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大道独出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不言桃李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只是没过多久,嘉禾便再次遇到了李思归。

崔氏房中,嘉禾听闻崔氏所说愣在原地,“舅母是说,是皇后娘娘特意嘱咐要我一同前去?”

崔氏身有诰命,昨日宫宴上亦有出席,她回忆道:“昨夜宫宴上,皇上命人安排春猎之事,皇后提议让几位公主也跟着去长长见识,又对你舅舅说,听闻他的甥女颇有胆识,又同云翎公主交好,不妨一同前来。你舅舅当时便婉言推辞,偏偏皇后坚持如此,你舅舅只好谢恩。”

嘉禾心里一时拿不定主意,高皇后这样明目张胆的要见自己,把一些私底下的谋算放到了明面上来,难道是为了立太子之事?

崔氏见嘉禾低头不语,以为她是被这事惊到了,忙安抚道:“昨夜回府之后,你舅舅便道,要我今日告知与你,且无须担忧,不论高皇后此举背后有什么用意,你只管从容应对,有些事自有你舅舅顶着。”

嘉禾淡笑道:“舅母放心,我应付得来。”

嘉禾回了自己房中,却又想起那香囊,此次春猎想必皇室宗亲子弟皆会前去,李思归应该也不会例外,到时候她可找机会将香囊还了他,日后便再不往来。

而打听这件事毫不费力,嘉禾从云翎那里得到确认。云翎少有心计,即便是嘉禾多问了几句李思归之事,她也没曾放在心上。

云翎还打趣她道:“猎场上肯定是睿王兄拔得头筹,到时候我们可以仔细地瞧,再没有一个男儿有王兄那般风采。”

嘉禾由衷道:“你们兄妹之间感情真好。”

云翎想起嘉禾好像原本有个哥哥,只不过英年早逝。不愿惹她伤心,岔开话题道:“听母后说,这次高风也会去,这个登徒子,恐怕又要惹是生非,到时候你可要小心一些。”

嘉禾疑惑道:“高风?”

云翎解释道:“是母后的亲侄,高府的大公子,仗着自己生的俊俏,风流浪荡不说,还最是没有规矩,每次进宫来遇到公主们,他虽不敢行为逾矩,但定会言语调戏几句。”

嘉禾皱了眉头,“竟还有这样的人?”

云翎不好过多议论高皇后,只道:“那些人忍让着,也不过是因着他有个姑母是皇后罢了。”

云翎又想起什么,低头凑到嘉禾耳旁,低声细语,嘉禾听闻,惊讶出声,“这人竟如此……”连男人都不放过。

————————————

皇城外围场之中,浩浩荡荡而来,一行竟有七百多人。禁卫军将围场守得严严实实,生怕有刺客混进来。

皇帝和高皇后坐于上首,嘉禾和几位公主一道过来,在几人身后跟着一同行礼。

嘉禾今日着了一身月白色宫装,发髻绾成,左右各饰了一枚簪,流苏垂坠颈畔,将人衬地更加温柔大方,既不喧宾夺主,也不过分素净,即便如此,因着容颜出众,在一众公主中仍旧是惹眼的存在。

皇帝笑着看过来,“这便是崔赟的甥女吧?”

高皇后也看过来,将嘉禾上下打量,笑着道:“早就听闻萧氏女倾国倾城,今日一见传言果然不假。”

嘉禾恭敬行礼,“臣女拜见皇上,拜见皇后娘娘。”

皇帝轻声道:“平身吧。”

高皇后向嘉禾招手,一边对皇帝道:“臣妾瞧了这孩子就觉得喜欢,说不定正好应了戏文里常说的缘分二字,来,和云翎一起坐到本宫身边来!”

一个臣女竟然压了她们几个公主一头,其余几位公主对视一眼,但又无奈,只能将心头不快压下。

嘉禾落座之后,不经意地看向皇帝和高皇后,高皇后雍容华贵,脸上始终带着得体的笑容,而皇帝明明正值盛年,却似乎有些疲乏,止不住打着哈欠,高皇后体贴地问询,眼神里却有些怨怼。

离嘉禾不远的公主同另一位窃窃私语,声音压的极低,却还是被嘉禾听到,“听说父皇近来频频宠幸新入宫的美人,连朝政都不怎么过问。”

另一位公主好歹还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忙道:“慎言!”

