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大剑域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挂挡模式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昨日练箭练得太狠,以至于姜颜第二日醒来时,从肩颈到腰背,从手臂到指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连抬手梳洗都艰难得很。姜颜这才尝到急功近利的恶果,疼得龇牙咧嘴,歪在床上不愿起来。

“阿颜,早膳时辰到了,快些起来!”阮玉望着被褥里哼哼唧唧的某人,无奈一叹,只好唤来邬眠雪一起帮忙,将姜颜从被窝里刨了出来,帮着她梳洗穿戴齐整,如同扶着老妪一般带她前往会馔堂。

用早膳时,姜颜酸痛的手一直在抖,筷子拿不稳、碗也端不住,喝了几口粥水便再无胃口。

上午在博士厅考课,要做文章,岑司业和记录考勤的监丞大人皆已在厅门口等候。姜颜强忍着腰酸背痛向夫子们行礼,因动作僵硬,这礼行的不伦不类,惹得岑司业侧目。

而厅内,大多数学生已先一步落座,姜颜一眼就望见了正在研墨的苻离。苻离亦在此时抬眼,见到她以别扭且缓慢的姿势挪了过来,研墨的动作顿了顿,随即又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低头做自己的事。

昨天的事,两人都心照不宣地保持了缄默。

再者身体不适,姜颜也没力气同苻离横眉冷对,只是咬牙蹙眉,缓缓屈起右腿,再躬身撑着书案一角,极其艰难地跪坐在软垫之上。

坐好的那一瞬,她长长喟叹一声,冷汗浸透了里衫。

长达一个时辰的文章策论对姜颜来说,无疑堪比一场酷刑。悬腕执笔、端坐如松——平日里再简单不过的事,放到今日,全都乱了套。

因身体过度酸痛,且指腹有伤,手腕脱力,姜颜的手抖得厉害,纵使心中有经纬,一落笔却成了虫走蛇行,字迹歪曲潦草到连她自己都认不出来。

姜颜心中哀戚,跪坐了许久的腿脚也酸痛不已。她实在受不住了,悄悄抬眼瞄了一眼四处巡视的岑司业,见他没有留意自己,便搁了笔,不动声色地抻了抻酸麻的腿……

就这么一瞬,岑司业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忽的转身,将正揉着小腿的她抓了个正着。

岑司业本就对她印象不佳,见她如此坐姿,更是怒火中烧,黑着脸道:“姜颜,何故乱动?”

姜颜忙恢复正坐,垂着头小声道:“回司业,无故。”

今日姜颜从进门的那一刻开始就古怪得很,三番两次失礼于堂前,岑司业忍无可忍,遂执着戒尺负手朝她走去,行峻言厉:“你姿态松弛,想必是已做好文章胸有成竹了,老夫且来领教一番。”

完了!手根本不听使唤,字写得如同鬼画符,定要被岑司业罚了!

姜颜如临大敌,垂首低头,咬牙闭目。

岑司业清隽瘦削的身形在姜颜面前站定,伸手将她压住的那张卷子抽出来,迎着光抖开一看,顿时气得须发倒竖,严厉道:“字迹潦草至此,简直不像话!”

岑司业这一喝,周围诸生皆默默停笔,垂首听训。

四周静得可闻落针,唯有岑司业因盛怒而急促浑浊的喘息声。他指着姜颜道:“老夫一向训导尔等‘字如其人’,你如今这般行径,到底是在愚弄老夫还是蔑视先贤?我看你不像个儒士,倒像个道士!这字贴于门上能辟邪!”

