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元始轮回之哭泣!藏在多多眼泪中的过去!(8)

作者:第一场雪 来源:纵横中文网

玛瑙仍由渡拉着自己走在大街上,笑嘻嘻地朝一路上遇到的各位大叔大妈哥哥姐姐问好。

常磐的居民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恋家。就算在外漂泊了大半辈子,到最后,常磐的人们还是会选择回到这个他们出生成长的地方。正是因为如此,这里的人们一代代留在这里,越来越多,最终将常磐市建成了整个关东地区建筑面积第二大,但人口却是最多的城镇。

这里的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血缘关系,人们和精灵生活在一起,互相帮助,共同成长,是一个十分温馨而又充满活力的地方。

玛瑙最喜欢这里的大家了!

所以她才决定以后要继承常磐道馆,然后好好的保护好这个城镇。

玛瑙被拉着走了一段路,就开始不安分起来,小跑两步转成她拉着渡开始跑:“太慢啦!跑快点跑快点!”

“喂喂,慢点啊,当心……前面!”

拐角处突然窜出一个人影,玛瑙一个没收住,直冲冲的撞了上去。那位健壮的汉子毫发无伤,反倒是玛瑙被反作用力弹到渡的怀里。

“好痛……啊!对不起!”玛瑙捂住被撞疼的鼻子,连连向对方道歉。

等她抬起头才发现,自己这次撞上的是一个十分,十分勇猛的少年,身上突起的肌肉比在爸爸道馆里学习训练的那些叔叔们还要夸张。他盯着玛瑙的眼神有些凶狠,吓得玛瑙咽了口口水。

“抱歉,舍妹有些顽皮。”渡侧身搂住玛瑙,看向少年的眼睛不带一丝温度,就连口头的道歉也都有些冷冰冰的。

“啊哈哈哈!没事,没事!小孩子就是要活泼多动一点才好啊!”原本以为会破口大骂,或者直接动手的少年突然笑了出来,气氛瞬间变得和谐,就连他那粗犷的面庞都柔和下来,“但是下次就不要在大街上跑动了!身为哥哥也要把妹妹看好啊!”说着他拍拍渡的肩膀。

渡松了口气:“这次真的很抱歉,我以后会注意的。”

玛瑙从渡的身后探出头,好奇的看向画风突变的少年。

“啊……对了!你是那个叫烟墨市来的……叫渡的那个龙使是吧!”少年突然指着渡大叫起来,显然是认出了他。

“是的,请问你是……?”

“我叫希巴,要来比一场吗!”

突如其来的挑战让玛瑙一下就振奋起来,张口就想帮渡应下这次的比赛,却被捂住嘴推到一边,而渡自己则否决了对方的挑战:“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做……所以……”

“啊,没关系,我给你我的联系方式吧,这样的话想对战的时候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希巴在身上翻找起纸张,然而半晌都没找着。

“不,或许不用这么麻烦,”渡挑眉,他已经注意到了少年身上纵横的伤疤,腰间的那些精灵球,还有别再外衣内侧上的徽章,“我们很快就可以碰面的——在石英大赛的会场上。”

“……也是啊!”希巴定眼看了渡一会,大笑起来:“那我就先去石英高原等你!”

“那就石英高原见吧!”

定下战斗的约定后,渡拉着频频回头的玛瑙,把她拖离了大街,穿过小巷,跑到他们的“秘密基地”。

这里和22号道路隔着一小片树林,是一个寂静的丘陵。一条小小的支流从坡道下方流过,坡道下是一片生长茂盛的草丛,草丛对面的树林尽头是一片悬崖,因为很危险,如果不是在渡的陪同下,爸爸是不会让她来这里玩的。丘陵旁高耸起一片陡峭的崖壁,在那之上是石英高原——荒芜岩壁的顶端,不久后将要开启一场盛大的庆典。梦想着站立在精灵联盟,甚至整个大陆顶端的人们将在那里聚集,用汗水和鲜血换来荣誉。

预选赛中选出的十六名选手将在此一决死战,为了身为训练师的荣光。

渡随意的在草地上踩了两下,将斗篷摘下,铺到地上,一屁股坐了上去,当然也没忘记给玛瑙留上半边。玛瑙觉察出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撇着嘴算是原谅了他刚刚粗鲁的举动,坐到他的旁边。她打了个哈欠,捏捏渡硬邦邦的大腿,然后把他的大腿当作枕头,躺倒在草地上。