而后来不出所料的是,皇帝对这场围猎兴致缺缺,更是不曾像前几年那般亲自前去。

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宣人进场。

李翃一身紫色胡服,同色抹额显得更加英姿勃发,在众位皇子之中行于最前面。

皇帝一共有四位皇子,除却四皇子年幼,李翃最长,其余两位却也差不多年纪。

嘉禾瞧见几位皇子行礼时,高皇后看到李翃时眼底眉梢的笑意,而后其余几位皇子同她见礼时,她脸上的笑还在,可眼神却十分冷淡。

不知是不是巧合,今日李思归也着了一身月白色锦袍,只是并未同其他人一般着了便于骑射的胡服,同皇帝皇后行礼之后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过多言语,但却显示出他并不打算上场。

——————————

众人皆落座之后,皇帝让身旁太监捧出一个宝盒,当着众人面打开,笑着道:“今年春猎,拔得头筹者,朕便将这灵宝弓赐予他!”

李翃志在必得,拱手道:“儿臣和皇弟们定不辜负父皇期望。”说完又朝嘉禾那里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笑,想起那日两人见面时,他将人抱在怀里,言及围猎之事,“若是我赢了,你可要想好送我什么礼物!”

嘉禾从他怀里脱出,“哪有像你这般隔三差五便讨要东西的!”

李翃粲然一笑,“男女之间,时常互送定情信物,岂不是再正常不过。我也有送你礼物,只不过你又不肯带出来。”

嘉禾嗔怒,“你送那些东西如此华贵,一看便是出自宫闱,我若戴出去,你我关系岂不是昭然若揭!”

李翃那一眼也落到了高皇后的眼里,心中想道:看来翃儿对这女子确实迷恋的很。

众人之中,只有李思归出列拱手向皇帝道:“思归身体不适,恐怕不能骑马围猎,还望陛下见谅。”

其余人皆看向他,李思归面色苍白,月白色锦袍透着清雅,颇有出尘之感,这样的人儿看上去确实只适合舞文弄墨,拉弓射箭这种事怕是难以胜任。

高风直接出言讽刺道:“恒安王如此弱不禁风,实在有失我大夏男儿本色!”

李思归也不恼,只淡淡道:“高公子如此气概,想必是自信今日魁首非高公子莫属了。”

李思归言罢,高风被他噎住,李翃不屑地看了高风一眼。

众人浩浩荡荡分成几拨进了猎场,皇帝和高皇后在上首坐的有些乏了,便去歇着去了。

其余人跪送二人离开,云翎扯了嘉禾便走,似乎不想和其他几位公主多说什么。

云翎找了一处自在地方歇着,宫人候在不远处,与这里隔得不远,正好听到其他几位公主在说话。

只听一人不满道:“连一个将军的甥女都坐在我们之上,皇后让我们来,难道是为了让我们没脸的?”

嘉禾听到自己竟成了旁人议论的话题,她没有兴趣计较,想拉着云翎离开,却听其余几人道:“玉翎妹妹有所不知,那人是皇后为睿王选定的王妃,凭借崔将军的势力帮睿王夺得太子之位,也便是皇后选定的太子妃。”

玉翎公主这才道:“那便怪不得了,看来我们还不能轻易得罪了她。”

另一公主道:“你们即便是想着结交那萧姑娘怕也是晚了,早有那心思深的已经把人家当未来皇嫂供奉了!”

玉翎公主不屑道:“你是说云翎?”

“除了她还会有谁?”

“哼,明明是先帝的遗腹女,却生生占了嫡公主的位置,兴许是知道自己这个公主位置并不十分稳妥,又非皇后亲生,便整日里巴结睿王兄,现在又开始攀着崔将军的甥女,我看我们这些人里难能有一个有她这等心思。”

“不和自己的正经哥哥走的近,真以为自己便是父皇的女儿了吗?”

云翎脸色苍白,牙关紧咬,恨恨地瞧着帐里,嘉禾刚要劝慰她几句,不要放在心上,她推开嘉禾转头跑了出去。

宫人一时愣住,嘉禾道:“不必管我,快去追公主。”其余宫人这才跟了上去。

而另一边,李翃骑马追逐着一只鹿,搭箭引弓,看准时机,便要射中,正在此时高风等人骑马追了过来,似乎也将此鹿视为猎物,却正好看到李翃,高风将手中弓箭放下,“睿王也在,那我便让给睿王了!”

