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商业巨亨第二章

作者:大风起兮 来源:飞卢小说网

秋季开学第一天的上午,南高推迟了开学典礼又没有排课,别的班在自习中轻快度过了上午的时间,而高二一班被耿舍思想教育了整整两节课,两节课后开始上他的生物课。

等到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吃饭时间到了。

由于耿舍拖堂,班上大半多同学失去了跑食堂的热情,大家知道就算跑了也是人家挑剩下的菜。耿舍一走,同学们像被吸干精气的行尸走肉,一个一个磨磨蹭蹭拖拖拉拉地走出班级。

林嘉七和崔晓寒在座位上还没动。

“嘉七,你,还好吗?”

自从一个小时前,林嘉七的**机被耿舍无情地没收后,崔晓寒能感觉到外面的乌云飘到了教室内,层层密布在头顶。

林嘉七面若无事地合上笔记,盖上笔盖,转过身看着空无一物的后桌,反问:“他人呢?”

林嘉七问的是顾双舟。

这位可可爱爱开学第一天就害她**机被没收的转校新生顾同学,自我介绍后,耿舍让他选个位置坐,他竟然可以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模样,不慌不忙选择坐在靠后门的最后一排,也就是林嘉七的正后方,成了林嘉七的后桌。

简直像是在耀武扬威。

“好像第三节课的时候,被大喇叭叫走了。”

“大喇叭”是南高教导主任的外号,崔晓寒回忆,耿舍刚开始上生物课的时候,顾双舟就被大喇叭从后门叫走了。当时,林嘉七应该在认真记笔记。

“就没回来?”林嘉七问。

“嗯,可能干脆吃饭去了吧。”崔晓寒猜测。

“居然还有心情吃饭…”林嘉七的一只手紧紧握成拳头,放在顾双舟的桌子上,崔晓寒总觉得她隔空都能感受到一股地动山摇。她意识到,这位空降的新同学,实实在在把她们的嘉爷惹着了。

明明长得白白净净,酷帅酷帅的一个大帅比,怎么就那么没眼力呢?

一定是看到林嘉七长相属于甜美那挂,想捉弄。偏偏,造化弄人呀。

捉弄谁不好,捉弄林嘉七?

崔晓寒脑补出一出大戏的前因后果,在心里感叹。

这时,林嘉七突然站起身,甩了甩马尾辫,蜜桃扣再次撞在一起,轻灵悦耳。

林嘉七刚一离开凳子,崔晓寒立刻停止脑袋里的胡思乱想,备战十级状态,义愤填膺的样子说:“嘉七别生气,我这就跟你找他算账去!”

谁要找他了?

林嘉七无语:“我饿了,我们吃饭去。”

**

“食堂没好吃的就算了,超市怎么也被打劫空了!”

超市的冰柜旁,崔晓寒的声音回荡左右。

万万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大家居然都不谋而合选择了超市的便当。林嘉七他们班拖了堂,等她和崔晓寒来到超市时,冰柜上只剩下几个饭团,可怜巴巴的朝她俩招手。

“算了,没胃口。”林嘉七转身离开冰柜。

崔晓寒火速跟了上去,挽住林嘉七手臂:“别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咱们犯不着为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白脸不吃饭。”

为小白脸?不吃饭?

林嘉七停下来:“你在说什么?”

“咦?难道不是吗?”

崔晓寒以为林嘉七因为顾双舟的事情生气才没胃口吃饭。

林嘉七指向前方的甜品柜,拍了拍崔晓寒的脑门:“想哪去了,我说我不想吃饭团而已,又不是不吃了。”

林嘉七去甜品柜拿了最爱的水蜜桃派,想了想又取了一盒芝士小蛋糕递到崔晓寒手里,这是她最喜欢的。

“谢嘉爷!”崔晓寒眨巴眨巴眼,接过蛋糕盒。

选好中饭后,两人朝收银区走去。

边走,崔晓寒控制不住嘴碎:“嘉七,那顾双舟害你**机被魔头耿没收,你打算怎么找他算账呀?”