风从小河上吹过来,带着一丝水汽,泛着青草的芳香。阳关暖暖的从天空罩向这片草地,舒适的让人不禁眯上眼,想快快活活地睡上一觉。

两人静静地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渡也顺便将他的精灵们释放出来,任由它们酣睡在不远处的水边。

就在玛瑙以为渡会像上次那样把话憋回心里,昏昏欲睡的时候,渡开口了。

“我准备去参加这次的石英大赛。”

这个消息无异于一声惊雷,将玛瑙从睡梦中炸醒:“哦,原来你也到了这个时候……等等!石英大赛不就是一个月之后吗?!你才回来几天啊,又得出发了吗?!”

玛瑙抓住渡的袖子,有些不舍。

她心里当然是希望渡可以去多多见识这个世界,和更多的训练家对战,锻炼自己的能力,但另一方面她也不希望渡整天奔波在外面。

她希望渡可以多陪陪她,还有妈妈。

每天早上她都得早起晨练,然后去精灵学院跟在老师后面学习精灵相关的知识,下午则要去常磐森林那边去进行对战训练,就连晚上也偶尔会跑去图书馆向馆主爷爷撒个娇,摸上两本书回来看。每天的时间表排的满满的,连多陪妈妈一会都有些呛。

渡叹气,摸上玛瑙的头。玛瑙不满地把他的大手拽下来,抓在手里。年仅十三的渡现在还正在发育期,个子窜得飞快,身上两个月之前刚买的外套已经短了一截,露出小麦色的手腕。一道细长的伤疤从衣服里延伸出来直到手背的正中,手心里布满各式的老茧和伤痕,细看上去还有些恐怖。

这是那些苦涩的训练时光所留下的痕迹,是训练师力量的证明以及荣誉。

自己以后应该也会变成这样吧。

玛瑙将自己的手放到渡的手心里,对比了一下才发现渡的手已经整整比她的大上三圈。

渡是八岁的时候来到坂木家的,已经有这么长时间了吗?

渡同样的在感受玛瑙的手,稚嫩却有力,虎口下方的茧已经初具成型。

未来,这双手将拿起装有自己伙伴的精灵球,以无比强大的力量俯视各位挑战者吧。

成长在那样家庭里的玛瑙,日后的潜力不可估量,那么究竟她会成为自己的助力,还是阻碍呢?

渡的视线移到玛瑙腰上的两个精灵球上,里面隐约晃动的黑影让他觉察到那两只小家伙或许已经醒来,于是他用胳膊肘捅了玛瑙一下,示意她注意。

玛瑙反手取下两只精灵球,犹豫了一下还是先放出了多多。

闷了差不多一天的多多一蹦出球就在草地上撒欢,玛瑙把多多召回来,把它抱在怀里,再放出蒂蒂。

蒂蒂睁眼就看见被玛瑙搂在怀里的多多,咧嘴笑着,开开心心朝它打了个招呼。多多一看它这幅蠢样就生气,前蹄在地上刨了两下就想扑过去。

玛瑙不得不大力按住多多,这才让它安分下来。

渡这边也应玛瑙的要求控制住了蒂蒂。看着在自己手里一脸安分,乖乖地趴在地上晃尾巴的蒂蒂,渡不由得为多多同情了一把——天然黑什么的太可怕了。

玛瑙一拳锤上多多的脑门,还在挣扎着要前扑的多多终于停下扑腾的四肢,眼泪汪汪的捂住额头。

“真是的,多多你好歹还算是蒂蒂的前辈啊,要成熟点啦!”戳着多多的额头,玛瑙嘟着嘴继续抱怨:“你看你,这样子都完全不能训练了!之前还约好了一起接手爸爸的道馆,再这样下去该怎么实现这个梦想嘛!”

多多愣住了,它之前闹腾的时候还真没想到这一茬,但紧跟着它转转眼珠子,妄图把锅丢给蒂蒂:“尼,尼多!”都是它挑衅的错!

“是才怪嘞!真以为我那么好糊弄啊!”玛瑙又是一击重拳,作为它恶意诬陷的惩罚。

多多眼泪汪汪的看向玛瑙,努力示弱。

这招对玛瑙简直是效果拔群,她左顾右盼,努力使自己不受影响:“多多你这招对我没用的!我是不会惯着你的!自己做错了事就要自己来承担责任,在这方面我是不会让步的!”

