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异界纵横之慕容复之第十章(10)

作者:我派大王去巡山 来源:纵横中文网

说起来易焕晨,其实大多数连云城人都不太清楚还有这么个人。额,迫于连云城主的威压,人们当然记得备受老城主喜爱的嫡子易戴诚,而不太清楚早早的就被老城主赶出去历练的易焕晨,最多也就有人知道,确实是修为有成的回来了,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一直安安静静的逗趣儿耍乐,似有似无,并不招眼,闲散自在。

对此,当然有范闲的在背地里嗤之以鼻,暗暗嘲笑他胸无大志,小儿情长……直到、连云城大乱。

当所有人都在看没靠山的城主府笑话时,易焕晨倒是先站出来了。一反常态,他一出来就高调亮相,一手连云扇更是舞的神出鬼没,加上金丹后期的修为,不凡的谈吐,娴熟的手段。硬生生把原本占尽上风的千幻轩逼的节节退后,斗了个难解难分。

这也算是力挽群澜,不世出的奇人了。

好吧、扯远了……

回归正题,重点其实不是易焕晨在哪里对清霖歌功颂德,而是中途插话冷嘲热讽的那个男子。

在场的人士杂七杂八,自然是什么人都有。当然包括三大宗门这些天闲的出奇的门人弟子。易焕晨在哪里摇着连云扇口若悬河,下方那些低阶弟子自然吃过苦头,不敢生事。就算易焕晨在哪里大夸特夸清霖上人也没有人敢说什么,因为凡是敢的现在都在医馆里躺着,易焕晨不知用此法教训了多少千幻轩的弟子,屡试不爽、百试百灵,而且打搅他的一律修理一番,三大宗门的低阶弟子也是怕了他了。

而当易焕晨带着伊万和景萧然走了之后,没人压场子场面自然热闹了起来。有议论二人是谁的人、也有搬弄易焕晨是非的人,而被压的久了的三门弟子自然是不敢找易某人麻烦得,所以就找上了刚刚开群嘲的插话男子。

插话男子有胆开嘲,当然有自己底气。话不投机三言两语就打了起来。可是精彩的还在后面……

打着打着,琉璃宗的才发现,这家伙原来是自家小姐的相好。尼玛这功法,珠算玉碗,琉璃沙离,在加上刚刚过来的大小姐嘤嘤呜呜的一段自白,想一想也就收手了。

完全不懂得看眼色的人自然是存在的,比如说,完全是半路参进来主持公道的净莲寺。结果一看男子就傻了,张口一句一沉师叔,大家也是愣住。

原来,这个男子本身出身净莲寺,法号一沉但是因为净莲寺素来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做泱泱大派的派头,没事乱管闲事,平白拉了一大堆仇恨,门下弟子时不时就要招次刁难,有一次,事态严重,反正也不知怎么,救援没到,男子所属地灰飞烟灭,自此心魔横生,叛出师门,又被那女子救下,机缘巧合,也就在一起了。

这戏剧化的发展似乎就到此结束,但是,净莲寺的人确是万万不会放过一沉得,先不说叛逃者必究的定律,但是这些天一沉口不择言翻出的旧账就让净莲寺的名声成了一个笑话。但是又因为琉璃宗的大小姐死死巴着一沉,所以争来争去,琉璃宗和净莲寺也差不多算是正式杠上了。

伊万头疼的叹了口气,总而言之就是;连云城已经完全乱套了。又看了眼精神焕发完全意犹未尽侃侃而谈的徒弟,不由咳了一声。

景萧然滔滔不绝在哪里讲了半天,正讲的兴起,猛地一听师尊一咳,马上总结概要;“所以说,师尊、我们走吧!他们自己打的倒是挺欢!管他们做甚!”特别是易焕晨那个糟心的城主,谁知道他又打什么主意!

延伸阅读

亿万年星光之脱裤子打屁股】  http://www.gzccie.cn/0bv.shtml
当值衙役不敢怠慢,把段飞拎上前,禀道:“大人,是城东段飞在笑。”闵大人怒道:“段飞,

半神她超刚超凶之战争(6)  http://www.gzccie.cn/ss1b.shtml
第六章输人不输阵,即使被她的表情惊到,阿曼达还是硬着头皮下令:“坐轮椅的活捉,其他随

弑神者录之第三章  http://www.gzccie.cn/q4s.shtml
应该追不上来了吧?太宰治停下脚步,不是他吹,在横滨没有人能追上他,不仅仅因为他对横滨

红楼之小夫人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gzccie.cn/u2vm.shtml
可崔氏呢,不仅不知恩图报,甚至还偷偷勾搭起了老爷!最可气的是,她竟在夫人怀有身孕的时

奥特之铠甲勇士在线阅读单刷才是王道  http://www.gzccie.cn/dfse.shtml
“师兄,嘻嘻,你戴着头盔的样子好傻,就和奥特曼一样”原来是自己的小师妹,杨初霜。“小

从洪荒回来我成了豪门千金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gzccie.cn/gyuo.shtml
“不劳烦顾总了,我找了代驾。”萧钰看着探出的头说道。“这会儿怎么这么正经了,又不是多

废约难续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gzccie.cn/gnqi.shtml
在徐凡的引领下,丁宁随着西瓜来到了茶猫之家的一楼,此时已经入夜,也许是因为天气原因,

一只猫妖的明星生活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gzccie.cn/b7va.shtml
我叫林念,男,享年24岁。如你所见,我是一只鬼。我现在很尴尬,脸还有点儿疼。想我一个

