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湮灭噬界冰洞之行

作者:颜墨海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三公主的房间,在雪竹苑的最深处,一柄微弱的烛火,燃在案台上。床前的帷纱,随着外面吹进来的海风,正在轻轻摇摆。

三公主正一手撑在案台上,一手敲着瓶子里的小螃蟹,“矮矮,你是不是想出来呀?”

浅羽坐来三公主身边,帮她将头上的发饰卸下,“公主,这么晚了,矮矮也要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三公主的眼睛,已然有些睁不开,迷糊道,“姑姑,为什么神君他,对你都比对我要好些呢?”

浅羽顿了顿手中,正卸下来的木簪,“公主,神君并未对浅羽好,只是出于礼仪。”

三公主缓缓答道,“嗯。”

“公主该是累了,我们去床上休息吧。”

三公主却硬撑着打起精神来,“姑姑,你吹冰凌箫给我听好不好。小时候,雪虞最喜欢听姑姑吹箫。”

“那公主先去床上躺好,我吹给你听。”

三公主点了点头,抱着装着矮矮的玻璃瓶子,侧躺在了床上。

浅羽拾起公主妆台上摆着的冰凌箫,坐来公主床边,帮着她盖好被褥,见得她渐渐闭上了眼。浅羽吹起手中的冰凌箫来。

随着悠长的箫声,有清风从窗外缓缓吹来,与这东海湿暖的海风不同,带着北海冰冷的气息,幽幽地徜徉在公主床边。

半晌,公主的呼吸深沉了些,浅羽见她睡着,方才放下了手中的冰凌箫。

起身将方才放在案台上的木簪,收去三公主的妆台。手肘上微微作痒,浅羽微微一笑,该是蜜蜜回来了。回头一看,果然,这小家伙嘴角还蘸着方才在篮筐里吃过的青草。

浅羽伸手,帮它抹去嘴角那根青草,又抚摸了一番它的头,“你回来了?”说着,看了看床上熟睡的三公主,“她已经睡了。”

蜜蜜在浅羽手中,讨要了一番抚爱,又蹭来妆台前面,用嘴翻了翻面前凌乱的饰物。

浅羽好奇,它在找什么?

半晌,见得蜜蜜从妆台上,叼起一颗珠子,转头便往房门外跑去了。

浅羽见他消失在眼前,忽地觉得不对劲起来,方才那颗珠子,好似十分眼熟!

是般若珠!

三公主成亲之时,龙王赐给三公主,做嫁妆的般若珠。上面有上古海神的灵力,可三公主怎的如此随手将它放在妆台上?蜜蜜又叼走它做什么?

不行!

浅羽忽地紧张起来,三两步跨来门口,抱起蜜蜜吃过的那篮青草,连忙追了出来。

浅羽灵力微弱,驱动追寻的法术,也不甚灵光,只是隐隐约约能看到蜜蜜的踪迹。蜜蜜去了那日喝酒的山亭,往另一边的山坡去了。

月光扬洒得满满一地,风吹得有些大,东海虽是气候温暖,夜深了,也颇有几分寒凉。浅羽紧了紧手中的竹篮,跟着蜜蜜,往那幽黑之处走去。

漫长的甬道,被黑暗充斥着,安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和心跳,似乎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说来奇怪,东海实属温暖气候,不知为何在这擎川会有偌大一个冰洞,冰洞里却有这么长的一条甬道。手中的篮筐,被浅羽搂得更紧。没有烛火,也没了月光,只是那般若珠,在前方发着微弱的灵光,方才能让浅羽看清方向。

摸索着冰洞的墙壁,一步步往下,浅羽小心翼翼喊道,“蜜蜜,你在这里么?”

“别调皮了,那颗般若珠,是北海圣物,可不能丢了!”