“尼多……”多多低头,无比失落。

蒂蒂安分的在渡身边趴着看戏,没心没肺的看着多多被玛瑙训斥。

渡耐心的抚摸着蒂蒂的头,等待玛瑙的下一步动作。

看见这样的多多,玛瑙还是心软了。她抱起多多,安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啦,多多你想,你虽然年纪比较小,但对于蒂蒂来说可是前辈呢!至少也该表现出前辈的样子吧?”说着,她摸着多多的头,朝蒂蒂笑了下。

“尼多……”多多低垂着头,它才刚刚来到这个家,玛瑙和妈妈都对它很好,就连坂木也是,虽然训练的时候会很严苛,但也会有因为它的伤而流露出关心的那一面。

精灵对于人类的感情可是很敏感的。

多多能清楚地感应到玛瑙一家对它的善意,它喜欢这个家,它想留在这里。

它一出生就是种群里特殊的存在,因为和大家不一样的颜色,它从蛋里出生没多久就被父母抛弃,兄弟姐妹们也不愿意和他一起玩耍。若不是当时是秋天,山上各种浆果结的很好,它或许撑不到被坂木捉住。它心惊胆战的度过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月,直到遇到了玛瑙。

玛瑙是第一个对它好的人。

多多想永远的留在玛瑙的身边,成为她的助力,成为她的利剑,成为她坚实的后盾。

为此,它拼命训练,努力透支自己。

这些努力只是因为一开始它表现出巨大潜力和毅力的时候,坂木的夸奖,还有玛瑙期盼的眼神。

它害怕被抛弃,害怕看到玛瑙眼中会流露出失望,所以就算因为过多的训练而让自己的状况下降,它也不愿意停下休息,因为它担心如果自己停下了,情况会更糟。

如此患得患失。

玛瑙并不知道多多曾经经历过被父母抛弃的事,自然也不会想的那么深。她只当是多多是小孩子闹别扭,就像自己之前那样。看着多多像是认错了的样子,她尝试着招来蒂蒂,把两只精灵一起搂进怀里,咧嘴微笑着说:“好啦!以后大家就要一起加油,然后努力训练!目标是继承常磐道馆!成为最强的道馆馆主!”

话是这么说,但玛瑙还是有些忐忑地看着自己的两位搭档。

多多先是欢快的蹭着玛瑙的脸颊,然后下意识对蒂蒂怒目而视。但蒂蒂却当没看见一样朝它蹭过去,连带着玛瑙一起。

“我们一起加油,对吧?”玛瑙看看蒂蒂,又看看多多,把它们推到一起。

“汪!”蒂蒂亲昵地用自己的鼻子蹭了蹭多多的鼻子。

明明自己对它总是捣乱,还没什么好脸色,但蒂蒂总是会包容着多多,就像它想象中的姐姐一样。

有什么东西在心底融化,眼泪夺眶而出,多多扑进玛瑙和蒂蒂中间,嚎啕大哭。

“哎哎?!怎么了怎么了?怎么突然哭起来了?!”玛瑙顿时手忙脚乱,一会掏出手帕擦拭多多的眼泪,一会小心的拍着它的背,帮它顺气,还时不时朝渡投去求救的眼神。

渡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玛瑙只得转过头继续笨拙的和蒂蒂一起安慰多多。

突然,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一幅幅画面突然涌进玛瑙的脑海中,多多刚出生的样子,被父母丢弃的样子,躲在树洞里哭泣的样子,努力挣扎着活下去的样子,连同一股心酸而又复杂的情感一起涌进玛瑙的内心。玛瑙眨巴眨巴眼睛,抱着多多一起哭了起来。

渡和蒂蒂被突然就抱在一起哭的稀里哗啦的两人吓了一跳,赶紧安慰他们,但似乎收效甚微。

什么啊,哭成这样。平时总是声称自己长大了,结果不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嘛!