圆剧情令人头秃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gzccie.cn/g0s3.shtml
岳峰是一个孤儿,据外婆说,在他3岁的时候父母在村外承包了一个砖窑,不小心煤气中毒而亡

屠天者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gzccie.cn/dtf2.shtml
陈皓见状小声问道:“不如乘此机会捅破那层纸看阿禾如何反应?”我吓得不知所措,腿脚哆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基三+综英美]每天都在压抑自己的暴脾气之借钱风波

    何翠芬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她从来不用出去工作,都是苏武强在外头打工挣钱,然后每月寄给她。何翠芬负责照顾家里。不过,她的照顾可不怎么称职。何翠芬喜欢打扮,苏武强挣来的钱,大部分都被她拿去买化妆品和衣服了。她不爱干活,反而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出去。农村要种地,他们家的地,都是苏文强的父亲,苏老汉在种。何翠

  • 儿子他爸是贵族会员在线阅读邪恶沙漠之女孩

    不知道为什么,兔子那聒噪的声音反倒令我心情愉悦;母老虎那凶猛严厉的面容却给了我温暖;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期待与它们的见面。是我不愿面对现实,还是这梦里更让我欣慰呢?“醒了就好了,醒了就赶紧起来吧!这破地方这么热,都守着你半天了。”兔子显然是不耐烦了。沉浸在欣慰当中的我,又被这聒噪的声音拉回了现实。

  • 以万界之名在线阅读第七章

    可知不论塞外关内皆有龙门客栈,是为何?一来是贩卖情报二来是打听和共享情报,这个组织却不会把真相和盘托出,譬如他们只会暗示徐道来去凌州哪里找天刺盟的人。不会直说凌州许多戏子、商贩、城守、渔夫其实都是天刺盟的人,而醉春阁正是天刺盟凌州总部,龙门客栈守则——贩卖秘密的人,永远不会真正说出秘密,否则秘密便失

  • 我们是兄弟之第五章 遇到贵人(5)

    *一阵风驰电掣。当飞行器着陆时,黎晓川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古代园林之中。这亭台楼阁、湖光倒影,隐隐透着几分“苏州园林”的味道?想不到在未来星际竟会看到华夏园林建筑?这容景徽究竟是何人?不但品味非同一般,手笔更是大得惊人。“怎么样?我家庭院还不错吧?”容景徽呵呵笑着,看了看一脸呆愣的黎晓川。“这……这里

  • 村民B只想回家结个婚之迷雾之中

    手中握着藏蓝圆盾,我心中悠然升起了一股安全感,虽然并不是十分强烈,但是,比起之前手无寸铁的情况,现在总算有了一点依仗。圆盾的背面有着三道绑绳,绑绳的材质是皮质的,我试着用力拉扯了几次,非常结实,于是我将圆盾绑在了我的左臂之上,竟然是非常的贴合,仿佛是以我的手臂尺寸量身订造一般。装备上了圆盾,我又再次

  • 冠位Saber的生活在线阅读第7章

    “恶喙兽,无实体。踏入其体内者,必将厄运缠身。哎,小妹那边看来有麻烦了呢?”高楼大厦最顶层上,容容那纤细可爱的小嘴,慢慢说道。红红的眼睛,竟然睁开了。“我要走了,我那边还有任务搁置着。”涂山雅雅女王高冷的用妖力隔空说道。并向着大厦边走去,蔚蓝的天空下,红红的身影,格外美丽。看着涂山雅雅一楼红衣,满不

  • 攻略对象都是我还真是抱歉[快穿]在线阅读第六节

    松涛院一片欢声笑语,老夫人很是高兴。自从裴如月醒来之后,她一面忙着去信邀请年嬷嬤来府里授课,一面让高氏外出应酬时多相看各府适婚公子,加上临近嫡长孙大婚之日,人逢喜事精神爽,近日身子骨反而硬朗起来。高氏近日忙着张罗裴琏的婚事,之前裴如月卧病在床,为了照顾女儿,她只得将儿子的婚事吩咐下去,没有亲自照看着

  • 魔雷传说在线阅读第6节

    这是一种本能的感觉。这绝对不是普通人,他年纪并不大,甚至比自己还要小,稚嫩的脸庞有着一丝书卷气。“你好,飞子”胖子难得的有礼貌。飞子,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你好”飞子淡淡的回应道,声音不冷也不热,随后看向李夜。“你好,李夜”飞子伸出了手,第一只见面就直呼其名,却一点也不显得突兀,仿佛就像许久不见的朋

  • vr玩家一号在线阅读第一章

    黑夜降临,皓月当空。一只长着九条尾巴身上沾满了红色血迹,通体雪白的狐狸在森林中拼命奔跑着。它不时向后张望,只见在它身后有一团黑雾在紧追着它,嘴里还不时发出‘桀桀桀’的不男不女不阴不阳的恐怖笑声。“小狐狸,我看你往哪儿跑,你这颗千年狐妖内丹可以助我魔力大增,乖乖让我吃了吧。”黑雾边追边笑,好像一点儿都

  • 遇见桔梗第九章在线阅读

    苏宴看着这个少年,见他坦荡的样子,甚至对于自己能做出补偿露出了释怀的笑容,一瞬间颇感羞愧。只是迫于形势,还是打算先跟着他。一般来说,人类群居的场所安全系数更高。而钱财,又是人类社会必不可少的交易工具。“我叫苏宴。”苏宴笑着,问:“小哥哥怎么称呼?”蓝思追本来还有些窘迫,乍一听到她小哥哥喊的亲切,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