薛晚晴没忍住,噗嗤笑了声。这笑声很轻,但在静如死水的厅中却无比突兀,岑司业横眉一瞪,薛晚晴立即敛容垂首,不敢再逾矩丝毫。

岑司业看了看垂首不语的姜颜,又看了看那份歪七扭八的潦草卷子,越发气人,便执着戒尺冷言道:“将手伸出来。”

姜颜攥着衣袖,知道自己在劫难逃,脸腾地一下燥热起来。她宁可岑司业将她赶出学馆、面壁思过,也好过在众目睽睽之下……尤其是,在那人的面前挨板子。

“司业……”

寂静之中,阮玉细软的嗓音颤巍巍传来,不知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敢为姜颜辩解一句:“司业,阿颜不是故意写成这样的!她的手……”

“擅自插嘴者,与其同罪论处!”

岑司业一喝,阮玉吓得眼睛都红了,唇瓣几番颤抖,还想要再说什么,姜颜却无奈一笑,朝她摇了摇头。

姜颜摊开掌心,将双手举至额前,平静道:“学生知错,谢司业教诲。”

然而等了许久,也不见戒尺落下。她心下好奇,悄悄抬眼一看,只见岑司业神色复杂地望着她指腹上缠裹的绷带,许久不言。

淡淡的药香弥漫,苻离也看着那双伤痕累累、尤自颤抖的素手,不知为何又想起了草靶红心上的三支羽箭,以及在树荫下累极而眠的少女。

厚实的戒尺终究没有落下,岑司业将那张字迹潦草的卷子揉作一团丢入纸篓,语气虽然冷硬,却不复先前盛怒,只转身道:“出去,面壁。”

姜颜如蒙大赦,起身去了思过墙边。

外面的天儿极好,暮春时节,空气中仍残留着些许芳菲的馨香,夹着凉而不冷的一丝风。苍穹湛蓝,万里无云,麻雀在枝头喧闹,一只黄粉蝶翩翩停留在思过墙上,姜颜盯着它,心中燥郁一扫而空,仿佛连墙上的蝇头小字也不沉闷了。

厅中的学生们陆陆续续交了卷,岑司业一一朱批点评,评出的第一果不其然又是苻离。姜颜不服气,有些恶意地想:司业们真是偏心。苻离的文章虽好,但哪能次次都为第一?不过是看在他爹苻首辅的面子上罢了。

正胡思乱想着,却听见身后蓦地传来一声低咳。

姜颜忙站直身子,旋身一看,来者并非岑冀,而是国子学的另一名司业荀靖。

比起岑司业,荀司业要面善许多。他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捏着长须道:“不必站了,回去歇着罢。”

闻言,姜颜流露出些许讶然之色,下意识瞥了眼岑司业所在的方向。

似是猜出她的顾忌,荀司业又呵呵笑道:“不用看了,是修齐托我为你解禁的。有人同修齐解释了你手上伤口的由来,他自知冤枉了你,又拉不下脸面见你,便托我前来。”

有人替她解释了吗?一定是阿玉罢。

姜颜这才放了心,腹诽道:岑司业这古怪别扭的性子,倒与苻离如出一辙,怪不得他俩是王八看绿豆,越看越对眼!

荀靖又道:“去药堂取些药,回去好生歇息。念你身体不适,今日之文章,允你延迟至后日天黑前交来。”

姜颜一时欢喜,眼角带笑,猛地弯腰道谢,却因牵扯到痛处而龇牙咧嘴。

告别司业,姜颜步履蹒跚地离去,背影映着白墙黛瓦,倒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清丽洒脱。荀靖望着她叹了口气,方整理好衣袖回到厅中坐下。

岑冀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正在凝神思索什么。荀靖走过去一瞧……呵,这不是姜颜未写完的那篇文章么?

