆明安翻到下页,在纸上刷刷刷写了几笔,小心翼翼地撕下来:“这是我的。”

他将那张不大的纸仔仔细细地折成一个小长方形,姿态郑重地塞进了夏归晔手中。

短暂的相触,夏归晔感觉到陆明安手掌似乎有些微潮。

陆明安很快收回手,抽离时指尖在夏归晔掌心轻轻挠了挠。

夏归晔:!!!

他抬眼向陆明安看去,难得没有整理好表情流露出了些许惊讶。这份惊讶显然被对方发现了,陆明安对着他露出一个荷尔蒙气息十足的笑,顺带还抛去一个wink。

这下夏归晔想当做是误会都不行了。

尽管有几个州较为保守,但从整体环境来说,米国比华国开放得多。夏归晔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又胸是胸、腰是腰、腿是腿的,在七年里也收到过许多许多邀请。

嗯,成年人都心知肚明的那种邀请。

当然,满心学习、实际上可以说是性冷淡也不为过的夏归晔对那些邀请统统都没有理会。不过不管怎么说,经历了米国的七年,夏归晔对这种邀请已经习惯了。

别说是挠挠手心了,更明显的都曾经体验过,实在不会因此而感到震惊。

可当发出邀请的那个人是明安时,一切就另当别论了。

尽管理智上很清楚,陆明安并不等同于靳明安。但是,不可否认,对于夏归晔而言,他们还是有部分重叠的。

毕竟是同一个灵魂,要完全当做陌生人来看待,是不可能的。

而且陆明安还长了一张和明安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有着和明安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

就像是明安在对他眨眼,就像是明安在对着他笑——那种弥漫着荷尔蒙的、并不正经的笑。

一时间,夏归晔内心的情绪非常复杂:“陆先生......”

“‘明安’就可以了。”陆明安依旧笑嘻嘻的,他忽然上前,贴近了凑到夏归晔耳边轻声说,“请千万记得联系我哦!”

湿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过于靠近的距离引来一阵领域被入侵的战栗。

陆明安撩完了骚很快就走了,那群接机的粉丝和记者也跟着陆明安一块离开,偶尔有几个想采访夏归晔的,也在被拒绝后很快放弃。机场大厅一下子变得安静许多,夏归晔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作。

【宿主,你没事吧?】001小心翼翼地问。

【没事。】

掌心里仍然放着那张纸,纸张粗糙的触感昭显着存在感,让人很难不去注意。

夏归晔慢条斯理地展开了那个小长方形。

纸条上并没有签名,只有一串数字,末尾还画了一颗称不上漂亮的小爱心。

【诶,情缘先生给宿主写了什么呀?】001探过脑袋,好奇地看着纸上的数字。

手机号码。

夏归晔并没有回答001。他小声地嗤笑了一声,重新将纸条叠好放进口袋。

【你刚刚说,接机的人在B-1出口?】他问道,【往哪个方向?】

【啊,那边那边!】001很快被转移了注意,抬起爪子指向南方。

【谢谢。】夏归晔不再停留,朝着001所指的方向走去。

他依旧神色平静,步履从容,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陆明安和他的明安是不一样的。尽管长着同一张脸,但并不是他的明安。

内心很清楚这一点,因此不会因为看到这张属于明安的脸就蠢蠢欲动想要做什么。

无利可图,所以不必理会。

他不会特意花费力气去和陆明安结识,进而交好——或者用001的话来说,攻略对方。

但如果是陆明安主动结交,作为朋友相处也不是不可以。

“嘀——”

私人号码传来一声收到短信的提示音,陆明安拿出手机,指纹解锁,点开了那条短信。

陌生的号码,短信的内容只有一个“沈”字。

陆明安盯着屏幕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将号码保存到联系人里。

他在姓名那栏输入“沈归晔”三个字,想了一想,最终还是删去了那个“沈”。

延伸阅读

妈咪大集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p3wt.shtml
妈咪大集婴儿用品主营孕婴童用品、孕婴童用品等。质量、用户至上服务于客户,满足客户的要

迈柯尔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yawj.shtml
迈柯尔医疗器械核心产品有手术室设备、医用光学仪器等;主要产品有手术无影灯、医用检查灯

ROSS乐思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bvaw.shtml
ROSS的创始人LaurentBarbier生于1857年,17岁时离开了他的家乡波

添硕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yxcg.shtml
添硕包装盒总部自成立以来,一直奉行“诚信交友、质量兴业”的发展理念,主要设计印刷各种

友联达工程塑料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g7b9.shtml
东莞市友联达工程塑料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特种工程塑料及模塑行业高新技术和产品的开发设

芦王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aka1.shtml
芦王渔具总部经销批发的浮漂、鱼具、浮标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深圳前海首华特招一级代理商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gwy8.shtml
前海华国内外商品交易中心007综合会员:1.位于前海对外金融发展区,先吃螃蟹通过国务

茗垫世家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xw2s.shtml
茗垫世家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尊雅都玉器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s8ak.shtml
山西尊雅都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位于“中华历史名城——龙城太原”,是一家专营高端翡翠和云南