“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三句话离不开那家伙?”林嘉七显然不想提起祸害她的家伙。

“我……”崔晓寒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只是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林嘉七一秒看穿她:“那等建议成熟了再说吧。”

崔晓寒连忙跟上:“别别别,其实已经七成熟了。让我说吧,嘉爷。”崔晓寒一副憋得很痛苦的样子。

林嘉七苦笑:“我不让你说你就会不说吗?”

经过一年的同桌,林嘉七太了解她了。

崔晓寒脸上笑容绽开:“我觉得吧,嘉爷你找顾双舟算账是天经地义的!只是能不能下手轻点,他的脸蛋打坏了有点可惜。”

她们这一届,也就是现在的高二年级,集体女生大概是冲撞了桃花运,导致整个年级没有半个帅哥。南高论坛上年度校花校草评选中,去年,她们年级只勉勉强强挤进了一个第九,除此之外,排名榜前十全在高年级。

“顾大帅哥,哦不,顾小白脸这颜值——”

崔晓寒照顾林嘉七的情绪,迅速改口。不过实在忍不住在脑海里细细回味,他的脸,他的身材。

接近一米八的身高,虽然瘦但看着挺拔,皮肤白皙,五官优越,尤其一双极为瞩目的下垂眼,网上最流行的忠犬狗狗眼,又无辜又水灵,和他浑身那股子酷劲形成有趣的反差,着实迷人。

“喂喂喂,崔晓寒同学,这里公众场合。”林嘉七看不下去了,及时打住了她犯花痴的姿态,再任由下去,哈喇子都快流到地上了。

崔晓寒立刻收住,盯着林嘉七,满眼桃花开:“总而言之,求求我嘉爷手下留情。”

林嘉七无语死了,拿着蜜桃派的盒子欲言又止。纠结了一小会儿,林嘉七拧着秀气的两弯眉:“我有那么暴力吗?”

“呃——”崔晓寒手指抵着下巴,“不能说暴力,应该是善恶分明,惩恶扬善,锄奸扶弱,路见不平……”

崔晓寒心里,林嘉七的形象绝对是无比正面光辉的!顾双舟无缘无故招惹她嘉爷确实不对,但就像现下热播剧里一些反派角色,一旦反派有了颜值,这就叫观众很摇摆。

“行行行,过奖过奖。”林嘉七脑门上方飞过一群乌鸦,留下一连串的句号。

仔细回想,她长到现在十六岁。十六年里总共才打了三回架,一次在小学,一次在初中,还有一次在高中。

还很均衡。

何至于从小学到高中,她的名字一直是学校扛把子的存在。很多人在没见到林嘉七真人之前,总是能联想到假小子或者女肌肉怪的形象。

而事实上,眼前的林嘉七本人,长直发,高马尾,甜美系,一米六五,黄金比例。一个去年被南高校花榜除名的,传奇。

“哟,好久不见,林大小姐。”

一声轻佻的男声突然冒出来,张牙舞爪堵住了林嘉七的去路。

林嘉七看到来人,很习惯地无视。崔晓寒看到后眼里冒出火气,十分戒备。

一个瘦得跟只剩骨头似的的男生出现在视线里。男生后边跟了几个人,这群人都一个德行,流里流气地盯着林嘉七。

这位为首的排骨哥,今年高三,去年前年也是高三。在论坛搞校花校草投票的人就是他,也是他,去年把林嘉七除名在校花榜外。最重要的是,一年前,他还是南高的扛把子,在南高霸了五年,然后林嘉七来了。

升入高中的林嘉七一架成名,就是打他的那次。

林嘉七和他的关系,相当于武林盟主的挑战者在把前任盟主赶下台后,不仅胖揍了一顿,还揍的很不给面子,让“退休”的前盟主成了笑话。

“各位,请问你们又皮痒了吗?”崔晓寒作为林嘉七这边的“外交”,先掌握下话语权。

对方“外交”也不甘示弱,一个男生冲出来说到:“咱们是手痒了,来找找欠抽的人。”

“你们!”崔晓寒咬咬牙,骂道,“无赖。”

