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特种护花兵王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步履无声 来源:纵横中文网

马儿终究还是死了。

宋知翊安慰地拍了拍莫轩肩膀,在莫轩缓了缓神示意无事之后,方才蹲下身去与他一起检查马儿的尸体。

这好好地一匹汗血宝马,究竟是为何会发起疯来?

两人皆是见多识广之人,细细检查一翻后,便很容易得到了原因。

“世子方才离公主最近,可见着有人使暗器?”这马儿冲上山时,撞到了不少的树,身上的满是伤痕。现在看来,那些伤全是擦伤,却也不能排除有人用暗器惊了马儿。

宋知翊回想片刻,摇头笃定道:“没有。”

依着他的功夫,不至于有人在他眼皮下耍阴的他却毫无知觉。

“嗯,那便是了。”这回答是在莫轩的意料之内,但他说话语气也还是微惊,“是中毒了。”

看来太后与公主南下的事情被朝中有心人利用,欲从中生出些事端来。

至于是何人又有何求?还得细细斟酌。

宋知翊似是看出莫轩的想法,冷声道:“我看此次不是冲着太后与公主,是有人要除掉你,莫统领。”

莫轩身飞虎卫统领,平日里不知道帮圣上做过多少得罪人的事情,遭人暗算在所难免。不过由于他此次护送的人比自己要尊贵得多,他倒是还没有来得及将此事连想到自己的身上。

只是经由宋知翊这么一说,他才反应过来。

若是有人要对太后与公主不利,何必只对他的爱马下手?

他点头:“应是,那人不想对太后与公主动手。”

“既是如此,就先将这事瞒着太后与公主吧,免得她们受到不必要的惊吓,也免得打草惊蛇。”

宋知翊淡声道:“此事只你我私下查即可。”

宋知翊的语气淡然坚定,莫轩哑然,他知道宋知翊的意思是觉得随行的护卫中有内奸。

他觉得有理,可又不愿轻易相信,毕竟他此次护送太后与公主南下,带出来的人全是他素日里极为信任的飞虎卫。

宋知翊淡声劝慰:“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苏家人没理由要对你不利,可你的下属就不一定了。”

长烨皇城人心剖叵测,更何况飞虎卫统领手握重权,是诸位大臣皇子欲拉拢的对象。

可莫轩这种对皇上忠心耿耿的人,怎会拉拢得成?众人皆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最后落了个除掉莫轩让他人替之的想法!

莫轩若被除去,他底下那些人是最好上位的,所以指不定由哪些人与大臣皇子们串通了来除掉他……

他思索一阵,终于妥协,郑重道:“虽说是不为太后公主而冲着我来,却也要如世子所说的那般以防万一。随行的那些护卫我更了解,接下来我会多盯着他们,太后与公主那边还望世子帮着多多注意些。”

眼下发生了这般事情,他也自是不敢将主子们的安危交于那些不知可不可信的下属们,只能恳求宋知翊的再多多协助了。

宋知翊点头,此事不用莫轩说,他也是知道的。

*

“糯糯,可有伤着哪儿?”太后被人护着匆匆赶过来,抱着魏瑾珃一顿打量,关切地问道。

她膝下儿孙不少,可最最看重的就是这个小孙女,这下子真是吓得她心肝都疼。

魏瑾珃连忙道:“祖母不必担心,方才知翊哥哥护着我,我一根头发丝儿都没伤着。”

言语间,她还能记起方才宋知翊触碰她时的感觉,此时想来,很是心悸。

“无事便好,无事便好……”太后抚着心口一阵念叨,又道:“可真是多亏了知翊啊,这几天他真是帮了不少忙,回宫后定得让皇帝好好赏赐他。”

魏瑾珃微微笑着附和:“祖母说得是,知翊哥哥确实该赏。”

“他该赏,你该罚,不是让你小心些骑吗?”太后又是无奈又是气恼。

魏瑾珃鼓囊着一张雪白小脸,撅了撅嘴,撒娇道:“祖母,我很小心啦。”

太后白她一眼:“你得了吧,我看你方才骑马时比与你几位皇兄赛马时还带劲儿!”

