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天生不是做官的命 [获奖作品]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文理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虽说,姜枳杠何遇时,腰挺得笔直,话也说的硬气。

可真走到了家门前,心却是慌的。

就是因为对父母的爱意太有信心,所以才怕他们会为了她,哪怕真的到了不救济就活不下去的地步,也强装没事,坚决不用女儿的幸福换取平安富贵。

还有,父母既然不会逼她嫁给何遇,那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才能逼迫她按照书中的剧情线和何遇订婚呢?

这一次会像是破产那样,无论如何也规避不了吗?

姜枳带着疑问,走到了家门前。

门铃在一周前就被上门讨债的按坏了,她按了两次无果,便敲响了门。

“叩叩——”

该小区的是1998年建成的房屋,20年的房龄暴露了各种问题,漏水漏电且先不说,还不隔音。

敲门声刚响起,门内就传来了‘叮叮哐哐’的声音,极其响。

连提拉拖鞋,由远到近的声音,也一清二楚,

“记得,只说何家的事情就好!千万不要让她察觉到别的。”

“知道!哎,你去哪里?”

“我去找一款最贵的面膜贴上!你也知道枳枳多敏感,被她发现我皮肤变差,肯定会偷偷掉眼泪。”

……

姜枳:“……”

估摸着是姜母贴好面膜了,姜顺尧才打开门。

一米八多的大老爷们,开门时都能看到侧臂鼓出的肌肉,却围着奶白色的小熊围裙。

反差感巨大。

姜枳却一点都不意外。

虽说从她出生起,家里的生意就已经步步高升,光住家佣人就五个。

可那时候的姜枳就想过,如果有一天没了佣人,需要他们亲手做饭,那个人肯定是父亲,而不是母亲。

他才舍不得让妻子碰凉水。

“回来了?怎么这么晚,是不是坐公交回来的?”姜顺尧拎过女儿的行李箱,上下晃了晃,不满道,“这么重,为什么不打车,最多也就50块。”

公交车那么挤,又需要转乘三次,也不知女儿是怎么拎着这么重的行李箱上下换车的。

姜父心酸,又不想被姜枳发现,说了句:“锅里还炖着剁椒鱼,我去盯着点。”

然后便皱着眉头离开。

姜母戴着面膜躺在沙发上,瓮声瓮气地和她讲:“就是呀枳枳,不过才50块,该花的钱还是要花的,不能省。”

姜枳难得一见的乖巧,不顶嘴,只是老老实实地坐到姜母的身旁,挽着她的手臂撒娇。

“你们才是呢,该省的不能省。”

“我们没有省,你看妈咪的脸,”姜母骄傲地指指上面敷着的面膜,“一张可比你一次车费要贵哦。”

姜枳笑笑,没有拆穿。

晚饭很快就端上了桌,剁椒鱼头、可乐鸡翅、青椒土豆丝、蒜薹肉丝、再配上一锅香气腾腾的腊肉焖饭,真是让人食指大动。

姜枳一口气用了半碗饭,像只餍足的猫,舔舔嘴唇夸姜父:“老姜同志,可以啊你,色香味俱全不说,还花样丰富,没想到你做饭手艺比李姐还好。”

李姐是姜家破产前的厨师。

“那当然!”姜顺尧没说话,姜母岳冉倒是骄傲地挺起了胸,语气里也满是炫耀,“你爸爸娶我之前,一直是一个人居住,三餐都要亲自动手。别说做菜了,他还会修理灯泡,通下水道,连桌椅柜子他都会做!”

明明是那个年代里,大部分男人都会的技能,在‘没见过世面’的岳家大小姐眼里,则成了巨大的闪光点。

姜枳很高兴父母恩爱,她装作受不了地嚷嚷:“行了行了小岳同志,知道你老公厉害,别秀恩爱了,这么香的饭不让吃,反而一把把给我喂狗粮,干嘛啊。”

见姜母哼了一声,姜父笑着摇摇头,给她夹了一个鸡翅。

“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姜家有规矩,为了不耽误消化,公事私事大小事,都要放在饭后说。