可他一出声,那鹿便受了惊吓跑开了去,李翃的箭射了空,高风尴尬地笑笑,李翃心下不满,连正眼都不给他,欲要骑马继续追逐。

高风与他毕竟是表兄弟,有意同李翃交好,便同李翃并驾齐驱,试图攀谈,李翃虽未被封为太子,但就连其余皇子都不敢与他并排而行,皆让他三分,而高风如此不守规矩,毫无尊卑,恰恰犯了他的忌讳。

偏偏还要在他身边道:“殿下英勇神武,莫要听李思归那等人挑拨,今日能赢得皇上所赐宝物的定然非殿下莫属。”而后对李思归颇为不屑,“看他那样子,也不知能活到几时!”

李翃冷冷道:“恒安王如何也用不着你来品评,恒安王姓李,本王亦姓李,我们李家的事何须用你来指手画脚,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也配!”这番话不仅仅是为了帮李思归出头,也是借机发泄自己的怒意!

李翃说完便纵马离去,其余亲信跟随其后,高风一张脸涨得通红,被李翃训斥,又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也没了围猎的心思,怒道:“走!”

而嘉禾越发觉得没趣,一直往前走,走到了一处树林里,树荫清凉,春风拂过,她心头的郁闷才散去了。

回过头来,却突然瞧见一个月白色的身影,她竟在此处遇见了李思归。

李思归也看了过来,与她眼神聚在一处,嘉禾心头一跳,忙低头敛眉,想转身离去,却又想到自己还带着那个香囊,现在正是时候还给他,便朝他走了过去。

嘉禾停在他面前,从袖中掏出香囊,递到他面前,“那日是我忘了,现在物归原主。”

李思归看着她手中的香囊,却并不接过,“本王只记得听人说这是她自己做的。”

嘉禾脸色一红,“是我一时情急,不得已才……”

李思归淡淡道:“既如此,那这香囊同本王便没什么关系。”

嘉禾见他竟是打死不受,李思归欲举步离去,嘉禾无奈,却突然听不远处传来人声,竟是几个男子走了过来,嘉禾看了李思归一眼,她们孤男寡女这般在树林里,若是别人看到了,指不定还会怎么编排出去。

李思归身后的树干颇粗,正好能够将两人挡住,李思归正要回头去看来人,却觉胸前突然有人扑了过来,他后背抵在树上,嘉禾几乎伏在他怀里,也只是几乎,嘉禾握着他的前襟,保持着微不可见的距离。

只听那人气冲冲而来,在她们身后倚靠的大树旁不远,男人郁怒道:“不知好歹!”这声音一出口,嘉禾同李思归对视一眼,竟是高风。

高风身旁的其他人跟着不平道:“是啊,莫说还未曾坐得太子之位,众目睽睽之下让高兄这样难堪,实在是欺人太甚,枉顾之前在席上高兄还替他排挤了李思归,这算什么表兄弟!”

高风被这样一激,怒火攻心,“本公子定要出了这口气!”

有一人突然不怀好意地笑道:“我倒是有个法子,定然能帮高兄出了这口气!”

“快说快说!”

高风脸色一缓,听他说道:“你们方才可曾留意到皇后娘娘身旁的那位姑娘?”

其余人还未曾明了究竟是哪个,高风突然玩味一笑,脸上的怒色散去,“你说的是她?”

“那女子容颜不俗,比几位公主还胜几分,乃是崔将军的甥女,闺名嘉禾,也是皇后将要为睿王挑选的王妃,不如……”

那人的话并未说完,便被旁人打断,“这……万万不可。以后睿王若是成了太子,那女子便是未来的太子妃!”

那人反驳道:“那也是以后的事,若是让高兄提前得了她,不洁之人又怎能再嫁入皇室,到时候高兄若是中意那女子,便顺势提亲,想必皇后那里也不会再多说什么,大不了再替睿王另寻一位王妃就是了。”

旁人怂恿道:“是啊是啊,今天高兄这般受辱,只有夺了他的女人,方可解恨!”

“那女人生得那般美貌,能得了她的身子,销魂一番,高兄也不枉做男人了!”