她老人家从看见小孙女儿骑马飞奔出去的那一刻,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当听见莫轩说马好像发疯了时,被吓得魂都快没了。

“糯糯,你今儿个怎地不太对劲啊?”太后疑惑地打量着她。

她宠大的孙女儿,她是了解的。看那丫头方才上马时言语间虽是笑嘻嘻的,后续举动却是气冲冲的,怎么看都是一个怪。

那模样,就像……女儿家*气似的。

魏瑾珃被这么一说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方才是表现得太过了些,讪讪地笑两声,“不是这天气太好了么?所以就骑得高兴了些。”

太后自是知道魏瑾珃是在搪塞自己,却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见她不愿说也只得作罢,又是揪着她另外一顿说道。

魏瑾珃无奈,只得低头听着训。

她这祖母一操起心来就没完没了,哎,她今日真是不该骑这马儿,得不偿失!

还以为宋知翊是真的为自己的美貌倾倒,与上前与她一同骑行,未料却又是闹了个大乌龙。

她也不明白,她素日里明明就聪慧体面得很,怎么遇上宋知翊就两次三番的做出有毁英名的事儿!

可这些事儿也不在她可控制可预料的范围内,就连皇祖母和莫轩不是也没料到当日路上相助的就是毓国公世子、今日汗血宝马会突地发疯么?!

这些事儿赶上谁都是避免不了的,魏瑾珃如此安慰自己。

*

宋知翊与莫轩从山上下来之时,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副场面:慈眉善目的太后正拨着佛珠对着身旁娇丽的小公主喋喋不休,那平日里神采奕奕的小公主耷拉着头,不敢出声,却是一副走了神的模样。

“糯糯,你这是又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太后气道,威严的声音顺着风传入正在接近的两人耳中。

只见那小公主猛地回神,将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祖母,我听进去了,我下次绝对听你的话、绝对不调皮了!”

太后狐疑地打量她一眼,倒是没有想到小丫头还真听进去了些许,这才满意了,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

宋知翊凝神打量眼前这对祖孙,这是他第一次见着两人私下相处的模样,没有想到这两个身份贵重至极的皇家之人,素日里相处起来与普通人家没有差别。

莫轩虽还微念着自己的爱马死去的事儿,心绪却也是一片清明,余光瞟到宋知翊的神色,便同他解释道:“太后与公主皆是和善可亲之人……公主平日里偶尔有些张扬,但心地是极好的。”

魏瑾珃的脾气宋知翊也是知晓一些的,当年那小女娃娃缠着他的那股骄纵劲儿他可是印象深刻。

这么多年过去,这小公主的言行举止虽是收敛了,身上那股属于皇家公主的张扬气却是从眉目深入到骨子里的。

“嗯。”他淡淡地应一声。

两人阔步朝前走去。

“是怎么一回事儿?那马怎地就疯了?”太后见着两人回来,连忙问道。

“马儿不知怎地有些感冒了,许是五姑娘骑马太快了些,它觉得不适才发了狂。”这话是莫轩与宋知翊商量好的,有些蹩脚,却是现下最好的一个理由了。

这也不算冤枉公主吧……她今日骑马确实是格外得快。

“就是因为我骑得快了些?”魏瑾珃闻言微微一愣,这马儿平日里也不是这么弱的吧?

又觉得那马儿今日生病,或许是真的经不住她这般折腾吧,可马儿病了会发疯?

莫轩犹豫着开口:“是,五姑娘今日在马上的身姿比平时都要飒爽,马儿又虚弱……”

“马儿觉得不适是会发狂想把人甩下来的。”宋知翊淡淡地接过话,显然是怕莫轩说漏嘴。

魏瑾珃直觉宋知翊是在怪她不爱惜马儿,心里不禁一阵委屈,就要开口发脾气。

她抬眼看他,好半晌,却只讷讷道:“那马儿现在如何了?”

她看着他那张清隽无双的脸,竟是突然就没有了脾气!

哎,男色误人啊。

宋知翊沉默,看向莫轩,魏瑾珃便也看过去。

莫轩眼神一黯,“它一路撞着树……”

接下来的话,他不多说,魏瑾珃也能想到。

小姑娘的一双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她今日居然因着一己之私将莫轩的爱马给害死了么?

