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灵气复苏之幕后黑手之请你给我解释一下!(6)

作者:九江猴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陈风与那位冥差兴致冲冲地往青峰镇方向赶去。

都有些迫不及待。

一个想要即刻还阳,一个急于弥补之前的过失。

返回途中,冥差将捆在陈风身上的绳索解开,以表达自己心中的歉意。

单手抓住陈风的衣领,一样可以带着陈风一起飞。

来时,陈风清楚地记得,他们只走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恩,最多不过五个呼吸。

不过即使时间如此短暂,陈风他们也走出了极远的距离。

想来同样也是几个呼吸之后,自己便会赶回去的。

陈风心中不自觉地默默数着。

这是他锯木料时养成的习惯,与呼吸配合,才能演奏出最动人的乐章。

一个呼吸,

两个呼吸,

……

五个呼吸,

……

十个呼吸,

……

二十个呼吸。

陈风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停!”

陈风大声喊道。

“怎么了?”

冥差止住身子。

“你看看这是什么?”

陈风指着地上一块暗金色的事物,开口道。

那冥差定睛一看,才发现地上那暗金色东西,正是自己的那块冥差令,刚才走的匆忙,竟然忘记捡起来了。

“谢谢,谢谢。幸好你眼尖,这可是我冥差身份的象征,要是丢了可就麻烦了。”

冥差口中称谢,对着陈风好一阵感激。

陈风满脸黑线,

这货脑子果然不是一般的清奇!

“我的冥差大人,你难道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陈风不得不好心提醒一下。

“没什么不对劲啊,这冥差令还是和之前一样。”

冥差颇为奇怪地将令牌上下翻看一番,依旧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望天。

许久之后,

陈风心情平复的差不多了,才道:

“这冥差令丢在我们刚开始出发的地方,我们赶了许久的路,现在却又重新见到了。这说明什么?”

陈风吸了一口气,接着又道:

“说明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我们阳间对于这种现象,有个专门的说法。”

陈风顿了一顿,盯着那冥差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再次说道。

“鬼……打……墙!”

被陈风这么一说,冥差也发现了其中的异常之处。

见陈风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自己,那冥差顿时觉得浑身不舒服。

“鬼打墙嘛,我也听说过。”

鬼差露出一副咱也是学识渊博的表情。

“既然是鬼打墙,为什么我们还会被困住?”

看见眼前这货这幅样子,陈风心中顿时又升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

“我怎么知道。”

鬼差耸耸肩膀,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刚才明明又转回了这里,肯定是有问题的。

“你是谁?”

陈风问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我是冥界冥差啊,这还用问。”

“冥差是人是鬼?”

“当然是鬼,不过是一种地位比较高级的鬼。”

“那就麻烦冥差大人,请你给我解释一下这特么究竟是怎么回事?”

事关自己能否活命的大事,也难怪陈风有即将爆发的趋势。

然而陈风忘了,严格来说,他自己现在的身份,好像也是一只鬼。

看到眼前的这位冥差大人脸上的表情比自己还要迷茫,陈风心中绝望了。

“你不是高级鬼吗?

高级鬼遇见了鬼打墙?

你特么是在逗我吗?

鬼打墙,

不就是你打墙吗?

你丫的给老子打啊,

快打啊!”

陈风猛地抓住那冥差双肩,猛烈地摇晃着,甚至有种想要将这不靠谱的冥差杀死解恨冲动。他眼中不知何时慢慢浮现出一层红雾,已经有些丧失理智了。

现如今,这位冥差大人在陈风心中的人设已经彻底崩塌,所做的事情,简直没有一件靠谱的。

“陈风,放松,你这样发狂也于事无补,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出去的办法。放……松。”

陈风的这种状态,身为临时冥差的他,心中自然十分清楚,这是要变成厉鬼的节奏。

一旦变成厉鬼的话,那么一切就都完了。无法再次回归的体魄之中,也丧失了进到冥界、重入轮回的机会。

在冥差的一番劝慰下,陈风渐渐冷静下来,将心中的那股莫名的戾气,强行压制下来。

“我刚才这是怎么了?”