渡微苦笑着看向玛瑙,能熟练使用常磐之力的他早在之前就从多多那里得知了它的那段往事,但他并不想告诉玛瑙。

没必要让玛瑙忧心这些,她只要平安的,和精灵们一起成长就好了。

然后到那个时候……

渡好不容易把玛瑙哄停歇了,那边的蒂蒂也把多多给哄得笑起来。

玛瑙一边抽噎着,一边感到好笑:之前在和蒂蒂闹别扭,刚刚大哭了一场,现在反倒又能这么开心的和蒂蒂一起玩了起来,多多这家伙的神经还真是大条。

——但玛瑙不知道的是,多多的这份大条是被从前的回忆所磨练出来的。它以后,也或许再也不需要用这样大条,没心没肺的态度对待生活了。

玛瑙揉揉眼睛,这才注意到树林上空挂着的橙红的夕阳,大叫起来:“完了,都这个时候了,爸爸也该做好饭在家等着了!渡你也快点!”说着玛瑙就冲上去拉开蒂蒂和多多,推着它们往家走。

“玛瑙,”渡叫住了玛瑙回家的脚步,在他的身后,刚刚好好睡了一觉的精灵们聚集起来,“来比一场吧。”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哎?”玛瑙愣住了,虽然在还没拿到精灵之前,她的确是大言不惭的说过要和渡比上一场,但拿到精灵后她才越发察觉到,年龄和资历的差距在精灵战斗中是多么重要。此时的她就算再怎么对战也只是会被狠虐,没有丝毫胜算。

……难不成是终于想要对自己的那些恶作剧做出报复了吗?玛瑙缩了缩脖子。

可这种事完全不符合渡的行为方式,要是渡真想教训她,他只会等玛瑙成长之后,在平等的情况下和她提出挑战。玛瑙看了看又闹成一团的蒂蒂和多多,对比一下渡身后气势汹汹的一群精灵——想都不用想了,自己的胜率绝对是0。

“不干!”玛瑙清脆的回绝。虽然她在面对强者的时候也不会服软,但完全没有希望,只是在浪费力气的事她更不会做。

渡看出了玛瑙的想法,他伸手招过在他背后跃跃欲试的墨海马:“我只用这一只精灵,它也才刚出生不久,这样的话,你接受挑战吗?”

“……无论如何都要打一场吗?”玛瑙咬牙,感受到了渡的轻视。

“让我看看你在这几个月里究竟学到了多少。”渡紧紧盯着玛瑙,表情严肃,眼神犀利,自他嘴里吐出冷酷的话语:“撒,来和我对战吧!”

延伸阅读

泰宝银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y2oo.shtml
品牌优势:“泰宝银”是深圳市信德缘珠宝饰有限公司是集中、核心银饰品设计、生产、销售为

黛艾梦化妆品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brgk.shtml
黛艾梦化妆品加盟详情上海黛艾梦化妆品有限公司是集研制、开发、化妆品生产-为一体的有限

诺舟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av7j.shtml
诺舟婴儿用品总部生产各类不干胶标签、手提纸袋、包装纸盒、服装吊牌、纸卡彩卡、包装塑料

双可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nic1.shtml
双可锁位于宁波市北仑凤洋三路127号,公司主营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指纹锁、保险柜指纹

乐鑫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pb4q.shtml
乐鑫石榴石饰品生产手链、项链、耳坠、吊坠、半成品、摆件、雕刻件、水晶球、水晶工艺品、

适家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n4kw.shtml
适家家居用品是生产重量级塑料簸箕(畚斗)、塑料扫把、尘推、平推、地板擦擦窗器胶棉拖、

瑞山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dlu9.shtml
瑞山手机贴膜总部定制生产手机钢化保护膜、平板电脑保护膜、相机保护膜、游戏机保护膜、导

念兰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ycrw.shtml
念兰小饰品经销批发的文具、饰品、季节用品、家居用品、礼品、衣服、鞋子、帽类、母婴用品

英格莱洗衣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sa1d.shtml
英格莱洗衣招商_英格莱洗衣连锁_英格莱洗衣加盟费_公司简介湖南长沙“英格莱”国际洗衣

国广教育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udzr.shtml
国广少儿英语是国广教育旗下项目,源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深厚的传媒行业资源,以青少儿播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就不必喜欢我在线阅读第三节

    過了一個星期,風間千景再度造訪天神家。天神雫帶他到客廳替他倒茶,「今天我父母出門去了,你有什麼事情我可以轉告他們……我家不像你們家那麼大那麼富有,粗茶還請包涵。」想起上禮拜他曲解她的話囂張的樣子,她還有點生氣,但是基本招待客人的禮貌她還是有的。風間千景喝了一口茶後,緩緩的放下杯子,「我沒有特別要找他