“高兄是高大人唯一的嫡子,又是皇后娘娘亲侄,即便到时候有什么,皇后定不会为了个女人便同高兄为难!”

嘉禾听他们几人言语中多有侮辱之言,竟忍耐不住,不愿再听下去,要从李思归的身前离开,李思归察觉她的动作,右臂一勾,再度把她压靠在自己怀里,嘉禾用尽全力竟然反抗不得,她神色羞恼看着李思归,李思归启唇,低声道:“现在不是报复的好时机,若要行事必要万无一失”。

高风虽未曾直接表态,却是将这话放在了心里,笑道:“卫兄果然好计策!”一群人笑着从小路离去。

听着脚步声远去,嘉禾忙从李思归身前离开,退了几步,李思归盯着她,眼神里有她看不懂的东西,第一次靠近时他二人确实未曾碰触,可后来,她一直靠在李思归的胸口前,她甚至能感触到他的呼吸拂在她的发间,而彼此香囊里杜蘅的香气萦绕在两人身旁,融为一体。她有些慌乱,一时也顾不得旁的,未曾解释,连忙离开了。

李思归在她身后叫住她,她转过身去,只见李思归手中拿着一枚白玉扳指,正是她方才慌乱间从衣袖里掉出来那枚,嘉禾提着裙摆走回,停在李思归面前,伸出手去,“还给我。”

李思归将白玉扳指完璧归赵,微凉的指尖触及她的掌心,嘉禾瑟缩了一下,李思归唇角微扬,“这白玉扳指恐怕不是女子所戴之物吧!”

嘉禾不愿透漏她和李翃之间的事,只搪塞道:“是我哥哥的……”嘉禾也不管他信还是不信,转过头跑开了。

“小心高风!”

她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看他,李思归神色自若,言语中却多有关切,嘉禾到底还是存了感激,只是未曾脱之于口。

嘉禾从树林里走出,可方才两人靠在一起的画面不住地在她脑海中回绕,她止不住地想,这世间男子即便弱不禁风了些,力气总还是大过女子的。

延伸阅读

蘭妍迪(中药祛斑无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y622.shtml
香港兰妍迪国内外化妆品有限公司拥有三百多年中医药背景的兰妍迪国内外化妆品公司是中药美

明银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prc9.shtml
明银日化品产品生产工艺完善,配方效果,生产员工、敬业。公司现自有品牌“明银”系列、“

泰宝银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6klt.shtml
深圳市信德缘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银饰加盟设计、生产、加工、加盟和批发零售为一体的

上海糖果包装机高速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g32k.shtml

金兔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de4s.shtml
盐城金兔皮鞋护理有限公司集产品销售、技术培训、人员输出、品牌加盟、专职鞋房承包、代客

篮焱日用品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a75g.shtml
篮焱日用品近年来投入了大量资源于餐饮环保产业之中,创立了以“篮焱”牌安全、环保燃料为

动力步中老年健康鞋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uu7e.shtml
医学典籍上记载:“人之有脚,犹如树之有根,树枯根先竭,人老脚先衰”;动力步中老年健康

童顺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dk2k.shtml
童顺儿童用品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有限责任公司,儿童手推车、婴儿手推车、童车、

派克汉堡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6o70.shtml
派客汉堡是安徽具有知名度的汉堡加盟品牌,隶属于合肥忆莱餐饮管理有电公司,成立于200

备课通中小学备课软件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gfyt.shtml
中采用saas软营模式的备课软件;中备课软件与备课网站合二为一的备课系统;中国款涵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和修真界顶流捆绑营业在线阅读大闹生辰宴

    宋洵二人将贺礼交由黄涛的侍从后便踏进了黄府的大门。宋洵只觉这黄府的装修分外辣眼,原谅他没有黄涛那种经历,故也不懂黄涛那种审美。不过宋洵倒是挺好奇这位楚王殿下看见这番“良辰美景”感觉如何?走到廊子的分岔处,带路的小厮提醒道:“二位这边请。”宋洵四处打量,听到这句话后,嘀咕道:“还有多久才到啊!”在这又

  • 废萌少女的日常物语第一章在线阅读

    易天穿越了。准确的说,他穿越到了米国街头篮球的圣地——洛克公园。“马丹,老子不就是喷了一下2KOL是个辣鸡**吗,你就给老子玩穿越!”易天扶额,原本他在寝室开开心心的打着**,结果在街头模式被一个氪金玩家血虐,一怒之下喷了麻花藤一百遍,然后就穿越了。穿越也就穿越了,原本的易天就一事无成,能体验一下穿