字迹虽潦草歪曲,但若仔细瞧来,还是能分辨出许多句子。

“怎的又从纸篓里拾出来了?”荀靖捏着胡子看了许久,方笑道:“旁征博引,气势恢宏,难以想象是个女娃儿做出的文章。记得月余以前她刚来此处时,连文章格律都摸不清楚,短短几十天便精进至此,假以时日,定能与苻家小子一争高低。”

岑冀倏地合拢卷子,将皱巴巴的宣纸拍在案桌上,哼道:“不过是华而无实。”

荀靖但笑不语。

而那边,正是散学午膳的时辰,长桌旁,姜颜趁斋长不注意悄悄拉了拉阮玉的衣裳,凑到她耳边小声道:“阿玉,谢谢你替我解释。”

阮玉挺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阿颜不必谢我,我也没帮上你什么,岑司业那般恶狠狠地瞪着我,我便吓得一个字也吐不出了。”

姜颜道:“后来我面壁的时候,你不是去向岑司业解释了么?若没有你,我指不定还要被罚上几个时辰呢。”

“啊?”阮玉一脸茫然,“我的文章没有写好,岑司业命我重写,我便一直在位置上作文,并没有去解释呀。”

未料如此,姜颜也怔住了:“不是你?那会是谁?”

延伸阅读

苏沐堂足浴会所加盟  http://www.luxurytexasrealestate.com/1mb.shtml
随着人们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生活的提高,为了适应市场及国家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的需要,在满

康瑞茗枕加盟  http://www.luxurytexasrealestate.com/p6l0.shtml
康瑞茗枕茶叶枕头位于上海市松江区,是一家集茶叶的种植、科研生产、销售为一体新型茶业企

依尔丽洗衣加盟  http://www.luxurytexasrealestate.com/g8fw.shtml
设备设备干洗设备酒店设备

安泰儿童玩具加盟  http://www.luxurytexasrealestate.com/pyz7.shtml
安泰儿童玩具是一家产、供、销一体化的出口型企业,自企业成立以来,便以“客户至上,信誉

AAA顺亨加盟  http://www.luxurytexasrealestate.com/xw5z.shtml
AAA顺亨布艺拥有创新的生产线用科技结合新工艺不断创新已成了设计织布印花压花的综合性

莱衣度加盟  http://www.luxurytexasrealestate.com/gimj.shtml
莱衣度内衣是灵璧县娄庄莱衣度商行的产品,其商行是男装女装中老年装年轻装时尚休闲装、T

莱诺加盟  http://www.luxurytexasrealestate.com/a2pd.shtml
莱诺宠物用品总部——成立于2004年,为狗、猫、马提供安全产品和互动玩具的服务。美国

宜达建材加盟  http://www.luxurytexasrealestate.com/n0pp.shtml
宜达建材是一家生产多元化吊顶(集成吊顶)的企业,拥有现代化的标准厂房、高素质的一线员

秦绿调味品加盟  http://www.luxurytexasrealestate.com/b0tw.shtml
秦绿调味品加盟详情兴平市秦绿食品有限公司(原兴平市汤坊果菜脱水厂),始建于1998年

净果亲亲我加盟  http://www.luxurytexasrealestate.com/g2y2.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偏嗜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追逐一个人太久,光是想象有朝一日并肩站立在一起的情景,都会忍不住微笑起来的心情,是什么?荣耀联盟首都星荣耀联盟护卫军总部总指挥官办公室周泽楷目沉如水。居然被发现逃掉了,不愧是叶修。明明在和对方正常聊天的同时悄悄进行定位的,居然也没被漏过去。不同意他去参加对战,他悄悄去看看总没关系吧?连这样都不

  • 米瑞斯之光芒前奏曲第6章在线阅读

    一连两日都不曾见到太子,婉儿的心有些慌乱,这两日简单跟母亲交代了事情的始末便收拾些行装就搬到东宫的西阁来了,这里住下的人都是太子贴身的宫女,时刻伺候着太子,满足太子的需求。听闻太子的张良娣,便是作宫女的时候被当时还是雍王的李贤临幸的。西阁虽不至简陋,大抵宫女们的住所都是这般简便吧,跟王亲贵胄的锦衣玉