美盈时尚艺品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akio.shtml
目前,根据装饰画市场调查,74%的被调查者表示通过购买装饰画、家居装饰品装饰居室,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秦:开局奖励无双剑匣之遇袭

    南语音万万没想到,当他们的马车到达山脚后,南思祺已经坐在旁边的大石上等了好一会儿。南思诚和两个丫鬟看见她目瞪口呆的样子都有些忍不住笑意。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尤其是功力深厚的人,飞檐走壁是一定会的,所以下山对于南思祺来说非常轻松。他上了马车后,看到南语音那傻乎乎的表情,又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怎么了傻

  • 形意江湖第七章在线阅读

    织田作之助收养的五个孩子来之前房间已经被拾掇好了,纲吉的房间本来就很大,床被改成了上下铺,装潢简约,床底下摆放着桌子,旁边放着书架柜子,架子上满满都是童话书与小说。这座小房子面朝着大海阳光,金灿的光芒从白色边缘的窗户透过,撒满了了阳光,暖洋洋的,既显得温暖又幸福。“哇,织田作大叔好厉害!”纲吉眨巴着

  • 我在陛下头上造个窝誓言与归队

    南宫怜对着楚轩的尸体发下了对言灵师而言最据约束力的誓言,然后,带着他的尸体去了一个拥有最美丽星空的地方,安葬了他。在回来的途中,她碰到了郑咤,这时候已经过了12个小时,楚轩的临死宣言大概被收到了?应该是,因为,她在郑咤的眼睛里看到了愧疚,愧疚又有什么用?造成楚轩死亡的原因有她的不自量力,同样也有郑咤

  • 向往的生活之神豪巨星之第九章

    复活节假期接近尾声之时,向来温和的天气却愈加糟糕,回校那天凌晨就下起了倾盆大雨,骇人的雷电在空中炸开,把如厚厚绸幕般的夜空照得亮如白昼,吵得莉莉辗转难眠。电光在窗外摇曳,房间里光线明灭不定,足以让任何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感到心惊。最后是詹姆睡眼朦胧地敲开莉莉的房门,用魔杖在她的窗户上点了一下,才把暴风雨

  • [综武侠]有病来嗑药啊在线阅读第6章

    欧云提着一盏小灯离开了愿望店。她在脑子里充满着各种各样繁杂的思绪,总觉得有许多想法混在脑海当中,但一时间却不知该从何捋起。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欧云一开始还担心自己要是离开的话,会不会被卷入黑暗的世界当中,但是店长很快的就看透了她的想法,递给了她一盏小灯。这是一盏精致的小提灯,古色古香的木质镂空盒子

  • 归墟剑之做我同桌,好?(7)

    “怎么样,还跑得动吗?”看着身后吃力奔跑的荏苒,韶光调转方向,跑到他的身边询问着道。不远处,赵铁柱看着韶光荏苒,叹息着道,“看来老大上心了,我是彻底没机会的了”。“说什么呢,还不快跑,小心超时,到时别叫哥把你抬回去哈”,看着赵铁柱望向身后,放慢了脚步,身旁的吕浩开口道。“看看文锋,人家都跑远了”。“

  • 我管众神生包子那些事儿第一章在线阅读

    初夏蝉声阵阵的正午时分,最是让人犯困的时候。落桥县是个挺热闹的小县城,这会儿也不禁乏了起来,沿路菜摊儿包子铺的伙计通通半死不活地趴在柜台上,意识混沌地撑着眼皮。宋霁在药铺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打着算盘,思绪却已经飘到了九霄云外。离他重生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上辈子为歹人相逼,他不愿做违心之事,却事与愿违,不仅

  • 我,认真招生,从不骗婚[修仙]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就是我现在的力量吗?”罗霸看着被一拳轰杀的黑色凶禽,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他喜欢这股力量。在罗霸收拾自己的战利品的时候,沙漠中心的神树,周身光华大作,彩霞炽盛,光雾氤氲,一股股玄而又玄的气息从树身散发出来。无数条树枝如秩序神链一般散发宝光,迅速的将整片大地全部笼罩起来,上面闪烁着神秘莫测的符文,有

  • 今夕何夕之第八章(8)

    “放心吧,您已救过我一回,总不能让您再救一回。”余凡回过头,“老丈,那祝余草果真有集册所说的那般奇效,食之不饥,那为何此处中的人们还如此早出晚归,劳劳碌碌?”“你当那祝余草可随意能吃的,我们凡人活着的意义不是无为,生老病死,一草一木有我等痕迹,一抔黄土有我等肉体;填上此生的七情六欲。若我等饱逸而亡,

  • 武道游子第4章在线阅读

    ......“嗯,这是哪?我死了吗?看来我没法报仇了!”江凌看着周围一片漆黑,心中不免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对自己未能报仇的自责!“孩子,你没有死!”就在少年打量着他周围的空间时,一位老者突然出现在少年的前方。“你,你是?”少年警惕的看着前方的老者。“哈哈,我是谁,我也不知道!你只要知道是我救了你就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