姜顺尧洗完碗,将围裙脱下挂在一旁,露出了和臂膀肌肉不相称的圆肚皮。

他坐在沙发上,给姜母与姜枳各推过去了一杯茶,而后直入正题。

“枳枳,这次让你回来,就是要谈一下何遇的事情。”

果然是他。

姜枳点头道:“您说吧,是什么事儿。”

“你不在的时候,他来过家里多次,每次都是提订婚的事。”姜父呷了口茶,摇头,“我还没有表态,是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不妥,我认为你们订婚的事儿还为时尚早。”

“好。”姜枳点点头,“那就不订婚了。”

姜父吹茶叶的动作一顿,诧异地看了眼姜枳,又对一旁的姜母挑挑眉——

‘这就同意了?’

姜母也挤眉弄眼地回他——

‘是啊,怎么这么听话,以前不是但凡跟何遇沾边的事儿,她不是哭就是闹吗,还一口一个遇哥哥的。’

可真是奇了怪了。

姜枳对着这对儿在她眼前眉目传情的父母眨眨眼:“还有别的事儿吗?”

“……”姜顺尧咳了声,“没了。”

“害……就这事儿啊,在电话里说说不就行了吗?还非得见面说。”姜枳笑吟吟地用胳膊肘捅姜父,“说实话吧老姜同志,你就是太想我了,想见我对吧。”

男人被女儿的胳膊捅了好几下腰,痒得他眉头直跳。

半辈子严肃死板的他差点在此刻破了人设。

幸好妻子及时将女儿的手拉走,救了他一命:“是是是是,太想你了。来坐到我这里,让你爸给咱们俩削个苹果吃。”

*

姜父姜母不答应姜枳和何遇订婚,是因为姜家现在破产了,嫁进何家算高攀。

他们担心女儿因此被人轻看,被婆家欺辱了,受了冷眼,却因为没钱而没底气打回去,那他们可接受不了。

自己宠出来的宝贝闺女,绝对不能在别人的手上被糟蹋了。

而姜枳和何遇分手的事儿,不仅何家不知道,连姜家父母也不知道。

他们一直觉得女儿很爱何遇,还以为这次的订婚是这对儿小情侣一齐的意思,所以才担心,如果他们说了不同意,姜枳又哭又闹该怎么办。

没想到姜枳这样干脆的同意了。

但两人非但没有省心,反倒更担心了,这么喜欢何遇的女儿怎么一点情绪都不闹?

这不正常。

姜枳也在担心,她想知道父母为什么不同意和何家订婚,也想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难题,才能逼的她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嫁给何遇。

三人都带着沉重的心事,自然谁也无法入睡。

午夜,小区的每一户几乎都灭了灯,只剩寥寥几窗还透着光,从那昏黄不明的光亮来看,应该是台灯或落地灯。

大屋卧室的对话,传到了躺在小屋床上的姜枳耳中。

“冉冉,你会不会后悔嫁给我?”这是姜顺尧的声音。

“你在说什么鬼话呢?”岳冉听上去有些生气。

“当初你的追求者那么多,名门大户、学者歌星,随便拎出一个都比我强上千万倍,可你却选择了我。”姜顺尧似是有些感慨,“我当时在你父母面前发誓,一定要让你过上比在岳家还要好的日子,没想到不仅没了钱,甚至……甚至连女儿的婚姻幸福都保证不了。”

“你在说什么鬼话啊?”岳冉又重复了一遍,“你以为我当初跟你在一起,是图你有志气吗?是图你聪明吗?我对你可是一见钟情,看到你第一眼就想嫁给你了,那时候的我怎么会了解你的志向和会否赚钱?”

说白了,岳小姐当初愿意下嫁给姜顺尧,就是图他模样俊俏而已。

这点姜枳知道,从小岳家人就给她讲这个故事。

‘别看你爸爸会赚钱,当初可是个穷小子,是你妈说,只有嫁给他才能生出最漂亮的孩子,哭着喊着非他不嫁,你姥爷才没办法,掏了所有家底给你爸当事业的启动资金。’

姜顺尧叹了口气。

岳冉问:“怎么了?当初破产时也没见你这么感慨,是发生什么了吗?”