偌大的一个洞穴,出现在浅羽眼前,黑乎乎的一片,看不清楚。蜜蜜已经将般若珠放在脚边,正曲着膝盖,在洞中休息。见浅羽进来,温顺将头埋在了地上,似是要睡熟的样子。

浅羽走过去,正要拾起那颗般若珠。

“谁?”男人沉重的声音,忽地响起。吓得浅羽几乎掉了魂魄,怀中的篮筐,已经不听话地落在了地上。

浅羽忙凑来蜜蜜身边,就着般若珠微弱的光,一副狰狞的面孔赫然出现在浅羽眼前,乌黑的胡须,正扫在浅羽的脸上。

已经不能动弹,一丝残存的念头,在脑子里喊道,快跑!可四肢却全然不听使唤。

那声音又道,“求求你,不要走!”

浅羽心中一软,又顺着般若珠的光芒,想去仔细地看看他的面庞,可那面庞,全然被乌黑的头发和胡须挡住,连眼睛都看不清楚。为什么东海神君的擎川,会关着一个男人?是犯人?

浅羽终是理清了些许思绪,清了清嗓子,鼓着勇气,提高了声调,问道,“你…你是谁?”

浅羽看到,他脚上漆黑的链条,在般若珠的微光下发亮,该是神君的关押的人没有错。

那声音沉静稳重,答了浅羽的话,“我是谁?我也快不记得了,太久太久了。现在外面,是什么时候了?”

“是…是深夜。”

“我是问,现在外面的年号。”

“年…年号?”

“我记得,我被关进来那年,还去过天帝三万一千一百岁的生辰。”

“三万岁?”浅羽心存迟疑,“我…听人说,天帝早已经五万多岁了。”

“嗯—”那声音深深叹了一口气,“两万年了…你可知道,这里看不到光,不知道日出日落,不知道四季变化,只有冰川融化时滴水的声音,每落下一滴,我都记着。在你来之前,是第四千九百九十九滴。你可知在这漫长的黑暗里是怎样的感觉?“

浅羽重复着他的话,不禁好奇起来,“漫长的黑暗…你是说,你已经被关在这里两万年了?”

“没错,两万年。”那声音转而问道,“你在害怕?”

浅羽忙辩解道,“没…没有!”

“哦?你可知道,生活在黑暗里的人,什么最灵敏?”

“什么?”

“耳朵!”那人的发须,再次扫来浅羽面前,“你的心跳得很快!”

浅羽忙往后挪了两步,“我…我不害怕。”

那声音却冷笑一声,道,“哼,即便是两万年前,也少有人敢跟我说这句话。更何况,是我现在这副样子。”

“我…太晚了,我得回去了。”说着,浅羽便要摸爬起来。

铁链摇晃得愈发大声,男人道,“别走,陪我说说话!”这深沉的嗓音,竟然发出了央求的语气。

浅羽忍不住好奇,往上望去,寻着他脸上的表情,终是见到他那双眼睛,被般若珠的光芒,照得泛着白光,渗人得紧。

男人的声音,却忽然温柔起来,“可是…可是我的样子吓到你了?”

“不,没有。”浅羽的目光,顺着他那长长的发须往下,他身上健朗的肌肉,仍是精炼非常,似是充斥着无限的能量。这人的身体,并没有因为两万年的不见天日而消沉。

“两万年都没有梳洗过自己,定是不好看的。”男人说着晃了晃头,似是看了看自己周身的毛发,“对不起。”

浅羽有几番心软起来,问道,“你,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哦?为什么?为什么会被关进来,我也记不清楚了了。我只记得,两个人名字。”

“两个人?”

“你帮我想想,他们现在在哪里?”

“哪两个人?”

“东海神君,东冥。北海神君,司情。”

浅羽后退了两步,“他们…你想干什么?”

“哦,不不不,你误会我了,我不想干什么,就想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

浅羽犹豫着道来,“东海神君,还住在这擎川。司情神君,早在两万年前,坐化了。”

“死了?”那人重复着,“司情她死了?”铁链摇晃得愈发响亮。

司情是前任北海的神君,浅羽心存敬意,不由得纠正那人道,“是坐化了。”

“哈哈哈哈,”那声音却没有理会,大声笑着,却忽地停住,“死了。”

“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就是老朋友,问候问候。”

“可神君为什么把你关在这里?”