那是莫轩任飞虎卫统领时父皇赏他的,他对那马儿有多看重她是知道的。

莫轩他表面无事,心中其实难受得不行的吧……

魏瑾珃此时心中愧疚难安,也懒得去纠结之前她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了,好好的马儿就这般没了,她难过得很。

“莫大哥,我……对不起,我没想过会这样。”

“……”莫轩一时语塞,不知作何回答。

他看看宋知翊,只见那人垂着眼,神色不明,并没有要帮他的意思。

他又去看太后,太后信佛,此时听闻有生灵死去,早就抛却那些有的没的,拨着佛珠,脸色端正的念起经来。

莫轩又是难过又是无奈,只得道:“公主,不必自责,这事儿不能怪你。”

魏瑾珃摇摇头,她怎么能不自责?这事儿怎么能不怪自己?

“这事儿,确实不能怪五姑娘,那马儿是中了毒的。”宋知翊突然开口,声音极轻,只有他们四人可以听见。

一句话,莫轩与魏瑾珃皆是傻了眼,太后拨佛珠的手指头都停顿了一下。

莫轩心中顿时更觉憋屈,方才不是说好了要瞒着的么?这宋世子怎地不守承诺随口就说了出来呢?还害他掩饰这么久!

延伸阅读

欧泰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iraneducationaltours.com/n06e.shtml
欧泰汽车用品坐落于中国轻工产品集散地之温州瓯海。公司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集汽车装

泽天加盟  http://www.iraneducationaltours.com/g449.shtml
泽天石榴石饰品是水晶珠宝、水晶珠宝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泽天石榴石饰品拥有完整、科学

五常加盟  http://www.iraneducationaltours.com/yoy6.shtml
五常桃花米由五常市银河米业有限公司运营,属大米系列产品其品质优良,酿造工艺,口味醇正

老蜀串串锅加盟  http://www.iraneducationaltours.com/bdly.shtml
老蜀串串锅隶属于广州钜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广州钜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隶属于香港迎宾国际

蓝粉婴童进口母婴加盟  http://www.iraneducationaltours.com/6wfr.shtml
Blue&Pink加盟。Blue&Pink于2013年在香港成功注册,致力于发展以B

e.y时尚彩妆吧加盟  http://www.iraneducationaltours.com/6qjr.shtml
北京千艺千惠化妆品贸易有限公司是中国Zui早致力于东方人形象色彩设计研究和推广的专业

GSD产后恢复加盟  http://www.iraneducationaltours.com/gmwl.shtml
“葆蓓妈咪产后恢复工程”引入国内外前沿医学美容全新理念,融合声光电高科技术针对性为产

黛米与我童乐亲水会所加盟  http://www.iraneducationaltours.com/cnb.shtml
DAMMY&I(黛米与我)童乐亲水会所是北京黛米与我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旗下的婴幼儿亲水

革隆加盟  http://www.iraneducationaltours.com/gw98.shtml
“革心易行,隆国爱家――”转变思想,纠正认识,行动起来,看清水污染、环境污染对我们造

添益美邦加盟  http://www.iraneducationaltours.com/b5vs.shtml
添益美邦加盟详情上海赫尔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高科技生物保健产品研制、开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寸元神之未寻(4)

    祁樾自那日离开昆鸣山后便与泠霜寻找沐瑶,可找了一天一夜也没寻到。想到袖中有玄尘的信以及在昆鸣山发生的事,祁樾斟酌之下决定还是先回凌云山将此事禀告严繁。凌云殿,严繁看完玄尘的来信,脸色变了变,随即又恢复了正常。视线扫过见大殿上的祁樾与泠霜,独独不见沐瑶:“沐瑶呢?怎么不见她的人影?”祁樾正要回话,一旁

  • 大唐之少年统帅在线阅读第6章

    她说:“好。这离婚证我也巴不得办了。”她被钟涛扶着往民政局里走,她听到身边陆齐铭火气十足的脚步声。坐在工作人员的面前,她听到工作人员说:“都想好了吗?这离婚证办了就没啥关系了。”她说:“办吧,都想好了。”钟涛握住了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他的手很温暖,让她感觉安心。陆齐铭说:“赶快办!”工作人员利落的

