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校草的女友是仙女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抹青丝 来源:晋江文学城

番外篇

万物回春,这是一年的好节气。

于争艳的百花是,于在枯荷下躲久了的红鲤是,于清风中的早柳是。

但于薛洋不是……

作为一个老天爷抖笔钦定的祸害,注定了跟什么与好字沾边的东西无缘。所以,在这么美好和谐的一大早,薛洋懒在椅子上果断的拒绝了阿箐提出一同晓星尘下山采购的决定。

开什么玩笑?买东西这种事叫其他人不行?怎么就偏找到他头上了。

然而对于他心里这一切的答案……通通藏在了阿箐那双贼拉亮的眼神中。

薛洋啃了口苹果看着她……然后莫名感到后脊发凉,感觉苹果肉都连带着变成了冰茬子。

“小瞎子……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阿箐缓缓勾起嘴角,笑得很轻很轻。

“没什么……只不过道观里从不养闲人,你不与道长一同去,道长可是会生气的。”

“那关我屁……”

“生了气就没糖了。”

“……”

可以,这很厉害。

薛洋冲着苹果狠咬了一口,又问:“那干嘛不要宋岚去!”

“宋道长要做饭。”

某人压着肺猛咳一声!

“他做饭?你让把鱼能炸的跟剑有得一拼的人做饭?小瞎子你是活够了吧!”

阿箐一翻白眼:“你到底去不去?”

薛洋揣着一肚子的心思想了一番,最后还是有些妥协的同意下来。

不过,提了一个条件。

“……去也可以,但不要让宋岚去做饭!那味道,老子宁愿吃尸毒粉!”

“……”

宋岚知道会立刻炸毛的哦我跟你讲!

东院里,晓星尘也没有急。

本来他是一早就要走的,没想到阿箐会提前过来跟他说了薛洋要一起去的事情,然后他就抑制住高兴的放下剑坐了回去,耐心的等到薛洋收拾好后一起出发。

不过等他真正看到一脸不爽被拽过来的人时,总觉得哪里不对。

好像……掉什么坑里了?

——

阿箐是个特别会挑时候的姑娘,就比如说挑了今日拼了老命要薛洋跟道长下山,然后制造机会让道长在一片呮安娟春光中……收了这只妖!

嘿嘿,嘿嘿嘿嘿嘿……

想想就觉得自己有着非同寻常的智商!

山下,薛洋咬着之前随手拽来的狗尾巴草,看着眼前这人山人海,陷入了沉思。

“怎么回事,今天人怎么这么多?”

晓星尘在他旁边,垂眸对他笑笑,很是温和地回答:“今日是花朝,人自然要多些。”

薛洋了然,之后又眯着眼睛往四处张望了一下,想到什么似的,同样转头笑看着身边的人:“既然这样,那道长我们就多逛一会儿,反正白雪观的东西还可以撑一会儿,怎么样?”

晓星尘刚想摇头出言相劝,薛洋又冷不防冒出来一句话。

“今天可是宋道长做饭啊……”

这下,态度一向坚决的明月清风动摇了。

倒不是他也怕那把剑一样的鱼,只不过在上次宋岚做饭后,他跟阿箐倒没做多大评价,反而是这一向野惯了的薛洋,跟宋岚打了个形象的比喻后,桌子立马被一阵寒光砍成两半,于是,双方炸毛打得昏天黑地拉都拉不住!

回想起这不堪回首的往事,再一想到院里房顶那个至今未补全的窟窿,莫名的凄凉涌上心头……

尽管薛洋之后打哈哈颇有道理地解释:“那破亭不是叫观雨么?下雨天坐进去就观了没错啊。”

但晓星尘仍旧不想在这个修不修的问题上跟薛洋深究什么……

“那好……你若不愿早些回去,就去逛会儿吧。”

薛洋拿掉嘴里的草,两眼冒金光!