“我们本来就是。”对方对这个评价还很受用。

“蒋闻铭,什么意思?”林嘉七不想跟他们浪费时间,直接质问为首的排骨哥。

蒋闻铭一副不正经的模样说:“没意思,就是想见识一下,一个暑假过去,某些人的大小姐脾气有没有见涨。”

“诶?林嘉七,暑假一过,你怎么还少了个跟班。”蒋闻铭看她身后,只有崔晓寒一个人。

崔晓寒小声附在林嘉七耳朵边:“钱大宝这个饿死鬼,一下课就冲出班门。”

林嘉七压根没在意,她也从来没有认同过跟班这个说法。崔晓寒,是她朋友,才不是什么跟班,至于另一个钱进进,甩不掉的狗皮膏药。

“让开。”林嘉七耐心有限。

“不让。”蒋闻铭一群人贱嗖嗖地杵在原地不动,“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打一架!”

林嘉七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会有人提那么贱的要求?

崔晓寒在旁边快笑崩了。

蒋闻铭双手叉腰,怒气值写在脸上:“林嘉七你瞧不起人是不是?就一句话,打不打?”他可是专门练了一个暑假的跆拳道,专门打听来林嘉七小时候学跆拳道的地方,专门找了同一个老师学,荒废了他大把的打**时间,就为了新学期一雪前耻。

结果,林嘉七摇摇头:“不打。”

“为什么?”

林嘉七晃了晃手里的甜品盒:“我还没吃饭。”

蒋闻铭:“那等你吃完饭。”

林嘉七还是摇摇头:“不行。吃完饭得学习,学习之后还是学习,学习累了打会**再学习,学习到后边又得吃饭,实在没空捡垃圾。”

“……”

这是什么道理?

林嘉七看到蒋闻铭傻站着,很贴心地为他深度解释一下:“你们老班没说过吗,高中生涯是一场马拉松。高中生的时间很宝贵,事情又那么多,我为了完成这些事情已经跑出去那么远了,为什么要因为中途绊着我的垃圾停下回头,浪费捡垃圾的时间?”

“什么啊?她在说什么?”

蒋闻铭只是来找她打架,拯救他去年被打惨了的形象,什么就扯到高中学习、老班语录,还有什么马拉松、捡垃圾。

蒋闻铭被绕晕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光看见崔晓寒抱着肚子抖动身体,忍笑忍得很辛苦。

蒋闻铭问几个跟班,他们更加摸不着头脑,抓耳挠腮的彼此看来看去。

林嘉七正好趁现在离开,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僵住的局面。

“她的意思是,你个垃圾。”

林嘉七离开的脚步被生生阻断,她闻声,转过头向后望去,寻找声音来源。

而蒋闻铭此刻经过“画外音”的提醒终于反应过来,林嘉七分明在内涵他,还当着超市众人的面。于是他暴怒,中指指着林嘉七正要发作,一个人挡在了他和林嘉七之间,背对着他,无视了他。

是那个提醒他的“画外音”。

与此同时,林嘉七看着走过来的顾双舟,目光很沉静,但手上——甜品盒被她捏出了一个印子,凹陷下去。

顾双舟走到林嘉七面前,停了下来,直直地没有任何惭愧地看着她,那双眼睛依旧很无辜。

仿佛早晨害她**机被没收的不是他,仿佛刚刚那句挑事的话不是从他口里说出一样。

若无其事地用他那双水灵灵的下垂眼,盯着林嘉七。

“顾同学?”林嘉七开口。

“嗯?”顾双舟应。

林嘉七说话的时候容易牵动一对浅浅的酒窝,她问顾双舟:“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帮我结梁子吗?”

顾双舟反问:“有吗?”

林嘉七死死盯住他,在等他接下来的话。

只见顾双舟同学视线一挪,伸手夺过林嘉七手里的甜品,然后帮她把盒子凹陷的角整平,重新塞回到她手中。

“可是林同学,我说的是实话。”

确实,那确实是林嘉七对蒋闻铭的潜台词,以她对蒋闻铭智商的预估,他需要一段时间的消化才能理解到位,林嘉七原本打算趁机会摆脱这瘟神,结账吃饭的!她快饿扁了!!

