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玉魄仙魂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根弦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叶莲灯从梦里惊醒,少年的嘶吼和得得马蹄声依然萦绕耳畔,揉了揉额角,手脚冰凉一片,才发现材质上好地锦被乱七八糟地蜷成了一团,被某人抛弃到了床下。

她淡淡地扫视窗外,一弯明月黯然高悬。

深秋时节的秋风格外刺骨,呼啸着钻进镂空花纹的桃木窗,像极了梦里的黄沙呼啸。

原来,昨夜又忘记了关窗,唤起了曾数夜纠缠但已许久未做的怪梦。

只是,这些怪梦并不属于她,而是曾经住在这里的主人的。

她从床畔轻轻坐起,极轻柔地披上锦缎织就的大氅,以免惊扰了多事的宫女。

她名唤叶莲灯,是个神棍。

本该在江湖叱咤风云,因为流年不利外加出门没看黄历,被迫在昭晏皇宫的漪澜殿中做冒牌已有两年。

而这漪澜殿之前的主人,便是世人眼中人人称羡的邺王妃澜炽。

她的夫君,则是昭晏六皇子宁绝,可谓是全天下女子的心上人。

宁绝是国君的第三子,年纪轻轻便被封为邺王,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曾师从渔公习得一身高绝武艺,是顺承帝最看重的皇子。他还偏偏生了一张俊美无俦的脸,直到二十二岁也未曾娶妻纳妾,像他这样的男子,不知是多少妙龄女子的春闺梦里人。

关于这一点,叶莲灯不置可否,他看不透身边这个算盘精。

宁绝常常和她半真半假地玩笑,满口醋意地说她不知道珍惜他,换了别家的姑娘早把他吃干抹净了。

她的回答则常常是一个巨大的白眼和清丽狠辣的剑花。

相传,宁绝对邺王妃澜炽的纵容已经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顺承帝患失智症之前脾性暴躁,容不得无礼之人。

偏生澜炽是最目无礼法的烈性女子,用宁绝的话来说,她就是一坛烈酒,还是最烈的烧刀子,纯粹浓烈似火,冷傲别致如冰,正如其名澜炽的含义。

五年前澜炽刚进宫的时候,因为厌恶皇帝高高在上的做派,不愿伏地拜他,在大堂上一把扯掉了朱红的盖头,无视掉惊掉下巴的群臣后妃,骂了句“老娘还不稀罕嫁呢”转头就走。

当时可把顺承帝气坏了,扬言要诛她十族。

宁绝将她打横抱起,跪了下来说“她已是儿臣的王妃,若父皇怒极,就连儿臣一块儿罚吧。”这才算完事儿。

如此看来,宁绝自然是用情至深、能轻易迷倒一大片少女的理想男儿,而叶莲灯在见过了他丝毫不怀念正牌,反而对她这个冒牌再三骚扰的登徒子模样后,彻底把他关进了心里的小黑屋。

本来许多老百姓已经做好将这对皇家公媳的事例当做饭后谈资的准备,谁知没过一两年,顺承帝下朝时不慎摔倒,换上了失智症,此后一直半身不遂,成日里咿咿呀呀,半个字儿也吐不出来,连婴孩也不如。

顺承帝并无族戚,群臣自然都推举宁绝为摄政王。

于是,在别人眼里,邺王妃澜炽便可仗着宁绝无条件的宠溺,整个皇宫都是她的天下。

谁知宁绝摄政后不久,澜炽从宫墙上一跃而下,假死之后狸猫换太子,逃出了宫去。

其中缘由,无人知晓。

说起来,叶莲灯觉得那个澜炽虽是害苦了她,但从个性来看倒很是对她脾气,丝毫不丢女子的颜面,也不枉她替她在宫里受罪如斯。

窗外月色朦胧,皎白如绸,叶莲灯无聊地绞了绞头发,没了睡意。

她轻功极好,无声无息地走到庭院中,飞上屋檐,恣意地轻轻躺下。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宁绝亲派的御前侍卫一个也没有被惊醒。