“真的啊道长?不过……我没钱啊……”

晓星尘摇头轻笑道:“去吧,我有就行了……不过你要是一路砸摊子过去的话可能不够。”薛洋感受到了他眼神中蔓延出来的一丝凉意,若无其事地笑了笑:“放心放心,我是个谨慎的人。”

……晓星尘暗叹一声,还真没看出来。

薛洋是只狡猾的猫,得到晓星尘的首肯后第一件事就是拉着他奔向卖糖人糖葫芦的地方买它个一堆免得付钱的人反悔,然后再放慢步子陪晓星尘在这般热闹的地方慢慢逛。

晓星尘也是无奈。眼前这人孩子一样的性格,怕是再教多久都改不掉了。

穿过布满面食香浓白烟的主街,听过一路树头红绸祈愿铃的叮叮作响,薛洋吮着糖人,突然对很久之前看到的一幕来了兴趣,然后灵光一闪,拉住晓星尘。

“道长,你知道这附近哪儿有很老的梧桐树吗?”

晓星尘挑眉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还想买个东西。”

百年梧桐,自古以来就是祥瑞的象征,在这边,每一处梧桐老树下都会有许多人摆摊叫卖。

同心结。

凤栖于梧桐,佑树下有缘之人,永结同心。

薛洋刚开始并不知道这事儿的意义,只当笑话看,可今儿个也不知着什么魔了竟然也想去试试,还想带着晓星尘去……啧,但愿自己不会被人骂得连屁都不是。

晓星尘在这里待的时间比薛洋长很多,所以问他算是问对人了。

等薛洋拉着晓星尘过去一看到满眼的绯红以及一群群衣着亮丽的人时,薛洋很是感慨。

嗯,就是这儿没错了。

他让晓星尘就在原地等,自己费力地挤过旁人挤到摆摊的面前,把银子啪一声摔在桌上,指了指别人手里拿的东西。

“我要两个!要好看点的!”

摊主头都没抬继续忙活,顺便抽了个空冲他摆摆手:“同心结?没了没了,只剩姻缘红线了,要我就卖两根给你,放心,质量还可以。”

薛洋脸一沉,破口大骂:“要个屁的红线!摆摊的还能把货卖没了,你他妈是活腻了吧?”

摊主刚要抬头怒怼回去,但一对上那双冷到骨髓里的眼睛还是蔫了……

“大兄弟,是真没了……”

“那就现做!”

后面好好排队的人对起先这个插队的就已经很不满了,听到这话就更是不满了!

长的好看了不起哦!!

薛洋回头,对着身后叽叽喳喳热议的人冷眼一瞪,众人看着他的眼神,再看看他身后那把通体发黑的剑,还是有眼力见儿的乖乖闭嘴。

摊主也是擦着冷汗连连点头。

“好,好……”

晓星尘很惊讶薛洋这么快就排队买好了,但他所不知的是……那个拼了老命赶工的摊主,差点猝死在梧桐底下!

“你买这个干嘛?”晓星尘蹙眉晃了晃手中系玉的同心结,然后又像想到了什么,缓声轻问低头拨弄流苏的少年:“莫不是……要挂上以望结缘于哪家姑娘的?”

薛洋嘻嘻笑,抬头看着他:“对啊!那姑娘长的贼好看!”

晓星尘很怀疑的反问:“我怎么从来没听过你与哪家姑娘有渊源?”

薛洋啧啧一叹,眸光似要追溯到天边去。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晓星尘很尴尬的站在那儿瞎猜:“在兰陵?”

某人摇头。

“在义城?”

某人狠狠摇头。

“在……夔州?”

某人叹息一声。

这人脑子还是不好使!回头多补补!

晓星尘也不想再问。

毕竟是是私事,管太多也不好。

“那就不说这个问题了,给。”他将手中的同心结还给薛洋:“还想去哪儿玩?”

少年默了会儿,又轻笑一声:“刚刚看哪儿有处溪亭,去喝酒怎么样?”

晓星尘琢磨了会儿,摇头:“我不会喝酒。”

他一脸无所谓的挥挥手:“我会就行了。”

薛洋揣好手里的东西,伴着一路风中飘散的铃铛声,潇洒地阔步前行。晓星尘背着手安静地跟在他身后,思绪千千万……

早春花开,清香迎面,实在令人心旷神怡。

这儿的人喜欢热闹,

所以在这么个有些偏远的地方往来的极少。

这倒也是个好事,至少安静。

晓星尘很担心薛洋会喝醉,然后发了酒疯到处跑。薛洋表示不可能,这世上喝了酒就没酒品到处跑还捆人的只有姑苏那位。

正如薛洋所言,他的酒量确实大,好几杯下肚也看不得他有丝毫醉意。

暖暖花香糅和着空气中淡淡酒香,少年眸中凌波荡漾,晓星尘看着,竟已有醉意。

“少喝些,毕竟对身体不好。”

薛洋对他嘻嘻笑:“我身体好着呢,道长无需担心。”

晓星尘摇头,重新看向亭外的春色,与对面的人一同归于这方宁静中。

“阿洋……你在观中待久后会不会觉得很闷?”