  • 沉浮目盼兮在线阅读第四章

    有了系统为自己放水的前提在,伊格尔决定光明正大地速速解决掉面前的这个现在脑残将来也只会用下•面思考的男猪!什么,系统哪里放水了?没见系统都已经为我指明了如何完成处理男猪君的伟大任务了么?!这就好像你去打副本系统还告诉你怎么走位最高效快捷一样,最终神无敌啊!MX虽然是个动辄就威胁自己脑死亡的混球,但是

  • 有机会一起约饭在线阅读第10章

    “如何?”曾炎听张良突然停顿下来,颇有些急切的问道。张良看到曾炎的神态之后,沉声说道:“始皇帝嬴政生而天下不敢反,若始皇帝死则天下乱。不过反也不是随便就能反的,秦甲、秦兵、秦制冠绝天下,除非能够有人能够整合**的力量。可是先生你也看看如今的形势如何吧,法、兵、纵横、阴阳四家,要么是靠近秦皇朝,要么就

  • 白舟墨行在线阅读第一章

    立秋之日,暑意还未褪,说书人的汗沿着额角滑下,台下听客不停打扇,却还是倍感闷热。一名身穿棉麻短卦的少年从后头掀帘出来,看打扮像这里的学徒,可他长得白净秀气,修长的十指拎了一壶凉茶,指尖光洁,不像是干粗活的。童冉挨个给客人添上凉茶,又到屋子尽头,推开了门。一簇光亮照进来,瞬间点亮了昏暗的室内,凉风习习

  • 网游之刀霸天下一战起风云

    城主府的正午,此时有些燥热。虽然是在城主府修炼场比试,但是闻讯赶来观战的人依然络绎不绝,当然其中大部分是珍珠城的名望贵族,普通百姓还是很难进入这城主府。此刻,除了初家之外,城中四大家族之中的另外三大家族也悉数到场,城东虞家、城西乌家和城北卓家。初玉坤早早便站在擂台等候,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嘴角挂着冷

  • 从饮料之王到世界首富在线阅读搜身

    “公子,这里这么多人,不知道如何找到空文大师。”若是只有慕挽晴和楚雨泽二人,慕挽晴觉得待多久都无所谓,可一旁还有慕泠紫这个灯泡,她恨不得早早结束。楚雨泽闻言淡淡一笑也不语,直到遗风回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楚雨泽看向遗风的目光有些责怪,无奈道:“一封信还能自己长腿跑了不成,封锁春朝阁,一只鸟都别想飞出

  • 漫威之我脑子有棵恶魔果实树霸王硬上弓

    此时的白羽完全处于了无意识状态,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躺在床上,手机在耳边不断的响起,直到最后没电为止。第二天早晨,他习惯性的醒来,看着身边熟睡的任柏芝,他多希望这是一场梦,是一场噩梦,但地上已经被摔得粉碎的手机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已经多久了?”坐在床上白羽冷不丁的道。任柏芝仿佛还没有醒来,

  • 她动人的香味第三章

    1吴老爷十八岁中了秀才,到二十八岁中了举人,名次靠后,来了怀阴做县令。平日里自视甚高,不但在钱财上没什么主意,在官场上也没什么观点功绩作为。他都知道了遭灾了,这灾祸肯定很严重。卢冰蓝泪眼婆娑地看着大老爷。朦朦胧胧间,这位老爷看上去似乎在担忧,但神色又有些痛快。他说:“早告诉你,商人难为,指不定哪一天

  • [御泽]Last Cross之殒仙(4)

    枯树林中刻有琼字的半碎面具被黑衣摘下。面具下的白衣,剑眉星目,即使整个侧脸都已沾满血和泥的混杂物,但是依旧掩不住他那咄咄逼人的英气。蹲着的黑衣倒是懒得管他有多帅呢,拿到面具后随即起身,自顾自的细细端详起了手中的半碎面具。平时对玉器方面有些研究,所以才会格外在意这白玉面具。“嗯...品质很上等的白花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