没想到,顾双舟出来搅和了。

“我不喜欢说假话。”顾双舟强调。

林嘉七并没有被气得七窍冒烟,她只是心底火山爆发了一遍而已!

“那,能不能麻烦诚实的顾同学评价一下你背后这位的长相,和你相比。”

蒋闻铭虽然混蛋,但长得还行,最重要的是自诩还行,能排上校草榜前十。但这货非要内幕自己弄到第一,年年如此。所以,长相问题是他的底线。

顾双舟顺着瞧过去,仅仅两眼。

“不想评价。”他说。

林嘉七的用意再明显不过,既然顾双舟成心搅局,那干脆让他和蒋闻铭也结个梁子。却没想,他选择了逃避。

林嘉七奚落他:“不评价?怂了?”

顾双舟否认:“我已经评了。他长得让我不想评价。”

蒋闻铭:“??”

林嘉七:“……”

崔晓寒捂住了嘴,内心狂叫:酷死了。

蒋闻铭再憨憨也能明白林嘉七别有用心。明面上是针对顾双舟,暗地里顺带拉他下水,全校谁不知道他最在意自己的长相。

而这个姓顾的同学呢,说自己喜欢说实话,好嘛,蒋闻铭的长相和他比起来,差距显然,是实话,但顾双舟竟然丝毫不给蒋闻铭面子。

边上看热闹的人比刚才更多,蒋闻铭这下真忍不了了。

“你小子找抽啊,几班的把你全名报上来!”蒋闻铭迅速把中指指向顾双舟。

顾双舟不睬他,甚至准备略过他扭头走掉,蒋闻铭当然不能放过他,周围不少人在围观呢,栽给林嘉七一个丫头片子已经够他一年抬不起头,有一绝不能有二!僵持中,林嘉七看了看手腕的表,快上课了,她已经懒得在这跟他们耗下去,反正她的目的达到了,恶人互咬,她喜闻乐见。再说,她还没吃饭。

“走吧,晓寒。”

“啊?我还想再看看。”

崔晓寒很想看看顾同学,身手怎么样。万一待会打起来落了下风,她好求求林嘉七帮个忙。

长他人志气!!林嘉七看她一副出息样,伸手去拽,把她往收银台拽去。

拽的时候,林嘉七和崔晓寒听到超市门口的方向飘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舟哥你在吗?舟哥?顾双舟?”

不仅声音熟悉,人也熟悉,是林嘉七的另一个“跟班”钱进进。他是来找人的,进超市四处张望了几下,看到超市人潮汇聚的方向,找到了。

“呀!舟哥!你在这啊!”

“钱大宝?”崔晓寒看到钱进进跑过来,皱起眉头。

钱进进同学,是崔晓寒的前桌,去年唯一一位替高二年级进了校草榜前十的男生,在去年林嘉七一战成名后,成天跟着林嘉七。不过林嘉七对他没什么感情,她觉得烦,跟块狗皮膏药一样,但没办法,无论她说什么,钱进进仍是锲而不舍地跟着,于是崔晓寒老是笑话他殷勤过头即狗腿。

“你去哪了?半天找不到你。你找顾双舟干嘛?舟哥?叫的挺亲热,你跟他很熟?”钱进进一到崔晓寒跟前,就受了她一连串拷问。

谁知,他一改往常摆起架子,回了一句:“你管得着吗,哼。”

崔晓寒:?

钱进进忽略她朝顾双舟冲去。

顾双舟看到此人,又烦又无奈:“你是狗皮膏药吗?”

林嘉七眉心一跳,难得这位顾同学说了句人话。她打量着钱进进的模样,看他对顾双舟百般热情,心里大致有了猜测。

谢天谢地,这块狗皮膏药终于离开了她,并且,还贴到了顾双舟,这位开学第一天就给她下了两个绊子的人身上。解气,太解气了!