薛洋盘腿坐着,冲他严肃地点头:“当然会!还无聊的要死!”

晓星尘没再说话,安静的看着他,有一丝歉疚。薛洋选择性的忽视了对面的人眼底流露的情绪,仍然笑得很开心。

“不过有道长在啊,还是挺好玩的。”

是啊,对于他来说,他所认为的美好之所以称之为美好,只是因为有了晓星尘罢了。

能够待在一个可以完全依赖的人的身边,是从前的薛洋想都不会去想的事儿。

但现在看来,不用那么纷争不断,只消高兴时坐下喝酒,不高兴时随手掀摊的日子也很是好过。

如果这是老天给的梦……那他就想办法让老天爷他妈的永远别醒!

“道长……”薛洋晃晃手里的瓷杯,笑看着他。

“之前说的那个姑娘,你想不想知道是谁?”

晓星尘心下一沉,看着他,有点犹豫:“你不想说,可以不说的……”

薛洋暗笑,有趣地看着对面高出自己一个头的白衣道人,靠在桌上托着脸,与他对视:“道长也认识……”

阳光铺洒进来将亭旁的桃瓣照耀地晶莹透亮,眼前之人嘴中的酒香随微风涣散在四处,伸入亭中的一支白梨懒懒的端过玉雪,借着亭中的阴影来增上几抹缱倦的柔情。

晓星尘轻敲着石桌仔细想了想,真诚的回答:“我认识的姑娘……没有几个啊……但都不太像是你……”意中人这三个字他不太想说出口。

薛洋哦地应一声。

不得不说,也算是从晓星尘嘴里套到了一件好事。

“那个姑娘啊,是在金麟台上遇到的。”

晓星尘微微一愣神,继而看着薛洋把玩杯盏的模样,勾唇浅笑,和煦如春风。

“你继续说。”

薛洋兀的坐起来。

这他妈都没猜到???

他重新倒上满满的一杯酒,无奈的叹了口气。

“然后啊,我就觉得他特别讨厌,穿的一身白,做事也是闲得慌……呵,总之是看他横竖不爽!”

晓星尘饶有兴趣地听着。

“然后呢?”

薛洋折过那只躲阴的梨花,把梨花瓣揪下来撒酒里泡着喝。

“还能怎样,搞事被他逮到了啊。临走时我还特别深情地让他记得我,只是没想到后来发生了太多事,他快忘了,我也快忘了。”

“他还每天让我一路去买菜杀价呢!那儿的人欺负他脑子有毛病,还是有我帮忙才不吃亏的。”

晓星尘嘴角一抽。

为什么是脑子?不是眼睛吗?

薛洋强忍着不笑:“之后,我特么特别嘴贱差点气得那姑娘去黄泉荡起双桨了。不过还好,那姑娘命大福大,活过来了,脑子也好了。”

晓星尘苦笑……是眼睛,这点很重要。

“然后就……没啦!”薛洋冲他笑笑,一饮而尽。

晓星尘接过他手中递来的留有残香的空杯,重新斟上酒,反问道:“说了这么多,那个人我的确认得……只不过我记得他不是个白衣的道长么,怎么就变成了个白衣的姑娘?”

薛洋点着下巴,打量了他一番,一本正经地回答:“长的清秀。”

晓星尘很高兴,尤其是听到薛洋说这些话就更高兴了!

然后他就喜不自胜,情不自禁,脑子一片空白,探出身去捧过少年泛着酒后红晕的脸,在那近若咫尺的唇间留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薛洋炸了!连带着亭外的桃花都红了三分

等晓星尘重新坐回去,这人才从轻飘飘的云里逛回来。

“道、道长……你刚刚亲了我不是?是不是亲了我啊!”