她抬头望向皎白的明月,清澈宁静,像极了一只正深深凝视着她的眼睛。

她无端地想起了梦里的人。

又来纠缠了,属于漪澜殿主人——王妃澜炽的记忆。

叶莲灯能感觉到,有关澜炽的回忆两年来一直执着地徘徊在漪澜殿,似乎带有极强烈的怨念。

或许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缘故,那些不属于她的怪梦时不时会在夜里侵入她的脑海,曾让身为局外人的她也感同身受,夜夜难眠。

究竟为什么她会被困在这宫里呢?

叶莲灯作为江湖骗子,做过土匪,当过神棍,打过家、劫过舍,也抢过富、济过贫,坑蒙拐骗样样都做过。

两年前,她时运不济,命犯太岁,打错了算盘,本想到皇宫来捞宝贝,终于成功地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那夜,月黑风高。

她盘桓正城墙脚下踩点,正打算把飞索扔上宫墙去,一个白衣女子直直朝她砸下来。

随即,连女子的脸都没有看清,她就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异香,像晕染了鲜血的白梅,又像是风干了的瑞香,眼前一暗就晕了过去。

醒来之后,她便成了漪澜殿“大病初愈”的王妃澜炽。

所谓“大病初愈”,就是指从鬼门关回来的王妃变得记忆混乱、脾性暴躁、目无纪法,举手投足之间全无半分女子淑雅,还满口亲人问候。

她起初很纳闷,这些侍婢怎么看不出自己的主子换了个人呢?

直到她看到真王妃澜炽的画像,她才明白其中原委。

画像中,玉人正席地抚琴,素衣如雪,墨发长披,只是眉目间清清冷冷,却眼含柔情地看向作画人。

玉人微瑕,清冷惊艳,是个冷美人。

虽与她叶莲灯截然不同,但因这张脸却与她有七分肖似,稍作假饰,足以以假乱真。

再者,王妃不见了这样的丑闻,素来看重颜面的昭晏皇室岂能让它流传出去。

而叶莲灯这个冒牌货来得正好,大家就理所当然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接纳这位大病初愈心性大变的王妃。

而她身边的侍婢,只怕是全部被新换了一批,关于王妃跳下城墙的事情不论她问谁,对方都只会摇头缄默。

刚开始,她还十分高兴,感觉自己捡了个大漏子,除了需要喝一些补元益气的苦药外,宫里的锦衣玉食任她享用,奴仆任她差遣,好不安逸。

可一个月后,被约束在四方宫墙里的她感到越来越无趣,想念起了大漠里喝酒吃肉的恣意生活。

于是她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换了身利落短打夜行衣,像以前的王妃一样爬上了宫墙,密谋出逃。

只是,那一夜她再次时运不济。

太医说她大病初愈,需要静养一个月,那期间不许任何人来探望,而她挑的那一天正好是期满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见到了久负盛名的宁绝。

她自认为自己的功夫得兄长亲传,虽没练到家但绝不至于打不过一个深宫王爷,结果她只在他手下走了十招就被他牢牢锁在了怀里。

她打不过,只好一边挣扎一边坦白自己是个冒牌货。

后者一点也不惊讶,以不容分辩的语气温柔道:“没关系,不管你是谁,只要你在我身边就是我的王妃。”

“……”

这是什么骚话?

和她了解的不一样啊。

这一个月里,她旁敲侧击地问了好些真王妃与宁绝的事情,所得到的答案皆是说二人恩爱非常。

现在,她严重怀疑王妃这个身份不过是个幌子,还有这个面容俊美的男子不是花心大萝卜就是老谋深算的变态,听这口气明明就知道她不是真王妃,却依然像登徒子一样调戏她。

“我去你大爷!你先放手!”