“神君?”那人迟疑半晌,“你是说东冥。哈哈哈,东冥这个手下败将,怎么可能关得住我?”

手下败将?神君是四海战神,怎么可能是他的手下败将?不对,浅羽忽地想起那日在神君手上,看到那条长长的疤痕来,“神君右手上,那道伤疤,是你所为?”

“伤疤?”那声音缓缓道来,“伤过太多人,不记得留了疤没有了。”

“你…”浅羽急问道,“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我也不知道。”那人深吸了一口气,“嗯—,这是什么味道?”

“味道?”

“是青草!”

浅羽看了看脚边,原本在蜜蜜的篮筐里,散落了一地的青草,听得那人又道,“能不能,拿来给我闻闻?”

“你要是不说你是谁,我得走了。”浅羽说着,便要转身。

“不,不要走,”那声音忙道,“我说!”

“嗯!”

“我叫奔奴。”

延伸阅读

康德加盟  http://www.pasandolabola.com/n0tu.shtml
康德上门洗车总部引进国外出众技术依托西安雄厚的科研实力,整合资源,研制成功节水环保的

SIYARE加盟  http://www.pasandolabola.com/62q5.shtml
HELENKAMINSKI羆そ?砞ミ?緿瑆???撤冰??跋?1983??承快?の砞璸

今生宝贝加盟  http://www.pasandolabola.com/6qsi.shtml
广州市今生宝贝服装有限公司创办于2002年,总部位于美丽的花城--广州(西关),是集

abcmouse英语加盟  http://www.pasandolabola.com/uqgr.shtml
abcmouse英语是美国知名的儿童语言与全学科学习品牌,有超过百万美庭与5万多名教

晋飞贝亲婴儿用品加盟  http://www.pasandolabola.com/bcdc.shtml
晋飞贝亲婴儿用品加盟详情上海晋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经销批发的孕妇装、母婴产品、服装服饰

优珍牛初乳加盟  http://www.pasandolabola.com/x8jo.shtml
优珍牛初乳奶粉奶源来自于新西兰。新西兰作为“地球上一块绿洲”是为的奶源供应地,这里是

泊头金银财宝环保设备加盟  http://www.pasandolabola.com/gmnt.shtml
泊头市金银财宝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是集科研、设计、生产、销售和安装维护成为一体的高新技术

珍如金加盟  http://www.pasandolabola.com/sxez.shtml
中国黄金集团黄金珠宝有限公司是国内专业从事“中国黄金”品牌运营的大型专业黄金珠宝生产

佳缘美加盟  http://www.pasandolabola.com/gc0x.shtml
深圳佳缘美包装工艺有限公司,专职为客户设计、制作各种珠宝饰展示道具,公司坚持“以诚待

小桔灯作文加盟  http://www.pasandolabola.com/6nzy.shtml
小桔灯作文在小桔灯教育品牌的旗帜下,现有小桔灯快速阶梯序列作文、小桔灯中考实战作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谜罪之渊之蝉爷和孔老 师徒(8)

    初中同学,这位旧相识的出现颇令君爷意外,早前在学校时,他的一些行为满足了君爷某种程度的虚荣心,不过现在的他似乎过多的经历了岁月的摧残,乍一看,君爷险些没看出来。现在的常伟同学犹如没有脱壳而出的蝉,上下佝偻着,脖子缩进去,穿的裤子因为腿的不配合而出现的褶皱把原本短小的腿衬托的更短。“你好,好久不见。”

  • 网红鼻祖—没落的交际花之零零四 下马威(4)

    这怎么可能!天炎泽身后一个年纪大的威严的嬷嬷上前在其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天炎泽眼前一亮,道:“好,我应了,这下可以走了吗?”“明日吧,今日很晚了,小院简陋便不留大公子了,”天赐轻轻一笑,面纱随风滑落,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面容,让原本对她有所期待的天炎泽和那个嬷嬷同时略过失望。“大公子,”嬷嬷严肃,那眉