这次的明月清风除了耳根微微泛红外还是很淡定。

“没有……我只是亲了一个梦里许久不见的姑娘而已。”

薛洋砸吧了一下嘴回味良久,随后弯着眼睛盘腿坐回去,想了想,拿出了之前买的同心结。

“本来以为送不出去来着,既然道长也说认得他,那就拜托道长把这东西给他喽,还有,让他永远也不要取下来。”

晓星尘点点头,好生系在了腰上。

清风阵阵吹来,流苏也随着悠悠的轻摇。

薛洋靠在石柱上一笑:“都说是要道长给人的,怎么自己系着了?”

晓星尘也对着他一笑,清亮眼中倒映着的,是被旖旎天光所陪衬的薛洋。

“好意我代他领过,只不过那个人我已寻不到了。今后,那个人所为你而做的一切,我都会重新做一遍,可好?”

“包括他当初说的要陪我一起黑遍天下到处跑?”

晓星尘笑着点头:“嗯。不过不是黑和到处跑……那叫游历。”

薛洋切了一声。

管他是什么,有道长在身边,那便是什么都好!

作为一个老天爷抖笔钦定的祸害,注定了跟什么与好字沾边的东西无缘。但也同样感谢那老不死的老眼昏花,一时疏忽。

让他遇见了这个毕生的最爱,用同心结拴上了最好的缘。

延伸阅读

血掀九域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ruyimami.cn/g3en.shtml
第五章。第九赛季全明星赛在微草所在的b市举行。在这次全明星中,霸图的韩文请,张新杰和

直播地球生活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ruyimami.cn/u4rn.shtml
魔法少女与孵化者签订协约的少女。身体本身不具备灵魂,灵魂存放在“灵核”内。签订协约时

娇宠美人尧山老者  http://www.ruyimami.cn/senw.shtml
白辰和白起两人互相抱着,火把已经掉在旁边,两人恐惧的看着山洞自上而下越来越倾斜,两人

[快穿]毁灭世界,我只需一天!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ruyimami.cn/u0a9.shtml
温年年听在耳里,又看到自己身边和谐静好的样子,不禁有些怀疑:“遇之哥,曲奇他们是不是

港黑干部芥川龙之介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ruyimami.cn/urpo.shtml
浮生心知不妙,忙转眸往大门口一瞧,只见灯光里走去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腰间齐刷刷别着把

帝歌叹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ruyimami.cn/uye8.shtml
凌晨6点半,沈离笑收拾好自己,准时叫李曼汐起床。李曼汐看他衣冠齐整的站在面前一时恍惚

女配小姐沉迷打铁[穿书]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ruyimami.cn/0r1.shtml
宗像礼司出身名门,父亲也是东京有名的政治人物,尽管花果只是因为黄金之王的缘故,被突然

我在天界当殿下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ruyimami.cn/66ev.shtml
李傲被李狂打伤,被人抬回李府的消息在李家传开来的时候,整个李家轰动了,从前的废柴少爷

1452你是不是在装傻?  http://www.ruyimami.cn/6ph3.shtml
晚餐结束后,林羽棠推着洛宇扬的轮椅走进电梯。爬了两天的楼梯,她第一次知道洛家其实是装

无始无终仙界篇之九重巅峰  http://www.ruyimami.cn/ufi9.shtml
正文第六章九重巅峰虽然李青十分感动于爷爷的决定,但是他现在丹田非但已经好了,九重灵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荒唐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风流园(1)沈黎今天下午回学校的时候,被一群女生围住了。原因是因为前几天江轲对他的告白。面对着好几个女生的‘质问’,沈黎表示压力可能有些大。站在最前面的低着头绞手的女生赫然就是齐雪。齐雪在中午和张琳琳探讨江轲和沈黎的事情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下午要和一位学姐一起找沈黎。虽然确定沈黎不会喜欢江轲,

  • 写书全靠吹牛逼之我不去,你也不能去,这可是海

    眼看高佳妮他们已经下了水,苏桐和叶蓁蓁转往沙滩的另一头,叶蓁蓁脱了鞋子在沙上踩脚印,苏桐就摸出一个小望远镜看天上的水鸟。今天的鸟格外多,一群一群扑棱棱飞过,苏桐扭头一面追随着水鸟的踪迹,一面被叶蓁蓁拉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忽然停下步子,“哎”了一声。叶蓁蓁享受着海水漫过脚背的清爽感,漫不经心地问:“怎