姜顺尧道:“催债的又打电话了,他说一周内再不还上钱,就又要上门了,而且很可能要闹到枳枳学校去。”

“那不行!”岳冉斩钉截铁地说,“绝对不行,那枳枳就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了!”

她焦急地问:“那个湖南菜老板,就是你发小,不是问你借了五十万加盟吗?他现在有钱吗?能还吗?”

“……”提到这个,姜顺尧更觉得对不起妻子,话出口都十分艰难,“他的妻子需要换肾,孩子又得了白血病,我昨天去上门看了,是真的,他已经累得没人样了。”

他顿了顿,又说:“不过他说了,以后每顿饭都可以去他那里吃,记账,不掏钱。”

岳冉停了几秒,叹气:“算了,睡吧,还债的办法明天睡醒了再想吧……”

人人都有辛酸事,哪个在世间活的都不容易。

既然还不上,就算了,逼死人家也拿不到钱,更没必要去数落老公了,当初借钱的事情她也是同意了的。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会牺牲女儿幸福的。

大屋的对话到此结束,而姜枳,她从听到‘催债上门’的事儿就愣住了。

懊悔和自责淹没了她。

是啊,虽然父母没有跟她说过,但动动脚趾也能想到,破产怎么可能不欠债呢?

姜家现在根本不是要考虑重新站起来那么简单。

他们甚至还身负巨债,连欠款还没还清。

她好像明白了,那个会促使她顺着剧情线和何遇订婚的原因。

延伸阅读

米琦丽人造石加盟  http://www.berton-photos.com/xmcl.shtml
米琦丽人造石总部是一家以制板以及铸造为核心技术的化学工业企业,公司成立于1999年位

利悦食品包装加盟  http://www.berton-photos.com/ansi.shtml
我们(利悦包装机械)是从事热熔胶封盒机,食品包装机械,小字符喷码机,大字符喷码机,激

清大名师网校加盟  http://www.berton-photos.com/u954.shtml
清大名师网校——互联网+教育,顺势而为,成就您名利双收的人生!清大名师网校加盟项目介

鼎扬加盟  http://www.berton-photos.com/at8n.shtml
鼎扬导航经销批发的GPS导航仪、流动测速装置、倒车后视摄像头、GPS支架大卖消费者市

艺林书画教育加盟  http://www.berton-photos.com/6f62.shtml
艺林书画教育加盟,率属于山西艺林轩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艺林书画教育旨在弘扬中国书法文化

清新百合高质洗衣加盟  http://www.berton-photos.com/6iad.shtml
清新百荷洗衣采用国内先进的洗护设备,及精湛的洗涤技术,选取国际知名进口品牌洗涤溶剂,

粤伯斯喷嘴加盟  http://www.berton-photos.com/n62g.shtml
东莞市粤伯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设计、生产、维修和系统集成一体的高新技术企

西子浣纱加盟  http://www.berton-photos.com/gg0v.shtml
西子浣纱公司总部位于长三角南翼中心城市宁波,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及强劲的经济引擎,西子

国福龙凤食品加盟  http://www.berton-photos.com/nmha.shtml
“龙凤”于1979年成立于台湾,长久以来即以前瞻性的眼光,积很投入速冻食品的开发工作

众畅神奇鞋除臭喷剂加盟  http://www.berton-photos.com/aw6j.shtml
“众畅”牌神奇鞋腔清香剂取材尊贵纳米原料和莲娜丽姿香型香精,经现代高科技技术工艺精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庶女凶猛:纨绔太子妃第五章在线阅读

    硫晶矿山发生的事情,让整个地灵宗都震怒不已,原本与五毒门就极为恶劣的关系更是恶化,两大宗门隐隐有开战的迹象。五毒门这次的做法,不仅仅是想毁了硫晶矿山,更是想要将地灵宗派往硫晶矿山的所有人都灭杀,如此做法已经动了地灵宗的底线。更让地灵宗愤怒的是,他们苦心培养的一名内门弟子,竟然成为了五毒门的内奸,联合

  • 穿成末世炮灰后我跟反派HE了我的妹妹

    ---杭郊中学,副教导主任办公室,8:20。“哎呀,你们就快点喽,人家按照约定,还有十分钟就要关门,你们就迟到了哟。这样连进都进不了了呢。”“知道了,小叔。”哔~“跟个娘们似的,给里给气的。”一个甜美的声音抱怨着。“二小姐,别这样说韦叔,他只是小时候跟女生玩多了罢了。所以有点那个。”管家急忙为慕容韦