这边,被晾了一会儿的蒋闻铭陷入沉默。谁也没注意到蒋闻铭在听到钱进进进门喊的那声“顾双舟”后,静止了很久。他开始仔细打量起眼前的男生。

“你是顾双舟?”蒋闻铭打破僵持。

顾双舟看向他:“是。”

“十六中的?”

“转学了?”

顾双舟愣了两秒:“没错。”

出乎大家意料,蒋闻铭像是知道顾双舟的来历。

不大不小的超市里,此刻,空气凝固成一种诡异的状态,周围看热闹的人,大家屏足呼吸期待下面的走向。

只见——

蒋闻铭狠狠地甩了甩头发,扭头,走了。

不仅林嘉七几个看热闹的人疑惑,连蒋闻铭身边的跟班也迷惑了。

“大蒋哥,就这么放过这小子?”

蒋闻铭心里骂他傻子,说什么大声干嘛,众目睽睽下,蒋闻铭给了跟班一个后脑瓜,说:“快上课了傻子,高三了你想逃课吗。”

“……”

“…………”

小超市鸦雀无声,蒋闻铭,一个南高著名混子,有朝一日能讲出如此有思想觉悟的话,放谁都惊掉下巴。

崔晓寒等一众吃瓜群众目送蒋闻铭一行人加快步子离开,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嗯,还在。

而林嘉七,看了眼顾双舟,意味深长。

延伸阅读

盛永加盟  http://www.belfastsafaris.com/x83m.shtml
昆山盛永磨具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经销批发的磨具磨料、磨具磨料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黄金力诺太阳能加盟  http://www.belfastsafaris.com/b1co.shtml
北京黄金力诺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是全国能源重点高新科技企业之一,引进德国先进技术,国内重

世纪起点早教加盟  http://www.belfastsafaris.com/h1d.shtml
随着国民经济的不断发展、国民对早期教育认知程度的不断提高,也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投身

扬名食品加盟  http://www.belfastsafaris.com/ybel.shtml
吴江市扬名食品有限公司,位于吴江市同里镇,生产大豆类制品的企业,流水线作业,安全卫生

声缘音乐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belfastsafaris.com/g8oj.shtml
一培训流程:1嗓音测试,教师根据学生音域宽窄和音色特点制定合理的针对性练声方案,并给

CHICHIKAKA加盟  http://www.belfastsafaris.com/ywn1.shtml
CHICHIKAKA童装一直以来遵循“以人为本,以质为根”的经营管理理念,以“品质,

上海奕悦加盟  http://www.belfastsafaris.com/gsq7.shtml
中国奕悦公司项目简版介绍:1、30分钟快速补漆(无需烤漆房无接口,无色差)2、大灯翻

舜师加盟  http://www.belfastsafaris.com/g9od.shtml
暂无

永雄地板加盟  http://www.belfastsafaris.com/hya.shtml
服务,不是销售的终结,而是新起点。服务的对象是人,服务的根本是生活。对永雄而言,产品

恒佳加盟  http://www.belfastsafaris.com/y3kj.shtml
恒佳纸品包装盒总部坐落于广东省东莞常平,其地理位置连接深圳珠三角的工业区,主要交通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这个灯神有毛病在线阅读登门道歉(求鲜花求收藏)

    话说徐然回到家后并没有向母亲提起这件事,他知道母亲一直希望自己好好学习,将来能上个好点的大学,自己多说一些难免会引起她的担心,而对于手中的六十万,徐然就谎称是自己买彩票中的,并且劝说母侵辞掉了操劳的工作,在家安心养身体。晚上在徐然的带领下,母子两人下了一趟馆子,并且徐然还带母亲去商场买了好多衣服首饰

  • 都市之神级抽奖系统在线阅读危机四伏8

    仙门弟子的大船没有被水流冲走,仍飘在水面上。沐寒说了一句:“只要船还在就好说,船翻了也不要紧,我自有办法把它重新翻过来。”他让人找来几根竹竿,和关明还有几名小弟子一起撑着竹竿跳到船上,几人合力一蹬将船翻了过来。随后,他们也撑着竹竿回到岸上。这时,两名小弟子从一户村民家里借来一团绳索和几根铁勾。沐寒用