陈风双手抱头,努力拍打着,似乎不敢相信刚才那狂暴之人,会是自己。

“你刚才情绪失控,差点化为厉鬼。”

冥差此时也有些心悸不已。

今日第一天当差,碰到将阳寿未尽之人拘拿错已经是很离谱的了,要是再遇到厉鬼的话,那经历也就太过于丰富了一些。

“哦。”

陈风应了一声,表示已经知晓。

“我们还是再试试,看能不能找到出去的办法。”

“好。”

陈风抛开心中的负面想法,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寻找出路上。

不出意料,

奇迹没有发生。

半时辰之后,两人再次垂头丧气地回到原地。

背靠背,一同望天。

良久,

许是觉得气氛太过沉闷压抑,

冥差主动开口道:

“陈风,这鬼打墙乃是阴气凝结形成的某种结界,能够干扰灵魂的感知判断。只要等到天亮之后,阳气升腾,阴气溃散之后,我们自然就能出去了。

你放心吧,就算你那大嫂已经将你的棺材下葬了,我也会施法找人来将你从地下挖出来,帮你回魂还阳。”

陈风点了点头,郁闷的心情这才好转一些。

又是一阵沉默。

“你这鬼差是冒牌的吧。”

“不是冒牌,是临时。”

“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一样,只要过了考核期,我就能转正,变为正式冥差了。”

冥差声音中,透露出几分得意。

陈风心中顿时产生了一个念头,千万不要让这厮转正才好,否则,今后还不知道会祸害多少人。

“你们冥差有名字吗?”

“当然有,我姓钱,名官。”

“好名字,有钱又有官!”

陈风心中一阵赞叹,他老爹还真会给他取名字。

“那你爹叫什么?”陈风好奇又多问了一句。

“我爹叫钱喜。”

“………”

这对父子当真非同一般。

“钱官。”

“恩?”

“你那冥差令是怎么回事?”

钱官知道,陈风这是在问他为什么冥差令之前会出问题。

“我还没转正,所以冥府还没有给我下发正式的冥差令。这冥差令是我在冥界最大的商会大明轩内专门定制的。”

“假的?”

“当然是真的,比真的还真。”

见陈风不信,钱官再次解释道:

“大明轩据说背后的老板是冥府内的某位大人物,几乎包揽了冥府办公用品的全部采购业务。

冥府定制的冥差令和我手上的这块价格上倒是差不多,但质量肯定没我的好。

只要我一转正,这块冥差令上的临时二字就会自动消失,与正式冥差手上的并无区别。”

“那这上面显示的信息呢,也是真的?”

陈风指了指冥差令的背面,之前上面可是记载着自己的所有一切信息。

冥差令制作起来倒是不难,但这上面的信息又是怎么回事?

陈风之前可是听钱官说过,这冥差令可以直接沟通十殿阎罗的生死簿。

“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

“有钱能使鬼推磨!

盗取一点信息又算什么,况且谁又能说的清,到底是真盗还是假盗呢。”

听到钱官说出这样一番话,陈风倒是对钱官有些另眼相看了。

这货虽然在其他事情上十分不靠谱,但是在这方面却看得十分透彻,也算对得起他的这个姓氏了。

“你是怎么当上这临时冥差的?”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现在机会难得,有冥界的冥差给自己亲述冥界的风土人情,正好可以满足陈风的猎奇心理。

“我老爹花钱给我买的。”

“………”陈风。

“你家很有钱吗?”

“一般般吧。”

陈风感觉自己这句话问的有点冒失了。他老爹肯定是为了自己儿子能进入冥界官场系统,七拼八凑才好不容易凑足了钱财,指望儿子能有出鬼头地。就跟阳间那些寒窗苦读,一心想要考取功名的寒门子弟一般,人人身上都有一部不为人知的辛酸血泪史。

自己这算是在当面揭人伤疤,太过于残忍了一些。

然而,还没等陈风来得及愧疚,钱官的话再次轻飘飘地传来。

“我家不过仆人数百,良田千顷而已。”

“………”陈风。

好吧,自己想多了,眼前这厮他爹是个冥界大**,而他自己则是个富二代。

“你家这么有钱,为什么你还跑来当冥差?体验生活的艰辛吗?”陈风好奇问道。

自己要是有这么好的条件,早就过起了听曲喝茶的悠闲生活了。至于木雕,可以当做一个爱好。

这简直就是自己理想中的咸鱼生活啊。

“还不是我爹,他说我们家不缺钱,缺的是在冥界中的身份和地位,所以他才花大力气安排我成为冥差,想让我踏上仕途,有朝一日能爬上高位,为钱家光宗耀祖。”