  • 失落的武侠世界第7章在线阅读

    当沈悦走出房间的时候,德妃已经步入了长青宫内。和贵妃的雍容华贵不同,向来喜欢礼佛的德妃打扮穿着比较朴素,头上一根金钗没有,青丝素衣,有一种超凡脱俗、与世无争的气派。沈悦特意从侧门走,避开那位一脸和善,看上去和蔼可亲的德妃,真与世无争的人,坐不稳四妃之位。只是等她去到御膳房,让几名宫女将点心和茶水备好

  • 大佬的甜系银铃在线阅读第五章

    太宰治在第二天清晨八点准时醒来,他用完好无损的那一侧手臂撑起了身子,然后揉了揉蓬乱的头发,从中取出了几根细小的枝叶。“又活过来了啊!真是令人失望。”他的嗓子微微有些哑,应该是前一天开车的时候激动地大叫和大笑造成的。一只装满水的杯子递到了他面前,奚安白换了身浅蓝色的长裙,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闭上眼

  • 隔壁小冤家之纯属意外

    我是一个刚刚从公司回来的小职员,至于为什么正午12点的时候回到家是因为今天经理给我说了一段话:小轩啊,你最近是不是有点心不在焉啊,我觉得你对这份工作有点力不从心,建议你换一份工作试试看。TMD摆明了炒我鱿鱼还说得这么委婉,我不就是没给你送礼,把你贪污公司公款的事对着总监陈述了一下,至于这么报复我吗?

  • 不一样的修仙小说第七章在线阅读

    经过他们这一番提醒,林夏禾倒是想起些东西来了。林夏禾跟韩景岩结婚的时候,韩景岩根本就没带她去见过这些亲戚,这虽然是因为韩景岩根本就不重视林夏禾,但同时也说明了韩景岩并不把这些亲戚放在心上啊!结婚那么大件事,连句交待也没有。但是,在韩景岩离开以后,这些亲戚们,却自说自话地上门了好几次,有叔婆,还有哪些

  • 带着兽人去修仙在线阅读第4章

    一路上,王小涵不说话,吕斌也不敢再与她闲聊,生怕撞枪口上了。就这样俩人默默无声的走进了西南山。“到了。”王小涵率先打破沉默。吕斌向前看着王小涵说的目的地后诧异的问道:“这就是你住的地方?晚上就天为被,地为床?”王小涵带吕斌来的这个地方景色是很好,一条瀑布垂直而下,溪边还有几只妖兽在喝水,食草的食肉的

  • 归途记在线阅读雪夜袭杀反被杀

    梁园虽好,却非久留之地。眼见天也黑了,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今晚去哪里啊?正在肖苍寻摸栖身之所时,街角黑影里走出一老者,衣服半新不旧,头发蓬乱,满嘴大黄牙。无数褶皱爬满猪腰子脸。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芒,好像饿狼看到羔羊。偏偏堆出一脸虚伪的笑。“年轻人,要不要找个地方住宿?我带你去个地方。便宜实惠。最

  • 地球阵线什么,她就是霸道总裁要娶的女人!?

    宇智波斑被甩了。这个消息让整个木叶都为之轰动,同时也让宇智波一族惨遭嘲讽。看啊,那么美的女人,辉夜一族族长的女儿,你不好好看着,被别人抢走了吧。倒也是了,日向一族的族长怎么看都比你宇智波的大当家懂得怜香惜玉,是个女人都知道选择谁。宇智波泉奈是最生气的人,在他的世界里他的兄长一直都是最优秀又英俊的人,

  • 骑士综漫:无敌玩家入市集 三人行

    说到这猪,老姜头起先不信,现在不免有点动摇,外孙女看起来有了脾气,说不定猪真是她弄的。回到堂屋,老姜头平静的问道:“这野猪比野鸡更不好弄,丫头,你说是你弄的?”叶子乌溜溜的眼珠转了转,突然神神秘秘地凑到老姜头身边,压低声音说道:“外公,别跟别人说啊,外孙女前日被那泼皮摔晕,梦到一个神仙,教了外孙女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