  • 重生之宠妻无度在线阅读第五节

    当山神被收入经卷里的时候,连带着一起收走的是他守护的神山。所以他的用家财万贯来形容自己也不为过。趁着房爱出门上班的日子,他拿了两块钱坐公交到市里。并在一家玉器店里卖了一块玉。他看着手里的玉石项链,嘴角微微上扬。因为沈山没有身份证,所以他没有办法从店老板那里拿钱。于是他选择了一种更为干脆的做法。直接从

  • 皇贵妃娇宠计光明女神闪亮登场

    “他们应该就快回来了吧?”奥林波斯山上,站在那残破的神殿前,新一任的光之女神脸上带着一抹如释重负的微笑。虽然她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疲惫,要不是手中有着权杖作为支撑,估计早就能倒下了。但女神脸上所流露出来的高兴是不能掩饰的——她目前的心情非常畅快。忙活了这些年,好不容易终于把泰坦神族那些残存的家伙赶出了

  • 水母之异境奇缘1 水之境国之楔子•娃娃亲(2)

    太师府乃书香门第,迎门所见的先是一道影壁,题字:落花散尽,风轻云淡。人淡如菊,心素从简。绕过影壁,见到一个狭长的前院,院中栽种不少名花贵草。走须臾,便瞧见一道垂花门,穿过垂花门,两边是抄手游廊,当中又是一道影壁,影壁上以浮雕的手法刻着一副山水画。绕过这道影壁,是三间厅,厅后便是正房大院。大院忙活的家

  • 草莓味的你在线阅读第6章

    在路上。八神太一、泉光子郎、罗佐、百合光子、武之内素娜、高石武、石田大和、城户丈、太刀川美美、亚古兽、甲虫兽、多路兽、管狐兽、比丘兽、巴达兽、加布兽、哥玛兽和巴鲁兽正向前面走去。太刀川美美走累了。她气喘吁吁。她说:“好累啊!什么时候才能休息啊?”巴鲁兽对太刀川美美说:“好了,美美,你不要这么说。你多

  • 倾城狂妻,鬼帝宠上天毁人设的番外篇(第三更)

    如何养好一个以为自己是狗子的孩子?打一顿就好。一顿不行,那就再打一顿。没有什么狗孩子是一顿暴打解决不了的。于是,乐玉成在外人看起来悲催、但是他乐在其中的幸福生活开始了。内门弟子陈飞每天起床都能听到自家仙人之姿的寒雪空峰主在殴打自己的首座大弟子。------------------------“双手离

  • 亲爱的皇太子殿下之第十章(10)

    陆必行赶紧采取危机公关措施,挨个找辞职的院长和老师谈话。可惜经历了这一通别开生面的开学典礼,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甚至诱之以利,都不管用了。老院长在演讲稿里把自己的志向讲得明明白白,头顶星空的人,即使趋利,也趋得有底线,而梦想和尊严是不能用钱践踏的。穷途末路的梦想和尊严也是。陆必行奔波一天,滴水未进

  • 竹马求你别长歪我,是最强灵人

    回到基地后,医生及时的治疗了张玉双使其脱离生命危险。病房里,病床上,张玉双陷入昏迷。病床前,林青颖、老三、周宁站在床的左侧,医生站在床的右侧。医生给张玉双打了一针后摘下口罩对众人说道:“由于被能量场具现化的武器捅伤,伤口没能及时愈合,失血过多导致昏迷。我已经止住了血,两三天后应该会完全康复。”门口,

  • 是老公不是男友第七章在线阅读

    圣地·马力乔亚一张巨大的圆桌旁,五名老者眉头紧锁的坐在椅子上,不时的用手指敲击着圆桌,发出咚咚声。整个会议室的气氛说不出的凝重,五名老者尽皆一声不吭的看着手中的信笺。那种极端压抑的氛围,似是要让人神经绷断一般。“到底发生了什么,好久没有见到五老星如此愁眉不展了?”“不知道,难道是处刑罗杰出了什么幺蛾

  • 全世界最可爱的她在线阅读第二章

    “孩子,你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没事儿,爷爷,就是有点累,我要好好休息几天,这几天别打扰我。”吴天玄说完,便放下药篓,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大脑中,努力的吸收记忆。时间过得很快,吴老伯开始很是担心,但发现吴天玄面色红润,气息悠长,脉搏强劲,只是昏睡不醒,便渐渐放下心来,每天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