“原来如此。”

………

时间就在两人这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长夜漫漫,陈风心中牵挂着自己的肉身,心中难免有些焦急,虽然知道急也没用,但心中这股急切之情,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

“吱吱吱……”

陈风定睛一看,正是自己那位鼠兄。

“鼠兄,你怎么来了?”陈风又惊又喜。

“吱吱吱……”

老鼠前爪一阵比划,陈风明白过来,它是循着自己的气味一路赶来的。

钱官看见这只灵性十足,且能看到冥魂之体的大老鼠,口中也是啧啧称奇。

一般兽类如果活的时间足够长久的话,就会模仿人类的言行举止,久而久之,变得具有灵性,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成精了!

若是再得到某些修炼之法,则会转而化妖。

那只大老鼠见到钱官向自己看来,吓得向后畏缩几步。

“鼠兄不必惊慌,他只是个临时冥差,不会把你怎么样的。”陈风急忙开口安慰道。

“………”钱官。

大老鼠这才平静下来,对着陈风又是一阵比划。

这次陈风愈加喜出望外。

原来他的这位鼠兄,竟然能走出这个鬼打墙。

它能一路来到这里,全靠鼻子嗅出陈风灵魂气味,眼前这古怪地方,可以困住钱官和陈风,却困不住这只嗅觉灵敏无比的大老鼠。

“我们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陈风口中催促,跟在大老鼠身后,钱官随即也跟了上来。

延伸阅读

重庆天道装饰加盟  http://www.lynneweinsteinphoto.com/guhe.shtml
电气石汗蒸房,托玛琳汗蒸房,砭石能量房,玉石能量房,盐晶房,重庆汗蒸馆加盟纳米汗蒸房

维欧国际教育加盟  http://www.lynneweinsteinphoto.com/u33l.shtml
我们是AS国际建筑与空间研究所简称AS或ASRI是反重力国际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塞沃斯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lynneweinsteinphoto.com/u0r5.shtml
企业简介上海桥雨旅游用品有限公司旗下塞沃斯(SKYWARDS)品牌SWS:-生活中的

丹尼宝贝读乐空间加盟  http://www.lynneweinsteinphoto.com/sljs.shtml
生活存在着两个基本目标:一是帮助别人,另一个是帮助自己。我们努力工作,积累流水,为公

碧嘉嘉智慧生活/BEGAGA加盟  http://www.lynneweinsteinphoto.com/gzpe.shtml
据统计,2013年中国建材家居行业市场规模达到37242.9亿元,2014年行业将继

宏翔工艺加盟  http://www.lynneweinsteinphoto.com/ak92.shtml
宏翔工艺玩具总部是一家儿童玩具、体育玩具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儿童

常通压缩机加盟  http://www.lynneweinsteinphoto.com/axv1.shtml
常通压缩机有限公司(原常德常通空压机厂)座落在风景秀丽的常德市德山高新开发区。德山是

施美诺加盟  http://www.lynneweinsteinphoto.com/gq7e.shtml
国内外珠宝看中国,中国珠宝看水贝,水贝万山裸钻批发、私人定制,欧美私人定制,一手货源

时丹利门窗加盟  http://www.lynneweinsteinphoto.com/fgy.shtml
上海时之鑫塑钢门窗有限公司创建于2004年3月,是一家专业从事各类玻璃和铝板幕墙,断

斯泰普力加盟  http://www.lynneweinsteinphoto.com/dr6y.shtml
山东斯泰普力高新建材有限公司创业于山东东营广饶经济开发区,从1998年开始生产,20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黑莲无罪在线阅读第8章

    苏重回到如意院就看到主屋已经熄了灯,大约是没受过这种待遇,看着已经灭灯的屋子,苏重的脚步顿了顿才继续往屋里走。春景从明珠睡下就一直祈祷,老爷最好是能在书房歇下了,没想到他却是过来了,加上光线黯淡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春景是心中更是惴惴,极力为自家小姐掩饰道:“太太本是在等老爷的,但因为身体有些不适,奴