  • 网游:我有神奇异能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五鼠”的梗概“灶王爷”共生育了五个儿子,即书中的主角“五鼠”:裴老大为笼中鼠;裴老二为酒鬼鼠;裴老三为大头鼠;裴老四为花心鼠;裴老五为笑面鼠。笼中鼠一生中大部份时间是生活在牢狱之中。他特好动,如果将其放在笼外便不知所以的东奔西跑,上窜下跳。今天在沈阳马三家子,过两天又窜去安徽。他来无影去无踪

  • 平凡人间在线阅读第六节

    北城一高。正直黄昏,金黄色的余晖透过窗户,温柔的从窗户倾撒进来,撒在此时正趴在书桌上玩手机的少年身上,使他整个人都度了一层光一般。有个两个男生正打完篮球,嬉闹着进了教室,突然其中一个男生惊悚的尖叫了一声。少年从书桌上抬头,黑发划落,半遮住深邃的眸子,冷冷的一眼瞥过去,少年的声音低沉有力,:“鬼叫什么

  • 岁岁得我心(重生)在线阅读第四章

    “哦!原来是这个可怜蛋啊!我说弗拉希这个名字我怎么这么熟悉呢!”,经过一段时间的融合,弗拉希也算是彻底继承了这幅身体前半生的所有记忆了,怪不得之前就感觉这个名字熟悉呢!所继承的弗拉希,就是在超凡蜘蛛侠一当中率先出场的暴力男弗拉希!也就是因为男主角蜘蛛侠彼得,叫了自己一声尤金,而把蜘蛛侠打了的高级一些

  • 清穿之四爷攻略第九章

    乔悠回到家整个人都疯了,一想起刚刚在楼下许迪安跟她道晚安的情景,就觉得满眼都在冒着粉色的泡泡。他说水果很甜……晚安……还叫了她的名字,乔悠两个字,从他的口中念出来,是那么的温柔动听。那明媚的微笑,足以将整片夜空点亮。乔悠脱下鞋跳到沙发上盘腿坐下,两只手抱着手机翻出跟许迪安的微信聊天记录,看着看着,嘴

  • 重生之创业时代第7章在线阅读

    “晚宴我不去了,有点累了。”简青初说了一声,起身进了浴室。助理老大一脸懵比,刚刚不是还好好的?见简青初有意避开自己,老大也很识趣的出了卧室,瞧见罗小北跟其他几人正打着哑谜,像模像样的在聊天。“诶,初姐呢?”“她说她累了,不去了。”老大说完,目光往罗小北身上瞟了瞟。“哈?”罗小北闻言明显也愣了一下,不

  • 总有人认为我是小可怜[穿书]在线阅读第8章

    两人一路游荡着回到学校。“菲菲,你说人活着怎么那么多烦恼!前两天我爸还劝我回老家去……我知道父母老了,想我在身边,只是我不甘心,或许我的心早已习惯了自由。”林凌坐在空寂的学校操场的台阶上拿着酒瓶感伤地说道,零散的或立或倒在台阶上的已有3、4个空瓶。秦菲也伴着她席地而坐,闻言没好气地瞪着好友戳破真相,

  • 我在七十年代激活直播系统在线阅读云霄的测试

    龙惊天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虽然感觉到有些不自在,但是,为了对世俗的武道进行更为有效的、系统的研究,不得不忍了下来。进入云霄学府的流程龙惊天通过那次对别人的记忆搜索早已了解,分开越来越包围自己的人群,龙惊天走到报名处的位置。“你好,请给我一张报名卡,这是所需的两枚银币。。。。。。”当龙惊天说了半天的话还

  • 我,氪金就变强!之第三章

    齐哲参加的综艺名叫‘变脸术’。嘉宾现抽现演,当场表演题板上的关键词。‘变脸术’几乎是衡量演员演技的最佳平台,而演艺圈里最具争议性的话题,就是演技,敢来这个综艺的大多都有几把刷子。只是后来节目走红,制作组也打起了歪心思,将范围扩展到整个**圈里。于是‘变脸术’开始招收流量小生,不论演技,所有人都能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