  • [三国]吕布是个假主公红衣女鬼的故事和意外

    ”大婶,我劝你最好还是别乱动,虽然我的蹦轮是瞬发出去的,但也不是你这样的灵力就能挣开的,所以请不要白费力气了。“周超在红衣女鬼刚刚准备威胁时就默发了鬼道中缚道之九崩轮来捕捉她。对于周超来说,鬼道中低于八十的鬼道他都可以舍去吟唱,甚至三十以下的鬼道他都可以默发,这就是周超的强大。虽然说吟唱出的鬼道威力

  • 我和世界五五开贵妃的心思

    大夏乃是天下第一大国,国力强盛,繁华盛世,这盛京里,贵族权臣林立,每一个放出去那都是可以称霸一方的诸侯。当今圣上一共八位皇子,每一个皇子身后都是一个强大的世家望族,冷贵妃生了六皇子容君奕,封明王,身后是三公之一的冷太尉。可就算如此,贵妃娘娘在宫里的路却不好走。皇后、贵妃、惠、贤、淑、德四妃,每一个都

  • 完全治愈系手册在线阅读4)

    这时候,航拍器显示屏上的建筑物已经消失了。夏邦邦收回了航拍器,给大家重新播放刚才的视频。当大家看到那个奇怪建筑物的时候,全体惊呆了。前两天,他们刚刚经过那个地方,根本没看见这些东西!好像是个石头大门?图像有点模糊,并不能确定。它就那么静静地立着,就像一个很low的谜语。信号越来越差。在雪花中,那个建

  • 末世宇宙霸主第7章在线阅读

    马道之上,寒风呼啸。此时,马匹纵横,人影憧憧,一伙蒙面黑衣人横马纵刀正截在一辆马车之前。护骑纵马而去,只余马夫一人抱头瑟瑟发抖,车中空无一人。“当下该如何?”便有一骑纵马于前掀起车帘,一再上下搜找,翻来覆去无果之后,转而急急问道:“为便利行事,大人可是许了偌大人情,本已是不喜。此事又有失,大人必为之

  • 奥特曼之成就礼包在线阅读第八节

    随着周遭重归静谧,脱轨的时间齿轮回到原位,顺着既定的轨迹,继续亘古不变的规律跳动。模糊视线的汗珠,终于抵不过地心引力的牵引,随着眼皮阖动,脱离不算太长却相当浓密卷翘的睫毛。垂直落下,“啪”的撞击地面,碎成肉眼难辨的水花烙印。几不可闻的声音,在过分安静的环境衬托下,显得无比清晰。“你还好吗。”压低的声

  • [天行/秦时明月]尬尬才健康在线阅读第一章

    时光又向前推进了千年,地球走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天灾人祸精简了地球上三分之一的人口数量,战争掠夺又淘汰了一小部分人类弱者。如今地球不在拥挤不堪,科技的发展把地球推向了绿色的高度。浩瀚宇宙里地球就是一颗璀璨明珠,放射出绿色光芒。并不规矩的旋转着绝代风华。环球高速公路并不只是名字大气。它确确实实环绕着地

  • 凡尘夕照在线阅读第六节

    史永萧如愿以偿的考进了全市最好的中学,还是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成为了我们学校最好的榜样,在初三的那一年里,我和史永萧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唯独周六日的时间,我们才会见上几次,一起吃顿饭或者去图书馆看看书,上了高中以后史永萧好似也变得忙了,他课余的时间也是被家里人安排的很忙,因为他家里的人希望他上全国重点

  • 重生回大佬发达前第7章在线阅读

    对女子来说,婚嫁,是跟投胎一样的。后果不可逆,事关下半辈子是贫或贵,而且通常与美好想象相距甚远。只要能让自己嫁得更好,这些女人是没什么干不出来的,无论是喜宝还是她这辈子的姐妹们,都为寻求一个好夫婿而不择手段,不惜做低伏小——把*注都压在男人身上,很没出息?可惜地,这就是这时代的法则。只会抱怨‘如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