宁绝乖乖放手。

叶莲灯运起轻功拔腿就跑,连从皇宫里打包的“纪念品”也顾不上了。

可她还没来得及心疼,就感到脚上一阵抽搐,一个趔趄就砸到了一个胸膛里。

然后,她便被宁绝点了穴道,打横抱起,回到了漪澜殿。

那时,叶莲灯没有读懂他的眼神,只觉得看了又窝火又难受,不由得感叹演技真好,对着一个不爱的人也能入戏这么深,真是佩服。

他浅笑:“我们来做个交易。”

“可以拒绝吗?”

“你说呢。”

“有话就说,别拿你那副笑容对着我。”

“我保证不碰你,但在澜炽回来之前,你就是我的王妃。”

叶莲灯保持微笑。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那一夜晚风习习,桃花正盛,以神棍之名走江湖的叶莲灯终究栽在了深庭幽倦的烂漫桃花劫里。

延伸阅读

从重生成诸葛大力开始之我是小叫花(1)  http://www.ssdoctor.cn/nijj.shtml
“我是小叫花,从小没爸妈。衣服穿褴褛,浑身是泥巴。**养我大,困了睡地榻。好吃又懒做

凡穹之下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ssdoctor.cn/dt30.shtml
‘噗呲,小郭同志真的是傲娇啊,上车的时候还说自己不想上节目,现在已经想到自己火的被围

卸任将军的小娇妻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ssdoctor.cn/a74r.shtml
虽然自己用不上传说十分灵验的“恋爱”书签,但对于樱花造型没有抵抗力的绘里香还是买了一

还珠之我不是NC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ssdoctor.cn/swly.shtml
汉斯问道:“对了,小伙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巴里回答道:“哦,我的名字是巴里·

系统之三眼无赖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ssdoctor.cn/n4ha.shtml
7】回去的路上,李飞让宋杨把自己的车开回去,自己则亲自开着秦楠的车。他一把把秦楠塞进

SCP传说寻找反派boss  http://www.ssdoctor.cn/bfwt.shtml
搞定了顾老爹,第二天一早,顾梦就风风火火的踏上了寻找小反派之路。为了让屁股不至于颠破

玄幻都市之每日一系统人工建筑  http://www.ssdoctor.cn/gwlc.shtml
时间2009-3-419:29:36字数:1997到了港口,与送货公司的飞船负责人接

生死界限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ssdoctor.cn/pxoq.shtml
第7章迹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可以算彼此最交心的朋友,志趣相似,水平一致,家境年龄都相仿

都市之天降仙缘在线阅读造化破立诀(求鲜花)  http://www.ssdoctor.cn/gxh8.shtml
韩叶的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你……你到底是谁?”楚尘的脸上带着一抹邪气凛然的笑容道:

一不小心和你到永远之你想把我跟儿子卖掉换钱?(9)  http://www.ssdoctor.cn/nv3j.shtml
按理来说,一般弓箭根本没这种威力。先锋也算是身经百战,很快冷静下来,对方这种,无疑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大帝分身鬼校(九)

    “找到了?”男子凑过来看了一眼,但兴致缺缺,“现在,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一下,你那个朋友是怎么回事。”这家伙对出口钥匙没有兴趣吗。杜一新答道:“我不知道。刚才他的确在里边,巡查老师也在,可是消失了。”话落,男子突然一把揪住他的领子,硬生生将他拖出房间,摔到地上。“我……”杜一新下意识想爆粗口,但看对方

  • 我的先祖是李白在线阅读第十章

    湛娆知今天不想开车,便换了一辆劳斯莱斯,让司机开车送自己回家。现在已经快接近凌晨了,林景焉的事儿总算是解决了。疏通了各路关系,将关于此次事件的负面新闻全部压了下去。再联系了几个大V发微博,宣称相信林景焉的为人。最重要的是找到了那个大学生当事人,给了一大笔钱,让她发微博澄清此事。说大家误会了,照片上的