  • 儒侠洞中世界

    洞中无一丝亮光,但是苏晏能看清洞中的景象。远处的呼唤到了这里就更加强烈了,苏晏走向洞中后慢慢的,这个呼唤声就停了下来。不久苏晏就发现了,一双双明亮的眼睛看向自己,那是一个个长着鱼尾的人类!“大陆人!人类!”鱼人发现苏晏后,便快速窜入水中,消失不见,无一点声响。要不是苏晏能够在夜中看清景象,苏晏都发现

  • 武侠之老子是神偷第4章在线阅读

    作为一国之都,云岚城之繁华为世所瞩目。大靖开国以来,历经三代帝皇,耗费百年之功,才勾画出了一座车水马龙秩序井然的大城。整座都城以四条井字形大道划分成九个大区,皇城居于中心,名为崇庆坊。城中达官贵人多半在崇庆坊定居,故此崇庆坊的宅院要价极高,千金难求。宫城清鉴宫位于崇庆坊的北侧,背靠巍峨耸立的流翠山。

  • 重生成末世大佬的小仙女之一楼(10)

    “哐”的一声,我的宿舍门被谢娴猛地推开,我从床铺上起来,看着气喘吁吁的谢娴问到:“谢娴,你怎么上来了?”“没什么,只是不想和张超待在一起罢了。”谢娴拍了拍胸口,随即向我解释到:“张超这个家伙早就对我图谋不轨,刚才……”说到这,谢娴顿了一下,刚才被张超抓住手臂还是让她比较厌恶,随即继续说到:“相比起那

  • 仙剑奇侠之剑御山河在线阅读第八章

    苏林疑惑,问道:“什么是荒料石?”灵老说道:“荒料石是难得的一种石类,其坚硬程度足以挡住武帝强者的全力一击!”能够挡住武帝强者的全力一击?!苏林震惊了,没想到眼前这块毫不起眼的石块竟如此厉害!灵老说道:“这上边的字符很古老,是一种强大的秘法,想来有些年头了,才落到如此偏僻的地方。”苏林心中一动,压下

  • 怒武天下第三章在线阅读

    只见白九诺抬眸,目光闪躲地红了脸,道了一句:“谢陛下关心,臣侍无碍。”人被扶起来,夏安逸这才注意到,这辣鸡一八零往上,自己看他还得仰着头。夏安逸不由得又在想了,这个世界的恶意果然只有更多没有最多!不然他为什么要扮女人,还矮那么多!太后也过来,给了白九诺一个赞许的目光,而后道:“摔这么一下怎能不疼呢,

  • [斗罗+剑三]逆转之心烦意燥(3)

    眸子太过好看,段萧不觉神色一凝,“微微安会给你找到新住处。”“不能和你一起住吗?”初又南还想在争取争取。“又南,我们谈谈。”必须断了她这种念头,她才十八岁以后的未来还长,段萧想。“好。”初又南乖巧地坐在床边。“我会让微微给你最好的资源,只要你努力的话。”段萧认为这样说的够清楚了,没想到小姑娘的目光暗

  • [海贼+我英]风之曲第九章

    边染一路上只顾往前走,虽然一只手还被简燃牵着,但简燃也难得的没有其它动作,只是默默地跟着她的步伐。走了许久,边染才来到公交站口,此时夜已经很深了,边染看了下站牌,估摸着只能赶夜班车回去了。她摸了摸衣服,可是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兜儿,便突然想到她的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而且今早穿的衣服也被简燃毫不留情地丢进

  • 路人御主养成计划在线阅读第8章

    事实证明,主观认知什么的,在关键时刻其实是最不可靠的东西。这是杨薇莉坐在太空船上后,经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后终于认识到的一句话。彼时,杨薇莉杨小妹已经吐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眼冒金星,手脚软绵绵地全身上下几乎只剩下喘气的劲儿躺在自家哥哥的怀里闭上眼睛挺尸。刚刚启动的商船,各就各位的船员们正忙碌工作着,唯