  • 将军家的小娇娘在线阅读第五章

    教导主任在不远处将所有参赛选手的行为收入眼底,他忽然出声道:“十队,你们确定不进行标记吗?你们的契合度本就是全场最低,再不进行标记,你们必定会陷入绝对的劣势。”他的话引起了全场人的关注,其中有个向导似乎是认识‘岑禛’,主动开口道:“岑禛,比赛是比赛,你再嫌弃60多点点的契合度,也要有点比赛精神吧?就

  • 三界之超级修真群将计就计

    毫无意外,林忆昔瞥见了老太太眼中的冷意……老太太是听林忆蓉说了大丫头把她送过去的点心都喂了猫的事,心里不痛快,才想要教训她一下,让那小妮子长点记性。怎么说自己也是她的长辈,她竟如此的目无尊长!一个小丫头而已,哪来这么大胆子,还不是崔氏那贱人教的?可见他们一家子根本就没把她这个侯府老封君放在眼里。崔氏

  • 不需要走剧情之后[快穿]第9章在线阅读

    自然是不能对一个喝多的女孩下手。薇拉清醒时,细软神情的微妙反应,就已经足够刺激了他的心。让人收敛不住,就是想做些稍微越界的事,想欺负她。但若是女孩酒醉后再如此,那么是霍尔自身的行为底线所不能允许的。公正来讲,霍尔警官的道德标准确实高于常人。当然也是因为这种优秀的基本素质作为驱动力,使得他在警校表现总

  • 魔法门徒在线阅读第四章

    方旭打开一看,另一个袋子里,居然是两把工兵铲,几把军用短刀,一把斧头,还有3个铁球一样的东西,只是上面有把手。方旭拿起一个铁球,捏着把手,看到上面还有一个拉环,差点叫出声来,瞪着林琳说道:“这他妈是**?”林琳使劲的点了点头,说道:“怎么样?我靠谱吧。有了这些东西救人把握是不是大了很多?“方旭真的想

  •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第二章在线阅读

    所谓鸿蒙圣种,乃是天地初开之时的先天混沌灵宝,灵性天成,自有无尽神妙,无穷威能。像这等天地灵宝,虽然冥冥中自有无量气数加护,但其演算天机,趋吉避凶的灵性,更是如同本能一般。秦远面对道元圣地的追杀,这数月来的亡命之旅,很多次,都是依靠鸿蒙圣种的示警,才险之又险地趋避了过去。若无鸿蒙圣种,以秦远的微末修

  • 我家爹娘超凶的在线阅读第九节

    “爷爷,你说,我为什么没感到什么不适啊?”莫非看着手上的血,鲜红色,温温的。莫得看了过来,摇了摇头说道“:爷爷也不知道。”其实在这之前,木小峰早就料到他们爷孙俩会见血,所以特地对他们的精神进行了强化,使这爷孙俩对事物的接受能力更强了一些。要知道,这是在和平年代,见血的人少了许多许多。所以,有一些人见

  • 穿越聊天群鬼相黑经

    云宗外山,南忆阁内,苏杞望得戌时将至,便慢步出门,等候陈言之归来。寻得楼前潭边较为平坦一侧坐下,苏杞不禁探出右手,想要轻拂流水,却只见手臂从中穿过,留下冰凉感受,才发觉此座水潭也是阵法幻象,一时更觉新奇。“看样子恢复的不错,”陈言之半倚在院门口,怀中抱着数十本草木药经,望着苏杞笑道,“还不过来搭把手

  • 吞明在线阅读天大的误会

    一股汹涌的能量在小川体内血脉形成,一次次冲击着那脆弱的经脉。这股能量开始往静脉内渗透,越来越多,那脆弱的经脉开始膨胀,似乎随时都会炸裂一般。正当小川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这能量总算是冲破了玄关,汇入了丹田。经过这次冲击,小川的经脉愣是变得和灯捻一样粗细了。这能量汇入丹田后,迅速围着那两团灵气旋转起来,

  • 白泽问道第三章在线阅读

    我看着她欢快的模样,心中不由一松,也没责怪她一直在我背上装病。她快速跑到椰树下,抱着一个椰果欢快的跑回我面前,“你能帮我开开椰果吗?我想吃。”这分钟我想笑,这傻丫头居然抱着一个地上坏掉的椰果,看来她饿得不行了,见什么都想吃。“这已经坏掉了,不能吃了。”我简单的开口解释道,看着她一脸懵逼的模样,我也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