  • 包子造人计划(网王)到最后还是没能见他最后一面

    我一人躺在茗蔓殿中,屏退了所有人,一个人静静的躺着!“吱呀——”门开了!一阵风吹了进来,是那样的凌冽无情,就是他一样,是那样的冰冷不近人情!踏踏踏——一个人走了进来,他转身关上的房门,他走到我的床边,身上还带些许的寒气。殿内的火盆燃烧得正旺,或许是我身体的缘故的,今日我觉得身子彻骨的冷,殿内的火盆由

  • 书穿星际时代第6章在线阅读

    却说张家宝一行外出的时候,齐洛敏独自呆在厢房里,静静地望着天窗出神。世事无常,十年的夫妻相对,一日之间阴阳两隔。弥漫整个天地的灰尘似乎把人带进噩梦里,到处是哀嚎声。入眼之景都是碎的,所有的房屋不留全尸,无从辨认归途。幸存的灾民度过了最初的恐惧、悲伤和彷徨,逐渐袭来的饥饿感让他们开始游荡,拾取一切能饱

  • 我是好男人[快穿]胶囊怪兽

    空旷的荒地,不断地有风刮过,卷起地面的尘土,在这一片坟场的残骸之中,充满了凄凉……我绕过了众多雷德王的尸体,来到断尾雷德王的身旁,我抓着魔棒,魔棒里面的光粒子已经平静下来,看来这些光粒子真的会根据我的情绪变化而改变流窜的幅度。“这样就够了吗?”我坐在雷德王尸体旁的一块石头上自言自语着。“家园被亚波人

  • 香蜜沉沉之凤尾花在线阅读第8章

    清明当日,细雨纷落,将地面打得湿滑,又没到积水的程度。马车在雨中走得不快,赶在天大亮前,祁襄就已经出城了。他们并不是最早的,有些祭奠地比较远的,天不亮就走了,他们夹在众多出城的马车中,一点也不显眼。在大川,寺院和庵里都给提供临时的供奉牌位,给那些不方便在家中供奉的或者入土地太远不便时常前去的人祭拜,

  • 反派他爸教做人[快穿]之抢粮(5)

    辽东半岛红嘴堡山间小路在一条山间小路中,不多时,有30多人身穿后金军服的士兵,赶着几辆粮车,不急不缓的在小路中前行。在车最后的两个小士兵闲聊的过程中充满了抱怨。“这些后金鞑子真的是没天良,根本不给大家一条活路,这几年总是歉收,我都不好意思去收粮,不少百姓都活不下去了,这些鞑子还逼着我们下去收粮,而这

  • 谁说恶役女配不能HE[快穿]在线阅读第3节

    站在光球跟前,王力脑海里的声音再次响起:“后来者,请把手放上来!”稍微迟疑了一下,他把手放在了光球上。随着他的手接触到光球,就像是小光球一样,光球开始慢慢向着他的身体里渗透,而这次渗透的过程中,他不再如刚才那样是清醒着的。此时的他,心灵在一片温馨祥和的氛围中陷入空灵,眼睛盯着光球,大脑完全停止思考,

  • 重生一世再续缘在线阅读第二章

    王夫人要去公布分房结果,王葳本来是不打算来的,她说要去找山长请教诗书,却被王夫人顺路为由给拖了过来。王夫人笑着看着身穿蓝绸袍子的学子,道:“住房已经分配好了,孩子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兰蕙分别立在王夫人两旁,王葳便站在一边。祝英台离她最近,王葳听见她对梁山伯嘀咕:“一间房里有几间床啊?”“既然是一

  • 反派的跟班[穿书]之墓车(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求月票、求推广)(3)

    很快,这八个月就过去了,在这八个月之间,林枫也在长沙开出了一个名头,认识他的人都得给他一个面子,因为林枫也是一个武艺高强的人,长沙的一些富家子弟叫了他也得乖乖叫一声:枫爷。虽然是叫爷,但是内心里且说一声疯子。林枫的成名之战是从这里开始的,有一个富家子弟要抢夺林府,林枫一下子就怒了,想用无数的金钱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