  • 凶兽王妃饲养守则在线阅读五招之后

    “前辈,开,开玩笑的吧。”江余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紧张之下竟有些口吃。怪人冷哼一声:“本尊言出必行,你有何资格质疑本尊的话。”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一下冲击在他的识海之上,让他的识海裂开了无数道蜘蛛网状的痕迹,江余头痛欲裂,倒在地板上,双手紧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地不断吼叫。“好古怪的灵魂。”怪人咦了一声,

  • 穿成反派的小白兔师尊在线阅读第五节

    看着箭矢瞬间穿透小丑女的身体,秦天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小南瓜!”小丑女张大了嘴巴,有些痛苦,可是却在看着秦天笑。“哈,哈尼,我,我,我好像,不能,不能陪你,咳咳咳,一起了!”小丑女一边说话,一边在咳血。秦天一拳打出,直接将黑寡妇打翻在地。急忙闪身抱住了小丑女。“小南瓜,别说话,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

  • 重生之闺蜜gl在线阅读第八章

    “结束了呢,总感觉……有点寂寞。”旧校舍的事情结束了,但麻衣隐隐约约感觉到不舍。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是,果然还是想再跟大伙儿多待一段时间,像是这样一起调查案件什么的。“下次见面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呢,呵呵……”麻衣干笑两声,她一想到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心里那份寂寞的心情又加重了几分。“想见面来调查所不

  • 有情可圆之拿一手剑姬”(5)

    “神TM祖传大树!”“有一说一,大树还真是EDG祖传的,在EDG打上单你可以不强,但是你必须会一个英雄,那就是大树!”“66666”“好了,我会大树,熟练度二十几万,请问什么时候EDG邀请我去打职业……..”在第一轮搬人之后,EDG首先直接一抢了这个版本最为火热的牛头,不禁能打能抗,还有反手,开团,

  • 我在万人迷世界度假[快穿]之忠青社(10)

    在解决了二中之后,李文峰的势力扩大到200多人。因此,李文峰正式宣布成立帮会,取名“忠青社”。帮会下设有5大堂口,分别是子文主管的“青龙堂”;况天浩主管的“朱雀堂”;周力主管的“白虎堂”;志超主管的“玄武堂”以及赵武主管的“暗堂”。在这5大堂口中青龙和白虎两堂的兄弟最多,这两个堂口也主进攻,朱雀堂人

  • [快穿]红鸾星动在线阅读长子莫元

    华氏有些怀疑,莫之行也点头同意,同时心中也暗下决心,此生他定要考得状元归来!得了官职之后定要清剿山匪,造福一方百姓!“狐狸姐姐!狐狸姐姐救我!”莫之行与娘子正在说着话,小男孩却是忽然大喊,从梦中惊醒!“狐狸姐姐!”男孩呼喊着醒来,惊得华氏连忙前来,将男孩安抚下去,又去厨房端了碗热粥来,喂男孩喝下。“

  • 一个月的那七天在线阅读第7章

    玛奇有些紧张,迈着小碎步走过去,最后还是回头看了看幽夜,有些担忧道“我们,不离不弃?”幽夜坚定的点了点头“不离,不弃。”听了他的话后,玛奇才乖巧的走上水晶台。经过法依娜的调试,水晶台又恢复了正常,随着玛奇的双手触碰,魔力的波动显得与寻常不同,共振的频率十分和谐,代表着对魔力的兼容性出色,一时间异相连

  • 与君无份之天机门【七更】

    王炎惊骇地发现,青龙戟不见了!嗖!王炎听到风的呼啸声,闪到一边,这才打量着这个地方,灰蒙蒙的四周渐渐的有了色彩。黑与白。一丝丝黑气与一丝丝白气分离开,刷!王炎眼神一恍惚,发现自己站在一片陌生的地方,玉树苍苍,蜂引蝶舞,花香四溢,王炎走向前去,崎岖的山路上,被一层缭绕的艳霞笼罩,“答案。。。。在上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