  • 嫁给秦始皇的病娇爹 [参赛作品]之第四章(4)

    “提涅尔。”男人言简意赅。其他两人秒懂。这就是大哥准备跟二皇子提涅尔说的那样,不直接从夺冠热门里面选择,而是自己观察这些蓝海目标,然后选择比较合适的对象进行投注。对啊。既然决定要来玩,那就好好玩一下嘛。要不然随便选一个,再随便提交上去,来玩的意义何在?这么想着,陆柴皱着眉,也是下了决定,“那我也跟着

  • 万界大盗在线阅读第二节

    宫越辰走出房间下楼后,白灵汐缩到了被子里,冒出一个小小的脑袋,紧紧的揪着被子,那满身青紫的模样,明明是一只被凌辱的小兽,眼中却闪动着兴奋的光!她有严重的自闭症,在极度不能控制情绪的时候,习惯了躲起来。前世这自闭症可是折磨得她不轻,用了好些年才克服了。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眼前的一切,让她很确定她现

  • 与月下魔术师的合约第7章在线阅读

    “呯!”一声枪响。随后是中年男人大声惨叫着松了手。他手臂上中了一枪,鲜血顿时涌出。晴子被摔落在地上,很快就被织田作之助抱起来检查有没有摔伤。他一直抽空注意着晴子这边,发现男人接近的时候就提起了警惕,所以才能在男人意图不轨的时候立即阻止。中年男人就是隔壁船的老板,听到他的惨叫声,那艘船上的工人都抄着家

  • 三生烟火·风月记第六章

    这个晚上叶玲睡得格外的好,第二天早晨在床上磨蹭到八点起床后,叶玲觉得自己简直都要幸福的冒泡了。起身去洗手间洗漱完毕,等转头要出门时,叶玲意外发现洗手间的房门上竟然多了一个小玩意伸手摸着这个小小的刚好脑袋大小的黄色小熊,叶玲想了想把自己的脑袋凑了过去。结果发现,布偶挂着的高度,刚好是自己脑袋的高度后,

  • 洪荒:开局灭了石矶娘娘第八章在线阅读

    远在百里外的俞洛晴正在王府里看着账本,对祁世筠周遭发生的事情还一概不知。嫁入王府的这些日子,俞洛晴没有一天是消停的。事情还得从那日进宫后说起。那日从太后的宁曦宫出来后,俞洛晴突然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走近来看,此人乌发束金冠,一身深紫绸缎,腰带上挂着一枚精致的玉佩,一双剑眉下深褐色的眼眸流出不易

  • 犬夜叉之纵横天下在线阅读第五节

    贾赦长的好,嘴又甜,很快就和大部分同学混熟了,看不惯他的也碍于他的家室不与他交恶,还有些趋炎附势的捧着他,真可谓是如鱼得水。又有在家时代善压着仔细学了三百千,是以在私塾同龄的蒙童中进度最快,学的最好。最近代善忙于公务有些放松了他的功课,没了父亲看着,贾赦天性贪玩好动的一面冒了头,时常在课上开小差,被

  • (老炮儿同人)花房姑娘第五章

    发起这场聚会的是本市三大巨头之一的鸿氏集团的三少爷------鸿致和。此刻他低调地隐在一角,明暗交错的光影柔和了他精雕细刻的俊脸。双目犀利,远远地注视着洛倾城的一举一动。洛倾城是三大巨头之一的洛氏集团的大小姐,也是洛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和她结婚,便是空手套得整个洛氏集团。她从小爱慕左氏集团的大少爷-

  • HP 月亮脸和龙公主在线阅读第三节

    “臣,兵部侍郎潘训,拜见皇上!”御书房内,潘训恭敬行礼。“平身吧!”李安平打量了一下这个精明强干的臣子,忽然道:“告诉你一件事,张忠已经伏诛!”“什么!?”这句话简直是石破天惊,潘训猛然抬头,惊愕的看着李安平。“不用怀疑,像张忠这等飞扬跋扈的逆贼,朕是容不下他的。”李安平淡淡道。“是微臣失礼了!”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